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真相歡迎當事人提供第一手真實資料,洗刷冤屈,終結網路霸凌。

源賴朝檢視原始碼討論檢視歷史

事實揭露 揭密真相
前往: 導覽搜尋
原圖鏈接源賴朝:日本平安時代末期至鎌倉時代的武將、政治家。

源 賴朝(日語:みなもと の よりとも;1147年5月9日-1199年2月9日),男,出生於日本尾張國熱田(現愛知縣名古屋市),日本平安時代末期至鎌倉時代的武將、政治家[1]

簡介

鎌倉幕府首任征夷大將軍,也是日本幕府制度的建立者。

他是平安時代末期河內源氏的源義朝的第三子,名將源義經的異母兄。其母為藤原季范之女由良御前。幼名「鬼武者」[2]

原圖鏈接源賴朝:鎌倉幕府首任征夷大將軍,也是日本幕府制度的建立者。

1147年,源賴朝出生在河內源氏的家族。1159年,其父源義朝在平治之亂中戰敗被殺,源賴朝被流放於伊豆國;1180年,後白河天皇的第三子高倉宮以仁王向日本各地的源氏族人發出討伐平家的令旨,源賴朝與岳父北條時政舉兵打敗平氏軍,占據關東地區,以鎌倉為根據地,積聚力量。後來攻滅堂弟木曾義仲的勢力,1185年滅平氏。[3]

原圖鏈接源賴朝

隨後放逐並誅殺了有戰功的源義經,強化了對諸國守護和地頭的支配。1189年發動奧州合戰,攻滅了割據陸奧國地區的奧州藤原氏勢力,統一全國。

1192年,源賴朝正式出任征夷大將軍。此後在朝廷之下建立武家政權。1198年十月,在參加相模川橋落成典禮的返回途中從馬背上摔下,次年病逝。源賴朝所建立的武家政權被歷史學家稱為鎌倉幕府。

鎌倉幕府的建立標誌着日本長達680年的幕府時代的開始,直到明治天皇在1868年頒布王政復古之後才宣告終結。[4]

人物生平

早期經歷

原圖鏈接源賴朝誕生地

1147年四月八日,源賴朝出生於尾張國熱田(今愛知縣名古屋市熱田區),是源義朝三男。幼名「鬼武者」,或者是「鬼武丸」。母親是熱田神宮大宮司藤原季范的女兒由良御前。1158年,源賴朝任皇后宮權少進。

1159年,源賴朝十三歲,任右近衛將監、右兵衛權佐。這年陰曆十二月,日本發生了平治之亂。以後白河上皇為靠山的平氏,擊潰了藤原信賴和源氏。源賴朝的父親源義朝在事變中戰死,源賴朝也因隨父參與了戰亂,而被獨自流放到荒涼的伊豆半島的蛭小島。[5]

平治之亂以後,平氏武士集團的首領平清盛,平步青雲,躋入朝廷公卿之列,官至太政大臣,「平相國禪閤咨管領天下。」不僅平清盛本人榮任高官,而且平氏一門也都竊據了要職。「平治亂逆以後,天下之權偏在彼私門,長女者,始備妻後,續而為國母,次女兩人,共為執政之家室,長婿重盛,次男宗盛,或升丞相,或帶將軍,次二子息,升進恣心,凡過分之榮幸,冠絕古今者軟。」在二十年流放生活期間,與北條時政之女兒結婚,受到保護。

1180年,已是源賴朝流放伊豆的第二十一個年頭了。這二十餘年的伊豆流放生活,對源賴朝的性格產生了不可忽視的影響。平治之亂把他遠遠地拋到政治旋渦之外,作為兩雄爭鬥的犧牲品,而被流放到政治和經濟落後的伊豆半島,長期過着冷寞、孤獨的生活。加上政治上的挫折和不得志,養成了他堅韌的忍耐力和強烈的復仇精神。他身居地方,非常清楚地看到了社會上對平氏的廣泛不滿,深深體會到民力的不足和百姓的飢苦,也深知地方武士的苦衷和所求。他密切注視着平氏的動向,冷靜而周密地分析形勢,清楚地認識到平氏政權已如大廈將傾,堅信「凡此二三年,彼禪門及子孫可擊敗之」。[6]

視頻1

北條政子 源賴朝

源賴朝

源平合戰

1180年四月,源賴朝奉皇子以仁王之命,打着「以仁王令旨」的旗號,聯合源氏各系子孫起來討平,但不久失敗,後渡海逃往安房。平清盛下令徹底消滅源氏,並要發兵伊豆,滅掉源賴朝,以解除心頭之患。在這種形勢下,源賴朝毅然舉兵討平。源賴朝從伊豆起兵之後,在軍事上並不是常勝將軍,也吃過敗仗。最慘的一次是1180年陰曆八月的石橋山之戰。他以三百騎兵力,與平氏武將大庭景親三千騎兵力正面對峙,結果遭慘敗,兵力所剩無幾,「遁入山中」。這次失敗,對源賴朝的教訓頗大。從日後的多次戰役中可以看出,他吸取了這次失敗的教訓,即在沒有充分準備的前提下,儘量避免與敵進行正面攻堅戰。從源氏與平氏的幾次大決戰過程中,源賴朝的戰略戰術思想是戰略上求穩,戰術上求快,不打則己,一打必勝。[7]

1180年陰曆十月的富士川之戰。這是源賴朝舉兵後的關鍵一戰。這時,雖然源賴朝的兵力已相當龐大,軍隊的戰鬥力也勝於平氏軍,但是源賴朝並沒有輕敵。在正面擺出決戰態勢的同時,採取迂迴包抄戰術,令武田信義率軍在夜深入靜之時,包抄敵後。武田軍通過富士沼澤地時,驚動了群集在沼澤地里的水鴨,群鴨驚恐,鳴叫亂飛,「羽音編成軍勢之壯」。平氏軍突聞源軍自背後襲來,嚇得失魂落魄,慌忙逃竄,源氏軍不戰而勝。這次戰役的勝利,太大削弱了平氏的威勢,平清盛在失敗中一病不起,於翌年陰曆二月一命嗚呼。源賴朝相繼占領房總、武藏、相模等地。1180年陰曆十月,源賴朝進京,朝廷任命他為權大納言兼右大將職。12月,源賴朝離京返回鎌倉。稱「鎌倉殿」,同時,源賴朝為統一管理御家人建立了侍所。

1183年,源賴朝建立東國政權,同年朝廷頒布《壽永宣旨》,承認其在東部之統治權。與進入京都的武將源義仲和西國的平氏對立。1184年派其弟源義經率軍西征,討滅源義仲。次年,源義經發動經壇之浦之戰消滅平氏。同年,源賴朝以追捕與院政接近的兄弟源義經為由,在各地設置守護、地頭職。可是,隨着賴朝勢力的擴展,有許多行政和司法事務要處理,那麼建立相應的家政機構,便提到日程上來了。並於1184年陰曆十月六日,正式建立了公文所,負責處理行政事務。由大江廣元任別當,中原親能任次官,藤原行政藤內遠元甲斐四郎大中臣秋家等為寄人(評議)。二十日,成立問注所,負責「諸人訴訟」的裁訣,由三善康信任執事。[8]

原圖鏈接源賴朝:源賴朝建立幕府的地區

討滅平氏

壇浦之戰

1184年爆發了一谷之戰。隨着源氏勢力的發展,平氏退據關西,企圖以四國的屋島為根據地,控制瀨戶內海。陰曆二月,平氏更集數萬騎軍兵,扼守攝津與播磨交界的一谷要地(今神戶市須磨區),妄圖拒源氏軍於關西門外。四日,源平兩軍對陣。平氏布陣于山之西,源氏布陣于山之東,「相隔三里行程」。一谷後山名鵯越,「石岩高聳而駒蹄難通,澗谷深幽而人跡已絕」。

源義經挑選了七十餘勇士,攀越鵯越,奇襲平氏軍指揮部,致使平氏軍失去指揮核心,「失商量敗走,或策馬出一谷之館,或掉船赴四國之地」。

1185年陰曆三月,又進行了壇浦之戰。一谷之戰失敗後,平氏以瀨戶內海為中心,重振實力。為了最後消滅平氏勢力,源氏開始布置與平氏的決戰。首先於1184年陰曆九月,源范賴率軍從陸路西進,採取大迂迴的戰術,以圖切斷平氏退據九州的後路。范賴軍歷經飢餒、困苦,1185年陰曆二月終於在九州地方豪族的支持下,渡海抵豐後(今大分縣),象一把尖刀插入敵後。與此同時,源義經進軍四國。十七日,源氏軍在源義經的率領下冒雨從攝津的渡部津(今大阪市)渡誨,登上屋島,從背後奇襲平氏軍。平氏軍狼狽逃竄,最後退至彥島。這樣,平氏軍便處在源義經、源范賴兩軍的前後夾擊之中。陰曆三月二十四日,源、平在長門國赤間關壇浦海面相逢。平氏以五百餘艘戰船,向源氏軍挑戰,源氏軍在源義經的率領下,一舉殲滅了平氏軍,取得大勝。平氏將帥多沉沒海底。

壇浦決戰之後,源賴朝在軍事上取得了決定性勝利。源賴朝自1180年陰曆八月伊豆舉兵,至1185年3月壇浦決戰,徹底消滅平氏,前後只歷經五年。此後,擺在源賴朝面前的課題是,如何在鞏固軍事戰績的基礎上,在政治、經濟方面真正確立領導地位。許多歷史事實表明,作為武士世家後裔的源賴朝,要獲得各地武士們的暫時歸附和支持,是比較容易做到的,但是維持長久,並在全國確立源氏的統治,並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同樣出身於武士世家的平清盛,也曾得到過廣大武士的支拌,憑此而步入政治舞台,但是不久就曇花一現,衰落了。源義仲的武威不亞於平清盛和源賴朝,起兵之初也頗得地方武士的支持,但由於缺乏治政才能,也迅速地從歷史舞台上消失了。

視頻2

源賴朝 北條政子

源賴朝

安定秩序

1185年陰曆十一月,由源賴朝提出,經院廳批准,在朝廷建立「議奏」制。以右大臣藤原兼實為首的十名議奏,都是由賴朝推薦的、與鎌倉方面關係密切的貴族。同月,大江廣元建議源賴朝設置守護、地頭。賴朝十分認可,立刻派北條時政前往京都,正式向院廳要求實行以下措施:

(一)「諸國普遍設置守護、地頭」,(二)「不論權門勢家莊(園)、公(領)、可宛課兵糧米(每段五升)」。源賴朝的上述要求,院廳第二天就同意了。這是一件極為重大的事件,朝廷貴族得知此事,心情十分沉重,說「分賜五畿、山陰、山陽、南海、西海諸國,不論莊公、可宛催兵糧,非啻兵糧之催,皆可知行田地」,其含意之深,「非言語所及」。

源賴朝在十二月六日也曾寫信給朝臣九條兼實,敘及設置守滬、地頭的用意,是因為當時尚有謀叛之輩,他們常常煽動武士,無端鬧事。為防止發生不測之事,決意設置守護、地頭。

雖然由於受到豪強貴族的抵制,派遣守護、地頭的地區一度受到了限制。但隨着源賴朝勢力的發展和鞏固,這一制度最後還是被推廣到全國。守護是源賴朝派到各地國衙內的政治代表,由有勢力的御家人擔任。其主要職責是:鎮壓管轄範圍內的反叛者、兇殺者,一身兼有檢察、司法、軍事大權;管理所轄範圍內的武士,組織他們輪番到京都股「大番役」;管理所轄範圍內的神社、寺院、交通道路等行政事務。

然而守護卻常越出上述職權範圍,侵犯國衙的權力。他們以維持治安為名,不斷地向公私莊領滲透。地頭是源賴朝派駐莊園的政治代表。由御家人擔任。他們擁有警察權、徵稅(年貢、兵糧米)權,以及管理土地權。守護、地頭直接受命於源賴朝。守護地頭制的確立,標誌着源賴朝統治的鞏固和加強。他通過守護、地頭制,一方面有效地控制了各地武士,防止亂謀的發生,另一方面把自己的勢力伸入公私莊園,不僅保證了軍事需求的供給,而且更是以強大的武力為支柱,在經濟上對貴族、豪強加強了限制。

受封將軍

原圖鏈接源賴朝:作者: [日] 吉川英治 出版社: 重慶出版社

[9]

1186年,源賴朝寫信給議奏藤原兼光,暢述他建議設立議奏的用意。他說設置的目的,是「抽兢戰之誠,可令興行善政」。他要求各議奏「諸事當行正道」,「天下之政道者,依群卿之議奏」,你們應當「無私不諛」。凡違及社會安定之「亂端之事」,「縱雖是敕宣院宣」,也應「再三覆奏」,知而不奏,則「定非忠臣之禮」。充分表露了賴朝對議奏的看重。其後,賴朝還支持藤原兼實與皇室結親。

1190年正月,兼實之女入宮,四月立為後鳥羽天皇的中宮。賴朝對兼實說:「今日雖法皇掌政,不思萬事,但一旦法皇去死,即是後鳥羽天皇治政之日」,可見賴朝的用心之苦。他通過朝廷內部的親鎌倉勢力來控制皇室的做法,比之平氏等直接操縱朝政,確實要高明得多。

為適應形勢發展,賴朝開始整頓統治機構,1191年正月,將公文所改組為政所,設別當、令、案主、知家事四級官吏,由大江廣元繼任別當,藤原行政為令,藤井俊長為案主,中原光家為知家事。與此同時,充實問注所和侍所,問注所執事仍由三善康信繼任。侍所設別當、所司、公事奉行等職,仍由和田義盛任別當。

此外,還設置了京都守護、鎮西奉行及奧州總奉行等職。

源賴朝的上述行政機構的整頓,標誌着鎌倉武士政權組織機構的完善。1192年陰曆三月,後白河法皇突然死亡,藤原兼實控制了朝政。七月,朝廷正式任命賴朝為征夷大將軍。1198年十月參加相模川橋落成典禮後,歸途中從馬背跌下,從此一病不起,1199年正月(公曆2月9日)去世。[10]

為政舉措

政治方面

完善制度

所謂御家人制,是以儒家的「忠」、「義」思想為核心,以土地為媒介結成的與武士之間的主從關係。也就是說,凡投靠到源賴朝麾下的武士,一律作為源賴朝的家臣,必須無條件地聽從賴朝指揮(奉公)。成為御家人的武士,其效忠的具體行動,主要是承擔軍事義務,戰時從軍,平時擔任警衛。警衛以京都警衛為最重要,稱「京都大番役」。源賴朝作為主君(鎌倉殿),保護他們的切身利益,即經濟上保障他們原有領地不受侵犯(本領安堵)。政治上保護他們對原有領地的統治權。源賴朝對御家人的這種保護,被稱作「御恩」。[11]

此外,凡仕奉賴朝有功者,還可在原有領地之外,賜與新恩地(新恩給與)。新恩地實際上是賴朝把沒收來的莊園,作為自己的領地,賜給立功的武士。

關東地區的武士要成為御家人,必須直接參見賴朝,得到賴朝的「本領安堵」的親筆手書後,才算合法。但是隨着形勢的發展,地域的擴大,特別是關西一帶原在平氏統治下的武士陸續表示效忠以後,手續日漸簡化,即只要「運志於源家之輩,注出交名」,得到源賴朝的代表者的手書,便可成為御家人。

然而治理各地的國政,本是由朝廷任命的國司進行的,而國司之職也是由朝廷任免的。源賴朝的這種直接領地安堵和直接任命官吏的舉動,實際上是一種無視朝廷的行為。石橋山會戰以後,源賴朝率軍返回鎌倉着手的第一件事,就是建立御家人的管理機關——待所,任命和田義盛為侍所另別當。

源賴朝在御家人內,還制定了嚴格的推舉任官制度。關東御家人不蒙內舉,不得任官。凡經他本人推薦者,方可在朝廷內任宮,違反者不論功臣或骨肉,一律從嚴處理。最典型的一例,就是源賴朝的同胞兄弟源義經,由於違背御家人制度,私自接受朝廷授命,受到了嚴厲的處置。御家人制度由此成為鎌倉幕府的基石。

爭取支持

原圖鏈接源賴朝:作者:吉川英治 翻譯:袁斌

源賴朝所到一處,每取得一步勝利,都要進行論功行賞。最早的一次論功行賞,是在富士川戰役取得全勝後的1180年陰曆十月二十三日,源賴朝率軍返回鎌倉的途中,進人相模國後舉行的。凡在舉兵以來的二個多月中,跟隨賴朝轉戰南北、出生入死的東國武士,或給予「本領安堵」,或「令浴新恩」。

由於源賴朝諾言的實現,他得到了更多武士的支持和效忠。這次大典,標誌了以賴朝為主宰的武家政治的開始。此後,每有機會,賴朝就不失時機地舉行恩賞。有的受賴朝信任的御家人更是被任命為守護、地頭或國司、介等。例如滅掉佐竹義秀之後,賴朝沒收了義秀的舊領常陸國奧七郡、太田、糟田、灑出等,分別作為恩賞分給立有功勳的武士。後來,被沒收的平氏舊領地,也相繼恩賞給了御家人。[12]

經濟方面

源賴朝採取的具體措施是:首先,通過「本所安堵」和「新恩給與」政策,穩定社會局勢,為發展農業生產提供有利條件。前面已經提到過,「本所安堵」和「新恩給與」政策,既是賴朝興兵之初提出來的政治口號,也是賴朝一貫奉行的經濟措施。當時,與賴朝結成御家人的武士,除了少數地方豪族武士之外,大多是在地領主和名主階層。他們既是某一地域的軍事實力的實際擁存者,又是生產的具體組織者,是社會安定、生產發展的重要因素。賴朝實施的「本所安堵」和「新恩給與」政策,確保了他們地位的穩固,不僅爭取了他們的軍事實力,擴大自己的力量,同時也充分地調動了他們組織生產的積極性,保障了農業生產的順利進行。

其次,推行「鎌倉殿勸農使」制。對於給與安堵或新恩的御家人,源賴朝還授予他們「鎌倉殿勸農使」的身份。通過這種形式,讓他們平日組織所屬百姓進行農業生產和開墾,從而履行對源賴朝應負的義務。這就意味着他們除了對「鎌倉殿」負有御家人役、京都大番役、臨時軍役等義務之外,在經濟上還必須聽命於賴朝的指揮。他們在本領中的居所,既是賴朝的地方軍事指揮所,又成為其開墾和勸農的機構。這樣,源賴朝通過授與勸農使之職和設置地頭等手段,建立了自己直接管理經濟的體系。

由於對農業生產的重視,當時農業生產有了明顯的發展。農業的發展和技術的進步,促進了農業生產力的提高,產生了大批剩餘農業物品,從而促進了手工業和市場的發展。經濟的繁榮,奠定了幕府統治的穩固基礎。

軍事成就

原圖鏈接源賴朝:對面石(傳說源賴朝與源義經相會之處)

源賴朝自1180年陰曆八月伊豆舉兵,至1185年三月壇浦決戰,徹底消滅平氏,前後只歷經五年。他能夠在如此短暫的歲月里,擊潰勁敵,控制政局。因素是多方面的,然而他個人的智謀和軍事才能也是非常重要的。具體可歸結為如下幾點:

分化敵軍

許多事例說明,對敵軍的政治瓦解,給源賴朝的軍事勝利以極大的幫助。如與常陸國佐竹氏的會戰,最後就是靠政治瓦解取勝的。1180年陰曆十一月四日,源賴朝率軍到達常陸國。該國有一大武士團佐竹氏,「權威及境外,郎從滿國中」,其首領佐竹秀義追從平氏,拒不服從源賴朝。於是,賴朝決定武攻。佐竹秀義退守常陸國金砂城,據險要地勢,構築城壘、固要塞。所構城塞,「非人力之可敗」,城內聚集之兵,「莫不以一當千」,源氏軍久攻不下。

此時,源賴朝聽說秀義有一叔父名佐竹藏人,其智謀勝人,欲心越世,源賴朝便派上總介廣常去做策反工作。廣常對佐竹藏人說:」近日,東國之親疏,莫不奉歸武衛(指源賴朝),武衛唯以佐竹秀義為仇敵,佐竹秀義壽數已定。你與佐竹秀義雖是骨肉,但何以坐視其不義呢,望早參奉武衛,討伐佐竹秀義,可令你掌管領地遺產。「藏人聞後立即歸順,親自嚮導源軍奇襲金砂城。佐竹秀義及郎從等聞聲喪膽,顧不得防戰,棄械而逃,廣常率軍乘虛攻入,一舉拿下金砂城。在討伐平氏的整個過程中,源賴朝對倒戈投誠的武士,大多採取既往不咎的政策。

對於那些與平氏關係甚密的豪族武士,也一再採取安撫政策。如1183年陰曆二月,他指令弟源義經,要努力爭取紀伊國(今和歌山、三重兩縣)豪族武士湯淺重宗。陰曆三月,他寫信給信濃國(今長野縣)豪強中野助廣,為促其投誠,對其所擁有的財產嚴加保護。與此同時,還對因幡國(今鳥取縣)的長田實經、尾張國(今愛知縣)的原高春等做瓦解工作,這些人都因莊園、財產得到保護,而投靠源賴朝。

1185年,源范賴率軍西征時,源賴朝特別指示不要在關西各地妄徵兵糧,「萬萬不要引起當國人的共同憎恨」。正是由於這一政策,使范賴軍在極度困境之下,得到西部地區的豪強的幫助,渡海插入九州東部,取得戰略上的勝利。[13]

巧用矛盾

源賴朝的那種戰略上的穩紮穩打和戰術上攻則必勝的思想,不僅表現在軍事方面,而且也表現在與政敵的政治鬥爭方面。富士川會戰,平氏大敗,平維盛為首的平氏將卒倉皇潰散。源賴朝欲乘勝追擊,直搗京都。這時,常胤義澄、廣常等名將力諫:東國尚未完全平定,不宜倉促西上。指出,只有:「先平東夷之後,(才)可至關西」。

源賴朝接受了這一意見,此後精心治理以鎌倉為中心的東國地區,一邊鞏固陣腳,一邊靜觀形勢。

1181年,當後白河法皇與平氏的矛盾越來越尖銳的時候,賴朝及時地利用矛盾,開展政治攻勢。陰曆七月,他派遣密使赴京晉見後白河法皇,表明自己對院廳「並無謀叛之心」,起兵目的只是要討伐法皇的宿敵。這次晉見,源賴朝提出了具體的和解方案:若平氏不亡,則應恢復舊例重用源、平兩氏,關東由源氏支配,西海仍聽平氏之意,國司由院廳任命,若有違抗國家的叛逆之輩,應依仗源、平兩氏討伐。這一方案的目的,就是要朝廷承認他在東國的勢力。這一方案雖然由於平氏不同意,而未獲明顯效果,但它卻在院廳與平氏之間打進了不和的楔子。

在賴朝起兵討平之後,他的叔伯兄弟源義仲,也在信濃國木曾地方起兵討平。在加賀、越中交界的礪波山戰役中,大敗平氏軍。隨即以破竹之勢,直搗京都,迫使平氏挾安德天皇西逃,形成了平氏、義仲、賴朝三方鼎立的局面。義仲軍進京都後,曾多次要求賴朝進軍,可是源賴朝始終按兵不動。不久,由於糧食補給等困難,義仲軍軍紀鬆散,姦淫搶奪,無惡不作,引起了朝野怨恨,皇室與義仲之間的矛盾日深。

源賴朝及時地抓住了這個機會,於1183年陰曆九月,再次遣使與後白河法皇密談,進一步提出關係到貴族切身利益的新方案:將平氏占據的神社、佛寺所屬莊園歸還原主,平氏虜掠的院、宮、諸貴族的莊園,也應歸還原主,等等。這一方案符合院廳、貴族的利益,因此獲得院廳的完全贊同,源賴朝取得了院廳的好感。是年陰曆十月四日,院廳終於發布院宣,宣布東海、東山、北陸等地的神社、佛寺及王臣家領有的莊園,一律歸還原主,若有抗拒者,聽任源賴朝處置。

這項院宣既承認了源賴朝的鎌倉政權,又使他獲得了在東海、東山、北陸等地的行政、司法權。源賴朝就這樣運用政治手腕取得了軍事上難以迅速取得的成果。

原圖鏈接源賴朝大將軍

籠絡武士

源賴朝從伊豆舉兵前夕起,就十分注意籠絡武士,這是因為他清楚地認識到武士的向背,是自己能否取勝的關鍵。在起兵之初,為了取得東國武士們的支持,源賴朝採取個別談話的方式,籠絡人心。東國原是源氏稱雄之地,許多武士當年都曾追隨過源氏,因此,對源氏仍懷有特殊的感情。源賴朝利用這一有利條件,一方面先把伊豆、相模的武士工藤介茂光土肥次郎實平岡崎四郎義實宇佐美三郎助茂天野藤內遠景佐佐木三郎盛綱加藤次景廉等人一一叫到自己家裡,面授機宜,跟每個人表示:「這個秘密我只跟你講了」,「你是我唯一信得過的人」等等,懇求他們參加討平之戰,另一方面打着「以仁王旨令」,派人去聯絡源氏子孫和可爭取的關東武士,向他們宣布:如果他們跟隨他反平,他將保護他們領地的安全,維護他們的切身利益。被源賴朝召見的武士,見自己如此被信任,無不表示效忠。據《吾妻鏡》記載說,被源賴朝召見的武士,人人躊躇滿志,激奮異常。

當時大部分關東武士團雖有一定的經濟實力,但是由於身份低下,又沒有堅實可靠的後盾,政治地位很不穩固,領地也沒有安全保障。因此,他們切望得到保護,保證他們領地的統治權。源賴朝緊緊抓住他們的這一心理,適時地提出了響亮的口號:「本領安堵」(保護所領)和「新恩給與」(對有功之臣授與新領地),大大地贏得了武士們的支持。他們紛紛投靠源賴朝,使他的勢力迅速壯大。

1180年陰曆八月十七日,在伊豆襲擊平氏的親信、伊豆國目代山木兼隆獲得成功時,源賴朝的勢力只限於坂東地區的幾個小國。二十二日與平氏親信大庭景親會戰於石橋山時,兵力也不過三百騎。但事隔四十餘天之後的陰曆十月二日,源賴朝赴武藏國時,已「精兵及三萬餘騎」六日到達相模國時,「凡扈從軍士不知幾千萬」。《玉葉》記載說:「其勢日增數萬,當時已占掠七、八國」足見源賴朝隊伍發展之迅速。

重視人才

源賴朝非常重視人才。因為他深知自己出身行伍,不通公務,要想治天下,只憑武力不行。因此他廣招賢能,不論是侍奉過朝廷的官吏,還是地方上的下級武士,只要通曉政務、忠於自己的,他都加以重用。例如精通文章和法律的朝廷官吏大江廣元,和多年在朝廷作官而對朝廷的腐敗深為不滿的三善康信,以及藤原行政、足立遠元平賀義信大中臣秋家藤原邦通中原親能等人,都是受賴朝的招請,投奔鎌倉,分別受到重用的。這些人成為賴朝治政的顧問。

這些人中,尤以大江廣元最為優秀,他博學多才,才華出眾。他在京都的官職是太政官屬下的少外記,所以又有吏治經驗,賴朝對其倍加器重。廣元被人們稱為賴朝的「貼身心腹」。大江廣元在鎌倉幕府的建立和鞏固上,確也起過重大的作用。比如,1185年源賴朝建立的守護、地頭制度,就是出於他的建議。他在建議中說:「世已澆季,梟惡者尤得秋也」,但反逆之輩仍不會斷絕。東部地區業已掌握在手,境內:「雖令靜謐」,但「奸濫定起於他方歟」。

每有叛逆,總是「發遣東士者」前往鎮壓,久而久之,不僅「國費」,而且必然使東部武士「人人煩也」,因此,不如「每國衙、莊園被補守護、地頭」,這樣一旦有異變,也就「強不可有所怖」了。對於大江廣元的這一建議,據《吾妻鏡》載:「二品(註:指賴朝)殊甘心(滿足),以此儀治定」,認為大江廣元此議,仍「忠信之所令然也」。

嚴明軍紀

原圖鏈接源氏家紋:笹竜膽

源賴朝起兵,從小到大、從弱到強,其不可忽視的一條重要經驗,就是軍紀嚴明,深得廣大人民的同情和支持。從平氏衰落和源義仲失敗的過程可以看出,其根本的一條就是軍紀渙散,大失民心。源賴朝充分認識到,要想站穩腳跟,擊敗勁敵,就必須要贏得百姓的支持。因此,他十分重視軍紀問題,所屬武士,不得隨意侵擾百姓,違者嚴加懲處。

隨着源賴朝勢力的壯大。鎌倉政權日益穩固以後,關東武士假賴朝之威,謀取私利、胡作非為之事屢有發生。有的「姿耀私威」、「奪取人物」,有的「或掠取年貢,或犯用宮物」。對此,源賴朝深感「人口難塞」,實「為賴朝恥辱」,都一一派專使加以處置。

如文治三年,源賴朝派往京都追討平氏的關東御家人,曾在京中胡作非為。源賴朝得知後,當即派常胤和行平兩位得力大將,親自去京都嚴加查辦,挽回了源賴朝的聲譽。

又如文治五年九月,源賴朝逗留蜂社,附近有一寺,名高水寺。跟隨他的御家人等無禮地闖進該寺,借源賴朝之威,亂拆寺院的金堂板壁,激起該寺僧侶的憤怒,直接上告給源賴朝。源賴朝聽後,立即派景時追查,並召集全體隨從,將肇事人「於眾徒前加刑法」,將犯人之左右手釘子板面,以釘抽打其手。刑畢,賴朝親自問寺僧對此事的處理還有什麼要求,寺僧們感激地說「愁訴恩蒙裁斷」,已無他求。對於私自侵占他人莊園,借徵兵糧米之名,「暗以押領」的御家人,源賴朝也一一嚴肅處理。當時,凡利益受到損害,或對御家人的行為不滿的人,都可直接向源賴朝訴訟。對於來者的訴訟,賴朝大多或親自、或指派親信處理,由此便可看出源賴朝對軍紀的重視。

正是由於源氏軍的軍紀嚴明,才使源賴朝立於不敗之地,最終戰勝了物資雄厚的關西勢力。

軼事典故

以後白河為首的皇室勢力對於源賴朝的崛起,是既喜又懼的。喜的是可以借賴朝之力,剷除平氏的專擅,懼的是怕源氏步平氏後塵,獨攬朝政。因此,朝廷不斷地玩弄權術,企圖牽制源氏勢力的發展,甚至不惜挑動源氏內部的不和。對此,源賴朝是深有所知的。他曾把後白河天皇比喻為「日本最大的大天狗」,但也沒有採取平氏和一度控制朝政的源義仲占領京都、獨攬朝政的做法,而是採取一種表面上以臣自居,而實際上抑制皇權的做法。

他這樣做,是因為他認識到皇室仍然是可以利用來號令天下的權威的象徵。但皇室已經衰弱,僅靠它來維繫國家的統一是不可能的。唯一的辦法,就是在承認皇權的前提下,另立政權機構,實行武家統治。

從表面上看,源賴朝對皇室是十分虔誠的,他曾對朝廷表忠說:自己起兵討平的目的,在於「忠貞奉公,繼家業守朝家」,「我賴朝若稍有不當之時,也當恭受君王處置」。凡涉及國家大事,他均稟呈朝廷批准。在實際行動上,則時時設法控制朝廷,讓朝廷按自己的意圖行事。其採取的重要措施,就是在朝廷內部扶持傾向於己的權門貴族。[14]

原圖鏈接源賴朝:白旗神社內 源賴朝墓所

人物評價

正面評價

源賴朝在平治之亂後,於1160年被流放到伊豆蛭小島,在那裡度過了「二十年春秋」。在伊豆流放的二十年間,正是日本社會動盪的時期。平氏的專權,激起全國朝野的忿怒,各地武士紛紛舉兵起事。當時的皇室雖對平氏恨之入骨,但是由於軟弱無能,難以成為號召全國統一的旗幟,日本面臨着分裂的危險時刻。源賴朝在這一關鍵時刻崛起,在六年時間征服了所有對手,並通過御家人制度,使全國大多數武士臣服,為避免日本社會的大分裂,立下了不朽的功績。

十世紀以後,由於莊園經濟的發展,日本的上層建築也發生了相應的變化,中央集權統治徹底瓦解,先是由藤原氏外戚專權,繼之出現太上天皇主政的「院政時期」。無論是藤原氏方面也好,院政方面也好,雖然擁有大批莊園,但是都沒有自己的武裝,為壓倒對方,兩者均需依靠武士集團的支持。

歷史事實表明,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要維持日本的統一,推動日本歷史的發展,必須開創新的政治局面。平氏雖然一時威震天下,控制朝政,但出於在政治上因循守舊,步中央集權制下權門貴族的後塵,結果迅即在歷史舞台上消失了。源賴朝的突出之處,就在於他不因循守舊,認識到皇權的式微,皇室已無實力來維持國家的統一。

但是,他也認識到皇室仍然是日本的一面精神上的旗幟,因此,他在承認皇室的前提下,在鎌倉建立了武士政權,表面上鎌倉政權和京都的朝廷是雙重政權並立,但鎌倉政權以強大的武力為支柱,在一切大政方針方面,迫使皇室屈服於己。所以,實質上,鎌倉幕府是以武士為主體的中央集權政府。鎌倉政權的歷史意義,在於它維護了日本的統一和安定,順應了當時的歷史潮流,促進了生產的發展。正是從這一點而言,源賴朝不愧為日本歷史上的英傑。[15]

負面評價

在建立鎌倉幕府的整個過程中,源賴朝表現出非凡的軍事才能和政治才能。但是,他和許多英雄人物一樣,缺點、錯誤也是極為明顯的。

其一,生性好疑,輕信讒言,枉殺功臣。被其枉殺的功臣甚多,但以枉殺其弟義經、范賴及上總介廣常為最典型。其弟源義經是有赫赫戰功的武將,平定天下的柱石,討平的幾次決定性戰役都是由源義經一手策劃的。可是,就在消滅平氏的壇浦戰役勝利後,源賴朝宣布禁止義經等人返回鎌倉,違反者一律處以極刑。其原因在於義經未經賴朝的推薦,擅自接受了後白河法皇的任命,擔任了朝廷的檢非違使、左衛門尉兩職。義經此舉,固然違背了御家人的法規,理應嚴處,但是,這是後白河法皇的陰謀用心。

前已述及,後白河法皇對賴朝的崛起是又喜又懼的。他重用賴朝,只不過是想借用賴朝的力量,滅掉平氏和義仲,從中鞏固自己專制君主的地位而已。因此,在賴朝勢力強盛起來以後,後自河院便策劃義經和賴朝的反目,削弱賴朝的勢力,有意授官職給義經。

1134年陰曆八月授義經左衛門尉、檢非違使之後,陰曆八月又補官階從五位下,陰曆十月升殿。對後白河法皇的這一離間之策,賴朝本應洞察若火,可是他卻沒有認識到。其實。他只要在處理時稍加冷靜,是不難發現的。義經曾經給賴朝寫過一封信:申述兄弟情誼,表示對賴朝的忠誠。但賴朝由於懼怕義經在軍隊中的威信,決意不理會,最後致使義經流落陸奧,於1189年陰曆閏四月被奧州武士藤原泰衡殺害。為建立鎌倉幕府出過不少力的源范賴,最後的遭遇也頗慘。

1193年陰曆五月,賴朝外出狩獵,范賴留守鎌倉。不久,謠傳賴朝被人殺害。消息傳到北條政子耳中,不禁悲慟已極。范賴見嫂嫂悲哀之情,便勸解說:「嫂子勿悲,即使發生大事,有范賴在,請放心!」後來賴朝安全返回鎌倉,聽到范賴對北條政子說的話後,疑竇驟生,他認為范賴有異圖。范賴在為驚恐,急忙寫了一封誓忠書。賴朝仍然不理會,在范賴在誓忠書後,署上「參河守源范賴」即是不遜為由,冷落這位赫赫戰功的兄弟。最後藉故把他驅逐到伊豆半島,幽禁在修禪寺內。

另一個慘遭殺害的功臣是上總介廣常。廣常是在1080年石橋山戰役之後,賴朝處境極為困難的時候,率二萬騎兵前來支持的。日後在建設鎌倉根據地的過程中,由為甚大。只因廣常反對賴朝與朝廷接近,賴朝便以居功自傲為由,派人將他刺死,並以此向朝廷表示自己的「忠誠」,以圖取得朝廷的「信任」。

被賴朝殺害的功臣不止以上三人。富士川戰役中,夜襲平氏建樹奇功的一條忠賴,也是以居功驕恣為由,被無故斬殺的。他宣布不許返回鎌倉的武士,也不止義經一人。據《吾妻鏡》載,當時「關東御家人,不蒙內舉(薦)……多以拜任衛府所司等官」,可見為數不會少。

對於源賴朝這樣一個歷史人物,我們當然不能脫離歷史的條件,要求他不犯錯誤。但是作為歷史的經驗教訓,他這種一旦事業獲得成功之後,便以自我為中心,對同甘共苦的功臣,疑神疑鬼,不能容忍不同的意見,最後竟發展到冷落、排擠、殺害,實在是可悲的事情。輕信讒言也是源賴朝一生中犯得重要錯誤之一,在掌握朝政期間,源賴朝輕信小人讒言,誅殺軍政大臣,將重任委任於梶原景時,導致在處理功臣家族之間的矛盾上出現偏差。

其二,在其晚年,企圖與皇室結為姻戚,據此實現外戚專政。源賴朝的大女兒大姬,早年許配於源義仲之子義高。後賴朝滅義仲,隨即暗殺了義高。賴朝擔任征夷大將軍後,有意將大姬內嫁後鳥羽天皇。此事不好與藤原兼實講,只得與藤原兼實的對立面源通親等接近,從而疏遠了藤原兼實。

1196年,源通親等人在朝廷發動政變,藤原兼實派失腳,從而使賴朝在朝廷失去了發言的代表。這是賴朝政治上的一大失策。在藤原兼實失腳的第二年大姬病死。以後,雖然一再想讓二女兒入宮,但已無實現的可能。大姬死去,以及與親鎌倉派朝臣對立的源通親掌握朝政,堵塞了源賴朝重蹈平氏覆轍的道路,使源賴朝的歷史形象未因自己的錯誤而遭損失。

後世紀念

源賴朝的墓所有法華堂跡(神奈川縣鎌倉市西御門),白旗神社(鶴岡八幡宮境內)等地。源賴朝死後,屍骸就存放於持仏堂之內。日本神奈川縣鎌倉市的源賴朝墓所於2012年2月11日曾遭到破壞。[16]

原圖鏈接源賴朝:鶴岡八幡宮本殿

親屬成員

源氏為當時與平氏比肩的一大宗族,稱霸東國。

祖父:源為義

父親:源義朝

兄長 :源義平源賴長

弟弟:源義經源范賴

妻子:北條政子

長子:源賴家

參考文獻

  1. 鄭文翰主編.《軍事大辭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 ,1992:第1444頁
  2. 吳井田主編.《世界謀略大典》.深圳:海天出版社,1993:第1625頁
  3. (美)克雷格.《哈佛日本文明簡史》.北京:世界圖書北京出版公司,2014:第38頁
  4. 江樂興.《日本簡史:菊與刀的別樣民族》.北京:北京工業大學出版社,2017:第64頁
  5. 陳瑞雲主編.《大學歷史詞典》.哈爾濱:黑龍江人民出版社,1988:第702頁
  6. 顧德如.《中外軍事人物辭典》.北京:長征出版社,1990:第697頁
  7. 大河劇《平清盛》更新最差紀錄7.3%收視率 .新浪網[引用日期2016-05-30]
  8. 2005最新大河劇《義經》 .網易[引用日期2016-05-30]
  9. 源賴朝 (豆瓣)_豆瓣讀書 圖書源賴朝 介紹、書評、論壇及推薦... 《源賴朝:幕府將軍》內容簡介:他,是皇族清和源氏的後裔,源氏領袖義朝最鍾愛的嫡子。十三歲第一次隨父出戰,便遭遇滅頂慘敗...
  10. 鎌倉政府的建立者——源賴朝究竟是個怎麼樣的人? - 簡書 2018年9月30日 - 朝所代表的源氏不敵平清盛所代表的平氏,源義朝也在流亡過程中死去,留下眾多後人,這裡面就包括嫡子源賴朝——鎌倉幕府的創始者,當然,還有常盤所出九子——源九郎...
  11. 統一全日本的源賴朝在日本歷史地位很高嗎 2017年8月18日 - 源賴朝在日本具有重要的歷史地位,他是日本鎌倉幕府首任征夷大將軍,他統一了全國,建立了鎌倉幕府,是日本幕府制度的建立者。從他的戰績中就可以看出源...
  12. 源賴朝_吉川英治_在線閱讀_九九藏書網 開始閱讀 作者: 吉川英治 源賴朝,從落魄流放者到日本第一統帥,七百年幕府風雲由他開啟,日本歷史由他改寫。日本文學大師——吉川英治生動描寫了源... 最新章節: 第五十二章 同根相剋
  13. 源賴朝有着怎樣的一生 源賴朝有哪些成就 2017年7月4日 - 源賴朝是日本鎌倉幕府的首任征夷大將軍,他也是日本幕府制度的建立者。源賴朝的神號叫白旗大明神,他的主要成就是統一了全國,建立了鎌倉幕府,成為日本...
  14. 河內祥輔 .『頼朝の時代 ―1180年代內亂史』.日本:平凡社選書,1990年
  15. 永原慶二.《源頼朝》:岩波書店 , 1958年
  16. 日本鎌倉幕府大將軍源賴朝之墓遭破壞 嫌犯落網 .網易[引用日期2016-0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