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真相歡迎當事人提供第一手真實資料,洗刷冤屈,終結網路霸凌。

变文查看源代码讨论查看历史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变文,是中国唐朝受佛教变相艺术的影响而兴起的一种文学体裁,是一种佛教通俗化、佛经再翻译的运动。由于佛经经文过于晦涩,僧侣为了传讲佛经,将佛经中的道理和佛经中的故事用讲唱的方式表现,这些故事内容通俗易懂,写成稿本后即是变文。变文有时书写在变绘上,两者统称“变相”。

变文多取材于佛经或中国民间故事,加以铺述改写。变文的取材,大体有三种:一是带有佛教故事的变文,如《降魔变文》、《破魔变文》、《维摩诘经变文》、《金刚经变文》、《大目干连冥间救母变文》等;二是史料性质的变文,如《伍子胥变文》、《王昭君变文》、《韩擒虎话本》、《唐太宗入冥记》等;第三是民间传说题材的变文,如《舜子至孝变文》、《刘家太子变文》、《董永变文》等。变文中多使用佛教语,如“多生”、“罗刹”、“涅槃”、“转世”、“知识”、“天女”、“天堂”、“帝释”、“佛国”、“净土”、“发善愿”、“阿耨池”、“五浊恶世”等。

发现

变文是近代才发现的重要文献。1899年五月,英国人斯坦因(A. Steine)带了翻译者蒋孝琬甘肃敦煌藏经洞发现大批变文手抄本以后,对于变文的研究才逐渐为人重视。1920年,王国维发表《敦煌发见唐朝之通俗诗及通俗小说》,是最早研究变文的拓荒之作,书中最早称之为“通俗诗”、“通俗小说”;罗振玉则称“佛曲”。1929年,郑振铎第一次采用了“变文”这一名称[1],他于《敦煌的俗文学》中说:“这种俗文虽可说是佛曲的起源,却并不是佛曲;‘变文’之体,似更近于佛曲,所以我们应该更正确的名之曰‘俗文’、曰‘变文’。”中国的长篇小说乃起源于佛教俗讲的变文,已经是一种公认的说法。

特色

变文在艺术形式上具有独特的创造。除了叙事曲折、描写生动、想象丰富、语言通俗外,体制上韵文散文相结合是其重要特点。变文的韵句一般用七言诗,间或杂有三言五言、六言句式。散文多为浅近的文言和四六骈语,也有使用口语白话的。散文部分和韵文部分的结合大致有两种:一种是以散文讲述故事,而以韵文重复歌唱所讲述过的内容,有助于加深听众的印象,引起一唱三叹的艺术效果。另一种方式是用散文串起情节,而用韵文铺写情状,两部分内容不相重叠,而有紧密相连、互为补充的好处。变文在表现上较多地继承了辞赋家敷陈铺叙的手法,而文笔粗犷,以刚健清新见长。不过它往往缺乏后世小说家那种细腻传神的描绘,在刻画人物性格、展示人物内心世界方面不免有所局限。

影响

变文对唐代文人创作,特别是传奇的创作,具有一定的影响。唐初张𬸦的传奇《游仙窟》通篇以散文叙事、以韵语对话,便与变文散韵夹杂、唱白并用的形式基本一致;而且描写细致生动,语言通俗易懂,也接近变文的风格。中唐是传奇繁荣的时期,也是俗讲、转变、说话盛行的时期;这时出现了更多的散韵合体的传奇,如李朝威的《柳毅传》、元稹的《崔莺莺传》、陈鸿的《长恨歌传》等,都明显地受到变文的影响。此外,从唐传奇到宋代金代元代以后的话本、拟话本等白话小说,它们那种长篇铺陈叙事的表现手法,也是跟变文相通的。

变文对后代的诸宫调宝卷鼓词弹词等讲唱文学和杂剧南戏戏曲文学,也有积极的影响:有些变文,如《维摩诘经讲经文》、《八相押座文》,颇类似于戏曲的脚本,它们那种讲唱间杂的形式,与戏曲的唱白体式已很接近。多样化的变文题材也为后代戏曲文学提供了丰富的素材[2]:如《大目干连冥间救母变文》曾被明代郑之珍铺衍至长达百出的《目连救母劝善戏文》;伍子胥孟姜女王昭君等变文,后来也被改编成多种戏曲。变文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影响,是很值得重视的。

视频

变文 相关视频

大目键连冥间救母变文
敦煌的字画与变文——江浙散人黄征教授专访

参考文献

  1. 民间在前 文学在后——《中国俗文学史》读书札记,中国作家网, 2016-10-31
  2. 唐传奇和唐代变文,知乎专栏,2018-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