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真相歡迎當事人提供第一手真實資料,洗刷冤屈,終結網路霸凌。

索福克勒斯檢視原始碼討論檢視歷史

事實揭露 揭密真相
前往: 導覽搜尋
索福克勒斯
出生 公元前497/496年
雅典阿提卡科羅諾斯
逝世 公元前406/405年(90歲)
雅典
職業 劇作家
體裁 悲劇
代表作

索福克勒斯Template:Lang-grc,前496年/前497年-前405年/前406年)[1]古希臘劇作家,古希臘悲劇的代表人物之一,和埃斯庫羅斯歐里庇得斯並稱古希臘三大悲劇詩人[2],他的第一部作品比埃斯庫羅斯要晚,但略早於歐里庇得斯。他大致生活於雅典奴隸主民主制的全盛時期,在悲劇創作領域相當高產。據10世紀的百科全書蘇達辭書記載,他一生共寫過123個劇本,如今只有七部完整的流傳下來,分別是《大埃阿斯Ajax (play)》、《安提戈涅》、《俄底浦斯王》、《特拉基斯婦女Women of Trachis》、《厄勒克拉特Electra (Sophocles play)》、 《菲洛克忒忒斯Philoctetes (Sophocles play)》、 《俄底浦斯在克羅諾斯》。[3]。他於27歲時首次參加悲劇競賽,即戰勝了著名的埃斯庫羅斯,並保持這一榮譽20餘年。[1][4]

索福克勒斯著著名的作品有《俄底浦斯王》《安提戈涅》,這些悲劇一般稱為《底比斯三部曲》,其實每一部劇都屬於不同的四部曲tetralogy,但其餘的部份已不可考。索福克勒斯對戲劇的發展有很大的影響,最主要的是加入了第三個角色,因此減少了希臘戲劇合唱隊Greek chorus的重要性,索福克勒斯對於劇中角色的心路歷程Character arc的著重也高過埃斯庫羅斯等早期的劇作家[5]

生平與創作

索福克勒斯出生於雅典城外的小村科羅諾斯,父親是富有的兵器作坊主,早年曾受過良好的教育,擅長音樂、體育及舞蹈,這極大的影響了童年時代的索福克勒斯。他是在公元前490年馬拉松戰役之前出生,雖然具體的年份不清,但是最有可能為前497或496年。[1][6]公元前480年,希臘人於薩拉米灣海戰中擊敗波斯人後,16歲的索福克勒斯曾因貌美和音樂天賦而被選為慶祝勝利的朗誦隊領隊少年。後來索福克勒斯進入政界。他於前442年出任以雅典為盟主的「提洛同盟」的財政總管之一。他還三次擔任重要的將軍職務。公元前431年伯羅奔尼撒戰爭爆發,翌年雅典流行瘟疫,他曾擔任祭司一職。公元前413年,他在83歲高齡時還入選過雅典的「十人委員會」。總體來說,索福克勒斯在政治上是個溫和的民主派。他的一生大抵是平靜而成功的。阿里斯托芬曾稱讚他「生前完滿,身後無憾。」[7][8][2]

索福克勒斯於公元前468年在狄俄尼索斯戲劇節中贏得了他的第一次競賽勝利,當時打敗了著名的埃斯庫羅斯,由此開始了他在戲劇界無可比擬的成功。索福克勒斯在一生參加過大約30次競賽,可能贏得過24次勝利,而且很有可能在所有參加過的競賽里從未得過低於第二名的成績。與他相比,埃斯庫羅斯贏得過13次勝利,歐里庇得斯僅贏得過4次。[2]

索福克勒斯在西元前406(或405年)的冬天過世,享年90歲(或91年),他經歷過希臘在波斯戰爭中的勝利,也看到了伯羅奔尼撒戰爭的血腥[1]。有關他的死因,也出現許多不同的故事。最著名的是他是在試圖不換氣的朗讀《安提戈涅》中的一個長句,因而過世。另一個說法認為他是在雅典的安塞特亞節Anthesteria時吃葡萄而噎死,第三個說法認為他是在最後一次在酒神節戲劇比賽獲勝時過世[9]

儘管索福克勒斯一生基本是平靜度過的,但他所生活的時代卻是一個充滿了潛在政治和經濟矛盾的時期。雅典伯羅奔尼撒戰爭中敗給斯巴達之後,奴隸主民主制度的根基已經嚴重動搖。而索福克勒斯,其作品中滲透出的對個人英雄主義的崇尚以及對命運的反抗精神可以看作是劇作家時代觀的一個縮影。

有些早期的文獻有提到索福克勒斯是同性戀或是雙性戀阿特納奧斯有報導索福克勒斯對男孩的愛就像歐里庇得斯對女人的愛一様。詩人希俄斯的伊翁提到一個軼事:索福克勒斯曾引誘一個酒宴symposium中的男服務生,阿特納奧斯的版本則是索福克勒斯被皮條客所戲弄。

評價

索福克勒斯對戲劇的主要貢獻之一是首先在戲劇中引入了第三個演員。由此戲劇家們有可能引入更多的角色,並使得角色間的互動更加豐富。戲劇衝突的範圍也因此得到擴展,劇情有可能更加流暢,場景也可能更加複雜。他還被認為首先在戲劇中引入了圖畫背景來烘托戲劇的氣氛。[2][8]

索福克勒斯對古希臘戲劇的貢獻是巨大的。其劇作結構的嚴整超過了同時代的所有其他作品。《俄底浦斯王》被認為是整個古希臘戲劇的典範,其情節結構的嚴密以及所表現出的藝術技巧可以和《伊利亞特》相比照,而索福克勒斯也被譽為「戲劇藝術的荷馬」。《俄底浦斯王》的情節非常錯綜複雜,但劇作家以高度的概括能力把問題集中在忒拜王宮前一處,在很短時間內將矛盾層層揭示出來並加以解決,這對後世的古典主義戲劇結構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索福克勒斯與其他悲劇作家的另一個不同之處在於他在悲劇中加重了人的比重,減輕了神的作用。俄底浦斯安提戈涅克瑞翁等人都不是被動體現神意的傀儡,而是敢於向命運挑戰的悲情英雄。索福克勒斯無疑受到了包括普羅泰戈拉在內的智者的影響,後者強調的人文精神拓寬了索福克勒斯對神、人關係的思考。在他的作品裡,神諭經常是外在的、隱約顯現的,而占據中心位置的往往是「人」的行動和抗爭。

在語言和修辭技巧上,索福克勒斯深受荷馬的影響。他的隱喻雖然不及埃斯庫羅斯想象豐富,但是卻更為精細、準確和貼切。索福克勒斯善於運用各種修辭方法,包括頭韻、諧音、擬聲、排比、對稱和比喻等,並注意句式結構的設計,精心安排詞句的位置。

在對後世西方文學的影響上,索福克勒斯不及歐里庇得斯。後者雖然生前默默無聞,然而死後卻成為中世紀以前對後世影響最大的劇作家。索福克勒斯的悲劇是雅典全盛時期社會的縮影,他對戲劇藝術最大的貢獻不是開拓性的,而是完善性的。他的劇作在形式上和內容上都達到了古代世界的最高水品。

作品

索福克勒斯的悲劇現存僅七部,其餘都已經散佚。索福克勒斯的悲劇被稱為「命運悲劇」,他的很多劇作的主題都可以簡單概括為個人意志與命運的衝突。例如在他最著名的劇本《俄狄浦斯王》中,伊底帕斯竭力逃避殺父娶母的命運,卻只能以失敗告終。俄狄浦斯是一個誠實、聰明的國王,有堅強的意志和對神明的虔敬,他真誠的想為城邦消弭災禍,卻導致自己的毀滅。在索福克勒斯的悲劇里,命運的力量是巨大的、不可抗拒,也是神秘的、不可解釋的。

《俄狄浦斯王》、《俄狄浦斯在克洛諾斯》和《安提戈涅》都是命運悲劇的典範,合稱為索福克勒斯的《底比斯三部曲》。後面二部劇也取材於古希臘神話的忒拜傳說系列,關於底比斯的命運,以及俄狄浦斯王及他兒女的命運[10],底比斯三部曲曾經一起出版[11],不過索福克勒斯是在不同的節慶戲劇競賽中寫這三部劇,中間相隔許多年。底比斯三部曲本身不是一個有聯貫性的三部曲,彼此之間還有一些不一致的部份[10]。索福克勒斯也寫過其他有關底比斯的戲劇,例如《厄庇戈諾伊Epigoni (play)》,不過目前只留下了部份的內容[12]

在《俄狄浦斯在克洛諾斯》中,受罰的俄狄浦斯和他的女兒安提戈涅到了克洛諾斯的小鎮,遇到了雅典國王忒修斯,俄狄浦斯死亡,他的兩兒子厄忒俄克勒斯波呂尼克斯Polyneices開始爭吵。

安提戈涅》則是以俄狄浦斯的女兒安提戈涅為主角。她的兄弟波呂尼克斯已死,國王克里昂認為波呂尼克斯是叛徒,禁止任何人埋葬他。安提戈涅可以選擇將波呂尼克斯的屍體留在城外不埋葬,讓屍身暴露在外遭野獸的破壞,另一個選擇是埋葬波呂尼克斯,但安提戈涅會因此而處死。安提戈涅決定埋葬波呂尼克斯,並且接受後面所有的懲罰。克里昂宣布要處死安提戈涅,後來又赦免她免於受死。但安提戈涅在被赦免之前就已自殺身亡,她的未婚夫、克里昂的兒子海蒙Haemon得知其死訊後自殺身亡,克里昂的妻子尤麗狄絲Eurydice of Thebes發現這一切之後也自殺身亡[13]

現存的索福克勒斯戲劇,除了底比斯三部曲以外,還有四部悲劇。

大埃阿斯Ajax (play)》的主角是特洛伊戰爭中的英雄大埃阿斯,他因為阿喀琉斯的盔甲給了奧德修斯而不是給他而非常生氣,因而背叛,最後自殺。雖然眾人對大埃阿斯不滿,不過奧德修斯還是說服墨涅拉俄斯王及阿伽門農王,依大埃阿斯的身份舉行適當的葬禮。

特拉基斯婦女Women of Trachis》在描述德伊阿妮拉赫拉克勒斯完成了著名的十二項任務後,意外的殺了赫拉克勒斯。德伊阿妮拉被騙,為了要挽回赫拉克勒斯的愛,她將藥塗在赫拉克勒斯的衣服中,以為可以挽回愛情,但塗的毒藥使赫拉克勒斯死亡,最後德伊阿妮拉也因此自殺。

厄勒克拉特Electra_(Sophocles_play)》大致對應埃斯庫羅斯的《祭奠者Libation Bearers》,在描述厄勒克特拉俄瑞斯忒斯報他們父親阿伽門農克呂泰涅斯特拉埃癸斯托斯所殺的仇。

菲洛克忒忒斯Philoctetes》是有關菲洛克忒忒斯Philoctetes的故事,他是一個弓箭手,但在希臘船隊前往特洛伊的航程中,但希臘船隊放逐在利姆諾斯島。希腦人後來知道他們需要菲洛克忒忒斯的弓,才能在特洛伊戰爭中獲勝,因此派了奧德修斯奈奧普托勒姆斯來接菲洛克忒忒斯回到軍隊。但因為希臘軍隊之前的背叛,菲洛克忒忒斯拒絕返回軍隊。最後是靠天外救星赫拉克勒斯,才讓菲洛克忒忒斯再度參加特洛伊戰爭。

以下是七部現存的索福克勒斯戲劇:

參見

注釋和參考文獻

  1. 1.0 1.1 1.2 1.3 Sommerstein (2002), p. 41.
  2. 2.0 2.1 2.2 2.3 Sophocles.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Online.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Inc. 2012. 
  3. Suda (ed. Finkel et al.): s.v. Σοφοκλῆς[[Category:含有Template:ISO 639 name grc的條目]]
  4. Freeman, p. 246.
  5. Freeman, p. 247.
  6. Lloyd-Jones 1994, p. 7.
  7. Lucas 1964, p. 128.
  8. 8.0 8.1 悲劇美的信仰者 索福克勒斯. 鳳凰網. 2011-11-10 [2012-11-23]. 
  9. Schultz 1835, pp. 150–1.
  10. 10.0 10.1 Sophocles, ed Grene and Lattimore, pp. 1–2.
  11. See for example: "Sophocles: The Theban Plays", Penguin Books, 1947; Sophocles I: Oedipus the King, Oedipus at Colonus, Antigone, University of Chicago, 1991; Sophocles: The Theban Plays: Antigone/King Oidipous/Oidipous at Colonus, Focus Publishing/R. Pullins Company, 2002; Sophocles, The Oedipus Cycle: Oedipus Rex, Oedipus at Colonus, Antigone, Harvest Books, 2002; Sophocles, Works, Loeb Classical Library, Vol I. London, W. Heinemann; New York,Macmillan, 1912 (often reprinted) - the 1994 Loeb, however, prints Sophocles in chronological order.
  12. Murray, Matthew, "Newly Readable Oxyrhynchus Papyri Reveal Works by Sophocles, Lucian, and Others Template:Wayback", Theatermania, 18 April 2005. Retrieved 9 July 2007.
  13. 索福克勒斯,《安提戈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