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某個條目編寫得不錯?請至優質條目評選或是至提名區投票吧!

白先勇查看源代码讨论查看历史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白先勇(1937年7月11日),出生於廣西省桂林臨桂縣臺灣文學家,曾用過鬱金、白黎、蕭雷…等筆名,父親白崇禧為中華民國陸軍一級上將。[1],台大外文系畢業,美國愛荷華大學國際作家工作坊”碩士。[2],曾擔任美國加州大學聖塔巴巴拉分校教授,教授中國語言文學。

  • 著作有散文集《驀然回首》,小説集《臺北人》、《孽子》,劇本《金大班的最後一夜》等作品。[3]
  • 致力同性戀文學,以《孽子》系列作品對華人產生莫大影響,打破禁忌藩籬,帶動相關文學、電視、電影作品陸續出爐,讓同志走出陰暗角落,被家庭社會認同。
  • 推廣崑曲,重編青春版《牡丹亭》世界巡迴演出。

生平

出身顯赫

白先勇出生於1937年7月11日,父親白崇禧是中國國民黨桂系將領中華民國陸軍一級上將與第一任中華民國國防部部長,母親名馬佩璋;白先勇排行第八,另有九名兄弟姊妹,香港著名電台主持人白韻琹則為他的堂妹,家族多居住在臺灣。[3]

他出生時,七七事變剛剛爆發,白崇禧沒有為這個新生的孩子慶生,就匆匆趕往前線,雖然出身顯赫,但白先勇從小就對生活在底層的老百姓非常同情,他日後的作品中,有很多都是以勞苦大眾為創作題材的。

1944年11月,桂林淪陷,白崇禧舉家遷往重慶,7歲的白先勇罹患肺癆,怕傳染給其他兄弟姐妹,白先勇需要被隔離起來靜養,他只好獨自生活在一個小角落裡,整天面對白牆,沒有同齡人一起玩耍,獨自生活了四年多,每天被保姆強制睡覺、逼著喝牛奶。白先勇那段日子最要好的朋友只有白家御用廚子「老央」,「老央」經常給他講「隋唐演義」的故事,從宇文成都講到裴元慶,從秦叔寶講到單雄信,白先勇感覺自己成了故事裡的英雄,這段生活對他日後的人生影響極大,他內向、孤僻的性格,也是在這段時間形成的。[4][5] 抗戰勝利後曾移居南京、上海、漢口、廣州。1948年遷居港,就讀於喇沙書院。1952年才到台灣與父母團聚。[6]

文學種子萌芽與成長

12歲時,偶然拿到《紅樓夢》原著,母親的繡本,從此一發不可收拾開始接觸品味文學。[5]

1952年,白先勇從香港移居台灣就讀於建國中學時,成績名列前茅,1954年,17歲的夏天,他上課遲到,搶著上樓梯,撞上了一個也快遲到的男孩,隔壁班的同學王國祥,兩人自此來往相交。[7]

白先勇對軍事從沒興趣,念大學之前,在地理書上看見三峽水壩起來後,中國會強起來,於是立志讀水利系。考上成功大學第二年,覺得讀的不靈光,將來只當得了二流工程師,轉頭重考台大外文系,他沒敢告訴父親,也不敢回家,獨自在台南報考,19歲那年,順利考取後,白先勇才回台北面對父親,說明重考的理由,希望被理解,但當時的白崇禧依然震怒。[8]

突破同志藩籬

大學時代,白先勇就展露文學天賦,讀書之餘,在雜誌上發表多篇中長篇小說,因而在台灣文學界頗有名氣。

1958年就讀於台大外文系一年級時,白先勇首次發表,在夏濟安先生主編的《文學雜誌》刊登〈金大奶奶〉,之後在《筆匯》發表〈悶雷〉,[9] 1960年,他創《現代文學》第一期發表〈月夢〉及〈玉卿嫂〉後,就決心寫一部同性戀長篇小說。[10]

大學畢業,白先勇的母親馬佩璋去世,母親入土的那天,白先勇說:「我覺得埋葬的不僅是母親的遺體,也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母親去世沒多久,1963年,白先勇25歲前往美國讀書,已經古稀的父親親自到機場送機。1965年,獲碩士學位,赴加州大學聖芭芭拉分校東亞語言文化系任教中國語言文學。[4]

1966年12月2日,副官发现白崇禧死在卧室,屍身發绿,沒等白先勇回台灣,父親白崇禧就這樣去世。[6]

在美國,白先勇繼續自己的創作,他無拘無束靈感大發,相繼創作出了《台北人》《孽子》《紐約客》等著名小說。1976年,搜羅之前發表的短篇小說出版《寂寞的十七歲》短篇小說集,由遠景出版公司印行。[9]

1977年7月,《孽子》開始在《現代文學》復刊後第一期連載,1981年連載結束,1983年由遠景出版社初版,[11][12]1986年,由虞戡平导演改编成為第一部在台湾公映的同志电影,2003年又被曹瑞原导演改編成電視劇搬上了螢屏,在台湾公共电视台播出。[4][13] 1999年,香港《亞洲周刊》評選出「二十世紀中文小說100強」,白先勇的《台北人》位居第七位,前六位作家是魯迅沈從文老舍張愛玲錢鍾書茅盾等皆已不在人世的著名作家。[5]

推動文化公益

除了創作小說,白先勇還是中國古典文化的積極推廣者,比如崑曲、《紅樓夢》。[4]

2019年6月2日高雄市社教館舉行的牡丹亭公演海報
原圖鏈接

加州大學退休後,白先勇投入愛滋防治的公益活動和崑曲藝術的復興事業,製作青春版《牡丹亭》巡迴兩岸、美國、歐洲,獲得廣大迴響。《牡丹亭》是明代劇作家湯顯祖的代表作,創作於1598年,描寫大家閨秀杜麗娘與書生柳夢梅的浪漫生死之戀。2004年白先勇重新編製「青春版《牡丹亭》」,在傳統基礎裡融入現代元素的崑曲後,在台灣國家劇劇院世界首演,之後全球各地巡演,掀起一陣崑曲復興熱潮。[14]

2011年開始致力整理父親白崇禧的傳記,2012年出版《父親與民國:白崇禧將軍身影集》,在兩岸三地與歐美漢學界,都受到重視,並引起廣大迴響,2014年出版《止痛療傷:白崇禧將軍與二二八》,整理白崇禧將軍來台最新史料與口述採訪紀實。[15]

2016年7月7日《白先勇细说红楼梦》新書發表會暨八十歲生日會 @台北國家圖書館國際會議廳
原圖鏈接

除了寫作,白先勇花的心思最多在《紅樓夢》上,與劉心武、周汝昌並稱「紅學三大家」。童年在重慶生活時,白先勇的表姐喜歡收集「美麗牌香菸」上面的「公仔畫」,白先勇最早就是在這些「公仔畫」中認識了林黛玉、薛寶釵,12歲拿到《紅樓夢》開始了紅學的研究,時隔多年,他仍會把書放到床頭,沒事就會去翻幾頁。[5]從1965年至1994年退休,白先勇一直都在加州大學開《紅樓夢》導讀課,用英文講紅樓夢的故事給外國學生們。

2014年在台灣大學開設《紅樓夢》導讀通識課程三個學期,將畢生對《紅樓夢》的鑽研體會,傾囊相授學子,深受兩岸學生歡迎。[15]2016年,白先勇把多年來給學生講的《紅樓夢》講義編成了一本《白先勇細說紅樓夢》,2016年7月7日在台北台北國家圖書館國際會議廳舉行新書發表,2017年也在中國出版。[4][16]

2019年6月2日,校園傳承版「牡丹亭」在高雄市立社教館演出,演出前一週,白先勇還以「牡丹亭《崑曲之美》」為題於高雄師範大學演講,帶領大專院校學生們認識崑曲,期望青年重視中華傳統文化的傳承,延續崑曲藝術瑰寶。[14]

孽子性向

少年的白先勇
原圖鏈接
白先勇與王國祥
原圖鏈接

白先勇1988年在香港接受《花花公子》香港版的采访时公開表示自己為同性戀者,但在台灣公開場合極少提及自己的性傾向。白先勇曾說,他相信他父親白崇禧知道其同性戀傾向,但並沒有真正和他談論過此事,但白先勇說:「父親他對我們孩子的私生活相當尊重,他若明白知道了,我想他也會接受的」。

他唯一的長篇小說《孽子》(1983年)除骨肉親情外,書中對於台北部分男同性戀社群的次文化,以及同性性交易等情節不避諱的描寫,格外引人注意。[11]

1952年,白先勇從香港移居台灣就讀於建國中學,成績名列前茅,又是家裡長得最好看的孩子。他是青春校園裡的閃閃發亮王子,寫出了《寂寞的十七歲》描述苦澀少年題材的小說。故事裡的楊雲峰功課差,人也很彆扭,面對自己的性向很徬徨。白先勇說楊雲峰的原型是一個親戚,但楊雲峰內心的孤單有一部分是他自己的,「我內心很害怕,同學都是一夥一夥的,那時候我一下子從香港轉到台灣來,這裡的衣著、文化,跟我從前完全不一樣,語言也是新的,」他停頓了一下,接著慎重地說:「我覺得自己跟別人不一樣。」他和別人不一樣,指他是這個島嶼的外來人,也指性向。[10]

2004年朱軍主持的《藝術人生》,白先勇在節目里,直接談到了王國祥。他和王國祥的故事詳盡描述在《樹猶如此》文章中,文中回憶白先勇和王國祥結識於中學時代,那時的他們視對方為知己。兩人相知相伴了38年,他少年夢想日後到長江三峽築水壩,申請保送成大水利系,王國祥也跟著去考成大電機。他發現自己興趣不合,重考台大外文系,王國祥也轉學台大物理系,他辦《現代文學》,種種快樂牢騷,王國祥都是第一個聽眾,兩人一前一後赴美,從喬遷新居飲酒烹蟹,直到王國祥病故,共同植下的柏樹由盛轉凋。《樹猶如此》悼亡文裡不稱男友,伴侶或情人,問他那段情感如何用世間任何一種尋常關係去定義,他淡淡地說:「那是一段很深的情感。」[7]

2017年6月5日,白先勇在一次豆瓣文化寻访节目訪談裡,谈到爱情究竟是无常还是永恒:

白先勇對媒體定義他和王國祥的關係:「他是我的戀人,但是我們之間不完全是戀人之情或手足之情這樣簡單的定義,應該說他是我一生的生死之交。這份感情裡面包括朋友、愛人、兒時默契的夥伴等多重含義。他是我一生中很重要的人,精神上的支持。他的過世是我人生中最無法挽回的遺憾。”[13][18]

作品

電視劇《孽子》海報
原圖鏈接

白先勇的作品很多被改編拍成戲劇,白先勇自己認為:「小說改編是二度創作,有無限的可能,也有意料不到的驚喜。」

同性戀系列

台灣導演曹瑞原在十年之間將《孽子》、《孤戀花》、《一把青》一一改編成電視劇,動人的情節一次次地糾結著觀眾的心。白先勇的《孽子》這部文學作品對華人地區的同志產生莫大影響,被改編成電視劇後,在電視金鐘獎上綻放光彩,橫掃了數項大獎。白先勇把同性戀議題和中國的家庭倫理做聯結,把真實的同志群體的生存狀態展現出來,不僅對同志影視有巨大影響,帶動之後相關議題的影片的陸續出爐,譬如1993年李安的《喜宴》。對現實同志群走出陰暗,被社會的認同影響甚大,在電視劇《孽子》播出後,便帶動了一股偶像名人以及一般同志百姓的出櫃潮流。甚至有家長打電話到電視台想讓離家出走的孩子回家,表示已原諒。[13]

眾多作品改編成電影、電視劇、舞台劇

白先勇還有眾多作品中,《遊園驚夢》、《永遠的尹雪艷》、《玉卿嫂》及《金大班的最後一夜》,希望改編重拍的詢問多年來一直不曾中斷。

過去白先勇被改編的作品包括了1982年在國父紀念館上演的舞台劇《遊園驚夢》(演員盧燕歸亞蕾胡錦劉德凱),不但劇本由他親筆改寫,他也擔任製作人。1988年《遊園驚夢》大陸版,由上海青話團上海昆劇院上海戲劇學院廣州市話聯合公演,由上昆名旦華文漪擔綱,在廣州上海香港演出,亦非常轟動。改編成電影的有6部,包括《最後的貴族》(導演謝晉,演員潘虹濮存昕主演)等、4部改編成電視劇,其中《玉卿嫂》改編兩次,也改編成電影,由張毅執導,楊惠珊主演。改編舞台劇有4部,包括《永遠的尹雪豔》是一部滬語舞台劇,男主角胡歌[19]

創作受到侵權

中國電影《最後的貴族》改編自作家白先勇的作品《謫仙記》電影海報。
原圖鏈接 來自 中時電子報

1989年上海電影製片廠把白先勇小說《謫仙記》改編為電影《最後的貴族》,在中國引起廣大迴響。2013年10月起,上海電影集團擔任主辦,上海藝響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海上話劇工場)、上海君正文化藝術發展有限公司承辦,陸續在各大報紙、網站展開宣傳,將電影《最後的貴族》改編為同名話劇進行公演。由於沒有事前取得白先勇授權同意,白先勇因此於2014年9月28日委託律師狀告上海電影集團有限公司以及上海藝響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海上話劇工場)、上海君正文化藝術發展有限公司,涉嫌侵犯其小說《謫仙記》著作權,未經作者同意,即將電影《最後的貴族》(改編自《謫仙記》)改編為話劇進行公演。[20]

作品授權

「看著自己創造的人物,在舞台上活生生的行動起來,一個個有了新的生命,有一種無法形容的喜悅。」

長久以來,白先勇對於將自己的小說改編成戲劇一直懷抱著熱情,他是少數作品被大量改編的華文作家,戲劇領域更橫跨電影電視劇舞台劇舞劇越劇滬劇等各種形式。

白先勇對於自己作品的改編,有相當多的堅持,為了避免自己的創作再被侵權,2018年10月16日,他做了一個人生中的重大決定,把41部長、短篇小說與傳記交給台灣鏡傳媒旗下的文學平台「鏡文學」獨家經紀。[19]

寫作風格

善於刻畫時代變革、新舊價值交替與中西文化衝擊下的人物心理,富有歷史興衰與人世滄桑之感。對臺灣風土人情著墨甚多,關懷弱勢,貼近臺灣與華人世界的脈動。[1]

白先勇生為官宦子弟,笔下的人物卻大都是普罗大众、三教九流,有《金大班》的舞女、有《玉卿嫂》的女佣、甚至是《孽子》的弃儿,稍有点贵族气的是《谪仙记》,写的也是没落的成为平民的贵族。他的小说没有高低贵贱,更没有意识形态,只是在写人、人性、人情,人如其文,他对于朋友,对家人,对爱人,对文学的爱无不是饱含深情地投入。[17]

白先勇前期作品,個人色彩和受西方文學影響較重;後期作品現實性較強,藝術上日臻成熟。

小説的內容主要有三方面:一、舊日官宦世家的興衰,二、描寫中國大陸播遷來臺人士和旅美華人對故國家園的縈念,三、臺灣社會人民的側影。歐陽子曾出版研究《臺北人》的專書《王謝堂前的燕子》,認為白先勇作品的主題包括“今昔之比”、“靈肉之爭”和“生死之謎”。余光中則對白先勇的文學成就有如下的評述:“在主題上可以説為當代臺灣的中上層社會塑下了多面的浮雕,在技巧上可以説熔中國古典小説和西洋小説于一爐。”[21]

其中作品《玉卿嫂》改編成電影。1984年張毅執導因為激情戲挑戰當年電影尺度,引發軒然大波,當年被剪掉4分多鐘,28年後在台北市中山堂舉行完整版的播出。[22]

評價

旅美學人夏志清教授評價白先勇:「旅美的作家中,最有毅力,潛心自己藝術進步,想為當今文壇留下幾篇值得給後世朗誦的作品的,有兩位:於梨華和白先勇。」他甚至讚譽白先勇為「當代中國短篇小說家中的奇才,五四以來,藝術成就上能與他匹敵的,從魯迅張愛玲,五、六人而已。」

歐陽子認為,「白先勇才氣縱橫,不甘受拘;他嘗試過各種不同樣式的小說,處理過各種不同類式的題材。而難得的是,他不僅嘗試寫,而且寫出來的作品,差不多都非常成功。」[11]

龍應台說白先勇是「最冷的眼,最熱的心,最溫文的人」。[23]

視頻

鏡週刊 一鏡到底》孽子回家 專訪80歲仍不顯老的白先勇
白先勇教授主講「崑曲新美學:傳統與現代」
2004年白先勇崑曲 青春版牡丹亭 - 片頭

參考來源

  1. 1.0 1.1 關於大師 白先勇介紹. 天下文化. [2019-08-13] (中文). 
  2. 白先勇、廖彥博. 白先勇/與父親一同撫平二二八傷口的心願. UDN 聯合新聞網. 2019-02-28 [2019-08-13] (中文). 
  3. 3.0 3.1 余紀忠講座 白先勇簡介. 中央大學. [2018-12-10] (zh  ). 
  4. 4.0 4.1 4.2 4.3 4.4 白先勇是白崇禧最不重視的孩子,卻成為名氣最大的一個. 每日頭條. 2019-01-04 [2019-08-13] (中文). 
  5. 5.0 5.1 5.2 5.3 當代台灣最知名作家:出身將門一生未婚,見過張愛玲,啟發過三毛. 壹讀. 2018-10-11 [2019-08-15] (中文). 
  6. 6.0 6.1 白崇禧的儿子今年82岁,坦言:我父亲不是桂系军阀. 搜狐. 2019-06-13 [2019-08-16] (中文). 
  7. 7.0 7.1 李桐豪. 【孽子回家番外篇】樹猶如此 愛是年輪. 鏡週刊. 2017-06-12 [2019-08-15] (中文). 
  8. 如父如子,80歲白先勇「遇見」18歲白崇禧. 每日頭條. 2017-04-18 [2019-08-15] (中文). 
  9. 9.0 9.1 白先勇 / Bai Xian-yong 作品簡介. 國家文化藝數基金會. [2019-08-17] (中文). 
  10. 10.0 10.1 李桐豪. 【孽子回家番外篇】白先勇給孽子們的一封信. 鏡週刊. 2017-06-12 [2019-08-15] (中文). 
  11. 11.0 11.1 11.2 好讀書櫃 白先勇《孽子》. 好讀. [2019-08-15] (中文). 
  12. 一場文學與人生的革命──《孽子》三十年. 想想. 2014-01-14 [2019-08-15] (中文). 
  13. 13.0 13.1 13.2 同性恋者白先勇/文学家白先勇. 騰訊網. 2018-04-18 [2019-08-15] (中文). 
  14. 14.0 14.1 崑曲「牡丹亭」高市社教館重磅登場 精湛的演技與樂聲折服現場觀眾. 波新聞. 2019-06-02 [2019-08-16] (中文). 
  15. 15.0 15.1 白先勇作家. 閱讀誌. [2019-08-15] (中文). 
  16. 白先勇牡丹亭. 白先勇細說紅樓夢. 新浪博客. 2016-08-16 [2019-08-17] (中文). 
  17. 17.0 17.1 撰稿:吴青 编辑:杨思佳. 《如是》白先勇(下):只要真正爱过,便是永恒. 豆瓣. 2017-06-23 [2019-08-16] (中文). 
  18. 台灣文學巨擘白先勇的情與思. 壹讀. 2018-10-11 [2019-08-15] (中文). 
  19. 19.0 19.1 白先勇做出重大授權決定 震撼文壇與影視圈. 鏡週刊. 2018-10-16 [2018-12-10] (中文). 
  20. 白先勇控話劇侵權 被告:未獲利. 中時電子報. 2014-09-30 [2018-12-11] (中文). 
  21. 白先勇簡介. 台灣網. 2010-04-12 [2018-12-10] (中文). 
  22. 楊惠姍《玉卿嫂》赤裸情慾 白先勇洩祕辛. 蘋果日報. 2012-07-08 [2018-12-10] (中文). 
  23. 程皎暘. 如癡如醉 白先勇的崑曲緣與革新觀. 香港01. 2016-03-28 [2019-08-16]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