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真相歡迎當事人提供第一手真實資料,洗刷冤屈,終結網路霸凌。

中途島海戰查看源代码讨论查看历史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途島海戰(英语:Battle of Midway,日语:ミッドウェー海戦)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一场重要战役。海战的主要战斗在1942年6月4日于中途岛西北海域爆发,后续战事一直持续至6月7日。

1942年初,日本陆续达成南方作战的战略目标,但军方却对下一步行动意见纷歧。在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坚持下,大本营放弃向新几内亚、斐济、萨摩亚一带的西南太平洋推进,转为在6月4日进攻中太平洋的中途岛。山本五十六的目标是利用登陆舰队引诱在珍珠港事件幸免于难的美军航空母舰,再派遣日军“机动部队”的六艘航空母舰予以伏击。不过,日本海军有两艘航母在5月珊瑚海海战受损而无法参战,其无线电通讯密码更遭到美军部分破译。美国太平洋舰队总司令切斯特·尼米兹根据破译讯息提供的情报,随即制订反埋伏作战,紧急召集三艘航母到中途岛。结果,美军在6月4日成功伏击机动部队,以一艘航母沉没为代价,一举击沉了日军四艘航母。

中途岛海战是太平洋战争的转折点。美军凭借此场战役的胜利,扭转了开战以来的被动,并恢复美日两国在西太平洋的海权均势[1]。日本海军则失去开战以来的战略主导权,随后于西南太平洋与盟军陷入消耗战,在战争中渐走下坡。

战略背景

日军部署

1941年12月7日,日本发动南方作战,进攻英国荷兰东南亚的殖民地,并偷袭珍珠港的美国太平洋舰队,引发太平洋战争[2]。1942年3月,日军已经攻占香港马来西亚新加坡及关岛,大致控制了缅甸、荷属东印度菲律宾的战局。远在西南太平洋,日军也在美军增援前抢先占据了拉包尔,获得新几内亚的战略要地。

不过,日军对于后续战略却意见分歧。在东京大本营,海军部先后提出两个方案:第一,向印度洋方向进攻,占领锡兰,鼓动印度民族主义者反抗英国,最终在波斯湾一带与轴心国势力会合。第二,向西南太平洋方向进攻,取道新几内亚斐济萨摩亚一带,切断同盟国与澳大利亚之间的通讯,甚至占领部分澳大利亚,阻止美国以南太平洋为反攻基地。陆军部则认为战争的关键在于中国战场,而且军队在缅甸逐渐出现补给困难,反对海军在海外扩大战线。至于联合舰队司令部方面,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认为美国航空母舰才是首要目标。早在珍珠港事件后,山本五十六和参谋宇垣缠便开始策画在中太平洋一带展开攻势,派兵占据夏威夷瓦胡岛,进而引诱并歼灭迎击的美军航母舰队。山本五十六的策略是确保“机动部队”(日本航母舰队)可以在太平洋予取予求,赶在美国埃塞克斯级航空母舰和独立级航空母舰服役前建立日军防御圈,争取与美国谈判的空间和筹码。

1942年1月到4月,陆军部、海军部、联合舰队三方一直就战略制订争持不下。在1月10日和13日的大本营会议,陆军部和海军部否决进攻夏威夷,决议在斐济和萨摩亚展开行动。陆军参谋总长杉山元和海军军令部总长永野修身都认为进攻夏威夷过于冒险,既要承受严重伤亡,又无法长期守备。相比之下,向斐济和萨摩亚进攻能够孤立澳大利亚,日本陆军无需投入大量兵力,美国海军亦必须远离基地作战,对日军更为有利。随后在2月到3月,海军部亦放弃占领锡兰,改为派遣机动部队空袭该处的英国海军设施。这项计划最终引发印度洋空袭(3月31日至4月10日)。

另一方面,山本五十六和宇垣缠虽然同意进攻夏威夷过于冒险,却认为只要把登陆目标转向中途岛,仍然能够引诱美国舰队,并在暗地里继续策划中太平洋方案。2月到3月,联合舰队司令部表面上配合海军部的西南太平洋战略,一方面派出机动部队空袭达尔文(2月19日),又在2月20日至23日特别邀请大本营代表参与大和号战列舰的兵棋推演,研究进攻锡兰,支持印度洋空袭。3月6日,美军两艘航空母舰(列克星敦号和约克城号)空袭拉包尔,再在10日突袭登陆莱城及萨拉毛亚的日军。虽然日军损伤轻微,陆军却非常担心类似事态重演,负责该战区的井上成美(第4舰队司令长官,时驻特鲁克环礁)更认为这是美军反攻的征兆。井上成美提请联合舰队派机动部队增援西南太平洋,尽早占领莫尔斯比港(即MO作战)。结果山本五十六派参谋三和义勇前往特鲁克,并向井上成美表示可以在一个月后提供航母支援(三和义勇在3月13日抵达,当时第1航空舰队即将开赴印度洋)。

4月2日,山本五十六透过参谋渡边安次向大本营提交进攻中途岛的方案,随即引发连串争论。在4月10日和14日的两次会议,海军军令部第一部长福留繁的参谋三代辰吉批评山本五十六高估了中途岛的战略价值。他详细分析山本五十六方案的多个漏洞,指中途岛面积细小,无法建造军港及大型机场,难以维持补给,更对瓦胡岛没有直接威胁。美军大可以弃守中途岛,并派陆军轰炸机定期空袭,无需冒险出动舰队迎击。三代辰吉重申海军应以截断美国与澳大利亚之间的通讯为首要目标,无法反驳的渡边安次只能向山本五十六请示意见,然后回复大本营称山本五十六主意已决、甚至不惜再次请辞(山本五十六在1941年就曾要胁辞职,迫使永野修身同意偷袭珍珠港,而联合舰队司令部亦因此获得了战略制订权力)。大本营虽然有所保留,最终再次向山本五十六屈服。作为交换条件,山本五十六必须同时进攻中途岛(MI作战)和阿留申群岛(AL作战)。山本五十六也向井上成美让步,并在4月12日指示翔鹤号和瑞鹤号(隶属第5航空战队)在空袭印度洋后经台湾马公前往特鲁克,并在MI和AL作战前支援井上成美攻占莫尔斯比港(MO作战)。

4月16日,福留繁将战略方案呈交昭和天皇御前会议。两日之后(18日),美军航母突然出现在日本以东海域,派出陆军轰炸机空袭东京。这使得日军上下大为震撼,无意中为山本五十六摆平反对声音。日军对美国航母突袭本土虽然有所准备,并且在外海600到700英里范围部署了渔船预警网(当时舰载机的续航距离约为200英里),却没有预料美国航母搭载航程较远的陆军轰炸机。事实上美军企业号和大黄蜂号就遭到日本预警渔船发现,而正从印度洋返国的第1航空舰队也派出赤城号苍龙号飞龙号三艘航母,由马公赶往追击。但因为美军航母早已调头,结果日军一无所获。空袭东京本身造成的损伤极为轻微,但大本营和联合舰队对于无法保护皇居引以为耻,决心尽快歼灭美国航母并展开报复。4月20日,大本营参谋本部第一部长田中新一正式批准MI作战,并表示陆军愿意提供部队占领中途岛。

美军情报准备、珊瑚海海战影响

美国舰队总司令恩斯特·金恩 原图链接来自 界面网 的图片

与日军相反,美军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完全处于战略被动。美国舰队总司令恩斯特·金恩和新任美国太平洋舰队总司令切斯特·尼米兹,把防卫夏威夷及美国与澳大利亚之间的联系视为首要任务。虽然美国航母避过珍珠港袭击,但太平洋舰队只有列克星敦号、萨拉托加号、约克城号、企业号四个航母特遣舰队可供调遣,其中萨拉托加号更在1月遭到潜艇攻击而要回国维修,而刚刚服役的大黄蜂号要到5月才加入太平洋舰队。换言之,太平洋舰队只能勉强兼顾两面防线,没有把握与日军舰队一决胜负。金恩和尼米兹不时在调动航母上意见分歧,但两人大致上都同意保留实力。1942年1月到4月,美军航母除了在1月掩护陆战队增援美属萨摩亚,基本上只进行报复攻击,尝试提升美军士气。2月1日,美军航母发动马绍尔及吉尔伯特群岛突袭,再在2月17日空袭新几内亚的拉包尔、莱城及萨拉毛亚。3月尼米兹又勉强同意释出两艘航母参与杜立德空袭,在4月18日象征式空袭东京。

不过,太平洋舰队却拥有情报优势,并迅速得悉日军的MO作战计划。美国海军在1924年于华盛顿海军部设立代号OP-20-G的办公室,负责破译日军通讯密码,并在1932年和1936年先后于马尼拉(代号Station Cast)和珍珠港(代号Station Hypo)设立分站。太平洋战争爆发前,马尼拉分站负责破译日本海军行动通讯的JN-25密码,而珍珠港分站则负责日本海军较少使用的将领通讯密码。两者都未能察觉日军筹备突袭珍珠港。珍珠港事件后,尼米兹在12月17日下令珍珠港分站改为破译JN-25,而马尼拉分站则在菲律宾陷落前搬往澳大利亚墨尔本。到1942年3月,珍珠港分站成功破译部分JN-25的关键字词(比如“攻略部队”、“拉包尔”),亦能透过JN-25的通讯流量推测日军行动。4月5日,珍珠港分站截取到联合舰队向加贺号下达的命令,并发现“攻略部队”与地区代号“MO”之间有所关连。情报站站长约瑟夫·罗彻福特判断MO是莫尔斯比港的代号,随即把破译焦点放到井上成美及驻特鲁克第4舰队相关的通讯。4月12日,珍珠港分站又从英国的锡兰情报站得悉日军第5航空战队(翔鹤号和瑞鹤号)接获“特别命令”,并发现日军多艘军舰正向特鲁克集结。

得悉情报后,尼米兹判断日军即将派出两艘至四艘航母及登陆部队进攻莫尔斯比港,但美军的四艘航母却有两艘(企业号和大黄蜂号)前往空袭东京,只有列克星敦号和约克城号可供调遣。纵然形势不利,尼米兹决意派出两舰迎击,并在4月24日飞往旧金山与金恩商讨作战方案。当日珍珠港进一步破译日军通讯,准确指出日本航母将在5月3日左右进入珊瑚海,而登陆舰队则会在5月10日进攻莫尔斯比港。

5月4日至5月8日,珊瑚海海战[3]爆发。美军虽然在海战损失了列克星敦号,而约克城号亦遭到重创,却成功阻止MO作战。井上成美被迫撤回登陆部队,祥凤号被击沉,翔鹤号遭到重创,[[瑞鹤号]]亦损失过半舰载机。由于日本海军把飞行机队和所属航母视为一体,没有把机队整编到另一艘航母的习惯(比如用翔鹤号的舰载机和机师填补瑞鹤号的空缺),使翔鹤号和瑞鹤号都无法参与6月的MI作战。另外,井上成美因为撤出战场而无法确定战果,使得联合舰队司令部震怒。倘若美军确实在珊瑚海失去两艘航母,那么MI作战的目标就已经达成一半。虽然山本五十六在检视翔鹤号(5月17日返抵吴市)的伤势后对井上成美的决定有所改观,但碍于MI作战已经箭在弦上,联合舰队只能用四艘航母进攻中途岛。

另一方面,美军在珊瑚海海战期间又在破译JN-25上取得突破,并得悉日本海军即将进攻中途岛阿留申群岛。5月7日和8日,珍珠港情报站先后截获“第一航空战队”(赤城号加贺号)、“第二航空战队”(苍龙号飞龙号)、“第三战队两艘战列舰”、“第八战队”(重巡洋舰利根号筑摩号)准备在5月底行动。情报站同时透过通信流量,发现日军正向塞班岛集结,预备向“AF方位”进攻。罗彻福特率领的破译人员一致认为“AF方位”是指中途岛。他们早在3月就曾经破译一架日本水上飞机的通讯:该架飞机向基地汇报中途岛附近天气时,表示自己正在飞越“AF”地区。然而珍珠港情报站的直辖上司约翰·R·列德文(主理华盛顿OP-20-G办公室)却提出异议,认为“AF方位”是指斐济和萨摩亚,并获得金恩和海军部附议。自珍珠港事件后,OP-20-G便经常和珍珠港情报站有所摩擦。列德文认为罗彻福特应该先向自己汇报,而不是透过中介参谋向尼米兹直接提供情报;罗彻福特则认为列德文不懂得破译和处理情报。

尼米兹在5月15日上午听取珍珠港情报站报告,同意“AF方位”是中途岛的判断,并决定主动迎击日军舰队。他认为美军拥有情报优势,有很大机会能够伏击日军航母。美军只要能够集结三艘航母,再加上中途岛的陆上机场,足以与日军四艘航母抗衡。此外,由于日军航母远离基地作战,只要受到中等程度伤害,也很可能因无法维修而要报废。尼米兹一方面说服金恩和海军部接纳珍珠港的情报,另一方面下令约克城号、企业号大黄蜂号赶回珍珠港集结,并向中途岛机场增派各种飞机。珍珠港情报站则想出向华盛顿验证“AF方位”的办法,在5月19日请中途岛向珍珠港传送公开的无线电信息,谎称岛上海水淡化设施故障。5月21日,珍珠港和墨尔本情报站同时截获日军信息,称“AF方位缺乏食水”,确认“AF方位”即代表中途岛。两站更透过交换和比对信息,确认日军只有四艘航母进攻中途岛、翔鹤号瑞鹤号已经回国、机动部队将会在中途岛西北面展开攻势。5月25日,太平洋舰队司令部参谋会议决定迎击日军,随即展开下一步战术部署。到5月26日上午,珍珠港甚至破译出机动部队的进攻日期(中途岛时间6月3日,联合舰队在当日稍后推迟到6月4日)。

战役过程

一次攻击

凌晨,日本第一波攻击机群36架俯冲轰炸机、36架水平轰炸机和36架零式战斗机开始从4艘航空母舰上同时起飞,108架舰载机在友永丈市海军大尉的率领下出发攻击中途岛。南云中将命令侦察机搜索东、南方向海域,第二波攻击飞机提到飞行甲板上,准备迎击美国舰队。但是重巡洋舰利根号的2架侦察机因为弹射器故障,起飞时间耽误了半个小时,筑摩号的1架侦察机引擎又发生故障中途返航(这架飞机本应该正好搜索美国特混舰队上空),给日本舰队埋下祸根。

拂晓,中途岛派出的“卡塔林娜”式侦察机发回发现日军航空母舰的报道,斯普鲁恩斯少将立即做出反应,准备攻击日军航母(其实法兰克·弗莱彻海军少将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但是斯普鲁恩斯首先发动空袭)。美国舰队因为已经破解了日本海军“JN-25”的通讯密码,而对敌人的计划了如指掌。

清晨,日本舰载机向中途岛发动了猛烈的攻击。驻扎在中途岛的美军战斗机也全部升空,迎击来犯的日本战机。美军的轰炸机,包括了B-17型轰炸机也向日本舰队发动还击。

二次攻击

7时整,友永丈市大尉率第一波攻击机群准备开始返航,并向南云中将发出了需要进行第二次攻击的电报。

7时06分,由战斗机、鱼雷机、俯冲轰炸机所组成的117架战机,从斯普鲁恩斯少将所率领的第16特混编队大黄蜂号及企业号升空,奔向200海里外的南云舰队。

7时10分,首批从中途岛起飞的10架美军鱼雷轰炸机出现在南云舰队的上空。美军飞机排成单行,扑向日航空母舰。在日军战斗机的截杀和日舰猛烈的炮火下,很快就击落了7架。友永的报告和美机的攻击,使南云中将相信中途岛的防御力量还很强,于是决定把原来准备用于对付美舰的飞机改为对中途岛进行第二次轰炸。此时,他仍然没有发现美军舰队。

7时15分,南云下令赤城号加贺号将在甲板上已经装好鱼雷的飞机送下机库,卸下鱼雷换装对地攻击的高爆炸弹。

7时30分,南云接到利根号推迟半小时起飞的一架侦察机发来的电报,距中途岛约240海里的海面发现10艘美国军舰。南云命该侦察机继续查明敌人舰队是否拥有航空母舰,同时命令暂停对鱼雷机的换弹。就在南云等待侦察机的侦察结果时,空中再次响起了警报。40余架从中途岛起飞的美军B-17轰炸机和俯冲轰炸机扑向南云的舰队。由于美军的轰炸机没有战斗机护航,结果很快的就被南云派出的零式战斗机击退。

8时15分,南云终于接到了侦察机传来的报告:美军舰队里确实有航母的存在。南云下令各舰停止装炸弹,飞机再次送回机库重新改装鱼雷,日本航空母舰的甲板上一片混乱,为了争取时间,卸下的炸弹,都堆放在甲板上。

8时30分,空袭中途岛的第一攻击波机群返航飞抵日本舰队的上空。还有那些保护航空母舰的战斗机也需要降落加油。南云处于进退维谷的境地。第二航空母舰战队司令山口海军少将向南云建议“立即命令攻击部队起飞”。第二批突击飞机换装鱼雷还没有完成,如果马上发动进攻,也没有战斗机护航。而且舰上的跑道被起飞的飞机占用,那么油箱空空的第一攻击波机群会掉进海里。南云决定把攻击时间推迟,首先收回空袭中途岛和拦截美军轰炸机的飞机,然后重新组织部队以进攻美军特混舰队。

8时37分,返航的飞机开始相继开始降落在四艘航空母舰飞行甲板上。

8时40分,15海里以外的弗莱彻少将率领的第17特混编队的约克城号航空母舰上起飞了35架战机。

9时18分,全部飞机的作业完毕。南云命令舰队以30节的航速向东北航行,向美军特混舰队靠近,以避开再来攻击的中途岛方面美机,准备全力进攻美军特混舰队。

9时20分,掩护日本舰队的战斗机开始起飞。

9时25分,一队由大黄蜂号起飞的15架“复仇者”式鱼雷轰炸机组成的编队(编号VT-8,指挥官约翰·C·沃尔德伦)发现了南云舰队。不幸的是,他们的燃油即将耗尽,而且没有战斗机护航(由于沟通不畅,原本应该投入支援的VF-6没有接到求援命令而是按照原要求等待麦克拉斯基少校的编队)。在自杀式攻击中,被零式战斗机和高射炮火全部击落,30名飞行员除乔治·H·盖伊生还外全部遇难。

9时30分,从企业号、约克城号起飞的28架美军战机陆续尾随而来(应该是VT-6编队,指挥官尤金·E·林赛),向苍龙号和飞龙号展开攻击。然而在攻击南云舰队的时候遭到重创,损失了20架鱼雷轰炸机,美机所投鱼雷竟无一命中。指挥官林赛在这次战斗中阵亡。

9时37分,接到利根4号机于30分时发送的电报“燃料不足,我要返航”,阿部少将命令它再留在原地时,它说“我办不到”,于是允许它返航。

10时00分,苍龙号的十三式侦察机按利根4号机报告的错误方位,没能找到美国航母。

10时10分,兰斯马塞少校的约克城第3俯冲轰炸机中队开始攻击飞龙号,掩护他的6架F4F的指挥官琼-萨奇少校第一次以他的“萨奇剪”战术面对15架零战,尽管战果可观(损失1架,击落5架零战),但是12架TBD中有10架被击落,剩下的最后也都在海上迫降了。射向飞龙号的5条鱼雷无一命中。

10时20分,由于美军的攻击,飞机甲板开始执行给护航的零式战斗机加油加弹作业,无法准备反击波(最新历史资料纠正所谓的命运5分钟)。正当日军战斗机在低空忙着驱赶美军鱼雷机时,南云舰队的上空出现了33架由克拉伦斯·麦克拉斯基少校率领从企业号起飞的无畏式俯冲轰炸机。他们在即将放弃搜索的时候发现了为防止美军“鹦鹉螺号”潜艇上浮而留在原地的“岚”号驱逐舰,并延其航向找到了日军航母。此时,日舰正在掉头转到迎风的方向,处于极易受攻击的境地,只停放着几架零式战斗机。

10时24分,第一架换班的防空日本战斗机飞离飞行甲板时,企业号的33架“无畏”式俯冲轰炸机,分成2个中队分别攻击赤城号航空母舰和加贺号航空母舰,由于率领VS-6中队的队长小麦克拉斯基少校是战斗机飞行员出身,不熟悉俯冲轰炸的程序——他应该带领先头编队攻击较远的那条航母而不是近处的,因此导致几乎全部轰炸机(30架)集火加贺号,率领VB-6的百思特上尉意识到还有一条航母没有被攻击,他极力呼叫才召回了两架飞机参与轰炸。他们完成了这场战役中最漂亮的轰炸:三枚1000磅炸弹中,第一枚和第三枚分别近失,而百思特投下的第二枚炸弹砸穿了赤城的飞行甲板并引爆了弹药,创造了一发炸弹击沉航母的战绩。随后赶来的17架从约克城号航空母舰上起飞的“无畏”式俯冲轰炸机(VB-3)则专门攻击苍龙号航空母舰。日军的3艘航空母舰刹那间变成了三团火球,堆放在甲板上的的飞机以及燃料和弹药引起大爆炸,火光直冲云霄,短短的5分钟,日本三艘航空母舰被彻底炸毁了。

10时40分,接替指挥空中作战的日第2航空战队司令官山口多闻少将发动反击,18架由“九九”式俯冲轰炸机和6架零式战斗机组成的攻击编队从飞龙号航空母舰起飞。飞向目标途中,发现了一批正在返航的美军轰炸机,便悄悄的尾随。就因如此,日机成功的找到了约克城号,并立即发动攻击。3颗炸弹命中约克城号,虽然遭到破坏,但是在美军船员的极力抢修下,恢复了航行功能。

11时30分,南云中将及其幕僚转移到了长良号巡洋舰,开始集合残余的舰队。

13时40分,10架日军“九七”式鱼雷攻击机和6架“零”式战斗机又从飞龙号飞来,对受伤的约克城号发起了第二次攻击(日方由友永指挥。由于约克城号已被修好,日机飞行员误把它当成另一艘姊妹舰)。约克城号这次就没那么幸运,被两枚鱼雷击中,左舷附近掀开两个大洞,并把舰舵给轧住了。弗莱彻少将被迫转移到巡洋舰,将指挥权移交给斯普鲁恩斯少将。

14时45分,美军侦察机发现日军飞龙号航空母舰,斯普鲁恩斯立即命令企业号、大黄蜂号航空母舰的30架“无畏”式俯冲轰炸机起飞,去攻击飞龙号。

15时00分,美军约克城号的舰长巴克马斯特被迫下令弃舰。然而,它却并没有沉没,于是美军又回到该舰上,试图由拖船拖向珍珠港。

16时45分,美军企业号航空母舰的俯冲轰炸机成功地攻击了日军剩下的飞龙号。飞龙号当即命中4弹,船上一片火海。

19时13分,苍龙号与加贺号先后沉没[4]

20时30分,山本五十六命令伊168号潜艇于23时开始对AF的机场炮击,并通知说之后会有第七战队(栗田)加入炮击。

22时50分,南云报告:“敌人还有航母4艘,我方航母全灭。”

1942年6月5日2时55分,日本联合舰队司令山本五十六大将否决了其首席参谋黑岛大佐提出的集中全部舰只在白天轰炸并登陆中途岛的挽回败局的方案,下令:“取消中途岛的占领行动。”并表示“所有责任由我一个人来担当,我回去向天皇陛下请罪。” 他把自己关进会客室,一连三天拒绝会见部下。

3时50分,南云收到山本“击沉‘赤城号’”的命令。

5时00分,抢救失败的赤城号航空母舰被日军舞风号、萩风号、野分号和岚号驱逐舰发射的鱼雷击沉。

5时10分,无法挽救的飞龙号航空母舰被日军驱逐舰发射的鱼雷击沉。第二航空战队司令山口多闻和舰长加来止男选择与舰共沉,部分被大火困于船舱底部的船员自鱼雷击穿的洞口逃生获救。

此日,美军派出多波战机追击日军军舰,但均未发现山本的主力舰队。

战役结束

1942年6月6日3时45分,日军两艘重巡洋舰最上号和三隈号在浓雾中转向时互撞,最上号重创,三隈号及另两艘驱逐舰留下护航。

8时05分,中途岛起飞的12架陆战队轰炸机追击三隈号及最上号。三隈号遭到击沉,而重伤的最上号则最后逃过美军轰炸,返回特鲁克岛基地。美军接着试图追击早在数小时前沉没的飞龙号,不过只找到了谷风号驱逐舰。但是,双方并无任何战果。

美军特混舰队撤离战场。

13时00分,1942年6月7日13时00分,日军伊-168号潜艇发现了约克城号,随即发射4条鱼雷,2条命中约克城号,1条命中护航的哈曼号驱逐舰,哈曼号驱逐舰随即沉没,约克城号一直飘浮到第二天中午才沉入海底。

被攻击同时,美军其它6艘驱逐舰曾试图反击伊-168号,但伊-168号最终安全撤离。

中途岛之战宣告结束[5]

视频

中途島海戰 相关视频

決戰中途島 中途岛战役
記錄片【中途島】中文預告片
欧美二战国语电影《中途岛海战》全集

参考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