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真相歡迎當事人提供第一手真實資料,洗刷冤屈,終結網路霸凌。

胡適查看源代码讨论查看历史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安徽績溪上莊村人,現代著名學者。

胡適因提倡文學革命而成為新文化運動的領袖之一。興趣廣泛,作為學者他在文學哲學史學考據學教育學倫理學紅學等諸多領域都有進行研究。

他曾歷任北京大學教授、北京大學文學院院長、中華民國美利堅合眾國特命全權大使、美國國會圖書館東方部名譽顧問、北京大學校長、中央研究院院士、普林斯頓大學教授、台灣中央研究院院長等職。胡適還是中國自由主義的先驅。

生平

原圖鏈接 來自匯圖網

胡適, 其父胡傳,字鐵花,在胡適出生兩個月時,即奉調台灣擔任台東知州(相當於縣長兼保安司令)。3歲時胡適隨母馮順弟至台灣其父任所。甲午戰爭,台灣被清政府割讓給日本,許多台灣官員被調回大陸。胡傳應堅守台南的劉永福要求下又暫停一段時間,後因病重離開,不久病逝於廈門。臨終前給胡適的遺囑是鼓勵他讀書上進。[1]

1904年,13歲時,因機緣赴上海接受新式教育。臨行前母親特別安排其與長他一歲的遠房親戚江冬秀訂婚。

胡適年輕時,一直自我放縱,1909年,他寄身的中國新公學解散,胡適感到生活無所依靠、精神無處寄託,又逢家庭變故,母親病倒、親人亡故、兄弟分家,十八九歲的胡適窮困潦倒,「邇來所賴,僅有三事,一曰索,索債也;二曰借,借債也;三曰質,質衣物也」。他感到「前途茫茫,毫無把握」。「在那個憂愁煩悶的時候,又遇到一班浪漫的朋友,我就跟著他們墮落了。」於是看戲、打牌、逛窯子成為胡適排遣自己的三大方式。[2]

1910年,胡適考取了第二屆庚款留學獎學金,赴美國康奈爾大學讀書。他先是選讀農科,因缺乏興趣,改讀文科,1915年轉至哥倫比亞大學哲學系,師承當時美國實用主義哲學的代表人物杜威教授,深受影響,使得他回國後的倡議多傾向實務為主,務去濫調套語,不用典不講對仗,講求實用主義。[3]

從美國留學回來的胡適,經過「文學革命」後,成為當時的風雲人物。1917年,年僅26歲的胡適,。[2]胡適: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每日頭條. 2017-09-12 [2019-08-25] (中文). </ref> 同年,他考完哥倫比亞大學的博士口試後,博士文憑都沒拿到手就應蔡元培之邀成為北大教授。胡適把刊登在美國的《留學生季報》的《文學改良芻議》裡的「我手寫我口」,他抄了一份給陳獨秀的《新青年》後,參與了《新青年》的編輯團隊,影響了席卷全國的新文化運動。

1917年,回國的同時在母親的連番催促下,待母至孝的胡適儘管內心一百個不願意,還是選擇回老家與裹著小腳、大字不識幾個的江冬秀(1890年12月24日出生)完婚。這樁留美博士與無知村姑的結合,成為民國七大奇聞之一。

胡適,一生獲得36個博士學位的胡適不僅在中國文學發展史上佔有重要地位,而且在哲學、史學方面也都有獨特見解,民國時期許多熠熠生輝的學者都是他的摯友、學生或崇拜者。不過,與民國時期眾多文人不同的是,胡適還違反文人不從政的初衷,投身於政治,並有著敏銳的政治觀察力。[1]

白話文運動

於1917年發表了《文學改良芻議》,論述寫作文體的革新,該文被視為是提倡白話文的首篇宣言,不過其仍屬於「文白交雜」。胡適還稱自己的白話新詩是在做嘗試,因此稱1920年出版的中國新文學史上第一部白話詩集叫《嘗試集》。

1919年5月4日,北京爆發了並未救國實則是胡鬧的「五四運動」。此後胡適開始撰寫白話文學、白話小詩,有的被譜成歌曲。也因此,胡適遭到了保守勢力的批評。但實際上,「白話文運動」並非自「五四運動」開始,明清時期就已經有了白話文的創作,如《儒林外史》、《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紅樓夢》都是用白話文寫成的。

蔡元培陳獨秀同為五四運動的軸心人物,胡適是中國近代第一個提倡白話文的學者,推翻了盛行2000多年的文言文。 胡適一生幫助很多文人: 李敖自稱在其困難的時候接受過胡適的資助。胡適影響李敖,成為理性的愛國主義和自由主義者,所以直到已趨晚年的現在,李敖仍對胡適仍是敬佩有加;故李敖在其「2005年大陸文化之旅」北京大學訪問期間,獨捐巨資,要樹立胡適銅像於北大校園,即知胡適在李敖心目中,其巨人形象,又是如何的大。[4]

三十年代,胡適慧眼識英雄,幫助梁實秋完成了「莎士比雅全集」的翻譯———梁實秋對文壇的「三大功績」之一。毛澤東建立的第一個中國共產黨黨校「湖南自修大學」就是因為胡適的提議和倡導。

清華校長季羨林為胡適的學生,在他歸國初期期間,受到胡適提拔。林語堂在其留學期間,清政府取消對學生資助,林語堂生活盤纏無以為繼,是靠著胡適的資助繼續在國外讀書的,林語堂返抵國門時,口袋裡幾乎身無分文。

胡適深受赫胥黎與杜威的影響,自稱赫胥黎教他怎樣懷疑,杜威先生教他怎樣思想。因此胡適畢生宣揚自由主義,提倡懷疑主義,並以《新青年》月刊為陣地,宣傳民主科學。畢生倡言「大膽的假設,小心的求證」、「言必有徵」的治學方法。[1]

關心時局政治

1922年,胡適任北大教務長兼代理文科學長。在做學問與教學、從事行政期間,溫文儒雅的胡適開始關心時政。曾與蔡元培等聯名發表《我們的政治主張》,其後還不斷發表文章闡述人權,質疑國民黨何時才能有憲法。他與梁實秋、羅隆基合著於1930年出版的《人權論集》一書,遭到國民黨政府的查禁。

彼時,胡適對於蔣介石領導的國民政府之訓政體制也並不認同,認為蔣「不懂民主、不懂憲法」,他還撰文批評。但是,在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後,在面對民族生死存亡之際,胡適選擇了支持國民政府,並臨危受命,在同年以特使身份赴美,爭取美國支持,隔年被任命為駐美全權特使。消息傳到日本後,日本內閣備感壓力,將日本駐美大使增設為3人,以抑制住胡適的能力。

在1938年至1942年駐美大使期間,胡適一方面奔走各大城市演講爭取支持,一方面多次和美國總統羅斯福會面,為國民政府爭取更多的援助。他的所為贏得了美國朝野上下的支持,替中國爭取到了大量的外援進行抗日;而他自己分毫不取,連大使「特支」都原封不動交回。

1942年,胡適辭去駐美大使之職,旅居紐約從事學術研究工作。1943年應聘為美國國會圖書館東方部名譽顧問。1944年,在哈佛大學講學。不過由於胡適人緣極好,幾乎每晚都有應酬,所以常至深夜才能靜心撰文、準備隔天演講,這使其心臟病情加重。

抗戰勝利後,胡適於1946年7月回國,任北大校長。11月28日,蔣介石向國民大會提出《中華民國憲法草案》,由大會主席團主席胡適接受。身在學界的胡適,並沒有完全與政界脫離瓜葛。

隨著國共內戰形勢的變化,中共軍隊於1948年底包圍北平,胡適沒有聽從奉中共之命來勸說自己留在北大的學生吳晗之言,匆匆搭機撤到南京,其後應蔣介石的要求,以個人身份再度赴美,為國民政府的存亡再做一次外交努力。

受到的批判

早年的毛澤東曾做過北大的旁聽生、圖書館的助理管理員,對於胡適尊敬有加。1936年,毛澤東親口告訴美國記者斯諾,他是陳獨秀、胡適的忠實讀者和崇拜者。不過,隨著其手握權力,毛不再承認自己是胡適的學生,曾有的尊敬和謙卑也無影無蹤。而沒有人否認,毛和中共懼怕胡適的原因就在於胡適的獨立思考、獨立判斷等自由主義思想,這與共產黨的愚民政策格格不入。

1949年5月,業已投奔中共的時任輔仁大學校長、與胡適私交甚好的陳垣發表了《給胡適之一封公開信》,勸其「正視現實,應該轉向人民」等等。胡適在一個多月後讀到該信後,頗為懷疑信的真偽,認為「甚可憐惜」。第二年年初,胡適發表《共產黨統治下決沒有自由》作為回應,稱這封信「最可證明共產黨統治下決沒有學術自由」。

陳垣攻擊的力度顯然是不夠的,對於掌握了政權的毛和中共,將自由主義知識分子領軍人物胡適打倒,其最重要的目的是起到殺一儆百的作用,即讓留在大陸的知識分子接受中共的一套東西,接受中共的洗腦。

中國建政後不久,就開展了針對知識分子的思想改造運動。在運動中,對中共沒有什麼瞭解而選擇留在大陸的胡適次子不得不違心地批判自己的父親,還親自編寫和登台演出反美話劇。1950年9月,他還在香港《大公報》上發表《對我父親——胡適的批判》一文,表示要與之劃清界線,斷絕往來。胡思杜的「叛逆」之舉在海內外引起了極大的震動和消極影響,而胡適卻不願多談此事。

傅斯年就此發表看法稱:「共產黨對於不作他們工具乃至於反對他們的教育界中人,必盡其誣蔑之能事。《大公報》上這一文,也不過一例罷了。陳垣、胡思杜都是在極其悲慘的命運中。因為不能出來,別人代他寫文,我們也不必責備他了!」[1]

晚年

原圖鏈接 來自匯圖網

1952年11月,胡適應邀回台講學,蔣經國等眾高官前往機場迎接。隨後胡適在各種場合發表演說,闡述「民主社會中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言論自由」。他還曾在蔣介石的宴席上,指出台灣沒有言論自由等,蔣介石並沒有當面表示不滿,依舊讓胡適當中央研究院院長,依舊繼續他的研究和寫作。

五十年代,蔣介石曾有搞第三次國共合作的意向,胡適立即上萬言書,勸蔣記取當年孫中山「聯俄容共」政策乃是引狼入室的教訓。此後,蔣介石聘請胡適擔任「光復大陸設計委員會」副主任委員,設計光復大陸的計劃。就在胡適去世之前,還表示「我們學術界和中央研究院,要挑起反共復國的任務。」

1961年,胡適心臟病發作住進台大醫院。1962年2月24日胡適在主持中研院院士會議的酒會現場,突然心臟病發當場倒地過世,終年72歲。[1]


曾任職務

歷任:1917年(26歲)北京大學教授、1919年(28歲)北大代理教務長、1922年(31歲)北大教務長、1928年4月至1933年中國公學校長、1932年(41歲)北大文學院院長、天主教輔仁大學教授及董事、1938年(47歲)中華民國美國特命全權大使、美國國會圖書館東方部名譽顧問、1946年(55歲)北京大學校長、中央研究院院士、普林斯頓大學葛思德東亞圖書館館長、1957年(66歲)中華民國中央研究院(位於臺北縣南港鎮(今台北市南港區))院長等職。胡適還是中國自由主義的先驅。[1]

視頻

先生胡適:內無武器 請勿疑慮

民國三十年胡適演講片段


蔣介石與胡適


參考資料

  1. 1.0 1.1 1.2 1.3 1.4 1.5 林輝:但願來生不姓「胡」. 大紀元電子報. 2018-08-27 [2019-01-20] (中文). 
  2. 2.0 2.1 胡適: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每日頭條. 2017-09-12 [2019-08-25] (中文). 
  3. 胡雅雯. 胡適:五四領袖、 北大校長、 民國哲人 (12/17). HK01. 2018-12-17 [2019-08-25] (中文). 
  4. 李敖‧胡適‧殷海光. 自由時報 自由評論網. 2018-03-19 (中文(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