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某個條目編寫得不錯?請至優質條目區提名或是至評選區投票吧!
这是优良条目,点此获取更多信息。

荷花查看源代码讨论查看历史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荷花被稱為活化石,是被子植物中起源最早的植物之一。在文獻中很早就有記載,例如:《詩經 鄭風》「山有扶蘇,隰有荷華」。自古就有許多不同的名稱,例如:荷華、蓮花、荷、芙渠、芙蓉等。

荷花?蓮花?多用途

提到「蓮」、「荷」,常有人問到它們的不同,其實兩個名稱指的都是同一物。然而古人的「荷」與「蓮」是指其不同的部位,東漢鄭玄的《毛詩鄭箋》「芙蕖之莖曰荷,」 意思是説芺蕖的莖作荷,明朝毛晉注解的《陸氏詩疏廣要》「荷以何物為義,故通于負荷之 。」認為荷有負荷的意思,可以把葉支撐起來。漢代許慎的《説文解字》則 有不同的見解:「荷,扶渠葉。」他認為荷是指荷花的葉子,使得荷所指的部位出現了第二種説法。

對於「蓮」的説法則相當一致,都 是指它的「果實」,也就是花托這個部位,例如:《爾雅 釋草》:「荷,芙渠,其莖茄,其葉蕸,其本蔤,其華菡萏,其實蓮,其根藕,其中的,的中薏。」意恩是説荷 花就是芙渠,它的莖稱作「茄」,葉 作「蕸」,根作「蔤」,花作「 菡萏」,果實稱作「蓮」,根稱作「藕」,種子稱作「的」,種子的中心稱作「薏」。三國時代吳國陸璣《毛詩 葟木鳥蟲魚疏》也説:「荷,芙蕖;氵工呼荷,其莖茄,其葉,其花未發為函,已發為芙葇,其實。」陸和《爾雅》所稱的蓮都是指荷花的果 合以上古籍所載的訊息,我們得知:荷蓮最早是分別指稱物的不同部位,不過日久之後,便混瑶了,以「荷」跟「蓮」稱整個植株,已成現代約定俗成的習慣了[1]

所以,現代來說,荷花就是蓮花、蓮花就是荷花,與睡蓮同屬「睡蓮科」,但分別是「蓮屬」及「睡蓮屬」。從外觀上,最簡易的區別,就是荷花的葉片挺立出水面,葉面呈現碗公形狀,有微毛,可盛裝水珠;而睡蓮的葉片則是圓形平躺浮貼在水面上[2]

食用

“荷"在中國的阿莫爾河(今黑龍江)、黃河、長江流域及北半球的沼澤湖泊中頑強地生存下來。大約過了九千年,原始人類開始出現人為了生存,採集野果充饑,不久便發現這種花”的野果和根節(即蓮子與藕)不僅可以食用,而且甘甜清香,味美可囗。

一直到西元前五六千年的新石器時代,隨著農耕文化的出現,人類對荷花關始了進一步的瞭解。當時的人類為了生活上對水的需求,一般都定居河岸湖畔或有天然泉水的沼澤地帶,而這些地帶合是野生荷花主要的分佈區域。從出土文物看:在河南省鄭州市北部大河村發掘的“仰紹文化”房基遺址,發現室內臺面上有炭化糧食和兩蓮子,經測定,距今有五千 年的歷史。人在不斷的生產勞動中,對朝夕相處的荷花的生長習性、生存環境等積累了豐 富的感性認識,為中國古老的荷花文化的產生發展奠定的良好的基礎。 有野生的荷花。古植物學家徐仁教授,曾在柴達木盆地發現荷葉化石,距今至少有1000萬年。1973年在浙江余姚縣距今7000年前的"河姆渡文化"遺址出土的文物中, 發現有荷花的花粉化石,同年又在河南鄭州市距今5000多年前的"仰紹文化"遺址中發現兩粒炭化蓮子。西周初期(西元前11世紀),古人食用蔬菜約40餘種,藕是其中之一[3]

药用

荷花不仅仅是单纯的粮食作物,而且还成为人们医疗保健的重要滋补佳品。荷的药物效用最早记载荷的药用是秦汉年间的《尔雅·毛诗》,该书说: "莲子煮食,可以轻身益气,令人强健。明朝李时珍的《本草纲目》汇集了前人的有关医药文献,通过对荷花生态习性等的深入调查观察,辩证医用,详细著述了荷全株各部药用的性味、主治和调制,内容更为丰富。

工艺美术

隋唐以后,尤其是经过贞观之治后,社会秩序稳定,经济恢复发展,在这种新的社会基础上,荷花的应用越来越广泛,成为工艺美术创作的灵感来源。如:隋唐时期的瓷器、铜镜等的装饰多採用蓮花花紋;金銀器上,尤其是盤邊緣,多饰以富丽的蓮瓣紋,整個風格華麗而真實。宋、金时期的砖雕艺术中,荷花纹样洗练,构图饱满,在我国的建筑装饰艺术中有着重要意义。宋代的染织业较唐代有更高的发展。著名女画家兼工绰丝的朱克柔创作的荷花绰丝图案, "古淡清雅" ,为一时之绝作。明清的木版年画则多采用"连(莲)生贯子"、、"连(莲)年有余(鱼) "等荷花吉祥图案,来表达人们的思想愿望。在我国的艺术绘画史中,荷花艺术精品更是丰富多采,俯拾皆是。[4]

古詩文中的荷花

荷是一种古老的植物,因此很早(至少先秦时期)就出现在诗文中。

自古以来人们赞頌荷莲的诗文有很多,《古今图书集成—草木典》中就收集了400多首。由此可见古人对荷莲是情有独钟。崇尚其纯洁高贵的气质,同时又取其寓意,象征连(莲)生贵子,来表达人们的美好愿望,古人爱;一是因其品行高洁、二是因其为多子植物,符合人们祈求子嗣繁衍的传统。后来人们又以其吉样寓意而衍生出各种离息,如"一品清廉"、"喜得连科"、"并蒂同心"等[5]

詠荷蓮詩詞 六首
  • 先秦·佚名《诗经-澤陂》:彼澤之陂,有蒲與荷。有美一人,傷如之何?寤寐無爲,涕泗滂沱。彼澤之陂,有蒲與蕳。有美一人,碩大且卷。寤寐無爲,中心悁悁。彼澤之陂,有蒲菡萏。有美一人,碩大且儼。寤寐無爲,輾轉伏枕。
  • 战国·屈原《离骚》:製芰荷以為衣兮,集芙蓉以為裳。
  • 战国·屈原《九歌-河伯》:乘水車兮荷蓋,駕兩龍兮驂螭。
  • 到了南北朝,因「蓮」與「憐」相通,以蓮喻愛情,詩人創作了 許多《採蓮曲》。如南朝樂府《西洲曲》:「採蓮南塘秋,蓮花過人 頭。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還有很有名的《江南》:「江南可 採蓮,蓮葉何田田,魚戲蓮葉間,魚戲蓮葉東,魚戲蓮葉西魚戲蓮 葉南,魚戲蓮葉北。」[6]。在这个时期,伴随采莲之风俗的兴盛,也出现了大量吟诵采莲的曲赋,以梁武帝、梁简文帝和梁元帝等父子三人最为著名。梁武帝的一首《采莲曲·和云采莲诸窃宛舞佳人》,温雅婉丽:游戏五湖采莲归,发花田叶芳袭衣,为君艳歌世所稀。
  • 唐·李白《采莲曲》:梁朝就有《采莲曲》这个美丽的诗题了,及至唐代,采莲之俗更盛行于江南。名号“青莲居士”的李白,其《采莲曲》就曾经写道:若耶溪旁采莲女,笑隔荷花共人语。日照新妆水底明,风飘香抉空中举。岸上谁家游冶郎,三三五五映垂杨,紫骝嘶人落花去,见此踟躕空断肠。
  • 唐·白居易《采莲曲》:菱叶索波荷贴风,荷花深处小船通。逢郎欲语低头笑,碧玉搔头落水中。
  • 唐·王昌龄《采莲曲》:吴姬越艳楚王姐,争弄莲舟水湿衣。来时浦口花迎人,采罢江头月送归
  • 唐·李商隐《赠荷花》:世間花葉不相倫,花入金盆葉作塵。 惟有綠荷紅菡萏,卷舒開合任天真。 此花此葉常相映,翠減紅衰愁殺人。
  • 宋·杨万里《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 宋·周敦颐《爱莲说》: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盛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迎骄阳而不惧,出淤泥而不染),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

名画家笔下的荷花

据唐朝张彦远《历代名画记》记载,南北朝梁元帝画有《芙蓉醮鼎图》,是中国最早的画荷之作。五代、北宋时期的著名花鸟画家如黄筌徐熙赵昌等都有不少荷画作品,可惜早已湮没[7]

  • 流传至今的最早的画则要数南宋吴炳的《出水英蓉》。南宋画院吴炳的《出水英蓉》,生动细腻地刻画了荷花清新脱俗的优雅气质。
  • 此外,宋徽宗赵估的《池塘晚秋》把直立的荷叶处理在横幅构图中,疏落的布局传达了深秋的气氛。
  • 明末大画家陈洪缓,当时有"南陈北崔" (崔子忠)的美誉。晚年所作《荷花鸳鸯图》汕墨笔沉着古拙,生意迸发,设色浓艳而又宁静高古。
  • 明朝水墨写意画家徐渭作《墨花九段卷》,中有荷花一卷,画旁还题诗一首: "拂拂红香满镜湖,采莲人静月明孤。“
  • 清初恽寿平的《出水英蓉图》,继承了北宋徐崇嗣的笔法,湿笔疽染,轻敷淡彩,风格秀丽温雅,受当时画家所称绝。深受同时期的王时敏称贺之: "画莲独步于海内"。
  • 谈到画荷,在清初有位一向不大为人们所知道的画荷专家唐炗,画属恽寿平一系。因为他善写“蒲塘菌苔,游鱼萍影” ,人称“唐荷花”。《红莲绿藻图》是他送给王翚的一件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王时敏、王篮、王置、笃重光对这幅《红莲图》赞不绝口,连恽寿平也一再品题其画: “没骨图成敌化工,药房荷盖尽含风。[8]
  • 清初畫家朱耷(八大山人)有名畫《殘荷山鳥》,畫中之荷雖殘仍昂首挺立,山鳥雖小,但眼光直露,很有意思。相传八大山人画荷,往往将一瓯墨汁泼在纸上,用禿笔扫花,生意盎然[9]
  • 吴昌硕的画以花卉、果蔬居多。喜泼墨写意,运笔苍老雄健,朴茂奇丽,笔墨淋漓,气势磅礴,风格独出。他的《夏荷》主要表现水池旁边的一丛盛开的白荷花,但池水不皱,叶不翻动;吴昌硕也是一个很有趣的诗人,他把盛开的鲜红荷花比喻红云,硕大的墨荷叶比喻明镜,非常的生动形象。画面上的荷花在水草的点缀下格外生姿,但又不失骨力,荷花瓣以墨双钩,荷叶以大笔染出,浓淡相宜,极具趣味[10]
  • 潘天寿的《红莲图》上题有"映日荷花别样红" ,是其代表作之一。画面上荷花盛开,欣欣向荣,热情歌颂社会主义祖国繁荣兴旺的景象。他的荷画开创了奋发向上的新画风[11]
  • 現代畫家齊白石也書過一幅《殘荷》,題曰·「山池八月污泥塘,猶有殘荷八瓣紅。笑語牡丹無厚福,收場還不到秋風。」
  • 現代畫家張大千稱自「荷癡」。他說.「賞荷、畫荷,一輩子都不會厭倦。」年年有荷畫作 品。他畫的荷花得益於八大山人和石濤。
  • 畫家黃永玉先生也號稱「荷癡」。周恩來去世時,他畫了一幅立軸《荷花》以紀念[6]

參考资料

  1. 李松柏. 台灣水生植物圖鑑. 晨星出版. 2007: 137–. ISBN 978-986-177-116-8. 
  2. 荷花、蓮花傻傻分不清? 這招教你一秒分辨!
  3. 吃出花樣的美麗. 右灰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 115–. GGKEY:6EL0P5ZQB36. 
  4. 中国荷文化. 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5. 
  5. 望野. 鉴宝. 大象出版社. 2004. ISBN 978-7-5347-3440-3. 
  6. 6.0 6.1 彭揚華. 詩人筆下的花草樹木. 品林. 1 November 2018: 46–. ISBN 978-957-8500-28-0. 
  7. Qichao Wang; 张行言. 荷花.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1982. 
  8. 故宮博物院院刊. 文物出版社. 1980. 
  9. 歷代畫家評傳. 中華書局香港分局. 1979. 
  10. 吴昌硕《夏荷》
  11. 中国荷文化. 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