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真百科歡迎當事人提供第一手真實資料,洗刷冤屈,終結網路霸凌。

鄧小平檢視原始碼討論檢視歷史

事實揭露 揭密真相
前往: 導覽搜尋
鄧小平
羅馬拼音 Deng Xiaopin
出生 原四川省廣安縣協興鄉牌坊村
逝世 (1904年8月22日-1997年2月19日)
籍貫 四川
民族 漢族
教育程度 莫斯科中山大學
職業 革命家、政治家、軍事家、外交家
配偶 張錫瑗卓琳
兒女 鄧林鄧楠鄧榕鄧朴方

鄧小平(拼音: Deng Xiaoping ),[1] (1904年8月22日-1997年2月19日),原名鄧先聖,後由啟蒙老師改鄧希賢中國四川省廣安州協興鄉(今廣安市廣安區協興鎮牌坊村人,祖籍江西吉水,在法國勤工儉讀期間參加了旅法共產主義小組,後留學蘇聯並於莫斯科中山大學畢業,經過多年的努力,最終成為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解放軍中華人民共和國主要領導人之一。1977年,中共十屆三中全會後,復任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副主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等職。1978年,在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上確認領導地位。1978年至1983年,任全國政協主席;1981年至1989年,任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1982年至1987年,任中國共產黨中央顧問委員會主任;1983年至1990年,任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

鄧小平美國《時代》周刊曾8次,將他列為封面人物,2次評他為「年度風雲人物」,西方人稱他為:「打不倒的小個子」,毛主席說他是:「柔中有剛,綿里藏針,外面和氣一點,內部是鋼鐵公司」。他被譽為中國繼往開來的領袖人物,他改變了中國,創造了時代,也影響了全世界![2]

成長經歷

1904年8月22日,鄧小平出生於四川省廣安縣協興鄉牌坊村,他的父親為他取名為「鄧先聖」,期望他能學習聖人品格,長大後努力做一個對國家有用之人,他的母親也常教導他:「蠶子吐盡了乾絲,自己就憋死在繭子裡,它們不是為了自己,全是為了讓他人過上好日子。做人也要學學蠶兒的作為,不能光想着自己」。父母的思想,影響了他的一生。

那時的中國,正處水深火熱之中。小小年紀的他,就已經有了救國救民的念頭,總走上街頭參加愛國運動。16歲那年,他懷着求學報國的夢想,遠赴法國學習。但因為時局動盪,中國政府中斷了對留法學生的資金援助,他不得不擠出時間去工作,他說:「我在法國並沒有上學,而是幹活。」 他什麼工作都干過,機車的司爐工,撿馬糞的清潔工,扎花工,餐館的幫手……每天工作至少十個小時。

這是鄧小平曾經為了工作,在法國填寫過的居留登記卡,旅法生活異常艱辛,但他不忘思考救國之路,他在巴黎認識了周恩來等革命青年,並接受了馬克思主義思想,不久後他就正式轉為中國共產黨員。

他總在第一線衝鋒陷陣,歷經血與火的磨練,他成長為一名優秀的軍事家,別看他個子小,身體瘦弱,但卻有着常人,沒有的大智慧和高瞻遠矚的視野。他曾指揮百團大戰對日作戰,他還領導了三大戰役中,規模最大的淮海戰役,創造了60萬贏80萬的奇蹟。更奇的是,征戰數十年,他卻從未受過傷,也沒有被敵人捕成俘虜。他常說:「我是一個軍人,我真正的專業是打仗!」他有多厲害呢?就連公認的最會打仗的劉伯承都說:我打仗不如鄧小平!」

三起三落[3]

除了打仗,他一生最傳奇的,便是「三起三落」。他第一次「落」是因為力挺毛澤東,反對「城市中心論」。結果遭到「左」傾路線的打擊,還被丟到樂安縣南村當巡視員。儘管「被貶」,但是他仍然對黨忠心耿耿,他主動承擔,紅軍總政治部的《紅星》報編輯責任,他一個人克服重重困難,承擔起采編、校對、刻印等眾多工作,毫無怨言,勤勤懇懇!憑藉自己出色的能力,把報紙辦得有聲有色。

直到1935年遵義會議之後,他的事業才開始回春。而另外兩次的起落,都是在「文革」期間。有人曾問他,一生最痛苦的時候是什麼時候?他直言:是文化大革命。運動剛開始不久,他就成了被重點打倒的對象。他不僅要接受批判,還要去參加集會回答問題。但是在自身難保的時刻,他卻仍然想着保護他人。為了其他人能不被禍及,他一人承擔下所有的罪行:「必須講清楚,絕大多數是好同志,主要責任不應由他們來負擔,而應由我來負擔。」然而運動越演越烈,外面鋪天蓋地貼起了批判他的大字報。那些「牛鬼蛇神」也轟轟烈烈地來抄家了。他們翻找家裡的文件,想找他的罪證, 結果搜遍了整個房子也沒找到,屋裡只有一些書籍。他們不知道的是,鄧小平開會從不做記錄, 平時不寫筆記,這是他的習慣。那些人氣憤地說:「一點筆記都沒有,這個總書記, 也不知道是怎麼當的!」他們不死心,又想找他貪污腐敗的證據,於是要求他家人交出家裡的現金和存摺。結果發現,鄧小平窮得連一分錢都沒有。

他被逼着下跪,遭受暴打,還要每天去勞動。外表冷靜、波瀾不驚的他,其實在每個清冷的夜晚都夜不能寐。在如此狂風大浪中,唯一能讓他覺得安慰的,是親情,是子女們的支持。他從來都很堅強,從來不哭,但是跟子女的生離死別,卻讓他痛苦得難以承受。從那以後,他徹底開始了與外界完全隔離的囚禁生活。然而,那些人並沒有放過他,開始向他的家人下毒手,兒子朴方被關進陰暗潮濕的洗澡間,毆打,虐待,嚴刑逼供他來揭發,自己父親的「問題」。朴方死也不肯,最後不堪凌辱,從高樓上一躍而下,之後又不被及時醫救,結果造成終身下半身癱瘓。

這段歲月對他的打擊是巨大的,他的弟弟,也因為不堪侮辱,而選擇了自殺。他自己的生命更是岌岌可危。抬頭需要勇氣,低頭同樣需要勇氣!瘋狂的年代,他忍辱屈服,但靈魂仍在高傲地飛翔!

1973年2月,他終於等來中共中央的通知,他可以回北京了。那時,毛澤東與他時隔6年相見,問他:這些年你是怎麼過來的?他只說了兩個字:「等待!」


1973年12月,他被任命為: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委員。他的復出,曾被美國《時代》周刊, 認為是周恩來「最可能的繼承人」。恢復工作後的他,開始大刀闊斧地,進行撥亂反正,強調實事求是是毛澤東思想的精髓,進行全面整頓。

他回歸了中央,但他人生的跌宕還沒見結束。1976年8月11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深入批鄧抗震救災》,1976年1月20日,政治局召開會議,由鄧小平做第三次檢討。第二年,他成為舉國上下口誅筆伐的對象。三年撲朔迷離,三年跌宕起伏,而起落一瞬間,他又一次在「等待」中!時間來到了10月,「四人幫」被粉碎,幾乎同時,期盼鄧小平復出的呼聲,此起彼伏。一片呼聲中,終於, 1979年,三起三落的鄧小平,回來了!

回憶[4]

在一次家庭聚會上,鄧小平的女兒向鄧小平問道,您這一輩子,和誰的關係最好呢? 鄧小平笑着說有周總理,還有你的李伯伯和聶伯伯。

周恩來和鄧小平可謂是交情頗深,再造一九二零年的時候,二人在法國相遇,一見如故,交談甚歡。交談中,鄧小平被周恩來不凡的談吐和心中堅定的信仰而感染,非常崇敬周恩來。回國後,鄧小平還參加了由周恩來等人領導的革命組織,他還負責對於組織內部主要刊物的印刷。當時年輕的鄧小平幹勁十足,在印刷部十分賣力,因而身上經常沾染着油墨,眾人看了忍俊不禁,戲稱他為油印博士。

而周恩來也十分看重鄧小平。在一九五零年的時候,當時在大會上周恩來表示了自己非常欣賞鄧小平的為人處世,並且謙虛的說道自己在一些方面遠遠不及鄧小平。當時為了讓鄧小平重複原職,身患重病的周恩來仍然堅持工作,直到看到鄧小平再次復出,他才安心的接受檢查治療。

而李伯伯,就是李富春,他被鄧小平尊稱為大哥。兩人也是在法國相遇。後來鄧小平還見證了大哥和大嫂喜結連理,留法的那段日子,鄧小平覺得雖然艱苦,但是特別滿足。當時在鄧小平遭受牢獄之災的時候,李富春自己的處境也不好,但也在鼓勵鄧小平挺下去。 聶伯伯,就是聶榮臻。兩人是老鄉,在法國相遇,在異國他鄉遇見了四川人,喜悅的心情難以言。後來又一同共事,革命友誼又升華了一個層次。

在長徵結束之後,鄧小平在長途跋涉之下身患重病,以至於食不下咽,軍醫檢查後,便說只有服飲一些牛奶之類的營養品才能慢慢好轉。身為鄧小平的好友,聶榮臻也非常着急,而恰好庫存之中有一箱奶粉,他便趕忙派人將其送去。鄧小平得以痊癒。

採訪[5]

2006年9月14日夜間,20世紀最著名的新聞工作者、戰地記者和小說家、意大利著名女記者兼作家奧莉阿娜·法拉奇因癌症惡化在其家鄉意大利佛羅倫薩市區的一家私人診所去世,終年76歲。法拉奇曾成功訪問過國際上的政要人物基辛格、西哈努克、侯賽因、阿拉法特、甘地、布托等,還採訪過中國國家領導人鄧小平,她享有極高的國際聲譽,被譽為「世界政治採訪之母」,「和著名政治家縱談天下大事的能手」。

由於法拉奇堅守「公允新聞的源代碼」與對歷史負責之底線,在她的人物訪談中,將訪談稿送受訪人審查,只是極少數的例外。1980年8月21日、23日採訪鄧小平時,因事前有「法拉奇的發表稿須經中方審閱認可」的協定,法拉奇的「鄧小平訪談」由中方外交部代表施燕華協助翻譯整理,並由中方高層審稿。但最終發表時,法拉奇仍然堅持了自己的題目和一些意見——1980年8月31日、9月1日,美國《華盛頓郵報》在頭版連載了鄧小平與法拉奇的談話,但標題與中方確定的《(鄧小平)答意大利記者奧麗亞娜·法拉奇問》顯然大相徑庭。當時開明的鄧小平在採訪中寬容地說:「看樣子,我們在這個問題上達不成協議了。這樣吧,你保留你的觀點,我保留我的。」結果,《鄧小平文選》中的《答意大利記者奧麗亞娜·法拉奇問》與《華盛頓郵報》刊發的訪談文章是兩個並不完全一致的版本。

改革開放[6]

1992年元月,鄧小平登上了開往南方的火車。這次充滿激情的私人旅行使中國恢復了活力。在1979年鄧小平的頭像第二次刊登在《時代》周刊的封面時,這家雜誌說:「為什麼這樣一個人口眾多的民族在極短時間內能夠來個180度大轉彎?」1992年的南方旅行,則讓鄧小平的頭像再次出現在這家雜誌的封面上。

「我從來不走回頭路」,到深圳仙湖植物園鄧小平第一次見到了「發財樹」。「讓全國人民都種,讓全國人民都發財。」他說。他登上了深圳的高樓,眺望了香港。在珠海登山時,因為下山道路崎嶇,警衛建議原路返回,他卻執意選擇了新路。他的回答被認為是朝氣的體現:「我從來不走回頭路。」

首提「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這次旅行是秘密的,即便是在香港媒體已有報道的情況下,鄧小平本人也沒有同意新華社發布消息。直到3月上旬,中共中央政治局連續兩天召開全體會議,學習鄧小平的南方談話。改革開放還繼續嗎?不僅繼續,還要被重申和強化。這一年的6月9日,江澤民在一次內部講話中首次提出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概念。鄧小平表示同意正式使用這個提法,並表示可以用在當年召開的中共十四大的報告中。在十四大上,「社會主義市場體制」被更為明確和改革性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取代了。

參考文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