揭密真相歡迎當事人提供第一手真實資料,洗刷冤屈,終結網路霸凌。

德语查看源代码讨论查看历史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德语(德语:lang|de Deutsch,IPA-deˈdɔʏtʃ de-Deutsch.ogg)是印欧语系西日耳曼语支的一门语言。以使用国家数量来算是世界排名第六的语言,也是世界大国语言之一以及欧盟内使用最广的母语[1]德语拥有9000万[2]到9800万[3]使用者。德语标淮共同语的形成可以追溯到马丁·路德对拉丁文《圣经》的翻译工作。大多数德语词汇源于印欧语系日耳曼语族的语言[4],一些词汇来自拉丁语希腊语,还有部分来自法语和英语。

德语母语使用者的主要分布在德国奥地利瑞士北部、列支敦士登卢森堡。欧洲许多地区(如意大利北部、比利时东部以及波兰等地)和作为原德国殖民地的纳米比亚也有大量的德语使用者,主要为作为当地少数民族的日耳曼人。

德语书写使用拉丁字母。德文字母除去标淮的26个拉丁字母外,另有三个带分音符元音Ä/ä、Ö/ö、Ü/ü以及一个特殊字母ß

历史

中世纪初期德语这个词首次出现。其词根来于日耳曼语中的人民thioda, 形容词 thiodisk)一词,意思是这是一种被老百姓使用的语言。当时法兰克人的高级阶层一般使用「法兰克式的拉丁语」,后来称为法语。德语当时并不是一种统一的语言,它是许多地方方言的总称。

中世纪德意志境内诸侯割据,加上交通不便,各个德语方言的发展相差很大。虽然曾试图建立共同语言,但一般都只局限于各地区,而且只在一定的阶层中被利用。比如北德的低地德语汉萨同盟最兴盛的时候在北海波罗的海沿海地带成为当地经商的通用语言。

为了宗教改革马丁·路德将《圣经》翻译成德语的一种方言,为德语的统一起了非常大的作用。《路德圣经》所使用的德语方言,得到了非常广泛的普及,成为后来标准德语的基础。

1781年约翰·克里斯托弗·阿德隆出版了第一部德语字典。1852年起雅各布·格林威廉·格林兄弟开始编辑最广泛的德语字典。这部著作一直到1960年才完工。1880年康拉德·杜登出版了德语全正体书写字典。1901年经过小修改后,这部字典成为标淮德语的唯一典范。其中的内容一直到1998年才被重新订正,以配合具争议性1996年德语正写法改革。在过渡期内,新拼法在大部份学校裡教授,但媒体则出现新旧拼法混合并行的情况。德国联邦宪法法院指出各州仍可自行决定是否採用新正写法,而且只在学校中具有强制性。这意味著人们在学校以外的领域,仍可使用旧有正写法。2007年,在德国国会没有干预的情况下,又对正写法作了一次重大检讨。2007年,一些旧拼法最终失效。新正写法最明显的影响是词语结尾的-ss,如dass及muss成为可接受的拼法。这种拼法在传统正写法中是不允许的,一定要写成daß及muß。

地理分布

在以下国家德语是唯一的官方语言:

在以下国家德语是官方语言之一:

在以下国家德语是少数族裔语言(按说使用人数多少排列):

德语在欧洲占优势的国家和地区:德国奥地利列支敦士登瑞士的26个州中的19个州、意大利南蒂罗尔地区、比利时德语文化区卢森堡(卢森堡占优势的语言为卢森堡语,在德国和法国,卢森堡语被认为是德语的方言)。

德语是世界上最常被学习的外语之一(在欧洲常作为第二外语教学)。在日本,医学的术语是德语,而不是拉丁语

德语的字母表

德语字母表是由拉丁字母组成,除了拉丁字母的26个字母外德语还有四个字母的变体。 其中 Aa、Ee、Ii、Oo、Uu 以及三个变体字母 Ää、Öö、Üü 为元音字母。包括 ß 的其他字母为辅音字母

乱码问题

由于德语的计算机编码为西欧语言,国际标淮为ISO-8859-1,所以在使用GB系列BIG5编码的中文系统(如常见的Windows系列)中用一些纯文本无法正确显示变音字符,必须将德文文字转换为Unicode编码才能在文字编辑工具中正常显示。特别是在使用默认GB2312的浏览器查看没有给出语言编码的德文网页时也会出现乱码。但在中文版的GNU/Linux中由于预设使用UTF-8而避免了乱码。如果变音字符直接用GB系列或BIG5编码保存再次打开就会变成乱码。

发音

德语的发音并不统一。以下主要是在德国使用的标准德语

重音

德语词的重音一般在倒数第二个音节上,但不是非常规则,尤其表现在外来词上。大部分情况下词干音节为重音(如ˈSpra-che,语言),但有时也有前缀首码)(如Aus-spra-che,发音)或后缀尾码)(如Bä-cke-rei,面包坊)为重音的。假如一个词是由多个词合成组成的那么第一个组成部分词得重音。外来词的重音一般按该词在其原语言来标重。得到重音的音节一般发音比较响一些。假如该音节是长音的话,这个音节往往被故意更加拖长一些。

语调

德语的语句有降调,升调和平调。降调一般用在肯定句中。升调一般用在问句中。平调一般用在主句从句之间。

元音(母音)

德语有15个元音(母音):[aː]、[a]、[iː]、[ɪ]、[oː]、[ɒ]、[uː]、[ʊ]、[eː]、[ɛ]、[øː]、[œ]、[yː]、[ʏ]和[ɛː],[ɛː]没有对应短音。

语法

德文属于语法学上所谓“屈折语”,即德语主要靠词形变化,而不是像孤立语一样靠语序、虚词来表达清楚一个句子的含义,如汉语。德文属于语法较为传统的语言,它保留了较多来自古代的静词的格词尾变化以及动词的变位。相对于英语荷兰语瑞典语这些日尔曼兄弟语言而言,德语的语法变化是相当複杂的。但和俄语波兰语拉丁语梵语等非同族语言相比,德语的屈折变化相对来说又是简单的。马克·吐温说过:「聪明人3个月能学会英语、3年学会法语,但要花30年学会德语。」[6]这种说法容或有夸张成份,但也说明德语比一般人认为难学的法语更难学好。

德语名词分为三个性,四个,有单複之分。名词藉由其本身及修饰、定义它的形容词副词冠词之变化来表现它在句子中的位置、功能和意义,称为变格,而德语的动词需要根据人称时态语态而变化,称为动词变位。其规则比较复杂。

正写法

德语正写法即书写德语的一套指导规则,例如一个单词的首字母何时大写,连写单词构成新词时应如何处理其连接处,以及标点符号的规则等。

德国奥地利瑞士等德语地区(除卢森堡外)同意自1998年起在学校内使用新德语正写法。1999年起也适用于德国所有行政机关[7]

截至2004年,大部份会使用德语的平面媒体如路透社德新社已经採用了新正写法。

在德国,经过一段时间的过渡期及对新正写法作出修订(如部份旧拼法得到保留,或与新拼法并行)后,自2005年8月1日起,除北莱茵-威斯伐伦巴伐利亚两个邦已经正式拒绝使用新正写法外,在学校裡,旧有拼写方法会被视为不正确。自2006年起,德国上述两个邦的公立学校也会强制採用新规则。2004年版的杜登词典(Duden dictionary)也包括了这些改动。2007年,一些旧拼法最终失效。这意味著新拼写规则将会由学校开始,广泛推展到说德语的大众。

德语方言

德语德国和周围国家使用的一些方言的统称。

德国方言一般分为低地德语高地德语两种。(Template:谁认为,不宜把低地德语作为德语的一部分。)

现代德语方言分为中部德语和上德语两部分,标淮德语以中部德语为基础。奥地利瑞士的方言属于上德语。德语语言区南部有比较多的方言如奥地利方言、施瓦本方言、巴伐利亚方言、黑森方言、科隆方言、柏林方言等。一般来说越向南方方言的发音越强硬,多短音,多a音。

高地德语

高地德语,南部德国、奥地利、瑞士的德语方言。“高地”指阿尔卑斯山和临近的德国南部山区。

值得注意的是,常有人将高地德语与标淮德语混为一谈,但二者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高地德语对应的德语词汇是Oberdeutsch,“Ober”一词意为“高处、上方”,指阿尔卑斯山和临近的德国南部山区;而标淮德语对应的德语词汇则是Hochdeutsch,其中“hoch”一词也有“高”的含义但在这里则意为“高贵的、高级的”,而不是指地理概念。

Hochdeutsch一词在德语中专指标淮德语,标淮德语发音以德国中部(汉诺威周围)方言为基础,德国、奥地利、瑞士使用相同的德语正写法。

低地德语

低地德语(通常分为三大体系:

  1. 东低地德语,包括柏林梅克伦堡等地区所使用的东、西普鲁士德语都属于东低地德语。
  2. 低地萨克森语,例如北美堪萨斯的德裔群体所使用的门诺低地德语(Mennonite Plautdietsch),不来梅杜塞尔多夫等地使用的北莱因-威斯特法伦州、下萨克森州、石勒苏益格-荷尔施泰因州绝大多数城市、以及荷兰东南部很多省的一部分。
  3. 低地法兰克语,包括荷兰语、比利时的佛拉芒语(它与荷兰语虽然用词不同,但对应词的发音相同)、荷兰的西林堡语等,所以实质上荷兰语也是一种低地德语,只不过因为政治因素被独立称为荷兰语。一般语言学家认为低地德语是一些独立的语言,而不是德语的一些方言。低地德语在过去的一个世纪内受到标淮德语的冲击很大。今天在德国北部地区仍广泛使用低地德语。低地德语保存了日耳曼语族中一些比较原始的成分,它们与荷兰语和古英语的共同点比同各类高地德语之间更接近。各类低地德语的发音通常比较柔软,e:音和长音比较多。

瑞士德语

一般语言学家认为瑞士德语是德语的一个方言,它与施瓦本方言比较接近。但瑞士德语的发音与标淮德语的发音相差悬殊,以至于一般德国人听不懂。瑞士德语的正体法与标淮德语的完全一致,虽然在瑞士也有人利用瑞士德语的发音来书写,但这种书写方式不被正式承认。

官僚德语

官僚德语(Beamtendeutsch)是德国机关、法庭等等使用的语言。理论上来说它是最标淮的德语了。但因为官僚德语语句往往非常累赘(从句套从句等等),混有许多机关、法庭用的缩写和引用法律,公报的条例,加上许多官话中的特用词(比如火灾在官僚德语中不用一般人使用的 Brand 一词,而用冗长的 Feuerereignis ,失火事故),教育比较低的德国人,或对一个专业不熟悉的人也往往看不懂用官僚德语写的公报或官方信件。官僚德语常被用来讽刺德国庞大死板的官僚机构。

其他语言对德语的影响

对德语影响最大的语言是拉丁语。作为中世纪时的学术和高阶层语言,今天德语中许多学术概念或表示抽象概念的词依然来自于拉丁语希腊语。至今这些词一般都已被德语化了。

德意志位于欧洲中心,是东西南北的交通要道,也是中世纪诸侯逐鹿之地。德语中含有许多从其他欧洲语言(如法语波兰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俄语希伯来语等等)来的外来词。许多这些外来词在其拼写和发音上都未加改变地被吸收了。

英语对德语的影响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对德语影响最大的外语是英语。英语有时被戏称为“新标淮德语”。据曼海姆的德语研究所2004年初统计,在过去10年中德语中共产生了约700个新词,其中40%以上直接来自英语或是英语与德语组成的混合词。英语对德语的冲击来自下面三个方面:

  • 许多新的科技术语直接由英语进入德语词汇。有些术语虽然也有相应的德语词,但英语原词被更广泛地应用和接受(如 Computer/Rechner,DNA/DNS 等等)。

虽然德国政府不像法国使用强制措施维护法语那样来维护德语,但德国社会也已经意识到了德语的英语化问题,也还有很多移民使用英德交杂的错乱用法。许多有影响的报刊和电视文化节目抨击这个趋势,但它们自身也往往无法摆脱和漠视这个趋势的要求。

德语中也有自己创造的“仿英语”(或称德製英语)词汇。最具代表性的是Handy(手机)一词,英语中handy是个形容词,意思是“便于使用的”。

参看

注释

  1. German 'should be a working language of EU', says Merkel's party
  2. Lewis, M. Paul (编). Ethnologue: Languages of the World 16. Dallas, Texas: SIL International. 2009. 
  3. Marten, Thomas; Sauer, Fritz Joachim (编). Länderkunde - Deutschland, Österreich, Schweiz und Liechtenstein im Querschnitt [Regional Geography - An Overview of Germany, Austria, Switzerland and Liechtenstein]. Berlin: Inform-Verlag. 2005: 7. ISBN 3-9805843-1-3 (德语). 
  4. European Commission. Many tongues, one family. Languages in the European Union (PDF). Europa (web portal). 2004 [2007-02-03]. 
  5. 根据美国人口调查, 约有五千一百万美国人有德国血统。
  6. 存档副本. [2007-04-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4-08).  Mark Twain once stated: For a clever person, it took three months to learn English, it took three years to learn Francais, and took thirty years to learn German.
  7. 德国内阁: Bundesverwaltung übernimmt Neuregelung der deutschen Rechtschreibung[失效連結], 22. Juli 2005.

参考文献

  • Fausto Cercignani, The Consonants of German: Synchrony and Diachrony, Milano, Cisalpino, 1979.
  • Michael Clyne, The German Language in a Changing Europe (1995) ISBN 978-0-521-49970-5
  • George O. Curme, A Grammar of the German Language (1904, 1922) — the most complete and authoritative work in English
  • Anthony Fox, The Structure of German (2005) ISBN 978-0-19-927399-7
  • W.B. Lockwood, German Today: The Advanced Learner's Guide (1987) ISBN 978-0-19-815850-9
  • Ruth H. Sanders. German: Biography of a Languag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0) 240 pages. Combines linguistic, anthropological, and historical perspectives in a "biography" of German in terms of six "signal events" over millennia, including the Battle of Kalkriese, which blocked the spread of Latin-based language north.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