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真相歡迎當事人提供第一手真實資料,洗刷冤屈,終結網路霸凌。

傅聰查看源代码讨论查看历史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傅聰(1934年3月10日),上海人,英国籍,是一位鋼琴家

生平

傅聰於1934年3月10日上海的花園新村出生,他的父亲是翻译家傅雷。傅聰三、四歲的時候,已能感受到音樂的強大吸引力,顯露出對音樂不尋常的熱愛。七歲半時被父親的摯友雷垣發現其極高的音樂天賦,從此傅雷打消了讓傅聰學畫的念頭,轉而拜雷垣為師,學習彈奏鋼琴,9歲師從義大利指揮家、鋼琴家梅百器(Mario Paci)[1]。梅百器是李斯特(Liszt)的再傳弟子。傅聰在其門下受教三年。傅聰於1951年再拜蘇籍鋼琴家愛達·勃隆斯丹(Ada Bronstein)夫人。[2]

年轻的傅聪
原圖鏈接

1952年2月,18歲的傅聰與上海交響樂團合作,作了首次的公開表演,引起了國內音樂界的注意。1953年,傅聰被選中參加在羅馬尼亞舉行的第四屆世界青年與學生和平友誼聯歡節的鋼琴比賽。同年7月,傅聰首次出國,到羅馬尼亞參賽,得到了三等獎。比賽後,傅聰隨團訪問德國波蘭,在波蘭多次演奏蕭邦的作品,得到當地音樂家的認同。1955年,傅聰獲邀參加在華沙舉行的第五屆蕭邦國際鋼琴比賽,最後得到第三名和「瑪祖卡」獎,成為首位在國際性鋼琴比賽中獲獎的中國音樂家。

蕭邦國際鋼琴比賽結束後,傅聰留在波蘭學習鋼琴,直到1958年底提前畢業。這期間,傅聰曾於1956年的8至10月返回中國休假,在北京舉行了個人獨奏會,在上海與上海交響樂團合作,舉行了莫札特(Mozart)協奏曲音樂會。1958年12月傅聰離開波蘭,移居英國倫敦

在六、七十年代的二十年間,傅聰舉行了約2,400場獨奏音樂會;與包括梅紐因巴倫鮑伊姆鄭京和等在內的許許多多國際著名演奏家合作過;錄製了約50張唱片;擔任過蕭邦國際鋼琴比賽比利時伊莉莎白皇太后國際音樂比賽以及挪威義大利瑞士葡萄牙東南亞等國家和地區的音樂比賽的評委;演奏的足跡遍及幾乎整個歐洲美洲中東東南亞日本大洋洲各地。

1976年,傅聰在中央音樂學院舉行了音樂會。之後,他幾乎每年都回國演奏、講學,已經到過北京上海西安成都昆明等地。主講過蕭邦、莫札特、德彪西等專題,演奏過這些作曲家的以及舒伯特等人的作品。他還與中央樂團合作,演奏了貝多芬的協奏曲;與中央音樂學院大學生樂隊合作,演奏了莫札特的協奏曲,並兼任指揮;還專門指導過中央音樂學院附中室內樂小組的訓練。

傅雷的影響

《傅雷家书》「世界上最有力的论证莫如实际行动,最有效的教育莫如以身作则;自己做不到的事千万勿要求别人;自己也要犯的毛病先批评自己,先改自己的。」傅雷這句話讓傅聰抚躬自问,做到以身作则了吗?在创作上,在育子上呢?

「希望你以身作则,鼓励她多多读书,有计划有系统地正规地读书,不是消闲趋时地读书。」,所以傅聰每天都坚持读书,他读的书广而杂,《论希腊雕塑》《世说新语》《邓肯自传》《十八家诗钞》《李白诗文集》等等。

傅雷一直在耐心地给傅聰讲艺术,讲他所获知的一切。他说达芬奇是大艺术家,他在那部名著《绘画论》中写道:“你有没有在阴晦的黄昏,观察过男人和女人们的脸?在没有太阳的微光中,它们显得何等柔和!在这种时间,当你回到家里,趁你保有这印象的时候,赶快把它们描绘下来罢。”

傅雷说:“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真正的英雄绝不是永没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罢了。”这是苦心孤诣的教子篇呵。他告诉儿子,看谱的时候不妨多哼,弹的时候尽量少哼。一个曲子相当熟的时候,只宜于“默唱”,暗中在脑子里哼。

当傅聰获得国际比赛第三名时,他又告诉他,人生本是没穷尽没终点的马拉松赛跑,路程还长着呢:这不过是一个光辉的开场。他说,遇到极盛的事,必定要有“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格外郑重、危惧、戒备的感觉。[3]

榮譽

評價

他的豐富的藝術經驗,孜孜不倦的教學態度,博得廣大師生及音樂愛好者的讚揚和尊敬。他以辛勤的勞動贏得了“有分量的巨匠”的評價。時代週刊亦曾譽其為“當今最偉大的中國音樂家”。

參見

參考資料

  1. 來源:伊秀女性網. 揭示傅聰簡介 鋼琴詩人背後的故事. 壹讀. 2015-10-16 [2019-03-24] (中文). 
  2. 林輝. 林輝:兩個鋼琴天才的迥異命運. 大紀元電子報. 2010-04-25 [2019-03-24] (中文). 
  3.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马俊茹. 傅雷告诉傅聪什么是“赤子之心”. 上觀. 2018-04-13 [2019-03-24]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