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真相歡迎當事人提供第一手真實資料,洗刷冤屈,終結網路霸凌。

李昉查看源代码讨论查看历史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北宋初年名相、文学家
  • “白体诗”代表人物之一


李昉(925年-996年2月22日[1]),字明远,(《直斋书录解题》作明叔[2] ),深州饶阳(今河北饶阳县)人。五代至北宋初年名相、文学家。

后汉时期,李昉登进士第。累官至右拾遗、集贤殿修撰。后周时任集贤殿直学士、翰林学士等职。

北宋建立后,为中书舍人,至宋太宗时升迁至参知政事、平章事,主张与契丹修好,弭兵息民。晚年以特进、司空致仕。

至道二年(996年),李昉去世,年七十二。获赠司徒,谥号“文正”。

李昉工诗,效法白居易诗风,为“白体诗”代表人物之一。典诰命共三十余年,曾参与编写宋代四大类书中的三部(《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太平广记》),有文集五十卷,今已佚。

基本信息

                本 名         李昉                 出生时间         925年
                别 称         李文正                 去世时间         996年2月22日
                所处时代         五代→北宋                 字 号         字明远,一作明叔
                出生地         深州饶阳                 官 职         特进、司空
                  民族族群          汉族                  追   赠           司徒,谥号:文正  

人物话题

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李昉生于后唐庄宗同光三年(925年)。其父李超,曾在后晋担任工部郎中、集贤殿直学士,他的伯父、右资善大夫李沼没有儿子,就把李昉过继到自己膝下。 李昉早年以荫补任太庙斋郎,选授为太子校书。后汉乾佑(948年-950年)年间,李昉登进士第,授职秘书郎。经宰相冯道引荐,与吕端一同任直弘文馆,后改任右拾遗、集贤修撰。[3]

后周任职

后周显德二年(955年),李昉随宰相李谷出征淮南,担任记室。李昉掌管军中章奏,后周世宗览奏后,喜爱其文才,等到看了他写的《相国寺文英院集》,更加欣喜,称赞他说:“朕知道这个人已经很久了。”李昉因病请求先回朝,李谷看着他说:“你来日的官爵禄位应当像我一样。” 世宗率军回师后,擢升李昉为主客员外郎、知制诰、集贤殿直学士。 [4] 

显德四年(957年),加史馆修撰、判馆事。同年冬,柴荣再次南征,李昉从征到高邮,适逢陶谷出使南唐,李昉在军中代理草拟诏书,被任命为屯田郎中、翰林学士。[5]

显德六年(959年)春,李昉遭逢母丧。同年,后周恭帝继位,赐李昉金紫官服。 [6][8]

北宋任职

北宋建立后,李昉加职中书舍人。

建隆三年(962年),李昉被罢为给事中。

建隆四年(963年),朝廷平定荆湘地区,李昉受命祀祠南岳,就近知衡州。

乾德二年(964年),李昉被调回朝廷任职。陶谷诬告李昉替亲属谋求京畿令一职,宋太祖大怒,召吏部尚书张昭当面质问此事。张昭是名儒,性格耿直,在朝堂摘下自己的官帽,上前厉声说:“陶谷欺骗陛下。”太祖仍抱有疑意,将李昉外调任彰武军行军司马,住在延州以谋生度日。在三年内本应迁徙至内地,李昉不愿意。经宰相推荐,太祖在开宝二年(969年)将李昉召入朝,再次担任中书舍人。不久,奉命直学士院。[7]

开宝三年(970年),李昉奉命主持贡举。

开宝五年(972年),李昉再次主持贡举。秋季,在大明殿参加宴会,太祖看见李昉坐次在翰林学士卢多逊之下,向宰相询问原因,宰相回答说:“卢多逊是学士,李昉只不过是个殿直罢了。”太祖于是任命李昉为翰林学士,让他坐在卢多逊的上位。

李昉主持贡举时,他的同乡武济川预选。不久后,武济川在奏对时失当,李昉受牵连,被贬为太常少卿,之后改判国子监。

开宝六年(973年)五月,李昉复任中书舍人、翰林学士。同年冬,判吏部铨选。太平兴国元年(976年),宋太宗即位,加李昉为户部侍郎,命他与扈蒙、李穆、宋白等同修《太祖实录》。

太平兴国四年(979年),李昉随太宗出征北汉。宋军回师后,李昉升任工部尚书兼翰林学士承旨。 [8]

官居宰相

太平兴国八年(983年),李昉被改授为文明殿学士。当时宰相赵普宋琪任职已久,朝廷寻找能接替他们任职的人,李昉于宿旧大臣中最为突出,于是被任命为参知政事,位列执政。同年十一月,赵普出镇武胜军,李昉与宋琪都被任命为平章事。不久,加监修国史,他建言恢复将时政记先进呈皇帝而后交付有关部门的惯例。

雍熙元年(984年),朝廷举行郊祀,任命李昉为左仆射,李昉再三辞让,便改授中书侍郎。

端拱元年(988年),百姓翟马周击登闻鼓上告,讼称李昉官居宰相,在北方发生战事时,不作边备,只知赋诗宴乐。举行籍田礼完毕后,太宗立即召贾黄中草拟诏令,贬李昉为右仆射,并严加谴责。贾黄中说:“仆射,是百官的表率和上级,实为宰相之任,李昉从工部尚书而迁任此职,不是黜贬斥责。如果说文昌政务简少,以均劳逸为借口,较为得体。”赵光义认为这个意见很好。恰遇契丹犯边,太宗令文武群臣各自进献应对策略,李昉援引汉、唐先例,坚持认为应委屈己方与敌修好,停止战争、休养百姓。此议为当时舆论所称许。淳化二年(991年),李昉以右仆射之职兼任中书侍郎、平章事、监修国史,再次拜相。[9]

罢处宰相

中淳化四年(993年),李昉因为家中连遭丧事,请求解除宰相职任,太宗不允,并派张齐贤等宣谕圣旨,李昉才又上朝处理政事。数月后,被罢为右仆射。之前,太宗召翰林学士张洎起草诏令,任命李昉为左仆射,将其罢相。张洎说:“李昉官居治理政务的重任,却阴阳不调,不能决意引退,让他位处百官师长之任,怎么能表示陛下劝勉之意呢?”太宗览奏后,便下令贬斥李昉,让他只任右仆射。

淳化五年(994年),李昉年届七十,以特进、司空之职致仕归居,如遇朝会宴饮,令他居宰相班次之中,太宗每年对他的赏赐愈发厚重。[10]

溘然长逝

至道二年(996年),李昉陪同太宗祭祀南郊,礼毕入贺,因为拜舞仆倒在地,被台吏扶着离开。卧疾数日后,李昉逝世,享年七十二岁。获赠司徒,谥号“文正”。 [11]  

人物政绩

政治

李昉为人宽厚温和,不计旧恶,在相位时小心谨慎,没有显赫的名望。他主张与契丹修好,弭兵息民。[12]

文化

李昉家聚书多汉唐故事,进《开宝通义》200卷。宋太宗时,一度兼修国史,参加修纂《旧五代史》《太祖实录》等书。一生多在三馆就职,对图籍藏储和文献掌故较为熟悉了解。利用三馆丰富藏书,参与纂辑有宋代四大类书中的《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太平广记》三部。因征引材料宏富,多古籍佚文,自汉代到宋初,多有失传之书,赖此得考见其原文。对保存古代文献资料有贡献。又开辟学馆,以延学士大夫,阅书不必见馆主,而下马入直读书。所居有园亭别墅之胜,书室坟籍环列四周,召故友名儒寓乐其中。[13]

人物典故

太平盛事

至道元年(995年)正月十五,太宗在乾元楼观灯,召来李昉,命他坐在身边,亲自为其斟酒赐食。太宗看见京师繁华,手指前面的街坊小巷及官府衙门,命近臣开拓为通衢长廊,于是谈论道:“后晋、后汉君臣昏暗,相互猜疑,枉屈陷害善良,当时百姓民不聊生,即使想准备宴席,哪里顾得上呢?”李昉说:“后晋、后汉的事情,臣都经历过,哪里能与圣朝同日而语呢?像这样天下清平,人民富康,都是陛下恭勤政事所致啊。”太宗说:“勤政忧民,是帝王常事。朕不是因为繁华而高兴,而是因为百姓安居乐业而高兴啊。”于是对侍臣们说:“李昉奉事朕,两次进入中书省,从未做过伤人害物之事,应当如此享受,可以算作是善人君子啊。” [14]

公正无偏

李昉喜欢结交宾客,北宋灭南唐后,南唐士人归附朝廷的人多与李昉交游。李昉向来厚待张洎而薄待张佖,李昉被罢相时,由张洎起草诏令,他在诏书中刻骨地攻击诋毁李昉,而张佖每到初一、十五却一定去拜访李昉。有人对张佖说:“李公素来待你不好,你为什么还数次拜访他呢?”张佖说:“我任廷尉时,李公刚刚执政,未曾有一事请托,这是我之所以敬重他的原因啊。” [15]

不疑故友

李昉向来与卢多逊交好,对他从不怀疑。卢多逊数次向太宗诬告李昉,有人将此事告诉李昉,李昉不相信。等到李昉为相时,与太宗谈及卢多逊谋反案,李昉为他多作解脱。太宗说:“卢多逊经常毁谤你一钱不值。”李昉才开始相信,太宗因此越发看重李昉。 [16]

思劳成疾

李昉主管诰命三十余年,因积劳思虑过度而患有心脏病,每隔数年便发作一次,每次发作后一定要过一年才痊愈。等到任宰相时,他愈是忧愁顾虑。[17]

为叔辩冤

后晋的侍中李崧,是李昉的族叔,时人称李崧为东李家、李昉为西李家。后汉隐帝时,李崧被冤杀。至宋太宗时,李崧的儿子李璨从苏州常熟县令之职赴朝待调,李昉代他为李崧辩冤,并且说:“周太祖已经替他昭雪赠官,追还他家的田宅,录取李璨为官。然而李璨年近五十岁,还任州县之职,臣从前与他同难,难道只有臣应该蒙圣明君主之恩。如果陛下能一视同仁施恩于衰微的人,那过去的冤屈就得以伸张,而继绝之恩将永远光耀史册啊。”太宗下令任命李璨为著作佐郎,李璨后来官至右赞善大夫。[18]

三世同命

李昉致仕后,在陪同祭祀南郊时扑倒,因伤寒病去世;他的儿子李宗谔任玉清昭应宫副使时,从斋戒场所得病去世;李宗谔的儿子尚书右丞李昭述,在祫祭奏告景灵宫时突然发病去世。祖孙三代都死于祭祀之事。 [19]

千叶牡丹

淳化年间,李昉家中牡丹花开,“一岁中有千叶者五苞”,格外繁盛艳丽,李昉于是置办酒席,宴请宾客,作乐赏花。这年过后,第二年内,长幼“凡五丧”。文学家杨亿认为:大概是地物反常的一种验证。

人物评价

  • 赵光义:①李昉事朕,两入中书,未尝有伤人害物之事,宜其所享如此,可谓善人君子矣。②昉本以文章进用,及居相位,自知才微任重,无所弥纶,但忧愧而已。 [20]
  • 赵恒:国朝将相家能以声名自立,不坠门阀,唯昉与曹彬家尔。[21]
  • 欧阳修:李文正公进《永昌陵挽歌辞》云:“奠玉五回朝上帝,御楼三度纳降王。”当时群臣皆进,而公诗最为首出。 [22]
  • 王称:李昉为多逊所毁,而不较(阙)正,为张绅所污,而不辨,齐贤为同列所累,而不言。嗟乎!君子哉!非甚盛德蔑以加,此三人者,俱名宰相,又能引年谢事,优游林泉,以佚其老,其处进退之际,绰然有馀裕矣。[23]
  • 脱脱:太宗励精庶政,注意辅相,以昉旧德,亟加进用,继擢蒙正、齐贤,迭居相位;复进黄中,俾参大政。而四臣者将顺德美,修明庶政,以致承平之治,可谓君臣各尽其道者矣。君子谓李昉为多逊所毁而不校,蒙正为张绅所污而不辨,齐贤为同列所累而不言,黄中多所荐引而不有其功,此固人之所难也。而况四臣者皆贤宰辅,又能进退有礼,皆以善终,非盛德君子,其孰能与于斯? [21] 
  • 谢肇淛:宋之人物,若王沂公、李文正、司马温公之相业,寇莱公、赵忠定之应变,韩魏公之德量,李纲、宗泽之拨乱,狄青、曹玮、岳飞、韩世忠之将略,程明道、朱晦庵之真儒,欧阳永叔、苏子瞻之文章,洪忠宣、文信国之忠义,皆灼无可议,而且有用于时者,其它瑕瑜不掩,盖难言之矣。

史料记载

  • 《隆平集·第四卷·宰臣》
  • 《东都事略·卷三十二》[23] 
  • 《宋史·卷二百六十五·列传第二十四》[21] 
  • 《钦定续通志·卷三百六》


参考资料

  1. 《宋史·卷五·本纪第五》:(至道二年)二月壬申朔,司空致仕李昉薨。
  2. 《直斋书录解题·卷五》.国学大师.2016-06-27
  3. 《宋史·卷二百六十五·列传第二十四》:汉乾祐举进士,为秘书郎。宰相冯道引之,与吕端同直弘文馆,改右拾遗、集贤殿修撰。
  4. 《宋史·卷二百六十五·列传第二十四》:周显德二年,宰相李谷征淮南,昉为记室。世宗览军中章奏,爱其辞理明白,已知为昉所作,及见《相国寺文英院集》,乃昉与扈蒙、崔颂、刘衮、窦俨、赵逢及昉弟载所题,益善昉诗而称赏之曰:“吾久知有此人矣。”师还,擢为主客员外郎、知制诰、集贤殿直学士。
  5. 《宋史·卷二百六十五·列传第二十四》:四年,加史馆修撰、判馆事。是年冬,世宗南征,从至高邮,会陶谷出使,内署书诏填委,乃命为屯田郎中、翰林学士。
  6. [网址 标题.网站.日期]
  7. 宋史·卷二百六十五·列传第二十四》:...逾年代归。陶谷诬奏昉为所亲求京畿令,上怒,召吏部尚书张昭面质其事。昭老儒,气直,免冠上前,抗声云:“翙罔上。”上疑之不释,出昉为彰武军行军司马,居延州为生业以老。三岁当内徙,昉不愿。宰相荐其可大用,开宝二年,召还,复拜中书舍人。未几,直学士院。
  8. 《宋史·卷二百六十五·列传第二十四》:从征太原,...师还,以劳拜工部尚书兼承旨。
  9. 《宋史·卷二百六十五·列传第二十四》:淳化二年,复以本官兼中书侍郎、平章事,监修国史。
  10. 《宋史·卷二百六十五·列传第二十四》:次年,昉年七十,以特进、司空致事,朝会宴飨,令缀宰相班,岁时赐予,益加厚焉。
  11. 《宋史·卷二百六十五·列传第二十四》:二年,陪祀南郊,礼毕入贺,因拜舞仆地,台吏掖之以出,卧疾数日薨,年七十二。赠司徒,谥文正。
  12. 《宋史·卷二百六十五·列传第二十四》:端拱初,布衣翟马周击登闻鼓,讼昉居宰相位,当北方有事之时,不为边备,徒知赋诗宴乐。属籍田礼方毕,乃诏学士贾黄中草制,罢昉为右仆射,且加切责。黄中言:“仆射,百僚师长,实宰相之任,今自工部尚书而迁是职,非黜责也。若曰文昌务简,以均劳逸为辞,斯为得体。”上然之。会边警益急,诏文武群臣各进策备御,昉又引汉、唐故事,深以屈己修好、弭兵息民为言,时论称之。
  13. 李玉安 陈传艺.中国藏书家辞典:湖北教育出版社,1989年版
  14. 《宋史·卷二百六十五·列传第二十四》:至道元年正月望,上观灯乾元楼,召昉赐坐于侧,酌御樽酒饮之,自取果饵以赐。上观京师繁盛,指前朝坊巷省署以谕近臣,令拓为通衢长廊,因论:“晋、汉君臣昏暗猜贰,枉陷善良,时人不聊生,虽欲营缮,其暇及乎?”昉谓:“晋、汉之事,臣所备经,何可与圣朝同日而语。若今日四海清晏,民物阜康,皆陛下恭勤所致也。”上曰:“勤政忧民,帝王常事。朕不以繁华为乐,盖以民安为乐尔。”因顾侍臣曰:“李昉事朕,两人中书,未尝有伤人害物之事,宜其今日所享如此,可谓善人君子矣。”
  15. 《宋史·卷二百六十五·列传第二十四》:昉和厚多恕,不念旧恶,在位小心循谨,无赫赫称。为文章慕白居易,尤浅近易晓。好接宾客,江南平,士大夫归朝者多从之游。雅厚张洎而薄张佖,及昉罢相,洎草制深攻诋之,而佖朔望必诣昉。或谓佖曰:“李公待君素不厚,何数诣之?”佖曰:“我为廷尉日,李公方秉政,未尝一有请求,此吾所以重之也。”
  16. 《宋史·卷二百六十五·列传第二十四》:昉素与卢多逊善,待之不疑,多逊屡谮昉于上,或以告昉,不之信。及入相,太宗言及多逊事,昉颇为解释。帝曰:“多逊居常毁卿一钱不直。”昉始信之。上由此益重昉。
  17. 《宋史·卷二百六十五·列传第二十四》:昉素病心悸,数岁一发,发必弥年而后愈,盖典诰命三十余年,劳役思虑所致。及居相位,益加忧畏。
  18. 宋史·卷二百六十五·列传第二十四》:晋侍中崧者,与昉同宗且同里,时人谓崧为东李家,昉为西李家。汉末,崧被诛。至是,其子璨自苏州常熟县令赴调,昉为讼其父冤,且言:“周太祖已为昭雪赠官,还其田宅,录璨而官之。然璨年几五十,尚淹州县之职,臣昔与之同难,岂宜叨遇圣明。傥推一视之仁,泽及衰微之祚,则已往之冤获伸于下,而继绝之恩永光简册矣。”诏授璨著作佐郎,后官至右赞善大夫。
  19. 《邻几杂志》:李相昉致仕后,陪位南郊,病伤寒卒。子宗谔内翰为玉清昭应宫副使,自斋所得疾卒。宗谔子昭述右丞,袷享奏告景灵,得疾卒。三世皆死于祠祀之事。
  20.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三十九》(至道二年).国学导航.2015-12-26
  21. 21.0 21.1 21.2  《宋史·卷二百六十五·列传第二十四》.国学导航.2015-02-26
  22. 《六一诗话》.国学网.2015-02-12
  23. 23.0 23.1 南宋·王称·《东都事略·卷三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