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真相歡迎當事人提供第一手真實資料,洗刷冤屈,終結網路霸凌。

企業號航空母艦 (CV-6)查看源代码讨论查看历史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企業號航空母艦 (CV-6)
圖片來自chinatimes

企業號航空母艦(USS Enterprise,舷號CV-6,綽號幸運E(Lucky E)或大E(Big E)),是一艘隸屬於美國海軍航空母艦,為約克鎮級航空母艦[1] 的二號艦。它是美軍第七艘以企業為名的軍艦,艦名源自美國獨立戰爭期間美軍俘獲並更名的一艘英國單桅縱帆船

其在太平洋戰爭期間,擊沉敵艦71艘,擊傷敵艦192艘,空中擊落敵機404架,地面擊毀敵機507架,於太平洋戰區參戰20場,並獲得數十枚戰爭表揚獎章,為人類史上最輝煌戰績,與超過60年人類史上最優秀功勳紀錄保持艦。

企業號在1934年開始建造,在1936年下水,並於1938年服役。接著企業號參與了一次艦隊解難演習,在1940年編入駐太平洋的戰鬥部隊。1941年美國太平洋艦隊重設後,企業號仍舊留在太平洋服役。

1941年12月7日,日本海軍偷襲珍珠港。企業號原定在前一日進入港口,但因風浪而有所延誤,僥倖避過一劫。此後企業號參與了美國海軍在太平洋戰爭的大部分重要戰鬥,由早期的空襲東京中途島海戰瓜達爾卡納爾島戰役,到美軍反攻的吉爾伯特及馬紹爾群島戰事馬里亞納群島及帛琉戰事菲律賓戰役雷伊泰灣海戰,以及晚期的硫磺及琉球群島戰事。1945年5月沖繩戰役期間,企業號接連被神風特攻隊自殺飛機擊傷,被迫返回美國維修,使之錯過日本投降前最後三個月的戰鬥。

大戰結束後,戰績彪炳的企業號參與了接載美軍返國的魔毯行動,最後在1947年退役停放。美國海軍部長福萊斯特曾稱讚企業號為美國海軍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最佳象徵,並請求政府將企業號如同憲法號一樣永久保存,然而企業號在戰後多次的捐贈計畫都因故失敗。1952年及1953年企業號先後被重編為攻擊航母及反潛航母,但艦體並沒有作任何改裝。1956年海軍將企業號除籍並出售拆解。艦艇的老兵組織試圖籌款購入企業號不果,而企業號最終在1958年拆解。在老兵的強烈要求下,海軍將在同年開始建造的全球第一艘核動力航空母艦命名為企業,以資紀念。

建造及艦隊解難演習

艦隊解難演習

企業號1934年7月16日於紐波特紐斯造船廠開始建造。其時美國經濟尚未從經濟大蕭條中恢復,而美國國會又緊縮海軍經費,使企業號的建造進度緩慢。1936年10月3日,企業號下水,由當時的美國海軍部長克勞德·史旺森的夫人擲瓶,但艦隻設施尚未建造完畢。1938年5月12日,企業號終於在海軍正式服役,旋即與駐艦的航母航空聯隊在近海訓練。7月18日,企業號前往加勒比海及南大西洋試航,期間曾到訪波多黎各海地里約熱內盧關塔那摩灣,在9月22日返抵漢普頓錨地

1939年1月9日,企業號與約克鎮號一同離開諾福克,前往加勒比海,並與前來的太平洋艦隊軍艦會合,預備參與第20號艦隊解難演習。演習前夕企業號等與駐太平洋的列星頓號遊騎兵號集結,在恩斯特·金恩中將指揮下作聯合飛行特訓。這是美國當時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航母集結,海軍要到1943年10月才有能力編組更大規模航母艦隊。不過,由於企業號及約克鎮號的艦載機隊欠缺訓練,故此只獲准在天氣良好及日間派出飛機執勤,避免意外發生。

2月20日,解難演習正式舉行。演習分為三部分,首部分是戰略演習,海軍將艦隊分為黑方及白方:黑方扮演島嶼防守國家,負責守衛波多黎各;而白方則扮演進攻國家,由亞速爾群島前往登陸波多黎各。企業號、約克鎮號及列星頓號被編入白方,而遊騎兵號則編入黑方。在金恩的指揮下,21日企業號等搜索遊騎兵號不果,僅「擊沉」黑方數艘前來攔截登陸部隊的巡洋艦。23日金恩派約克鎮號專責艦隊防空,並另外編組以企業號及列星頓號為中心的特遣艦隊。24日早上列星頓號再派出飛機偵察遊騎兵號,而企業號則派轟炸機空襲黑方機場及水上飛機母艦;但就在兩艦派出飛機前夕,黑方PBY發現白方航母,然後接連發動攻擊,迫使白方將目標改為防空。下午馬克·密茲契上校再帶領兩隊PBY攻擊,並「擊傷」列星頓號。25日上午企業號終可派出機隊攻擊,並先後「擊沉」了蘭利號萊特號兩艘水上飛機母艦。但與此同時遊騎兵號的艦載電偵系統卻發現了企業號,並在不久派出轟炸機將之「擊沉」。首階段演習以雙方接近平手告終。第二階段演習為戰艦之間的艦隊決戰,企業號等僅從旁輔助,派魚雷及俯衝轟炸機攻擊對方水面軍艦。第三階段則是登陸演習,艦隊與陸戰隊聯合登陸波多黎各庫萊布拉島

解難演習在27日結束後,企業號繼續在加勒比海與艦隊演習,然後回到漢普頓錨地。起初海軍打算在4月29日將所有艦隊集結到紐約,為世界博覽會揭幕,既向國內宣傳海軍之重要,亦讓艦隊水兵可稍作休假。不過美國總統小羅斯福為免太平洋軍力過低,在4月15日下令駐太平洋的戰鬥部隊返回駐地。與此同時,企業號與約克鎮號一同調往太平洋,與遊騎兵號交換崗位。20日企業號離開諾福克並橫越巴拿馬運河,在5月2日抵達新母港聖地牙哥,並加入戰鬥部隊。

轉到太平洋後,企業號繼續日常訓練,並在7月三藩市世界博覽會舉行期間,於港內下錨停泊。接著企業號主要在美國西岸及夏威夷海域訓練,並與其他航空母艦輪流進入船廠維修。1940年4月第21號艦隊解難演習結束後,小羅斯福下令戰鬥及偵察部隊將母港由聖地牙哥前移至珍珠港,以威懾加緊侵華的日本。此後企業號與其他航母輪流在中太平洋及美國西岸之間巡航。企業號亦在此段時間裝上了CXAM雷達,為海軍首批安裝艦載雷達的軍艦之一。

1941年2月,海軍重設太平洋艦隊,而企業號繼續在夏威夷及美國西岸之間執勤。同年11月28日,企業號搭載了美國海軍陸戰隊的飛機,聯同第8特遣艦隊前往增援威克島,以增強海軍對馬紹爾群島的偵察能力。12月4日企業號派出陸戰隊的飛機後返航,並預定在6日返抵珍珠港。

珍珠港事件與威克島失陷

1941年12月6日,企業號在公海遇到強烈風浪,使航程有所延誤。次日早上6時15分,艦隊指揮小威廉·海爾賽先派出企業號兩架SBD轟炸機前往珍珠港的福特島機場,以運送有關增援威克島的機密信息;而到37分企業號則派出16架SBD為艦隊作海面偵察。此時企業號約莫在瓦胡島以西200海浬。

8時20分,企業號首兩架SBD飛抵瓦胡島,發現珍珠港上空滿佈防空炮火,而機場上空又有多架「陸軍航空隊」飛機盤旋。正當兩機狐疑之際,多架零式戰鬥機突然出現並開始攻擊。兩機在看到零式機翼的旭日圖案,才醒悟珍珠港遭到日本空襲。然而兩機最終成功擺脫零式,兼且撐過密集的友軍防空火炮,奇蹟地降落到珍珠港中央的福特島機場。不久餘下的15架SBD也抵達珍珠港,並有13架成功降落。

在企業號,海爾賽於8時已經接到珍珠港的警報,稱港口遭到日軍空襲。企業號隨即派出F4F戰鬥機戒備,並且等待日本艦隊偵察報告。不久福特島的SBD起飛向西南索敵,但只發現逃出港口並嘗試與企業號會合的美軍艦艇。五架SBD最終成功返回企業號,而另外兩架則成功在福特島降落,其他全部遭零式或友軍火炮擊落。下午海爾賽接獲發現日本航母及登陸艦的錯誤情報,派出艦上的轟炸機前往攻擊,最終沒有發現,在入黑後安全返航;不過護航的F4F由於燃油不足,最終決定降落到夏威夷,結果又有數架被友軍擊落。

8日傍晚,企業號進入珍珠港停泊補給,並在次日清晨離開,到夏威夷西北海域搜索。10日早上企業號的SBD發現了日本伊70潛艇,並將之擊沉。接著數日企業號多次遭到日本潛艇攻擊,但避開了所有魚雷。16日企業號回到珍珠港補給,再在19日離開,前往掩護增援威克島的列星頓號及薩拉托加號,但威廉·培伊在22日中止救援行動,而威克島則在23日投降。31日企業號返抵珍珠港。

馬紹爾、吉爾伯特、威克島、南鳥島空襲

1942年1月9日,企業號前往南太平洋美屬薩摩亞,預備與增援該處的約克鎮號會合。其時日軍迅速控制了俾斯麥群島,新任太平洋艦隊總司令尼米茲決定派航母空襲馬紹爾群島及吉爾伯特群島,以提昇艦隊士氣。25日企業號與法蘭克·傑克·弗萊徹指揮的約克鎮號編隊一同離開薩摩亞,前往中太平洋。31日兩艦分道揚鑣,企業號前往空襲北部的沃特傑艾盧克瓜加林馬洛埃拉普環礁,而約克鎮號則空襲賈盧伊特馬金米利三個馬紹爾南部環礁。

2月1日早,企業號陸續派出轟炸機攻擊各個環礁。攻擊瓜加林的機隊因迷霧之故,而未能評估日軍損毀。戰後調查發現企業號當日擊沉了一艘運輸船以及驅潛艇,並擊傷了香取號輕巡洋艦等九艘軍艦。至於攻擊馬洛埃拉普的轟炸機輕傷了該處機場;攻擊沃特傑的機隊與雷蒙德·斯普魯恩斯的巡洋艦隊作聯合進攻,但成效不大;而炮擊艾盧克的切斯特號重巡洋艦更遭日軍飛機擊傷。不過約克鎮號因天氣惡劣之故,其空襲成果比企業號更差,只輕傷了數艘小型船艦。

接著約克鎮號前往珊瑚海,而在美國海軍軍令部長金恩的要求下,企業號再次前往中太平洋,試圖分散日軍在南太平洋的兵力。2月14日企業號離開珍珠港,在24日再次空襲威克島,並聯同巡洋艦一同攻擊,不過日軍損壞甚少。3月4日企業號空襲了南鳥島,同樣沒有太大成效。10日企業號返抵珍珠港休整,並且安裝了32挺單裝奧利岡20毫米防空機砲,以增強防空火力。

空襲東京

此時美國正打算派陸軍航空隊的中程轟炸機空襲日本,以提升國民士氣。早在2月大黃蜂號便曾成功在海上試飛B-25轟炸機,到4月2日大黃蜂號的第18特遣艦隊離開阿拉米達,啟程直接前往中太平洋,預備空襲東京。由於大黃蜂號的飛行甲板泊滿了陸軍轟炸機,艦載機無法起飛,故此尼米茲派企業號負責掩護。8日企業號離開珍珠港,在13日與大黃蜂號會合。

詹姆斯·杜立德原希望海爾賽可以在日本400海浬外派出轟炸機,但艦隊在18日早上7時45分遭到日本情報漁船發現。雖然納什維爾號輕巡洋艦先後擊沉了三艘漁船,但艦隊卻截聽到漁船對外發出「發現三艘航空母艦」信息。恐於被日本海軍攻擊,海爾賽下令轟炸機即時起飛。8時15分杜立德的轟炸機在離東京約668海浬的惡劣海域成功起飛,而企業號及大黃蜂號則即時調頭,在4月25日返抵珍珠港

中途島海戰

當企業號返抵珍珠港之際,尼米茲已得悉日軍下一個進攻目標為莫爾茲比港,而太平洋艦隊只有列星頓號及約克鎮號在南太平洋,難以防守日軍進攻。28日企業號及大黃蜂號離開珍珠港,趕往珊瑚海。5月6日兩艦橫越赤道時,珊瑚海海戰已經爆發,兩艦無法趕及參與。接著企業號及大黃蜂號繼續在南太平洋巡航,以防備未有受損的瑞鶴號航空母艦攻擊瑙魯海域。此時尼米茲知道日本即將進攻中途島,命海爾賽故意讓日本水上偵察飛機發現,以迷惑日本美國航母艦隊的主力仍在南太平洋,然後在15日才掉頭向北,在26日返抵珍珠港。

5月28日,企業號及大黃蜂號組成第16特遣艦隊,並在斯普魯恩斯指揮下離開珍珠港。而弗萊徹的第17特遣艦隊與約克鎮號則在29日離港。兩支分隊在6月2日會合,並於中途島東北海域埋伏,靜待日本航母攻擊中途島。4日清晨4時30分,日軍航母開始派飛機空襲中途島,而此時弗萊徹則派約克鎮號10架SBD無畏式俯衝轟炸機前往搜索日本艦隊。5時34分,弗萊徹截獲一架PBY偵察機的通訊,約莫瞭解日本「兩艘航母」位置,命斯普魯恩斯先派企業號及大黃蜂號攻擊,而約克鎮號則會殿後,以待更準確情報再作出擊。7時2分,企業號及大黃蜂號開始派出艦上全部機隊;而約克鎮號則在8時38分派出艦上一半飛機增援。

然而,企業號及大黃蜂號起初幾乎鐵定無法找到日本艦隊攻擊。首先,斯普魯恩斯的首席航空參謀米爾斯·白朗寧下令兩艦機隊在空中編組陣形後,才向西搜索日軍機動艦隊,而兩艦首先起飛的卻是油量最少的F4F戰鬥機。兩艦要到8時左右才派出全部機隊,而最先出發的F4F已經消耗了不少燃油。第二,兩艦機隊定下的索敵路線,事實上全部都遠離南雲忠一的艦隊:企業號的機隊向西南偏南進發,而大黃蜂號則向正西搜索,只有約克鎮號定出了準確而直接的西南飛行路線。大部分大黃蜂號的機隊最終沒有找到日軍,並且在半空違抗上級命令而私自轉向或調頭。

企業號的機隊表現起初亦不如人意。7時5分企業號先派出守衛艦隊的10架F4F戰鬥機,然後預備依次派出第6偵察機隊及第6俯衝轟炸機隊的SBD轟炸機。不過兩支機隊的SBD在預熱引擎時,卻有四架飛機出現故障,而要使用前部升降台送回機庫。與此同時,第6俯衝轟炸機隊因掛載1,000磅炸彈而負重較大,又須要從企業號艦艉飛行甲板起飛,使水兵無法使用艦艉升降台運載戰鬥機及魚雷機隊上甲板。這使企業號的機隊出擊不斷延誤。7時40分,斯普魯恩斯接獲日軍偵察機的發現報告(該機隸屬利根號重巡洋艦),認為自己的位置已為南雲忠一所知,但企業號的俯衝轟炸機仍在上空等待魚雷機隊。雖然白朗寧是艦隊實際的航空司令,而非水面艦艇訓練出身的斯普魯恩斯,但斯普魯恩斯最終決定繞過白朗寧。45分斯普魯恩斯透過燈號下令企業號在空中的俯衝轟炸機先行出發。

當企業號的俯衝轟炸機遠離後,第6魚雷轟炸機隊的14架TBD蹂躪者式魚雷轟炸機才陸續起飛。由於肯定無法追上俯衝轟炸機,機隊隊長歐根·林西決定採取較直接的西南航向,以縮窄航距。在白朗寧的指令下,林西與第6戰鬥機隊隊長詹姆士·格雷(James S. Gray)議定,將戰鬥機置於魚雷機隊上空,待林西示意才向下俯衝支援。然而格雷在高空雲層的阻隔下,很快便與林西失散,誤打誤撞地跟上了大黃蜂號的第8魚雷轟炸機隊。9時17分,格雷等F4F看到大黃蜂號的魚雷轟炸機向下俯衝,但卻收不到任何示意,只好繼續在日本艦隊上空高處盤旋,並順道等待企業號的俯衝轟炸機。

9時30分,林西的魚雷機隊看到北面有軍艦發出黑煙:該等煙霧是利根號及筑摩號重巡洋艦向南雲發出的示警信息,指大黃蜂號的魚雷機隊正在迫近。這使林西的機隊得以發現日軍,而轉向攻擊。10時林西的機隊迫近加賀號航空母艦,使機動艦隊轉向北方迴避。不久零式戰鬥機前來攔截,林西以無線電示意格雷支援,但當時格雷的F4F機隊已經消耗了大部分燃油。幾經掙扎下,格雷決定不作支援,並帶全體F4F返回企業號,同時以無線電向斯普魯恩斯報告發現兩艘航空母艦。這使林西的魚雷機隊多被零式擊落,攻擊全部失效。

此時企業號的俯衝轟炸機抵達預定搜索地點,但眼下只有汪洋大海,機隊隊長克勞倫斯·麥克拉斯基決定轉向西北搜索。10時麥克拉斯基發現了嵐號驅逐艦的航跡:該艦在早上8時到9時55分期間,一直在追擊鸚鵡螺號潛艇,遠離機動艦隊。到10時嵐號決定調頭,並加速趕回艦隊。麥克拉斯基的32架轟炸機即時展開跟蹤。

10時16分,日本機動艦隊因美軍的魚雷轟炸機攻擊,而陣形四散:赤城號與加賀號偏處南方,而飛龍號蒼龍號則在北方。此時企業號的俯衝轟炸機發現了南面的航母,而約克鎮號俯衝轟炸機則發現了蒼龍號。兩艦機隊巧合地同時發動攻擊,縱然兩者之間並沒有任何通訊聯繫。企業號的機隊因一時誤會,使超過27架轟炸機同時攻擊加賀號,迅即將其摧毀;只有三架轟炸機及時轉向並轟炸赤城號,更只有一枚炸彈擊中。然而該枚炸彈卻引爆了赤城號機庫的飛機武裝,引發多波後續爆炸。再加上約克鎮號同時摧毀了蒼龍號,短短數分鐘之內日本機動艦隊便喪失了三艘航母。

正午到下午2時42分,約克鎮號兩次被飛龍號的機隊反擊重創,迫使弗萊徹將旗艦轉移至阿斯托里亞號重巡洋艦,所屬飛機全部轉到企業號及大黃蜂號降落。45分約克鎮號部分偵察轟炸機降落到企業號,並將飛龍號的動向親自傳達給接管戰術指揮的斯普魯恩斯。下午3時30分,企業號派出24架SBD反擊(當中有10架來自約克鎮號),並在5時將飛龍號摧毀。

傍晚斯普魯恩斯收回所有飛機後,即時向東後撤,而沒有追擊日本艦隊。5日早上8時,美軍接獲尚未沉沒的飛龍號發現報告,但斯普魯恩斯礙於情報準確性及SBD的裝備考慮,而要到下午3時才派出機隊。大黃蜂號先派出32架轟炸機,而企業號則緊接派出33架。傍晚6時20分,大黃蜂號機隊發現了谷風號驅逐艦,該艦是山本五十六親自下令折返,以拯救飛龍號機房的生還者,並且擊沉飛龍號。由於飛龍號早在上午9時已經沉沒,美日雙方自然無法找到目標。入黑後斯普魯恩斯在7時30分下令兩艘航母打開射燈並照向天空,以方便飛機返航。大黃蜂號的射燈在8時已經關掉,但企業號的射燈一直提供照明至10時30分。這时美軍只有一架飛機未能成功返航。

6日上午6時45分,企業號的偵察機發現了最上號三隈號兩艘重巡洋艦。兩艦在早前於迷霧中相撞受創,正向後方撤退。偵察機起初回報發現一艘戰艦及一艘戰列巡洋艦,不過卻誤傳為一艘戰艦及一艘航空母艦。到7時30分偵察機將原報告帶返企業號時,斯普魯恩斯便懷疑日本仍有兩支小艦隊活動。為確實情報,斯普魯恩斯先派出巡洋艦的水上飛機再作偵察,在8時命大黃蜂號機隊出擊,而企業號的機隊則在中午出擊。中午大黃蜂號的33架飛機同時攻擊最上號及三隈號,但僅輕傷了兩艦以及朝潮號驅逐艦。中午後企業號共46架飛機再作攻擊,才重創兩艘重巡洋艦。下午大黃蜂號的機隊再次出動,並在2時30分再次攻擊。然而日方最終只損失了三隈號,最上號及其他軍艦均成功撤返特魯克

海戰結束後,企業號等返回珍珠港休整,並在13日抵達。接著企業號進入珍珠港船塢維修,並重新編組機隊。

參考文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