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真相歡迎當事人提供第一手真實資料,洗刷冤屈,終結網路霸凌。

自由党查看源代码讨论查看历史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辉格党


自由党(英语:The Liberal Party)是英国乃至世界上历史最为古老悠久的现代政党之一。自由党及其前身辉格党诞生于17世纪,辉煌于19世纪中期,衰落于19世纪末与20世纪初。在19世纪之后一百多年的兴衰与沉浮中,它曾与另一古老政党保守党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构成英国经典般的两党制。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自由党的地位逐渐被工党所取代,成为英国的第三党,期间也会偶尔与两党之一构成联合政府,但基本格局没有发生实质性变化。

中文名:自由党

外文名:The Liberal Party

英国自由党简介

成立历史

英国资产阶级政党。前身是1679年成立的辉格党。1832年议会改革后(见英国议会君主制),辉格党逐渐转向自由主义,要求自由贸易和自由政治。1839年,J.罗素开始使用自由党名称。1867年第2次议会改革后,自由党领袖W.E.格莱斯顿 4次出任首相。此时,自由党已成为英国资产阶级的政党。为适应资产阶级的需要,格莱斯顿实行市政改革加强官僚机构。1884年实行议会改革,进一步扩大选举权。主张给爱尔兰以自治;对外坚持““光辉孤立””政策,维持欧洲均势,但并没有放松侵略其他地区的弱小民族。

19世纪最后30年,自由主义开始衰落。1886年,因爱尔兰自治问题,自由党分裂。以J.张伯伦为首的一批自由党人组成自由联盟党,脱离自由党倒向保守党。此后20年,自由党又在1894年短期组阁。1905年,自由党重新执政。H.H.阿斯奎斯自由党内阁促成议会通过1911年议会法,取消上院否决权,放弃传统的光辉孤立政策,积极备战,把英国推入第一次世界大战[1]

衰落

1688年英国的“光荣革命”标志着自1644年以来数十年内战的终结,次年《权利法案》通过,英国自此在政治制度方面初步完成了自《大宪章》颁布以来的长达数百年的政治革新。尽管国王并没有被废除,但内阁与议会并存的体制则在最大程度上“架空”了国王的权力。随之而来的还有政党政治体制,诞生于1679年的“托利党”(即保守党的前身)与“辉格党”(即自由党的前身)也一跃成为英国最核心的两大政党,双方交替组阁,互相制约。

但在18世纪后期,自由党开始呈现衰弱之势。1900年,一个并不算太引人注目的新党在英国伦敦诞生,因其由劳工大会发起,故在一开始命名为劳工代表委员会,1906年改名工党,但谁也没有想到这个仅仅成立数年的新党却在一战之后开始取代自由党,给英国政治带来了重要的影响。[2]

香港自由党

}} 自由党(英文:Liberal Party),香港的一个政党,党员人数超过900人,创立于1993年,前身为启联资源中心,创党主席为时任立法局议员李鹏飞[3]启联资源中心是由于香港民主同盟(民主党前身)于地方选举中压倒性大胜,李鹏飞、周梁淑怡等一众委任及功能组别议员担心议会会出现政治失衡而创立的;后来启联资源中心改组为自由党,并由李鹏飞出任创党主席。自由党初期党员主要由商人、企业家及专业人士组成,被认为是亲商界的资产阶级政党,故此又被称为富贵党。

信息

中文名:自由党

外文名:Liberal Party

创立时间:1993年

党 魁:方刚

简介

创党主席李鹏飞于1995年香港立法局选举中首次循直选取得立法局议席,后于1998年香港立法会选举中落败并辞任主席,由田北俊接任。在2003年后发起“旗彩招募行动”招揽各阶层入党,党员成份开始多元化。另外有周边组织“自由之友”,有近万名会员。该党主张自由市场经济,要求政府提高透明度,严格控制政府收入和开支,包括税收和福利。自由党属于政治现实派,被外界视为属于建制派政党。

2004年立法会选举之后,自由党取得十个香港立法会议席,成为立法会第二大党。除田北俊及周梁淑怡是由地区直选取得议席外,其馀八席都是由功能组别选出。2004年,该党建立自由论坛,成为香港首个由政党建立,任公众自由参加的网上论政平台。

2008年香港立法会选举中,自由党时任主席田北俊和副主席周梁淑怡分别在新界东和新界西竞选连任失败,加上时任旅游界议员杨孝华引退,自由党改为力挺董耀中,然而亦竞选落败;刘皇发选举4天后退党;自由党的议席由10席下跌至6席,田北俊周梁淑怡因而就自由党竞选失利,辞任党主席和副主席的职务,并由刘健仪代理主席职务。

历史

1993年,自由党由一群主要来自工商界及专业界、部分已有从政经验的社会精英共同创立,希望汇聚各自的力量,为香港前途作出贡献。我们的政治理想,是致力建立互相关怀的社会,推动自由市场经济的繁荣,以及保障港人自由生活方式。

创党以来,自由党秉持理想及信念,积极参与社会及议会事务,为市民的福祉尽力。无论是藉着政府委任,抑或直接参与各类民主选举,我们一直坚持在建制之内,透过各级议会及其他不同渠道,透过与政府“既合作、又制衡”的互动关系,以香港的整体利益为依归,将党的理念付诸实践。

香港回归祖国怀抱后,我们更积极务实地建立与中央政府的良好关系,紧密沟通,与中央领导人维持定期对话。我们并且深信,在中央政府的支持配合及“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针政策下,香港将会有着更宽广的发展空间。

參考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