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真百科歡迎當事人提供第一手真實資料,洗刷冤屈,終結網路霸凌。

鳩摩羅什檢視原始碼討論檢視歷史

事實揭露 揭密真相
前往: 導覽搜尋
鳩摩羅什
Jmls2.jpg
克孜爾千佛洞前的鳩摩羅什像
出生 西元344年[1]
於西域龜茲國
圓寂 西元413年(晉安帝義熙九年/姚秦弘始十五年)舊曆4月13日
草堂寺
著名成就 翻譯經典
頭銜 五大譯師
徒弟與學生 四聖:道生僧肇道融僧叡
道融慧觀等三千餘人
著作大乘大義章
譯作 三藏經論74部,凡384卷。有名的有
金剛經》、《法華經》、《阿彌陀經》、《中論》、《大智度論》、《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鳩摩羅什(梵語:कुमारजीव,IAST:Kumārajīva;344年-413年[1]),又譯作「鳩摩羅什婆」、「鳩摩羅耆婆」,意為「童壽」,常略稱為「羅什」;東晉十六國時期西域龜茲人,佛教比丘,是漢傳佛教的着名譯師。譯着如《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中論》、《大智度論》、《妙法蓮華經》等等。

人物生平

鳩摩羅什生於龜茲國(今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阿克蘇地區庫車縣一帶),其父鳩摩羅炎是來自罽賓國(今克什米爾)的卿相世家後裔,其母是龜茲王的妹妹。[2] 七歲時同母親一同出家,開始學習說一切有部的《阿毗達磨大毗婆沙論》,日誦經千偈,每偈三十二字,凡三萬二千言;時人譽為?神童?。 九歲時,與母親一同前往天竺(今印度)北部的罽賓國(今克什米爾)學法,向小乘教論名僧盤頭達多學習小乘經典,[3]三年大成。隨後與母耆婆返國,在月支北山時路遇不知名的修行僧預言:?子若行至三十五,仍未破戒者,將與教化阿育王優波掘多般宏揚佛法?。[4] 十三歲,至疏勒登高座講法。得知父鳩摩羅炎病歿後,拜須利耶蘇摩為師轉學大乘佛教、主要研究了中觀派的諸多論着,並由須利耶穌摩親自傳授《法華經》等經典。二十歲(晉哀帝興寧元年?363年?)就在龜茲王宮受比丘戒中最高級別的具足戒[5],受戒後即從卑摩羅叉學習《十誦律》[6]前秦建元十五年(379年),僧人僧純曇充等自龜茲歸來,稱鳩摩羅什才智過人,深明大乘佛學。長安高僧道安力勸苻堅延請羅什入中土。苻堅求之不得,於建元十八年(382年),派大將呂光領兵七萬出西域,伐龜茲。

建元二十年(384年),呂光俘獲羅什,因呂光的脅迫,被迫娶龜茲王女阿竭耶末帝,並賜醇酒,淫、酒雙戒俱舍。呂光部隊回程途中,鳩摩羅什預測將有山洪,呂光不以為然,後因確有山洪而懼怕鳩摩羅什,不久前秦滅亡,呂光稱涼王。此後18年間,被呂光、呂纂軟禁在涼州。 後秦弘始三年(401年),姚興攻滅後涼呂隆出降,是年十二月二十日羅什抵長安,以國師之禮待之,信徒數千人,公卿以下皆奉佛[7],鳩摩羅什育有二子[8],又在姚興的逼迫之下娶了十名妓女,「諸僧多效之。什乃聚針盈缽,引諸僧謂之曰:『若能見效食此者,乃可畜室耳』。因舉匕進針,與常食不別。諸僧愧服,乃止。」[9]此後在俗10年間,潛心鑽研佛學,將梵文經卷譯成漢文,他在譯經之暇,還常在逍遙園澄玄堂及草堂寺講說眾經。[10]

卑摩羅叉長途跋涉於弘始八年(406年)來到長安,一方面是聽到鳩摩羅什已經到了後秦長安,展開譯經弘法的事業;一方面是希望戒律的學習能夠在中原傳播開來。[11]兩人會面,鳩摩羅什以師禮待之,自龜茲被呂光滅國(382年)算起,師徒時隔24年在3千公里之外重逢。 弘始十五年(413年),鳩摩羅什在長安大寺圓寂,臨終前他說:「今於眾前,發誠實誓: 若所傳無謬者,當使焚身之後,舌不焦爛」。果然火化之後「薪滅形碎,唯舌不灰」。[12]

譯經專題

鳩摩羅什的譯經幾乎觸及佛教龐博經文的各個方面:大乘經典的新譯或較準確的重譯,關於戒律的經文、小乘教派經本、經院學說與玄學的巨着,鳩摩羅什將3-4世紀出自大乘而以某種辯證法為基礎的中觀學派介紹到中國。[13]唐朝玄奘等人的譯經被稱為新譯,此前的鳩摩羅什等翻譯的經卷被稱為舊譯

鳩摩羅什對東亞佛教經典的貢獻巨大。羅什於西明閣和逍遙園開始譯經,

依據南朝粱代僧佑於《出三藏記集》為鳩摩羅什所作傳記,他一生譯經三十二部,加上二部闕失和一部非主譯實際收錄三十五部[14],至唐朝智昇開元釋教錄》,依據隋朝費長房歷代三寶紀》等的記載,增加為總共譯經七十四部,智昇見到了其中的五十二部三百〇二卷,有《金剛經》、《阿彌陀經》1卷、《坐禪三昧經》3卷、《法華經》7卷、《摩訶般若波羅蜜經》27卷、《維摩經》3卷、《大智度論》100卷、《中論》4卷等。此外還有,與廬山慧遠的書信問答集《大乘大義章》3卷,弟子僧肇編撰的《注維摩詰經》10卷遺世。

入室弟子有僧肇僧叡道生道融慧觀等三千餘人,後世有什門四聖、八俊、十哲之稱。他翻譯的經卷準確無誤,對後世佛教界影響極為深遠。並留有「非色異空,非空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名句。贊寧稱讚鳩摩羅什翻譯《法華經》「有天然西域之語趣」[15],《金剛經》雖有眾多譯本,在佛教界一向傳誦的是鳩摩羅什的譯本。鳩摩羅什的譯文已臻於精美,形成了一種獨特的四字句爲主的行文體制,稱「譯經體」。胡適在《佛教的翻譯文學》一文指出:「在當日過渡時期,羅什的譯法可算是最適宜的法子。」[16] 陳寅恪推崇鳩摩羅什,認為他的譯經藝術實優於玄奘,有三個特色:「一為刪去原文繁重,二為不拘原文體制,三為變易原文」[17]。但羅什卻認為「改梵為秦,失其藻蔚,雖得大意,殊隔文體,有似嚼飯與人,非徒失味,乃令嘔噦也。」[18]

鳩摩羅什大師東行記(千年菩提路)

參見

草堂寺鳩摩羅什舍利塔

注釋

  1. 1.0 1.1 鳩摩羅什法師靈山海會
  2. 《晉書卷九十五》〈列傳第六十五〉:「父鳩摩羅炎,聰懿有大節,將嗣相位,乃辭避出家,東渡蔥嶺。龜茲王聞其名,郊迎之,請為國師。王有妹,年二十,才悟明敏,諸國交娉,並不許,及見炎,心欲當之,王乃逼以妻焉。」
  3. 《高僧傳》卷第二:「什年九歲。隨母渡辛頭河至罽賓。遇名德法師盤頭達多。」
  4. 《高僧傳》卷第二:「至年十二。其母攜還龜茲。諸國皆聘以重爵。什並不顧。時什母將什至月氏北山。有一羅漢見而異之。謂其母曰。常當守護。此沙彌若至三十五不破戒者。當大興佛法度無數人。與優波掘多無異。」
  5. 鳩摩羅什譯經時期的長安僧團北京佛文化網,2017年9月19日
  6. 鳩摩羅什中文百科專業版
  7. 《資治通鑑》卷一一四記載:「秦王興,以鳩摩羅什為國師,奉之如神!親帥群臣及沙門聽羅什講經。又命羅什翻譯西域經論三百餘卷。大營塔寺。沙門坐禪者常以千數。公卿以下皆奉佛。由是州郡化之,事佛者十室而九!」
  8. 《晉書·羅什傳》:羅什「嘗講經於草堂寺,(姚)興及朝臣、大德沙門千有餘人,肅容觀聽。羅什忽下高座謂興曰:有二小兒登吾肩,欲鄣,須婦人。興乃召宮女進之,一交而生二子焉!」
  9. 《晉書》卷九五《羅什傳》
  10. 鳩摩羅什-歷史記載. 草堂寺佛教網. [2013年3月31日] (中文(簡體)‎). 
  11. 《高僧傳》卷2:「聞什在長安大弘經藏,又欲使毘尼勝品復洽東國,於是杖錫流沙,冒險東入。以偽秦弘始八年,達自關中。」
  12. 《高僧傳》卷第二。
  13. 謝和耐. 中國社會史.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10年1月: 191. ISBN 9787010086286 (中文(簡體)‎). 
  14. 僧佑出三藏記集》:「新大品經二十四卷……新小品經七卷……新法華經七卷……新賢劫經七卷(今闕),華首經十卷……新維摩詰經三卷……新首楞嚴經二卷……十住經五卷……思益義經四卷……持世經四卷……自在王經二卷……佛藏經三卷……菩薩藏經三卷……稱揚諸佛功德經三卷……無量壽經一卷……彌勒下生經一卷,彌勒成佛經一卷,金剛般若經一卷……諸法無行經一卷,菩提經一卷……遺教經一卷……十二因緣觀經一卷(闕),菩薩呵色慾一卷……禪法要解二卷……禪經三卷……雜譬喻經一卷……大智論百卷……成實論十六卷,十住論十卷,中論四卷,十二門論一卷,百論二卷……十誦律六十一卷(已入律錄),十誦比丘戒本一卷,禪法要三卷……右三十五部,凡二百九十四卷,晉安帝時,天竺沙門鳩摩羅什,以偽秦姚興弘始三年至長安,於大寺及逍遙園譯出。」
  15. 《大正藏》,50: 724
  16. 胡適,《白話文學史第一篇》,遠流出版社,1986,頁171。
  17. 胡適,《白話文學史第一篇》,遠流出版社,1986,頁172。
  18. 高僧傳·鳩摩羅什傳》

參考文獻

  • 龔斌,《鳩摩羅什傳》,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8月出版。 ISBN 978-7-5325-6844-4
  • Nattier, Jan. The Heart Sutra: A Chinese Apocryphal Text?.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uddhist Studies Vol. 15 (2), 153-223 (1992).
  • Puri, B. N. Buddhism in Central Asia, Motilal Banarsidass Publishers Private Limited, Delhi, 1987 (2000 reprint)

外部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