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真相歡迎當事人提供第一手真實資料,洗刷冤屈,終結網路霸凌。
这是优良条目,点此获取更多信息。

胡雪巖查看源代码讨论查看历史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胡雪巖
原圖鏈接

胡雪巖(1823年9月29日-1885年12月6日),名光墉,字雪巖以字行幼名顺官,父鹿泉、母金氏。胡雪巖居長,下有月橋、秋槎、鶴年三弟。安徽绩溪人,晚清时期的红顶商人杭州鼓楼有修复过的胡雪巖故居[1]

  • 生逢亂世,借助權貴政要機遇時勢,迅速發跡於杭州。
  • 太平天國圍攻杭州,前往上海採買糧食軍火接濟杭州,杭州城破獻糧左宗棠得到信任。
  • 左宗堂西征倚重的後勤補給左右手,一躍成為紅頂商人。
  • 中法戰爭時局動蕩、金融恐慌,在左李相爭之際成為犧牲品,屯積生絲週轉失靈,盛極而衰迅速敗亡。

生平

錢莊學徒結識貴人

1823年(清道光三年),胡雪巖出生。

19世紀40年代(道光後期),童年時是個安徽績溪的放牛娃,沒上過私塾,所有學識都由父親傳授,只傳到他12歲時父親去世為止,胡雪巖因父死家貧,生活窘迫,從浙皖古道輾轉向南,先後寄身於杭州等地的糧行、商行、錢莊之間,從掃地、倒夜壺等雜役干起,最後進錢莊當學徒,後升「跑街」。期間,結識並資助捐班候補的福建人王有齡。[2]

精準眼光迅速發跡

王有齡
原圖鏈接

1860年(咸豐十年),胡雪巖已自開設阜康錢莊。胡雪巖以杭州經營的錢莊為本業,發跡後擴展至當鋪房地產,也觸及業、業、業、航運糧食買賣和中藥行、甚至軍火等事業。其中主要以在各行省設有二十多個支店的「阜康錢莊」,阜康錢莊之典據在於《華陽國志》中「世平道治,民物阜康」,以及創建於杭州清河坊大井巷的國藥號「胡慶餘堂」為兩大主要事業。[1]

阜康錢莊剛開業時,胡雪巖就遇見了一件棘手的事。浙江布政司麟桂派人來阜康錢莊想借三萬兩銀子,胡雪巖聽一些官府的人說,麟桂即將調離浙江到江南、江北大營統領軍務,借錢很可能是為了填補他在任虧空。但阜康錢莊才剛開始,庫房中的現銀充其量最多不過五萬兩。然而,胡雪巖做事一向都從長遠利益考慮,不計較眼前的得失。他認為,如果能夠在別人遇到困難,最需要幫助時助一臂之力,那麼人家自然就會銘記在心。只要他還為官,就有機會利用手中的職權,為自己行個方便,還愁拿不回來那三萬兩銀子?三思之後,胡雪巖「雪中送炭」的決定,麟桂始料未及,為了感謝胡雪巖的幫忙,臨走前他呈請戶部明令表揚胡雪巖的阜康錢莊踴躍認銷官票一事,戶部和浙江省的銀錢往來,也一併交由阜康辦理匯兌,提高阜康錢莊在浙江的知名度,還為其發展創造了資本,其次委託阜康錢莊辦理浙江額外徵收賦稅以及勘剿太平天國叛軍「協餉」的匯兌,最後麟桂還讓胡雪巖藉此機會,在上海開辦阜康分號,江浙兩省籌集的餉銀也都交由阜康錢莊匯兌到江蘇。[4]

太平天國

1860年2月底、3月初,太平天國李秀成部入浙,胡雪巖向浙江按察使段光清建議自練一支親兵,並承擔練兵費用的儲兌業務。3月19日(二月二十七日),太平軍第一次佔領浙江省城杭州。5月,王有齡赴浙江巡撫任從蘇州帶餉銀20萬馳援。胡雪巖受王有齡倚重,辦理糧械、綜理漕運,幾乎壟斷浙江省大半的戰時財經。

1861年(咸豐十一年),5月初,太平軍第四次入浙。11月上旬,李秀成部圍攻杭州,杭州糧盡援絕,出現人吃人的慘劇。胡雪巖受王有齡委派,與湖州豪紳趙炳麟微服前往上海採購,由上海軍火米糧銀錢以接濟杭州府清軍,但被太平軍擊退。1861年12月29日,太平軍第二次攻破杭州,杭州最終因乏糧陷落,王有齡自縊殉國。王有齡逝世後,曾國藩舉薦提拔左宗棠為浙江巡撫,進兵浙江奪回杭州。左宗棠於1862年走馬上任。

1862年(同治元年壬戌)2月(農歷正月),因餉道受阻、未能把上海購來的米運入杭城的胡雪巖見杭州城破,改作客商模樣,溯江行抵江西,胡雪巖在浙江布政使蔣益澧引薦下,拜谒新任浙江巡抚左宗棠。左宗棠引軍東進,至衢州苦於糧炮短缺,不得不與太平軍周旋,當時東南數省連年征戰,田地荒蕪,白骨遍野,軍士欲嘩變,胡雪巖將事先屯積於此的20萬石糧食獻給左軍,左宗棠贊他為「一時豪傑」。[1][5]

攀上左宗棠

胡雪巖獲左宗棠信任後,往來於上海、寧波等地,經辦糧台轉運、接濟軍需,協助時任閩浙總督左宗棠與駐寧波的法籍軍官組成中法混合的「常捷軍」聯繫,共同鎮壓太平軍。戰亂中兩人結成搭檔,左宗棠做胡雪岩的政治靠山,胡雪岩做左宗棠的後勤助手。

1864年(同治三年)4月1日,左宗棠軍在「常捷軍」洋槍洋炮掩護下,攻入杭州。7日(三月初二日),左宗棠進駐杭州,太平軍失利,轟轟烈烈的太平天國運動逐漸趨於尾聲。胡雪巖協助左宗棠處理善後事宜;經理賑撫局,設立粥廠、難民局、善堂、義塾、醫局,掩埋暴骸,恢復「牛車」,勸捐,修繕名寺古剎、收殮殘骸屍骨,另一方面開設胡慶餘堂雪記國藥號,抑制戰後瘟疫的蔓延。胡雪巖以商人的身份施行義舉,用自己的方式打響名號,一時間「胡大善人」聲名大振,得到官民的一致信任,軍官將劫掠的物資都存入胡的錢莊,太平軍逃犯也將家產寄存於此,胡雪巖利用這些資本從事貿易活動,在各地設立商號,事業蒸蒸日上,短短幾年,胡雪巖就將錢莊、藥店、絲綢、茶葉發展到遍布江浙,家產超過二千萬銀兩,加冕「中國首富」。長袖善舞的商人胡雪巖,隨著官商之路可謂越走越遠,生意版圖一步步遍及天下,企業的規模從早年的掌控浙江半省財產,直至到富甲大清天下,個人財富直逼朝廷財政收入。甚至多位朝中大臣、滿族王公、親王貝勒也都成了胡雪岩「阜康錢莊」的客戶。[1][2][5]

紅頂商人

建立之初的福州船政局
原圖鏈接
福州船政局的洋員與清朝官員
原圖鏈接
身著官服,項掛朝珠的陝甘總督左宗棠。中國甘肅省蘭州市,1875 年
原圖鏈接

胡雪巖的作為給左宗棠留下了深刻印象,1865年(同治四年),1、2月間,調任閩浙總督的左宗棠在上奏同治皇帝:「按察使銜福建補用道胡光墉,自臣入浙,委辦諸務,悉臻妥協。杭州克復後,在籍籌辦善後,極為得力。其急公好義,實心實力,迥非尋常辦理賑撫勞績可比。」[6]要求把在浙江的胡雪巖調往福建,作為在閩「修明政事」的「治事之才」,獲同治皇帝批准。

1866年(同治五年),胡雪巖又協助左宗棠創辦福州船政局。同年左宗棠調任陝甘總督,胡雪巖在上海為左宗棠辦理採運、籌餉以及訂購軍火,代其向外國銀行團借款,開中國政府商借外債之先例,涉及本金達1595萬兩白銀

1867年4月,胡雪岩為左宗棠借洋款120萬兩,這是第一筆西征借款。

1868年(同治七年),胡雪巖為左宗棠借洋款100萬兩,這是第二筆西征借款。

1872年(同治十一年)8月,胡雪巖將捐制的加厚加長棉衣2萬件及他勸捐的棉衣褲8000件運交左宗棠西徵軍後路糧台。這年冬天,甘肅大寒,這些冬服無疑是雪裡送炭。

1875年(光緒元年)前後,胡雪巖開始做絲生意。1875年春,胡雪岩向英商怡和洋行借洋款100萬兩,向麗如洋行借洋款200萬兩,這是第三筆西征借款。5月3日(三月二十八日),左宗棠被命為欽差大臣督辦新疆軍務。

1876年(光緒二年),左宗棠第二次出關西征,去新疆平定阿古柏之亂。胡雪巖繼續擔任西征軍駐上海轉運局委員,承擔購運西洋軍火、籌借洋款等事務。12月12日(十月二十七日),左宗棠致信胡雪巖,要求速解洋槍洋炮,應前敵之用,並商議借洋債500萬兩。    1877年(光緒三年)6月,胡雪巖向英商匯豐洋行借貸500萬兩,這是第四筆西征借款。年底,胡雪巖從杭州回上海途中,在餘杭塘棲遭沈船事故,引發舊疾。    1878年(光緒四年)春,胡慶餘堂大井巷店屋正式落成營業。胡雪岩受陝甘總督左宗棠之托,在上海通過德商泰來洋行德國購置紡織機器、招聘外籍技術人員,籌辦甘肅織呢總局。第二年9月,該局正式開工,此為中國第一家機制國貨廠。4月12日(三月初十日),左宗棠致信陝西巡撫譚鐘麟,表示對遭沈舟之驚的胡雪巖「殊為懸系」,希望他早日康復,「共措危局」。5月15日(四月十四日),左宗棠上《道員胡光墉請破格獎敘片》,高度評價胡雪巖的勞績,要求皇帝賞胡穿黃馬褂。9月,胡雪巖向華商乾泰公司和英商匯豐銀行各借洋款175萬兩,這是第五次西征借款。[1]

胡雪巖長於經營之道,富甲一時,被譽為一代巨賈;同時他也具有清朝官員身份,並積功升遷至「布政使銜」的從二品官階,所戴朝冠頂上飾以鏤空珊瑚,俗稱「紅頂子」,故又被稱為「紅頂商人」。以商人的身份,戴紅頂子,是清朝極少數的特例。

胡雪巖事業有成後,大興土木,營造庭園,並擁有眾多妻妾[7]曾紀澤就斥責胡雪巖為「奸商謀利,病民蠹國」[8]。據估計其資產最多時曾達一億萬兩白銀[9]

盛極而衰

1880年(光緒六年)秋,胡雪巖為左宗棠購買的開河機器運抵西北涇源工地。

1881年(光緒七年)左宗棠已離開西北、奉召在京,但甘肅新疆財政撥款沒有著落,應繼任楊昌劉錦棠的要求,左宗棠又叫胡雪巖代借洋債400萬兩。5、6月間,新絲上市,胡雪巖陸續斥資收購。

1882年(光緒八年)6月10日(四月二十五日),身為兩江總督的左宗棠到上海採運局會晤胡雪巖。

1883年(光绪九年),上海和全國的市面緊張。洋務運動中剛剛起步的證券市場,經歷一輪攀升後,開始激烈調整。100兩票面額的輪船招商局開平礦務局股票,上年八月十五日分別達到253兩和216.5兩,本年九月,跌到90兩和70兩。使得投資人損失慘重。加上風傳戰爭消息,外資銀行決定收緊銀根,在香港和上海抽走約2百萬現款。山西票號亦決定月底收回在上海融出的百餘萬兩銀子,以觀動靜。市面上銀根緊張,前所未有。

1883年(光緒九年)5月,胡雪巖囤絲達1.4萬包,據說投資近2000萬兩,不幸流年不利,遭遇歐洲生絲產地義大利大豐收、及中法戰爭爆發等事件,天時地利人和都不對,結果在與洋人的鬥法中敗下陣來,造成150萬兩虧空。雪上加霜的是,隨後為了挽回損失,胡雪巖又到上海做銀錢投機生意,再次大虧400萬兩。

10月22日上午,左宗棠在上海兩次會晤胡雪巖,可能是商議破產清帳事宜。11月,因洋商聯合拒收生絲,加上時局動蕩、金融恐慌,胡雪巖資金週轉失靈,又擔心絲貨變質,開始被迫低價脫售生絲。29日,胡雪巖將7070包四號輯里湖絲以每包362.5兩的低價脫售給英商埃特姆生,經手人徐棣山,成交合同由章辰谷執筆。兩次巨虧引發了信任危機,再加上時年市面銀根緊縮,胡氏「阜康錢莊」隨之爆發了一系列擠兌風潮,在各種債主、顧客泰山壓頂之下,上海總部及各地錢莊紛紛倒閉。

錢莊的破產又進一步引發官場反彈,因為包括恭親王奕訢大學士文煜在內的朝廷王公大臣在胡氏錢莊的存款也隨之蒙受了巨額損失。12月5日,胡雪巖在上海、北京鎮江杭州寧波以及湖南湖北開設的阜康銀號阜康錢莊全部破產倒閉。

1884年(光緒十年)2月26日,左宗棠在上海江南製造局用完午餐後到採運局往訪胡雪巖,因胡已去南京而未遇。同年,清廷下諭革去胡雪巖江西候補道職銜,勒令清理阜康在各地方欠的公私款項。署兩江總督曾國荃在咨復戶部的公函中,客觀評價胡雪巖借款接濟西征軍的勞績,認為胡氏於西征款項中扣除的水腳行用補水銀兩過去已經報銷備案,朝廷應講信譽,免予追繳。經左宗棠同意,胡家與最大債權人文煜家簽訂買賣胡慶餘堂契約,價值數百萬的胡慶餘堂賣價僅18萬兩。[1][2][10]

失去靠山

1884年破產後,負債累累,胡雪巖遣散姬妾僕人。

1885年(光緒十一年)9月5日,左宗棠在福州病逝,官司纏身的胡雪巖失去靠山。12月6日,胡雪巖在杭州憂懼而死。不久,其母胡金氏也去世。12月17日,戶部尚書、軍機大臣閻敬銘奏請:把胡雪巖拿交刑部嚴究定罪、勒令胡氏家屬悉數完繳欠款。同時,要求朝廷發文給步軍統領衙門、順天府五城、浙江巡撫及各省督撫,將胡雪巖在原籍及各地的財產查封報部、變價備抵。12月30日,浙江巡撫劉秉璋接到要將胡雪巖逮捕法辦的聖旨,當即密札杭州知府吳世榮督同錢塘、仁和兩縣令去胡家查封,方知胡雪巖早已死去,家屬住房租自朱姓,「所有家產,前已變抵公私各款,現人亡財盡,無產可封。」

1886年(光緒十二年)3月23日,刑部書吏黃寅發文宣佈胡雪巖所欠公款業已收繳完畢,請免置議。

1899年(光緒二十五年)胡雪巖後嗣胡緘三胡品三與文煜後人志靜軒訂立契約,正式寫明胡家將元寶街老屋另立杜絕賣契,歸文府管業,文家從胡慶餘堂分18股「招牌股」紅利作為胡氏後人生活費。[1][10]

功績

胡雪巖故居中的胡雪巖像
原圖鏈接

胡雪巖深得左宗棠信任後,常以亦官亦商的身份往來於寧波、上海等洋人聚集的通商口岸間,經辦糧台轉運、接濟軍需物資之餘,在外國軍官的幫助下,為左宗棠訓練了約千餘人、全部用洋槍洋炮裝備的常捷軍。這支軍隊曾經幫助左宗棠立下不少戰功。

1866年,胡雪巖協助左宗棠在福州開辦「福州船政局」,成立中國史上第一家新式造船廠。1869年秋,船廠的第一艘輪船「萬年清」號下水成功。1871年初,「鎮海」號兵輪又下水成功。遠在邊陲的左宗棠得知這些消息,特別寫信給胡雪巖:「閣下創議之功偉矣。去海之害,收海之利,此吾中國一大轉機,由貧弱而富強,實基於此。」[11]

胡雪巖一生中最大的功績是助左宗棠收復新疆,當時左宗棠和李鴻章是死對頭,李鴻章反對出兵西征,而左宗棠堅持西征,雖然最後慈禧答應了左宗棠,但是大軍所需軍費卻沒有著落。胡雪巖站出來,為西征軍籌集錢糧,代替朝廷向洋行借款,這才有了收復新疆的可能性。[12]

胡雪巖在中外商人之間苦苦周旋,傾力籌取左宗棠西征軍費;在西方軍火商之間比價,以最優惠的價格購買兩萬多杆最新式洋槍洋炮;以最快速度將軍費、軍火、軍糧運到西北前線,如果沒有胡雪巖做後勤,左宗棠就絕對不可能平定西北回民的暴動、就不可能阻止暴徒們對漢人的滅絕式的屠村屠城。如果沒有胡雪岩,左宗棠也絕對不可能從西北分裂勢力與俄國人的聯盟中收回新疆的。[2]

胡慶餘堂
原圖鏈接

左宗棠成功收復新疆功蓋千秋,胡雪巖居功至偉,左宗棠因此對他高度讚譽:「雪巖之功,實一時無兩!」 。左宗棠奏請朝廷獎勵胡雪巖,奏摺一共九條,其中論述胡雪岩的真正功績,共為三項:

  • 設立的杭州胡慶餘堂,歷年為西征將士提供各種跌打損傷的膏藥、金瘡藥,軍中所有所需藥材均由胡雪巖捐解。『北有同仁堂,南有慶餘堂』,他還親自製定了 『戒欺』、『是乃仁術』、『真不二價』這些治病賣藥的規矩。
  • 在上海設立採運局,購買西式火器,毫無延誤運至軍前,「新疆速定,雖曰兵精,亦由器利」。
  • 為西征軍籌餉,前後合計在一千六百萬以上。[13][14]

1881年,胡雪巖因協助左宗棠收復新疆有功,被清政府授予布政使銜(三品),賞穿黃馬褂,官帽上可帶二品紅色頂戴。[11]

成功秘訣

胡雪巖有江湖人的義氣,也有賭徒的勇氣,再加上有運氣,結識了落魄官宦子弟王有齡,並挪用錢莊的五百兩銀子資助他晉京改捐官。 王有齡之後官至浙江巡撫,在他照顧下,胡雪巖從錢莊學徒變成錢莊老闆,不但其錢莊分號「幾遍各行省」,還涉足生絲、茶葉貿易,「與外洋互市」,賺了個盆滿缽溢。 王有齡還給胡保薦了一個知縣的頭銜,王有齡去世後,胡雪巖又攀上了左宗棠這個大靠山,這就是「紅頂商人」一說的原由。[15]

借字訣

胡雪巖的成功與王有齡有關,他挪用錢莊500兩替王有齡補官,後來自己開錢莊,反過來得王有齡幫忙,挪用官款做生意,賺錢後再還給官府,胡雪巖之後又搭上浙江巡撫黃宗翰,之後再攀上左宗棠。胡雪巖借歸借,總是有借必還。不只是金錢上的還,更重要的是人情上的還。他有恩必報,你當了他的恩公,他必讓你財務上高枕無憂,運用他的商業管理能力,創造雙贏的局面。[16]

信字訣

胡雪巖講信用,這是商人的基本要件。他創辦的胡慶餘堂,堂號就是「戒欺」二字。這裡講他為人守信的例子。咸豐十一年(1861年)太平軍包圍杭州。他逃出城去,答應王有齡一定會尋找外援回城搭救。脫離危難的胡雪巖,由上海找到門路,不計本錢地買軍火、買米糧,並冒死運回杭州府。當時王有齡在杭州苦苦待援,胡雪巖萬一被太平軍逮到,恐怕就是死路一條。不過既然答應了,也不能放著百姓不管,胡雪巖還是依約冒險前去。胡雪巖雖被太平軍擊退,杭州最終因乏糧陷落,但是胡雪巖講信用的,並未臨難逃去。胡雪巖說:「商道即人道,信譽即是錢。」他生意失敗後,所有店面與產業面臨集體倒閉。他雖敗,也不坑害客戶,不隱匿私產,把錢搬去其他地方,胡雪巖到失敗錢最後一刻仍在尋找生路,不是斷尾落跑。[16]

善字訣

胡雪巖生意失敗後,唯一留下來的是胡慶餘堂,直到今天。他創辦的初衷並不是為了賺錢,他是為了百姓,要辦一間有道德的藥店,以「採辦務真,修制務精」為製藥祖訓。胡雪嚴算是謹遵「富而有德」四字的。除了開辦藥廠,他大力捐輸賑災,並且號召商界同道一起做善事,富人一起來宣德。他除了賺錢,還幹了很多不賺錢的好事,譬如他設立「義渡」,對於一般顧客不收分文,搭載他們過河。[16]

龐大家業為何瞬間崩塌

紅頂商人胡雪巖龐大的家業瞬間崩塌,失敗的原因,有以下三種看法:

金融風暴引發擠兌

胡雪巖破產於1883年12月初,原因幾乎已眾口一詞:即胡敗於與洋人競爭的蠶絲貿易戰。晚清陳代卿所著《慎節齋文存》說:胡雪巖「每歲將出絲各路於未繅時全定,洋人非與胡買不得一絲,恨甚。乃相約一年不買絲。胡積絲如山無售處,折耗至六百餘萬金。」

然而據當時的《申報》報道,1883年11月,上海阜康雪記錢莊面臨資金鏈斷裂險情之時,胡雪巖將自己所囤積的15000包生絲分別賣給瞭怡和洋行(2000包)、天祥洋行(13000包)。

如果胡雪巖真的與洋行的洋人交惡,在這樣的節骨眼上,這些洋行的洋人會及時出手相助嗎?顯然是不可能的。

關於胡雪巖賣出15000包生絲,究竟虧瞭多少錢?洋人白爾辣在寫給李鴻章的信中已披露當時生絲的價格:“每包生絲通扯價(平均價)為320兩白銀”,那麼15000包生絲的總價值則為480萬兩白銀。既然總價值只有480萬兩,又怎麼會虧損600萬兩、800萬兩呢!因此,胡雪巖囤積生絲虧損150萬兩白銀的說法比較接近事實。

當時中國興起瞭一股造鐵路、開煤礦、興輪船的熱潮,相關的股份公司紛紛建立。大量資金從錢莊、商號流向股市。更要命的是:許多人都把買賣股票當作瞭賺錢的正當生意,所以向錢莊貸款用於炒賣股票的現象也很普遍。惡果隨之而來,《申報》說:從1882年開始,“買賣股份之旺,幾於舉國若狂,不及一年,而情弊顯露,股票萬千直如廢紙。”(見1884年1月23日《申報》)從錢莊、商號流出的大量資金就此在股市中蒸發。壞賬、呆賬由此而大量出現,經濟形勢就此惡化。

1883年10月19日《申報》報道說:去年(1882年)冬天,“本埠各大行棧倒閉紛紛,約計所耗之數,有數百萬之多。市面情形大為減色。”進入1883年,市面更蕭條,倒閉的商鋪更多,並牽連到放貸的錢莊。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胡雪巖將一筆數額不小的資金用在瞭囤積物資(生絲)上,應該說還算是明智之舉。畢竟在面臨資金困難時,生絲還能夠及時變成現銀的。但是,胡雪巖錢莊的資金遠不止這囤積生絲的480萬兩白銀,更多的資金當時應該都放貸在外。當猛烈的金融風暴降臨後,這些放貸在外的大量資金往往就成瞭無法收回的壞賬、呆賬。一旦遭遇擠兌風潮,自然就難以招架。這應是胡雪巖破產的真正原因。[17]

李左派系鬥爭

盛宣懷
原圖鏈接
邵友濂
原圖鏈接

按照寫《紅頂商人胡雪岩》的台灣歷史小說作家高陽、寫《胡雪岩的啟示》的台灣學者曾仕強的說法,胡雪岩的破產,市場風險只是表象因素,幕後原因是左宗棠的政治對手李鴻章派系暗中做了手腳。

李鴻章與左宗棠因為政見、派系利益不同,一直明爭暗鬥。為了削弱左宗棠系的勢力,「倒胡」便成為李鴻章派系的策略。誰叫胡雪巖是左宗棠的「後勤部長」呢? 具體執行「倒胡」策略的則是李鴻章的得力親信盛宣懷

上海道台邵友濂之所以拖延交還胡雪巖的貸款,據說就是因為盛宣懷告訴他,李鴻章大人希望他緩發這筆協餉。邵友濂當時雖系左宗棠的下屬(左時任兩江總督),但他是李鴻章派系的人馬,當然照辦。

盛宣懷借著主持電報局的便利,對胡雪巖的資金流向了如指掌,又趁胡調度錢莊資金還貸之時,馬上放出風聲,說胡雪巖做生意蝕了老本,阜康錢莊快倒閉了,從而引發擠兌潮。

在胡雪巖被擠兌潮搞得焦頭爛額之際,多年前他「侵取西征借款行用補水等十萬六千七百八十兩」的舊帳,也被人舉發,戶部建議朝廷下旨追算。所謂「行用補水」,就是當初胡雪巖幫左宗棠向銀行借款時所產生的應酬費用、交通費用等,是一筆灰色開銷,可能有一部分流入胡雪岩的私囊。

不過這筆開銷早已經核准後列入西征經費的正項奏銷了,所以左宗棠出面奏請「准免其追繳」。但慈禧太后還是諭令革除胡雪巖的功名,並清償舊帳。最後,胡雪巖遣散妻妾,變賣家產還債,連胡慶餘堂也交出去給人抵債,隨後左宗棠逝世,胡雪巖失去了最後的保護傘,旋即被清廷抄家。[15]

荒淫

胡雪巖是個風流成性的尋花老手,他常自謂:「一不做官,二不圖名,但只為利,娶妻納妾,風流一世,此生足矣!」對於合其心意的女子,他不會輕易放過。作為一名成功商人,胡雪巖在情場不忘商場,在創業期間所遇到的女人,幾乎都是為他的事業服務的;有的成為被他所用的"犧牲品";有的非常幸運地被他收為小妄,但納其為妻的先決條件是此女子必須有益於他將來事業的開拓。

胡雪巖把愛妾芸香順水人情送給了自己的靠山王有齡巡撫。為了傍上江蘇省學政何桂清,他又將自己的愛妾"阿巧姐"送給了何。

胡雪巖認為翠環是上得廳堂、入得內室的賢內助、紅顏知己。於是胡雪岩打定主意要贏得翠環姑娘的青睞,非娶她為妻不可。經過努力,以"兩頭大"的形式,娶翠環為妻。翠環精明能幹成為胡的左膀右臂。又會迎合丈夫的心意,為胡雪岩連娶十二房姨太太。

胡雪巖娶了這十二位姨太太個個正值花季,美若天仙,號稱「東樓十二釵」。胡雪巖對十二位姨太極其寵愛,在她們身上揮霍大量錢財。為姨太太們建造休憩場所:「嬌樓」,姬妾分室而居,而他每天晚上如皇帝ㄧ般,信手拈牌招姬妾入寢,生活奢靡。單是嬌樓就耗資數萬,金碧輝煌,四周風景秀麗,又以人工西湖,蓬萊仙閣等景點巧妙點綴,令觀者目不暇接。胡雪巖整日泡在嬌樓之中,沈溺於溫柔女兒鄉。正如汪康年在《莊諧選錄》中所寫:「杭人胡某,富坷封君,為近今數十年所罕見。而荒淫奢侈,跡迥尋常所有,後卒以是致敗。」

胡雪巖荒淫而奢靡的生活習性,顯然與他最終的失敗有著密切的關係。胡雪巖破產後,先前那些為其錢財嫁人胡家的美妾們,一改往日爭先恐後巴結胡氏的嘴臉,紛紛要求攜帶自己的私房錢離開,留在胡氏身邊的,只剩羅四太太。[18]

後世「胡雪巖」研究

中國歷朝歷代的商人中,知名度最高,但爭議最多的,非清末的胡雪巖莫屬。被吹捧為「商聖」,或「為官須看曾國藩,為商必讀胡雪巖」,是一句流傳了100多年的民間諺語,深刻表明胡雪岩及其經商之道,在人民心中占據著不可撼動的地位。胡雪巖幾乎已成為神話般的人物,從一個家道中落的胡家,到成為富可敵國的商業鉅子,胡雪巖的致富之道、經營策略一直是後世學者、作家最有興趣探索的部份。

高陽二月河兩位歷史作家,都曾分別為胡雪巖立傳,以胡雪巖為主角的電影、電視劇,詮釋胡氏生平的戲劇也有許多版本,數年就有一部,近期的代表作則以一九九六年中國影帝陳道明演出的《胡雪巖》最為外界所稱道。迄今,讓胡雪巖倒台、同樣半官半商的盛宣懷,只是歷史書籍上的一個名字,而研究胡雪巖,卻是備受關注的顯學。

有歷史學家嚴辭批評認為胡雪巖的發跡方式,倚賴的是綿密的政商關係,沒有特別高明之處,但是高陽確認為,胡雪巖「重然諾」與「人情練達」,胡雪巖作為一個商人,他的失敗的光明磊落,敗得有義氣,完全不是現在經商失敗就捲巨款潛逃的商人可以比擬。[3][19][20]

故居

胡雪巖故居位於杭州市杭州市河坊街、大井巷歷史文化保護區東部的元寶街18號,建於1872年(同治十一年)胡雪巖事業的顛峰時期,當時工程歷時3年,於1875年竣工。落成的故居是一座富有中國傳統建築特色又頗具西方建築風格的美輪美奐的宅第,整個建築南北長東西寬,占地面積10.8畝,建築面積5815平方米。無論是建築還是室內家具的陳設、用料考究,經後世浙江省林業廳及北京相關專家對原有老建築的木料取樣化驗鑒定,原有建築均以銀杏木、木、酸枝木、紫檀木、南洋杉中國櫸木等名貴材料來建造。故居當年的確切造價不詳,應在50萬兩白銀以上,堪稱清末中國巨商第一豪宅。

宅第分為中軸部分和東西兩側院落。中軸區域由轎廳、百獅樓等組成,用於日常待客。東側院落由和樂堂、清雅堂、楠木廳等廳堂組成,是主人家生活起居之所;西側院落是胡雪巖常去的花園—芝園

1903年胡家以10萬兩白銀將豪宅抵債給刑部尚書協辦大學士文煜,後又轉讓蔣家,此後日漸破敗,1950年代開始先後被學校、工廠占用,並有135戶居民入住。長年失修,建築物毀損嚴重。1999年初,杭州市政府決定重修胡雪巖故居,總投資55000萬元,居民動遷,留學義大利回國的杭州籍建築師沈理源,在1920年測繪的胡雪巖故居平面圖和相關圖照,成為當今修復的依據和指南。一一按圖紙,敲出了被封死的圓洞門,鑿出了被封存的磚雕,挖出了被填平的池塘,撬出了被泥掩的青石板。全面考古發掘,地面都打開。調集文獻資料,梳理歷史疑難。聘請羅哲文楊鴻勛郭黛妲3位國內著名文物建築等專家加入古蹟重建團隊,胡雪巖故居才能還原歷史樣貌。[21] [22]



胡雪巖故居修復完畢,2002年,朱鎔基參觀胡雪巖故居,離開時,故居管理方把筆墨和簽名折冊準備好,想讓朱鎔基簽名留念。沒想到朱鎔基看故居,思歷史,提筆寫下參觀胡雪岩故居七十多字的長篇題詞。[23]

書法

胡雪巖書法_予驥安國
原圖鏈接

胡雪巖的書法造詣也很深,擅長隸書行書,楷書學顏真卿,水平極高,具大家韻格。隸書得古人筆法,方正圓潤,用筆乾脆、沉穩,簡約精到,格調高雅,深受大眾喜歡。[24]

語錄

  • 「人生只有一個規律——自作自受。」
  • 「人的一生,不是留下任何把柄,否則遲早變成致命傷。」
  • 「與其早成功,不如晚成功;與其晚失敗,不如早失敗。」
  • 「人生最大的價值就是死了以後還被人們懷念。」[25]
  • 「做生意跟帶兵打仗的道理是差不多的,只有看人行事;看事說話,隨機應變之外,還要從變化中找出機會來!」[19]
  • 「前半夜想想別人,後半夜想想自己」[3]

評價

胡雪巖書法_.賦遠太史
原圖鏈接
  • 台灣文化學者曾仕強教授的評價:胡雪巖是徽商的傑出代表人物,身上有著徽商講求誠信、為人著想、精明強幹等共性。[11]
  • 2002年,朱鎔基在參觀胡雪巖故居後,留言評價:「胡雪巖故居,極江南園林之妙,盡吳越文化之巧。古云:富不過三代。以紅頂商人之老謀深算,竟不過十載。驕奢淫靡,忘乎所以,有以致之,可不戒乎?」[26]
  • 魯迅對胡雪巖的評價:“中國封建社會的最後一位商人。”[27]
  • 左宗棠在奏摺中的評價:「胡雪巖,商賈中奇男子也,人雖出於商賈,卻有豪俠之概。」[28]
  • 2014年11月20日在世界互聯網大會演講中,馬雲這樣評價胡雪巖:「在浙江我經常想起一個人,這個人給我們樹立很好的榜樣,也樹立很壞的榜樣,這個人就是中國古代浙江很有名的商人,叫胡雪巖。胡雪巖我比較欣賞他的一句話,就是生意越來越難做,越難做越是機會,關鍵是你的眼光,你的眼光看到一個省,你做一個省的生意,你的眼光看到全中國,你做的是全中國的生意,你的眼光看到全世界,你就有機會做全世界的生意,你的眼光看到今天,你做今天的生意,你的眼光看到十年以後,你做十年以後的生意。所以生意關鍵在於眼光,英文可能就叫Vision。第二個我自己去思考的,胡雪巖也給我們樹立了一個壞的榜樣--「紅頂商人」,我覺得這是一個不對的路,因為錢和權是不能碰在一起的,做了生意就一定不能考慮你自己想當官從政,從了政你一定不能有錢,這兩件事情就像炸藥和雷管碰在一起,總是要爆炸的。紅頂不能做,當然黑頂更不能做,應該做的是你自己知道,你有什麼、你要什麼、你可以放棄什麼。」[13][29]
  • 二月河評價:二月河對胡雪巖的經商之道做出了四字評語:“智信仁勇。”,他的乘勢挺起、十二個取勝絕招等幾乎成為當今“官商術”的楷模。但實際上“胡財神”的經商之道是最具爭議的,這緣于對他經商思想的理解。他告訴記者,“商即是奸”是錯讀了胡雪巖。胡雪巖的成功在於有勇有謀,他既嗅覺敏銳,洞察商機,又敢於決斷,在短短十年間積累了鉅額財富。這段歷史會給現在的商人很多啟發。二月河表示:“縱觀歷史,中國從未為商人而戰,西方的戰爭有不少是為商人而戰。在內憂外患的時代,胡雪巖想建立自己的經濟王朝,他的經商理想是中國商人的最高境界。”[30]
  • 高陽說他寫胡雪巖的歷史小說:「我要寫的是一個商人光明磊落的失敗,但卻敗得有義氣,要讓現在捲款潛逃的商人慚愧。」,他認為胡雪巖「重然諾」與「人情練達」。[19]

经典视频

一段胡雪巖与左宗棠经典对话,不愧为经营之神

马未都一语道破胡雪巖发财的秘密,就是四个字,太神了

看马云大大是如何评价近代著名红顶商人胡雪岩的,言辞犀利

《徽商》第三集《红顶商人》

徽州文化,徽商在中国历史上的重要地位

參考資料

  1. 1.0 1.1 1.2 1.3 1.4 1.5 1.6 一、胡雪巖生平大事年表. 胡雪巖系列書籍合集. [2019-11-02] (中文). 
  2. 2.0 2.1 2.2 2.3 胡雪巖:從中國首富到一貧如洗,只用了一天. 壹讀. 2018/02/27 [2019-11-06] (中文). 
  3. 3.0 3.1 3.2 高永謀. 取法富豪:兩千年的致富秘訣. 博客來. [2019-11-10] (中文). 
  4. 胡雪岩阜康錢莊成立初期的福禍. 每日頭條. 2018-09-25 [2019-11-08] (中文). 
  5. 5.0 5.1 中國商人第一人,「仁義」是其本. 每日頭條. 2016-08-22 [2019-11-05] (中文). 
  6. 《左宗棠全集‧奏稿三》,第119頁。
  7. 曲彥斌:《不可「驕奢淫靡,忘乎所以」─觀「紅頂商人」胡雪巖故居及朱鎔基題辭隨想》
  8. 曾惠敏公使西日記》卷二,四月初十、十月初二
  9. 陳旭麓、方詩銘、魏獻猷主編:《中國近代史詞典》
  10. 10.0 10.1 姜鳴. 胡雪巖不是個成功的商人. 騰訊大家. 2018-01-04 [2019-11-08] (中文). 
  11. 11.0 11.1 11.2 沒有他左宗棠收復不了新疆?巨富胡雪岩究竟是奸商還是義人?. 今日頭條. 2019-06-23 [2019-11-08] (中文). 
  12. 胡雪岩一生大起大落,最後家財散盡,臨終前五字遺言告誡後人. 每日頭條. 2018-04-06 [2019-11-08] (中文). 
  13. 13.0 13.1 商聖胡雪巖,馬雲是如何借鑑他成就了阿里巴巴的?. 壹讀. 2016/10/05 [2019-11-06] (中文). 
  14. 四大財神之一 紅頂商人胡雪岩書法作品. 每日頭條. 2018-01-31 [2019-11-11] (中文). 
  15. 15.0 15.1 胡雪巖和盛宣懷:大清末年的兩位首富為何都不得善終?. 每日頭條. 2018-10-09 [2019-11-03] (中文). 
  16. 16.0 16.1 16.2 艾艾子. 紅頂商人胡雪巖 成功三個訣竅. 看雜誌第191期. 2018-07-05 [2019-11-02] (中文). 
  17. 胡雪巖破產之真相 紅頂商人胡雪巖為何失敗. wiki101. 2014-07-29 [2019-11-03] (中文). 
  18. 紅頂商人胡雪岩的最終敗因:荒淫. 阿波羅新聞網. 2013-05-02 [2019-11-03] (中文). 
  19. 19.0 19.1 19.2 李瑟. 胡雪巖. 天下雜誌 15期. 1982-08-01 [2019-11-09] (中文). 
  20. 曾光. 從困境中看見1%的機會:透視胡雪巖洞悉時機的六大心法. 博客來. [2019-11-10] (中文). 
  21. 胡雪巖故居. trip.com. [2019-11-09] (中文). 
  22. 胡雪巖故居. mainlandtour. [2019-11-09] (中文). 
  23. 23.0 23.1 朱鎔基書法欣賞:為胡雪岩故居題寫書法作品,與文章品質同輝. 每日頭條. 2018-02-27 [2019-11-11] (中文). 
  24. 中國近代著名紅頂商人胡雪岩,書法居然寫得如此出類拔萃. 雪花新聞. 2018-10-15 [2019-11-11] (中文). 
  25. 1胡雪岩感悟人生的4句话,句句深刻,不愧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 毛集文明網. 2018-10-19 [2019-11-08] (中文). 
  26. 100年前的中國第一豪宅,造價三千萬兩白銀,重建花費6個億. 每日頭條. 2017-06-08 [2019-11-08] (中文). 
  27. 做生意必讀胡雪巖,做到這5條,想不賺錢都難!. 搜狐. 2018-08-23 [2019-11-08] (中文). 
  28. 商賈豪俠 胡雪巖. 博客來. 2018-08-23 [2019-11-08] (中文). 
  29. 马云批胡雪岩:权和钱不能碰在一起. 新浪財經. 2014-11-20 [2019-11-08] (中文). 
  30. “廢物”二月河:我們誤讀了胡雪岩. 中國網. 2007-09-30 [2019-11-08]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