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真相歡迎當事人提供第一手真實資料,洗刷冤屈,終結網路霸凌。

軍官與魔鬼查看源代码讨论查看历史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軍官與魔鬼
圖片來自myvideo

軍官與魔鬼是一部1992年美國劇情片,由洛·雷納執導,阿倫·索金編劇,湯·告魯斯積·尼高遜狄美·摩亞主演。

電影改編自索金的軍官與魔鬼 (舞台劇),描述兩名美国海军陆战队隊員被控謀殺同袍、並接受審訊的過程,以及稱為「紅色條規」的軍中潛規則霸凌現象。

此片上映之後廣受好評,亦在奧斯卡金像獎金球獎獲得不少獎項的提名。

劇情介紹

古巴關塔那摩灣海軍基地的美國海軍陸戰隊邊境駐地上,發生了准下士哈洛·道森和二等兵勞登·道尼殺害了同袍——威廉·聖地牙哥一等兵的軍中命案。由於聖地牙哥在陸戰隊中訓練成績不佳,與戰友的關係也不好,因此將自己希望調離關塔那摩灣的請求寫成了許多信,越級上報給美國海軍和陸戰隊的數個高層機構,並在信中提到了請求的交換條件,也就是舉發之前道森准下士在邊界執勤時,違紀朝古巴境內開槍的事件。這些信在關塔那摩灣的陸戰隊兵營指揮部內引發了關注。

兵營副指揮官馬修·馬金森中校認為此事非同小可,支持將聖地牙哥調離、避免事端。但他的上司和昔日同期同學——觀念死硬而權大勢大的指揮官納森·傑瑟普上校,認為聖地牙哥的舉止不可寬容,且有違陸戰隊員的本分和作風,因此不但否決調離的意見,還要求聖地牙哥的排長強納森·肯德里克中尉加強這位小兵的磨練。但在之後的某天夜間,道森和道尼闖入聖地牙哥的寢室,將他綑綁起來、並朝嘴裡塞了抹布想要教訓他,結果拿開抹布後發現聖地牙哥在出血,當天就死於基地醫務室,而兩人也被拘捕、遭到起訴。此外,值班軍醫也表示聖地牙哥的死因是抹布造成的中毒反應,這加深了道森和道尼的罪嫌。

華府,任職於美國海軍執法署的喬安·蓋洛威少校懷疑案情並不單純,認為道森和道尼對聖地牙哥施行的其實是「紅色條規」——軍營中對不合群者的法外懲戒,而且當中可能有來自上級的指示。若此情形成立,那道森和道尼就不是主謀。於是她向海軍的長官毛遂自薦,希望能擔任兩位陸戰隊員的辯護人,卻發現此案件已經委任執法署內的另一名海軍中尉丹尼爾·凱菲代為處理,凱菲是一位從哈佛法學院畢業一年,才華洋溢卻又態度輕浮的年輕律師,他與蓋洛威在初期產生了諸多不合,蓋洛威對凱菲漫不經心地處理自己的案件、只想用認罪協商的技巧了事而心生惱怒,而凱菲也覺得蓋洛威過於多事而感到不滿。

之後,凱菲在執法署內的同事及朋友——陸戰隊上尉傑克·羅斯成了公訴人,代表美國政府以殺人的罪名、對道森和道尼提起訴訟。羅斯一開始主張給兩位士兵重判二十年,不過在凱菲提起了「紅色條規」之後,羅斯馬上改而接受較短的刑期,兩人就因此達成了協商。接下來,凱菲和自己的搭擋山姆·溫伯格中尉與蓋洛威一起搭機去關塔那摩灣的現場調查,見到了傑瑟普上校、馬金森中校和肯德里克中尉。但傑瑟普上校對一夥人的調查並未展現出很配合的態度,還說自己當時在指揮部內就與馬金森、肯德里克一致同意將聖地牙哥盡快調離。最後,被蓋洛威少校問及紅色條規的事情時,只強調自己會堅持自己的方式來帶部隊,雖然在明令上禁止這種事、但只要不知情,就不會干預其在軍中的進行。

然而回到美國後,事情出現了變數。蓋洛威告知凱菲,說馬金森中校已經自行失蹤了。而之後兩人一起詢問道森案情時,他堅持自己與道尼的舉動,是在肯德里克排長公開下令不得觸犯聖地牙哥的五分鐘後,遵行了肯德里克對兩人的口頭要求,也就是實施「紅色條規」、把聖地牙哥綁起來剃頭作為教訓。他們找羅斯談論了存在紅色條規的事,羅斯又表示師部為了避免牽扯到傑瑟普的部隊,只要在道森和道尼認罪的情況下,就可以接受再把其處分降為過失殺人、兩年刑期,而且六個月後就能回家,否則進了法院程序後,自己就只能沒有妥協空間的追究到底。不過除了蓋洛威堅持要上庭辯論外,道森也斷然拒絕這個協商,表示自己寧可因為服從命令而被判處任何懲罰,也絕對不以認罪的方式換取較短的刑期、甚至得到非榮譽退役的可能。最後道森還在盛怒之下公開展現了對凱菲的輕蔑,讓凱菲拂袖而去,甚至一度想要求找新律師來接替自己。僅管如此,凱菲後來還是被蓋洛威改變了心意,決定在法庭上挺身替兩位士兵辯護。

在審訊的過程中,凱菲、蓋洛威和溫伯格組成的辯方,致力在軍方組成的陪審團面前證明聖地牙哥之死,是因為道森和道尼服從了紅色條規的結果,而且指出道森是在一位陸戰隊員被紅色條規懲罰的期間,偷偷違反命令給予其幫助,才得到了無法晉升為下士的懲罰、並從中學到了不可抵觸紅色條規的教訓。但他們的努力在之後就遇到一連串重挫——肯德里克中尉矢口否認自己下令執行紅色條規,而羅斯所屬的訴方在一次交叉質詢的過程中戳破了道尼的供詞,使他承認自己不可能如先前所堅持的一樣,也就是親耳聽見肯德里克中尉的親口下令。

而雖然失蹤一段時間才出面的馬金森中校主動找上凱菲,表示有證據顯示傑瑟普上校根本無意放聖地牙哥走,還不惜偽造調離令、甚至竄改關塔那摩灣到美國安德魯斯空軍基地的軍機起降紀錄,來塑造自己有安排聖地牙哥調走的表象,但之後他卻於出庭作證之前,舉槍自殺了。馬金森的死又對辯方構成另一大打擊,因為失去了最重要的證人。深感絕望的凱菲認為這次官司已經徹底輸掉,在大雨中喝到酩酊大醉才回到家,不但當著溫伯格的面大發脾氣、還在蓋洛威勸他傳喚另一位重要人物——傑瑟普到案以贏得官司的時候,反唇相稽地將怒火發洩到她身上,讓深深被激傷的蓋洛威噙著淚奪門而出。凱菲直到情緒冷靜後才追出去,答應蓋洛威會把傑瑟普上校叫出庭。

之後,凱菲重新展現了積極的態度,與溫伯格和蓋洛威一起全力反攻,蒐集資料。在下一次開庭時,終於從古巴傳喚到了傑瑟普上校,凱菲試著用聖地牙哥房裡的軍服沒有打包、沒發出電話信件等種種證據,認定聖地牙哥沒有要離開基地的跡象,並以此當面質疑傑瑟普上校根本不打算調走聖地牙哥,傑瑟普只是冷冷反駁了這段質疑,表示自己確實為了避免聖地牙哥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脅,而執行了他的調離。但凱菲之後就抓到了說詞中的矛盾:傑瑟普上校曾表示陸戰隊裡人人總是服從命令,而在這樣的前提下,既然他先前表示自己已經明令所有人不許碰聖地牙哥,那聖地牙哥就不可能處於危險中,更沒有調離的必要。

最後,傑瑟普上校在凱菲節節進逼的激將法下動了肝火,開始以國家的防衛、陸戰隊的責任和軍規的重要為理由,強調自己管理部隊的方式不容外人質疑,還在失控下脫口說出自己就是下令對聖地牙哥實施紅色條規的人。主持審判的法官——藍道夫上校立刻宣布陪審團迴避,等待下次開庭,而羅斯也對傑瑟普上校宣讀了權利告知,表示他已經當庭被捕

在最後一次開庭上,宣布了陪審團討論的結果:道森和道尼的謀殺罪名不成立,但判決他們作為陸戰隊員,卻犯下了行為不當之罪,並勒令兩人非榮譽退役。道尼在法官宣布退庭後對於這個結果大表不解,認為服從傑瑟普上校命令的自己不該有罪,但道森卻坦然接受,並表示兩人錯在沒替聖地牙哥這樣的弱者挺身而出。最後當兩人即將被帶離時,凱菲表示道森不需要陸戰隊的臂章也能擁有尊嚴,而道森也一改之前對凱菲的鄙視,向這位中尉行了舉手禮

幕後花絮

編劇艾倫·索金是在一次與自己的姊姊——黛博拉在電話上的交談時,得到了靈感而創造出本片的改編原戲——舞台法庭劇《軍官與魔鬼 (舞台劇)》。黛博拉從波士頓大學法學院畢業後,就與美國海軍執法署簽了三年的役期,並且在此期間正好去過關塔那摩灣,幫一群受到上級的指令、而差點弄死一位同袍的陸戰隊員做辯護。當時還在百老匯的王宮劇院 (紐約)當酒吧侍者謀生的索金,便由姊姊提供的這些資訊為題材,開始把故事的大部分情節抄在店裡的紙巾上[1]。由於他和室友合購了一台麥金塔512K電腦,因此每次他回住處後都將這些輸入到電腦內,並在之後用來編出《軍官與魔鬼》的大綱[2]

1988年,索金在《軍官與魔鬼》初次搬上舞台公演之前,便在一場交易中將其電影版權售予製片大衛·布朗[3]。布朗之前就已在《紐約時報》上讀過一篇敘述索金的獨幕劇《畫中謎》的文章,也發現索金的《軍官與魔鬼》將在外百老匯演出[4]

三星電影公司(TriStar Pictures)負責數項計畫的布朗,嘗試說服公司裡的人將《軍官與魔鬼》搬上大銀幕,但由於缺乏足夠的影星加入而被婉拒。之後,布朗接到了城堡石娛樂公司的艾倫·霍恩打來的電話,而他很期待能製作這部電影。同樣在城堡石公司的洛·雷納後來也決定加入、執導該片。

參考文獻

  1. London Shows- A Few Good Men. thisistheatre.com. E&OE. [2011-06-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年6月8日). 
  2. Aaron Sorkin interview. [2011-06-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年7月16日). 
  3. Henry III, William. Marine Life. Theater- Time Magazine, Monday, Nov. 27, 1989 (Time, Inc.). 1989-11-27 [2011-06-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年7月24日). 
  4. Prigge, Steven. Movie Moguls Speak: Interviews with Top Film Producers. McFarland & Company. October 2004: 12–13. ISBN 978-0-7864-19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