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真相歡迎當事人提供第一手真實資料,洗刷冤屈,終結網路霸凌。

竹取物語檢視原始碼討論檢視歷史

事實揭露 揭密真相
前往: 導覽搜尋
原圖鏈接《竹取物語》封面
竹取物語
赫奕姬升天
本名 竹取物语(たけとりものがたり)
別名 竹取翁の物语
かぐや姫の物语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竹取物语
假名 たけとりものがたり
平文式羅馬字 Taketori Monogatari

竹取物語》或名為《竹取翁物語》,是日本最早的物語作品。作者與創作年代不詳、乃是以女文字假名)所寫成的物語文學[1]

《竹取物語》開闢了新型文人文學創作的先河,它敘述赫奕姬[2](又譯作輝夜姬[註 1])被竹取翁自發光的中取出,由其夫婦所養育。一般認為該書在平安時代前期寫成、不過實際的成立年代依舊未詳。《萬葉集》卷十六第三七九一歌中、有一首〈竹取翁〉詠嘆天女的長歌、與本故事當有關聯。

原圖鏈接竹取物語插圖

作者

作者未詳。不過就當時國民識字率來想,應當是上流階級、住在能得到貴族生活資訊的平安京近隣。又因其內容諭含反體制的思想,所以應該不是藤原氏的人。精通漢學佛教、民間傳承、能寫假名文字,性別應該是男性。藉著以上推測、作者推定有源順源融遍昭紀貫之等說。

大綱

故事寫了一位伐竹翁在竹林遇到一小女嬰,起名為輝夜姬。輝夜姬僅經過三個月就長成亭亭玉立的少女。五名貴族子弟向她求婚,她答應嫁給能尋得她喜愛的寶物的人。結果求婚者均遭失敗。皇帝想憑藉權勢強娶,也遭到她的拒絕。最後,輝夜姬在這群茫然失措的凡夫俗子面前突然升天。而辛苦將她扶養長大的老爺爺和老奶奶,只好目送她的離開。[3]

章節

  • 嫩竹裡的輝夜姬
  • 與給予求婚者等之難題
  • 以拾缽冒充佛缽之石作皇子(遭識破)
  • 以玉偽造玉樹枝之車持皇子(遭識破)
  • 偽火鼠裘與安倍右大臣(遭識破)
  • 龍首之玉與大伴大納言(未遂)
  • 欲取燕子安貝之石上中納言(未遂)
  • 御帝與輝夜姬
  • 回昇明月之輝夜姬
  • 不死之山富士之岳
原圖鏈接《竹取物語》插圖

登場人物與時代

  • 雖然多半人物為架空創作、但是以部份史實人物擔任重角出演亦是本作的特徵。
  • 赫奕姬(かぐやひめ)的原型人物是《古事記》裡,垂仁天皇的妃子,「迦具夜比賣命(かぐやひめ)」,她也是大筒木垂根王的女兒。現在有些童話故事,會把其與住在月上廣寒宮的嫦娥描寫爲同一位女性。
  • 竹取翁的名諱,讚岐造麿:來自開化天皇朝的讚岐垂根王。
  • 石作皇子:被比定為丹比真人,姓氏錄有云:「丹比‧石作,同族也.」
  • 阿部御主人:安倍御主人
  • 車持皇子:被比定為藤原不比等。(不比等母氏姓「車持」。)
  • 石上麻呂足:石上麻呂
  • 以上多半為天武天皇·持統天皇御世時活躍的人物,並參與壬申之亂。是以故事時代、人物取材自奈良時代初期的可能性頗高。其後則演變為今日平安時代的印象。

故事內容

輝夜姬

從前,有個老人。他經常到山中伐竹,製成竹籃、竹籠等器物,賣給別人,用以維持生計。他叫贊岐造麻呂。有一天,他照常去伐竹。看見一棵竹竿上發出亮光。他覺得奇怪,走近一看,竹筒中有光射出。再走近了仔細審視,原來有一個約三寸長的小人,住在裡頭。於是老人說:「你住在我天天看到的竹子裡,當然是我的孩子。」於是就把這孩子捧在手裡,帶回家去。

老人把這孩子交給家中的老婆婆撫養。孩子長得非常可愛美麗,身體細小,只得把她養在籃子裡。

老人自從得到了這孩子之後,每次去伐竹時,都會發現竹筒中有許多黃金。於是這老頭兒便很快變成了富翁。

那孩子在老婆婆的精心撫養下一天天長大,就象竹筍長成竹子一樣。過了三個月,那孩子已經長成一個姑娘。於是老婆婆給她梳了髮髻,給她穿上裙子。老人把她養在家裡,不讓她出門,對她異常憐愛。同 時,這孩子越長越漂亮,使屋子裡到處充滿了光輝,沒有一處黑暗。有時老人心中苦悶,只要看見這個孩子,一切痛苦煩惱都消失了。有時因某事生氣,一看見這個孩子,立刻就心平氣和了。

孩子漸漸長大了。老人就到三室戶地方去請來一個叫齋部秋田的人,給她起名字。秋田給她取名為「嫩竹的輝夜姬」。也可以寫作「輝映姬」,意思是夜間也光彩照人。取了名字後,老人大辦筵席,請了各種各樣的歌舞人來表演。附近的人家不論男女老少,都被請來參加宴會,一直熱鬧了三天。

原圖鏈接《竹取物語》:輝夜姬與五件寶物

求婚

輝夜姬的美貌一傳十,十傳百,越傳越遠,天下的所有男子,無論富貴或貧賤,都想娶到這輝夜姬。他們只是聽到輝夜姬其人,就已經心中恍惚,心裡的欲望之火熊熊燃燒,希望哪怕只見一面也好。可是輝夜姬家附近的人甚至是住在她家隔壁的人,都不能一睹輝夜姬的芳容,何況別的男子。那些迷戀輝夜姬容貌的人,往往會徹夜不眠,暗中在牆上挖一個洞,從中張望窺視,聊慰其情。也就是從這時起,這種行為被叫做偷情。然而大多數人只是夜裡在無人之處走來走去,毫無亦法。他們壯膽向她的家人打聽消息,卻往往是一副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樣子。然而沒有人理睬他們。雖然會碰一鼻子灰,他們也不懊惱,尤其是那些公子王孫,他們更離不開這地方,有許多人不分日夜地在此走來走去。

那些知道自己毫無希望,在這裡徘徊也徒勞無益的人,便回心轉意,不再來了。但有五個有名的人,總是持續不斷地來訪。他們仍是日日夜夜地夢想着。其中一人是石竹皇子,另一人是車持皇子,又有一個右大臣阿部御主人,還有一個大納言大伴御行,最後一人是中納言石上麻呂。他們這種人,只要聽說哪裡有美貌的女人,哪怕只是尋常的女人,都想立刻去看看。聽到了輝夜姬的大名,心中更是激動不已,神魂顛倒,廢寢忘食,他們經常在輝夜姬家附近徘徊彷徨,但卻毫無效果。寫了信送去,也得不到回音。他們中有的人自稱相思成疾,寫了失戀的詩送去,但依然沒有答覆。他們明知一切辦法都不會有效果,但一直不死心,無論三九嚴寒、冰雪載道之日或炎夏六月、雷雨交加之時,他們仍然繼續不斷地來訪。有一天,一個人將老人叫出來,深施一禮,向他請求道:「請您將您的女兒嫁給我」老人只是回答道:「她不是我生的女兒,我不能為她作主。」

時光飛快地流逝了。

這些人回到家中,仍是魂牽夢縈。有的苦於無計可施,便去求神拜佛,祈禱神佛保佑他娶到輝夜姬;有的則許下心愿,要菩薩幫助他忘掉這女子。但這一切仍然無用。於是他們又回復原來的心思:老人雖然這樣說,難道這女子能終身不嫁人麼?於是照舊到輝夜姬家附近流連遊蕩,想以此表示他們的至誠。

老人看到這種情景,對輝夜姬說:「你原是神佛轉世,不是我老頭兒生的孩子。但畢竟是我費盡心血將你撫養成人的,你能不能看在我這點小小的辛勞的份上,聽我說一句話?」

輝夜姬答道:「什麼話我都聽。但您說我是神佛轉世,我現在什麼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您是我的親生父親呀!」

老人說:「啊,那真是再好不過了!我現在已過古稀之年。我說不定今天或明天,就會撒手而去。我有一句話要對你說:作為一個人,只要已經生在這世間,男的一定要娶妻,女的一定要嫁夫,這是人世間的規則。只有這樣,才能使門戶壯大,人口繁盛。就是你,也應走這條路呢。」

輝夜姬說:「是有這種事,但我就是不願意。」

老人說:「你聽我說呀!你雖然是神佛轉世,但總還是一個女人吧。現在,我還活在世上,不妨就這樣過日子。如果我死了,你該怎麼辦呢?那五個人,經年累月地來遠里尋仿,可見他們對你的戀慕之心很深。他們都聲明要娶你。你應該早下決心,做出選擇,與其中的一個人定下親來,你認為怎樣?」

輝夜姬答道:「唉,這些人都是多麼庸俗呀。不了解對方的心靈,而貿然與他定親,如果他後來變心了,會教人後悔莫及的。無論對方地位多麼高,相貌多麼好,不了解他的心靈而與他定親,我決不同意。」

「嗯,你說得很有道理,」老人點頭贊同。又問道:「那麼,你到底想與怎樣的人定親呢?那五個人看起來都對你很誠心啊。」

輝夜姬答道:「至於應該是怎樣的人嘛,我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要求,只有一個小小的要求。既然五個人中,無論哪個都很誠心,分不出哪一個優,哪一個劣。那麼,我希望,誰能將我最喜歡的東西給我取來,誰就是最誠心的人,我就做這個人的妻子。請您這樣對他們說吧。」

「這的確是個好辦法」,老人表示贊成。

傍晚時分,那五個人都來了。他們有的吹着笛子,有的唱著歌謠,有的吟誦和歌,有的吹着口弦,有的用扇子打着節拍。他們之所以這樣做,無非是想把輝夜姬引出來。老人出來對他們講話了:

「各位大人呀,你們長年累月地到我這荒蕪的地方來,實在是不敢當!我已過古稀之年,就象風中殘燭,朝不保夕。因此我已經對我家的女孩子說,叫她認真考慮一番,在你們五位誠懇的大人當中,選一位丈夫。那女孩子說:『我怎麼能知道他們對我的愛到了什麼程度?』這話說得也有道理。她又說,你們五位大人,很難辨出誰優誰劣。所以,在你們五個人當中誰能將她最喜愛的東西拿來給她,就說明誰對她愛得最深,她就嫁給誰。我以為這辦法很好,你們都不會怨恨我吧。」

五個人聽了這話,都說:「這的確是個好辦法。」老人便走進去,把這話傳達給輝夜姬。」

輝夜姬說:「那好,您就對石竹皇子說,天竺國有佛的石缽,叫他去為我取來。」

「對車持皇子說,東海有一個蓬萊山,山上有一棵樹,樹根是銀的,樹幹是金的,樹上結着白玉的果實,叫他去為我折一枝送來。

「叫那位右大臣把唐土的火鼠裘給我取來。叫大納言把龍頭上發五色光芒的玉給我取來。至於石上中納言呢,要他去取一個燕子的子安貝給我。」

老人為難地說:「唉,這就是在刁難他們了。這些都不是國內所有的東西。這麼困難的事情,叫我怎麼向他們開口傳達呢?」

見老人為難,輝夜姬說:「這有什麼不好開口的!你只管去對他們說就是了。」

老人出去,把輝夜姬的話照樣傳達了。那幾位王公貴人聽了,被驚得目瞪口呆,自知無望地說:「你們提出這樣的難題,倒不如爽快地說『不准你們在這裡徘徊。」』大家垂頭喪氣地回家去了。

原圖鏈接電影《竹取物語》劇照

佛前的石缽

雖然如此,他們回去之後。總覺得不看到輝夜姬,做人沒有意義。其中石作皇子最為機敏。他仔細尋思,石缽既然在天竺,總不會拿不到的。但他轉念又想:在那僻遠的天竺地方,這也是獨一無二的東西。即使走了千百萬里,怎麼能把它取到手呢?於是有一天,他到輝夜姬那裡報告,今天我動身到天竺去取石缽了。過了三年,他走到大和國十都市某山寺里去,把賓頭廬(十六羅漢之一)面前的被煤煙熏黑的缽取了來,裝在一隻錦囊里,上面用人造花作裝飾,拿去紿輝夜姬看。輝夜姬覺得奇怪,伸手向缽中一摸,搜出一張紙來。展開一看。紙上寫着一首詩:

"渡海超山心血盡,

取來石缽淚長流。"

輝夜姬看看那缽有沒有光,連螢火那樣的光也沒有。於是回答他一首詩:

"一點微光都不見,

大概取自小倉山。"

輝夜姬便把這缽交還他。皇子把缽扔在門前,再寫一首詩:

"缽對美人光自滅,

我今扔缽不扔君。"

他把這詩送給輝夜姬,但輝夜姬不再作復。皇子見她不睬,咕噥着回家去了。他雖然扔了那缽,但其心不死,希望或有機緣,可以再來求愛;從此以後,把這樣厚顏無恥的行為叫做扔缽。

蓬萊的玉枝

車持皇子是個深謀遠慮的人。他對外說是要到筑紫國(九州)去治病,就請了假,來到輝夜姬家裡。對那些僕役說:"我現在就動身去取玉枝。"就向九州出發了。他屬下的人,都到難波港來送行。皇子對他們說,"我此行是很秘密的。"因此他並不帶從人,只帶幾個貼身侍者,就出發了。送行的人看他走了,都回京去。

這樣,大家以為他到筑紫國去了。豈知三天後,皇子的船又回到難波港。他預先苦心勞思地布置好。一到之後,立刻去把當時第一流的工匠內麻呂等六人叫來,找一個人跡難到的地方,建造起一座門戶森嚴的房子,叫這六個人住在裡頭。他自己也住在那裡。而且,把他自己所管轄的十六所莊園捐獻給神佛,仰仗神佛的援助而製造玉枝。這玉枝竟製造得同輝夜姬所要求的分毫不差。於是皇子拿了這玉枝,偷偷地來到難波港。他自己坐在船里,派人去通知家裡的人說:"今天回來了。"他臉上裝出長途旅行後的疲勞之相。許多人來迎接他。

皇子把玉枝裝在一隻長盒子裡,上面覆蓋菱錦,拿着走上岸來。於是世人紛紛傳說:"車持皇子拿着優曇花回來了。"大家讚嘆不止。

輝夜姬聞得這消息,想道:我難道要輸給這皇子了麼?心中悶悶不樂。不久,聽到有人敲門的樣子,車持皇子來了。他還穿着水路旅行的服裝。照例由老翁出來接待他。

皇子說:"我幾乎丟了性命,終於取得了這玉枝。請你快快拿去給輝夜姬看!"

老翁拿進去給輝夜姬看,但見其中附着一首詩:

"身經萬里長征路,不折玉枝誓不歸。"

玉枝是玉枝,詩是詩,都是千真萬確的。輝夜姬看了,茫然若失。老翁走進來了,說道:"喏喏。你囑咐皇子去取蓬萊的玉枝,他分毫不差地取來了。現在還有什麼話可說呢?皇子還穿着旅行服裝,沒有到過自 己家裡,直接到這裡來了。來!你也快點出去和他會面,同他定親吧。"

輝夜姬默默不語,只是一手支着面頰,唉聲嘆氣,沉思冥想。

皇子則另是一套,他以為現在輝夜姬沒話可說了,便不客氣地踱到走廊上來。老翁認為這也是應該的,便對輝夜姬道:"這玉枝是我們日本國里所沒有的。現在你不能拒絕他了。況且,這位皇子的品貌也是挺優 秀的呢。"

輝夜姬狼狽得很,答道:"我一直不聽父親的話,實在很抱歉。我故意把取不到的東西叫他去取,想不到他真的取來了,其是出我意料之外。如今如何是好呢?"老翁卻不管一切,連忙準備新房。他對皇子說道:"這棵樹究竟生長在什麼地方?實在珍貴之極,美麗得很呢!"

皇子回答道,"你聽我講,前年二月間,我乘船從難波港出發。起初,船到海中,究竟朝哪個方向走好呢,完全沒有辦法。然而我打定主意,這點願望不達到,我不能在世上做人。於是讓我的船隨風漂泊。我想:如果死了,那就沒有辦法;只要活着,總會找到這個蓬萊山。那船漂流了很久,終於離開我們的日本國,漂向遠方去了。有時風浪很大,那船似乎要沉沒到海底去了。有時被風吹到了莫名其妙的國土,其中走出些鬼怪來,我幾乎被他們殺死呢。有時全然失卻方向,成了海中的迷途者。有時食物吃光了,竟拿草根來當飯吃。有時來了些非常可怕的東西,想把我們吞食。有時取海貝來充飢,苟全性命。有時生起病來,旅途無人救助,只得聽天由命。這樣地住在船中,聽憑它漂泊了五百天。到了第五百天的早上辰時(八九點鐘)左右,忽然望見海中遠處有一個山,大家喜出望外。我從船中眺望,看見這座山浮在海上,很大,很高,形狀非常美麗。我想,這大概就是我所尋求的山了,一時欣喜若狂。然而總覺得有些可怕,便沿着山的周圍行船,觀察了兩三天。忽然有一天,一個作天仙打扮的女子從山上下來,用一隻銀碗來取水。於是我們也舍舟登陸,向這女子問訊:這座山叫什麼名字?女子回答道:這是蓬萊山。啊!我聽到了這句話,樂不可支。再問這女子:請教你的芳名?女子答道:我叫做寶嵌琉璃。就飄然地回到山裡去了。 "且說這座山,非常險峻,簡直無法攀登。我繞着山的周圍步行,看見許多奇花異卉,都是我們這世間所看不到的。金銀琉璃色的水從山中流出來。小川上架着橋,都是用各種美麗的寶玉造成的。周圍的樹木都發出光輝。我就在其中折取一枝。這一枝其實並不特別出色,但和輝夜姬所囑咐的完全相符,因此我就折了回來。講到這山的景色,實在是無與倫比的絕景。我本想在那裡多住幾時,以便飽覽美景。但是既已取得此花,便無心久留,連忙乘船回來。幸而歸途是順風,走了四百多天,就到家了。這完全是我的願力宏大的善報。我於昨日回到難波港。我的衣服被潮水打濕,還沒有換過,就直接到這裡來了。"

老翁聽了這番話,非常感動,連聲嘆息,口占一首詩送他:

「常入野山取新竹, 平生未歷此艱辛。」

皇子聽了,說道:「我多年來憂愁苦恨的心,好容易到今天才安定了。」便答了他一首詩:

「長年苦戀青衫濕, 今日功成淚始干。」

這樣看來,這皇子的計謀順利地完成了。可是忽然有六個男子,走進輝夜姬的院子裡來。其中一人拿着一個棒,棒上掛着一個字條,寫着請願的文字。他說道:「工藝所工匠頭目漢部內麻呂上言:我等六人為 了製造玉枝,粉身碎骨,艱苦絕粒,已歷千有餘日,皆精疲力盡,然而不曾得到一文工錢。務請即刻償付,以便分配。」

老翁吃了一驚,問道:「這些工藝匠說的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此時皇子狼狽周章,啞口無言。輝夜姬聽到了,說道:「請把他們請願的文字給我看看。」但見上面寫道:「皇子與我等卑賤之工藝匠共同隱居一處,凡千餘日,命我等製造精美之玉枝。當時曾蒙惠許:成功之日,不但酬勞從豐,並且授予官爵。我等思量,此乃皇子之御夫人輝夜姬所需之物,我等應向此地領賞,今日即請惠賜。」

輝夜姬看了這請願書,正在愁眉不展,忽然笑逐言開,便喚老翁進來,對他說道:「我以為這真箇是蓬萊的玉枝,正在憂慮,原來這是假的,我真高興!這種討厭的偽物,他會送進來。趕快叫他走出去!」

老翁也點頭稱是,說道:「分明是偽物了,應該叫他滾蛋。」

輝夜姬現在心情開朗了,便寫一首詩回答皇子:

「花言巧語真無恥, 偽造玉枝欲騙誰!」

將這詩和那偽造的玉枝一起送還了他。

老翁本來和皇子親切地談話,現在意氣沮喪,只得假裝打瞌睡。皇子想起身回家,覺得不成樣子;照舊坐着吧,又覺得很難為情。於是只得低着頭躲着。直到天色漸黑,才偷偷地從輝夜姬家溜了出去。

輝夜姬把剛才來請願的六個工藝匠叫進來。她感謝他們,給了他們許多錢。六個人非常高興:「啊,今天如意稱心了!」拿着金錢回家去。豈知在途中,被車持皇子派來的人痛打一頓,打得頭破血流,金錢也被搶走,只得四散逃命。

事已至此,車持皇子嘆道:「我一生的恥辱,無過於此了。不但不能得到所愛的女子,而且被天下人恥笑。」他就獨自一人逃到深山中去了。他的家臣們帶了許多人四處找尋,終於影跡全無,大約已經死了。

推想皇子的心情,非但無顏再見他的朋輩,即使在他的家臣面前,也覺得可恥,因此只得銷聲匿跡。從此之後,世人稱此種行為為「離魂」。

火鼠裘

右大臣阿部御主人,家中財產豐富,人丁繁榮。他寫了一封信給那年舶來日本的中國貿易船上的王卿,托他買一件火鼠裘。他在侍從中選一個精明幹練的人,叫做小野房守的,叫他把信送給王卿。房守來到貿易船停泊的博多地方,把信呈上,並且繳付一筆貨款。王卿得信,便作復如下:「火鼠裘,我中國並無此物。我曾聞其名,卻並未見過。如果世間確有此物,則貴國應有舶來。閣下言不曾見過,則恐世間並無此物也。總之,閣下所囑,乃難中之難。然而,萬一天竺有此物舶來我國,則鄙人可向我國二三富翁詢問,或可借彼等之助力而獲得,亦未可知。如果世間絕無有此物,則所付貨款,當交來人如數璧還。專此奉復。」

王卿帶了小野房守,回到中國。幾個月之後,他的船又來到日本。小野房守乘了這船回到日本,即將入京。阿部御主人等得心焦了,聞訊之後,連忙派人用快馬迎接。房守快馬加鞭,只走七天,已從筑紫來到京城。他帶來一封信,信中寫道:「火鼠裘,我曾四處派人採購。據說此物在現世,在古代,都不易見到。但聞從前天竺有聖僧持來中國,保存在遙遠之西方寺中。這是朝廷有旨要買,好容易才買到的。我去購買時,辦事人員說此款不夠,當即由我補足,終於買到。墊付黃金五十兩,請即送還。如果不願付出此款,則請將裘送還為荷。」

阿部御主人得到此信,笑逐顏開,說道:「哪有這話!金錢不足道,豈有不還之理!當然會送還的。啊,我得到裘,真乃莫大的喜事啊!」他歡欣之餘,合掌向中國方面拜謝。

裝火鼠裘的箱子上,嵌着許多美麗的寶玉。裘是紺青色的。毛的尖端發出金色光輝。此裘穿髒了,可放在火中燒,燒過之後,就更加清潔。但此裘火燒不壞,還在其次,首先是其色澤之美麗。此物就是看看,也覺得是一件可貴的珍寶。阿部御主人看看這裘,嘆道:「輝夜姬欲得此物,不是無理的。啊!造化造化!」便將裘放入箱中,飾以花枝。他自己打扮一番,以為今夜可以泊宿在輝夜姬家,得意揚揚地出門。此時吟一首詩,放入箱中。詩曰:「熱戀情如火,不能燒此裘。經年雙袖濕,今日淚方收。」

阿部御主人站在輝夜姬家的門前了。叩門問訊,老翁出來,接了火鼠裘的箱,拿了進去給輝夜姬看。輝夜姬看了,說道:「啊!這裘多麼漂亮呀!不過,是不是真的火鼠裘,還不可知呢。」 老翁答道:「還有什麼真假呢!你把裘藏在箱中吧。這是世間難得見到的裘,你必須相信它是真的。像你這樣一味懷疑別人,實在是不行的。」說着,就去請阿部御主人進來。他想這回她一定肯接見這人了。老翁當然這樣想,連老婆婆也這樣想。老翁常常為了輝夜姬沒有丈夫,孤身孤居,覺得非常可憐。所以希望找到一個好男子,讓她夫妻團圓。無奈這女孩子無論如何也不肯,他也不能勉強她。  輝夜姬對老翁說道:「把這裘放在火中燒燒看。如果燒不壞,才是真的火鼠裘,我就遵他的命。你說這是世間難得看見的裘,確信它是真的。那麼,必須把它燒燒看。」

老翁說:「你這樣說,倒也很有道理。」他忽然改變主意,把輝夜姬的話傳達給大臣。

大臣說:「這裘啊,中國境內也沒有,我是千方百計弄來的。關於它的質量,還有什麼可懷疑呢?你們既然這樣說,就快點拿來燒燒看吧。」 這裘一放進火里,立刻劈劈啪啪地燒光了!輝夜姬說:「請看,這便可知它是一張假的皮毛。」大臣看到這情景,面孔就象草葉一般發青。輝夜姬高興得很,連忙作了一首詩,放在裝裘的箱子裡,還給阿部御主人。詩曰:「假裘經火炙,立刻化灰塵。似此凡庸物,何勞枉費心!」 於是,大臣只得悄悄地回去了。外間的人們便問:「聽說阿部大臣拿了火鼠裘來,就做了輝夜姬的夫婿,已經來到這屋子裡。大概住在這裡了吧。」另有人回答他說:「沒有沒有!那件裘放在火里一燒,劈劈啪啪地燒光了,因此輝夜姬把他趕走了。」世人都知道這件事。從此以後,凡是不能成遂的事情,都叫「阿部主人。」

龍頭上珠子

大伴御行大納言把家中所有的家人都召集攏來,對他們說:「龍頭上有一塊發出五色光輝的玉。哪一個取得到,隨便你們要什麼東西我都給你們。」

聽了這話的人都說:「我家主人的命令,實在是很可感謝的。不過,這塊玉,大概是很難得到的寶物吧。龍頭上的玉,怎樣才能取得呢?」這些人都咕噥着叫苦。

於是大納言說:「做家人的,為了完成主人的願望,性命也要捨棄。這是家人的本分呀!況且龍這東西,並非我國沒有而特產於唐土、天竺的東西。我國的海邊山上,常有龍爬上爬下。你們怎麼說是難事 呢?」

家人們答到:「那麼,沒有辦法。無論是怎樣難得的寶物,我們遵命去找求吧。」

大納言看看他們的神情,笑道:「這才對了。我大伴家裡的家人,是天下聞名的,難道會違背我主人的命令嗎?」

於是家人們出門去尋找龍頭上的玉。大納言把家中所有的絹、錦和金子都取出來,交給這些家人,作為他們的路費。又對他們說:「你們出門之後,我就吃齋念佛,直到你們回來。如果取不到這玉,不准你們 回到我這裡來!」

家人們聽了主人的囑咐,一個個懶洋洋地出門去了。他們都想:主人說,如果取不到龍頭上的珠子,不准再回到這裡來。但這東西,根本是取不到的。他們各自隨心所欲地東分西散。眾家人都咒罵主人,說他好奇。他們把主人給他們的東西隨意分配一下。有的拿了東西回家鄉去了。有的隨心所欲地到別處去了。他們都誹謗大納言,說道:不管是爹娘還是主人,這樣胡說八道,叫我們沒有辦法。

大納言全然不知道這情況。他說:「給輝夜姬住的普通的房屋太不象樣。」連忙建造起特殊的房屋來:室內四壁塗漆,嵌上景泰窯裝飾,施以各種色彩。屋頂上也染成五彩,掛上各種美麗的帶子。每一個房間裡都張着美麗無比的錦繡的壁衣。而且把他本來的老婆和小老婆都趕走。無論何事,他都不愛,一天到晚為了準備迎接輝夜姬而忙碌。

且說派遣出去取龍頭上的玉的家人們,不管大納言朝朝夜夜地等待,過了年底,到了明年,一直音信全無。大納言不勝焦灼,便悄悄地帶了兩個隨身侍從,微行來到難波港。看見一個漁夫,便問他:「大伴大納言家的家人們乘了船去殺龍,取它頭上的玉,這新聞你聽到過嗎?」

漁夫笑道:「哈哈,你這話真奇怪!首先,願意為了做這件蠢事而放船出去的船夫,在這裡一個沒有。」

大納言聽了這話,心中想到:「這些船戶都是沒志氣的。他們不知道我大伴一家的強大,所以講這種膽怯的話。」又想:「我們的弓多麼有力!只要有龍,一箭便可把它射死,取它頭上的玉,這是毫無問題的。這些家人不決不斷,直到現在還不回來,我在這裡老等,實在不耐煩了。「他就雇了一隻船,向海中到處巡遊,漸行漸遠,不覺來到了筑紫的海邊。

這時候,不知怎的,發起大風暴來,天昏地黑,那隻船被風吹來吹去,吹向什麼地方,完全不得而知。風越來越大,把船吹到了海的中央。大浪猛烈地衝擊船身,船被波浪包圍了。雷聲隆隆,電光閃閃。好個大納言,到此也束手無策了。他嘆道:「唉!我平生從來不曾吃過這種苦頭。不知道到底怎麼樣啊!」

那個船戶哭着說道:「我長年駕着這船來來去去,從來不曾碰到這種可怕的情況。即使幸而船不沉沒,頭上的雷電也會打死我吧!即使幸而神佛保佑,船也不沉,人也不死,但結果我這船終將被吹到南海之中。唉!我想不到碰着了這個古怪的雇客,看來我的命運是很悲慘的了!」

大納言聽了他的話,說道:「乘船的時候,船戶的話是最可靠的。你為什麼說出這種不可靠的話來呢?」說着,不知不覺地口中吐出青水。

船戶說:「我又不是神佛,有什麼辦法呢?風吹浪打,我是長年以來習慣的。但這雷電交加,一定是你想殺龍的原故。這暴風雨一定是龍神帶來的。你趕快祈禱吧!」

大納言聽了這話,忽然說道:「啊,你說的是。」便大聲祈禱:「南無船靈大明菩薩!請聽稟告:小人愚昧無知,膽大妄為,竟敢圖謀殺害神龍,實屬罪大惡極!自今以後,不敢損害神體一毛,務請饒恕,不勝惶恐之至。」

他大聲念這祈禱,有時起立,有時坐下,有時哭泣,念了千百遍。恐是因此之故,雷聲漸漸地停息。天色漸漸明亮起來,但風還是猛烈地吹着。

船戶說道:「啊,如此看來,剛才的風暴正是龍神菩薩來的。現在的風,方向很好,是順風,不是逆風。我們可以乘這風回家鄉去了。」但大納言已經嚇破了膽,無論如何不相信船戶的話。

這風繼續吹了三四天,似乎可把船吹到原來的地方去了。豈知向岸上望望,這是播磨國明石地方的海岸。但大納言總以為到了南海的海岸,疲勞之極,躺倒在船里了。他帶來的兩個侍從便上岸去報告當地的衙門。衙門裡特地派人員來慰問。然而大納言不能起身,直挺挺躺在船底里。無可奈何,只得在海岸的松樹底下鋪一條蓆子,扶起來躺在蓆子上。到這時候,大納言方才知道這裡不是南海的島。他好容易坐起身來。這個人平常有些傷風,就神色大變。這時候竟變成腹部膨脹,眼睛像兩顆李子一般腫起。派來的人員看了發笑。

大納言連忙叫衙門裡的人替他備一頂轎子,坐了回家。以前他派出去取龍頭上的玉的家人們,不知從哪裡知道消息,現在都回來了,對他說道:「我們因為取不到龍頭上的玉,所以不敢回來。現在,大人自己也已完全相信此物難取,想來不會責罰我們,所以回來了。」

大納言站起身來對他們說道:「龍頭上的玉,難怪你們取不到。原來龍這東西,是與雷神同類的。我叫你們去取它頭上的玉,猶如要殺死你們這許多家人。如果你們捉住了這條龍,連我也要被殺死的。幸而你們沒有把龍捉住。這大約是輝夜姬這個壞傢伙企圖殺死我們而安排的陰謀。我今後決不再走到她家附近去。你們也不要到她那裡去。」就把家中剩下的錦絮和金子賞賜了取不到龍頭上的玉的家人們。

以前離婚了的妻子聽到這則消息,幾乎笑斷了肚腸。新造房子屋頂上掛着的五彩帶子,都被鷂鷹和烏鴉銜去做巢了。

於是世間的人們都說:「聽說大伴大納言去取龍頭上的玉,沒有取到,眼睛上生了兩個李子回來了。啊,吃不消呀!」

從此以後,凡做無理的事,叫做「啊,吃不消呀」。

燕子子安貝

中納言石上麻呂對家中僕役說:「燕子做窠時,你們來通知我。」僕役們說:「大人要做什麼呢?」答道:「我要取燕子的子安貝。」

僕役們說:「我們曾經看見人們殺過許多燕子,但它們的肚子裡從來沒有這樣的東西。也許,燕子產卵的時候會生出這東西來。然而,怎樣取得到呢?燕子這東西,一看見人就逃走的呀。」

另外有一個人說:「宮中大廚房內,煮飯的屋子棟柱上的許多洞裡,都有燕子做窠。在那裡搭起架子來,叫幾個壯健的人爬上去,向許多洞裡窺探。那裡燕子很多,說不定有一兩隻正在產卵,就可把它們打死,奪取子安貝。」

中納言聽了這話,非常高興,說道:「這辦法很對,我倒沒有想到。你的話很有道理。」就選了忠實的男僕二十人,在那裡搭起架子來,叫他們爬上去 。中納言不斷地派人去問:「怎麼樣?子安貝取到了沒有?」 可是,那些燕子看見這許多人爬上來,都害怕了,不敢飛近。就有人把這情況報告中納言。中納言悲觀了,不知如何是好。

這時候,大廚房裡有一個年老的司事,名叫麻呂的,走來對中納言的家人們說:「你們大人要取子安貝,我倒有一個辦法呢。」家人們通報中納言,中納言便召見這老人,親切地同他談話。麻呂說道:「要取燕子的子安貝,這辦法是沒有用的。這樣做,一定取不到。第一,這樣烏叢叢的二十幾個人爬上去,那些燕子嚇壞了,是不敢飛近來的。應該把這架子拆掉,叫這許多人都走下來。然後選定一個幹練的男子, 叫他坐在一隻大籃子裡。籃子上縛一根索子,用滑車掛在樑上。燕子飛來了,連忙拉索子,籃子升上去。這男子便伸手去取子安貝。這樣,保管你取到手。」

中納言說:「這確是個好辦法。」便把架子拆毀,把那些人叫回來。他問麻呂:「那麼,怎麼會知道燕子要產卵了,把人拉上去呢?」

麻呂答道:「燕子要產卵,尾巴一定向上翹,翹了七次,卵就產下來。看到他第七次翹尾巴的時候,把籃子拉上去,便可取到子安貝。」

中納言聽了這話,歡喜無量,便偷偷地走進大廚房,擠在人叢中,日日夜夜地督促那人去取子安貝。同時,因為麻呂教了他這方法,他大大地褒獎他,對他說道:「你不是我家的人,倒很能稱我的心呢。」他還沒有取得子安貝,就象已經取得了那樣高興,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脫下來,賞賜給麻呂,對他說道:「今晚你必須再來一次大廚房,幫幫忙。」便叫麻呂暫時回去。

天色漸暮,中納言來到大廚房。一看,燕子果然正在做窠。而且正如麻呂所說,尾巴正在翹動。他連忙叫人乘入籃子裡,把籃子拉上去,叫他伸手到燕子窠里去摸。那人摸了一會,說道:「什麼也沒有!」

中納言生氣了,說道:「這是你不會摸的原故。」他想另外選一個人去摸,左思右想,終於說道:「還是讓我自己上去摸吧。」便坐在籃子裡,那籃子徐徐地拉上去。他向燕子窠里窺探,好極了!燕子正在翹尾巴。他連忙伸手到窠里去摸,摸着了一塊扁平的東西,便教道:「啊,有了!有了!把我放下來吧!麻呂!有了,有了!」人們圍集攏來,把籃子上的索子往下拉。豈知太用力了,那索子被拉斷。籃子裡的中納言跌下來,正好落在一隻大鍋子裡 。

人們大吃一驚,趕忙走過去,把中納言抱起。一看,他兩眼翻白,呼吸也停止了。連忙把水灌進他嘴裡,過了好一會,他方才甦醒過來。人們按摩一下他的手臂和腿,然後把他從鍋子上抱下來,問他:「現在您覺得怎麼樣?」中納言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稍微好點了。腰還是動不得。但子安貝牢牢地握在我手中,目的達到了。不管別的,趕快拿蠟燭來,讓我拜見這件寶貝。」

他抬起頭,張開手來一看,原來握着的是一塊陳舊的燕子糞!中納言叫道:「唉!沒有貝!」

從此以後,做事無效,叫做「沒有貝」。

中納言看到這不是子安貝,當然不能裝在匣子裡送給輝夜姬,心情大為沮喪。況且又是折斷了腰骨。他做了愚蠢的事,以致弄壞了身體,生怕這情況被世人知道,不勝苦恨。但他越是苦恨,身體越是衰弱。取 不到貝,還在其次,被世人恥笑,才真是丟臉。這比普通患病而死更沒面子。

輝夜姬知了這消息,做了一首詩去慰問他,詩曰:

「經年杳杳無音信,定是貝兒取不成。」

家人把這首詩念給中納言聽了,中納言在苦悶之中抬起頭,叫人拿來紙筆,寫一首答詩,詩曰:

「取貝不成詩取得,救命只須一見君。」

他寫完這詩,就斷氣了。輝夜姬聞此消息,深感抱歉。

出獵游幸

皇帝聞得輝夜姬的美貌蓋世無雙,有一天對一個名叫總子的女官說:「聽說這女子對愛慕她的男人,都看得同仇敵一樣,絕不聽他們的話。你去看看,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女子。」

總子奉了聖旨,退出皇宮,來到竹取翁家裡。竹取翁恭敬地迎接。總子對老婆婆說:「皇上說,你家的輝夜姬相貌美麗,蓋世無雙,特地命我來看看。」

老婆婆說:「好好,我就去對她說。」便走進去對輝夜姬說:「趕快出去迎接皇帝的使者!」輝夜答道:「哪裡的話!我的相貌並不怎麼美麗。羞人答答的,怎麼可以出去會見皇帝的使者呢?」她無論如何不肯聽話。

老婆婆說:「你這話多麼無禮!皇帝的使者難道可以怠慢的麼?」輝夜姬說:「我這樣說,並沒有得罪皇帝呀。」她完全沒有想會見使者的樣子。

輝夜姬這孩子是她從小撫育成長,同親生女兒一樣。然而對她講話,她滿不在乎地反抗。她想責備她,也不知道該怎樣講才好。

老婆婆就出來回復使者:「真是萬分對不起了!我家的姑娘,還是一個毫不懂事的女孩子;而且脾氣倔強,無論如何不肯出來拜見呢!」

女官說:「可是,皇上說一定要我來看看。我如果看不到,是不能回去的。皇上說的話,這國土裡的人難道可以不聽麼?你們說這話太沒道理了!」她嚴詞責備。然而輝夜姬聽了這話,不但堅不答應,又說道:「如果我這樣說違背皇帝的話,就請他趕快把我殺死吧!」

女官無可奈何,只得回宮去報告皇帝。皇帝說:「哈哈,這樣的心腸,是可以殺死許多人的!」一時把她置之度外。然而,總覺得心中不快,這樣倔強的女子,難道可以讓她戰勝麼?皇帝回心轉意,有一天, 把竹取翁叫來,對他說道:

「把你家的輝夜姬送到這裡來!聽說她的容貌非常美麗,以前我曾派使者去看,但結果是徒勞往返。是你教她這樣無禮的麼?」

竹取翁誠惶誠恐地回答道:「哪裡,哪裡!小人不敢。不過這個女孩子,恐怕是不肯進宮的。小人實在無可奈何。不過 ,且讓小人回去在勸一番吧。」

皇帝聽了這話,點頭稱是,對他說道:「這才不錯。是你撫育成長的人,難道你不能自由做主嗎?如果你把她送進宮來,我封你一個五品官員。」

竹取翁欣然回家,對輝夜姬說道:「皇帝對我如此說,難道你還不答應麼?」

輝夜姬答道:「不不,無論怎樣,我決不去當宮女。如果再要強迫我,我就要消失了。這算什麼呢:你等待我去當宮女,以便取得你的官位,我就同時死去!」

竹取翁說:「啊呀,這使不得!我要得到爵祿,而叫我的可愛的孩子死去,這成什麼話呢?不過,你究竟為什麼那樣地厭惡當宮女?談不到死的呀!」

輝夜姬答道:「我這樣說了,如果你還可以為我實際說謊,那麼就請你把我送進宮去,看我是死還是不死。過去有許多人誠心誠意,積年累月地求我,我尚且都不答應。皇帝的話還是昨天今天的事呢。如果我 答應了,世間的人將怎樣地譏笑我!這等可恥的事情,我是決不做的。」

竹取翁說:「天下之事,無論怎樣大,決不會關係到你的生命。那麼,讓我在進宮去回復皇帝,說你不肯當宮女就是了。」

竹取翁就進宮去對皇帝說:「上次皇上的話,小人非常感謝,立刻去勸小女入宮。豈知這女孩子說:『要我入宮我情願死。'原來這孩子,不是我造麻呂親生的,是從山中找來的,因此她的性情和普通人不 同。」

皇帝聽了這話,說道:「啊!對了對了!造麻呂啊!你家住在山腳邊嗎?這樣吧,讓我到山中去打獵。就闖進你家去看看輝夜姬,如何?」

竹取翁答道:「這是再好沒有了。當她不知不覺地坐在家裡的時候,皇帝突然行幸,便看到她了。」

於是皇帝連忙選定一個日子,到山中去打獵。他闖進輝夜姬家,一看,只見一片光輝之中,坐着一個清秀美麗的女子。皇帝想,正是此人了,便向她走近去。這女子站起身來,逃向裡面。皇帝走上前去,拉住 了她的衣袖。女子就用另一衣袖來遮住了臉。但皇帝已經清楚地看到了她的相貌,被她的美麗所迷惑,如何肯離開她呢?他想就此把她拉出來。

這時輝夜姬開言道:「我這身體,倘使這國土裡生出生來的,我就替你皇帝服役。可是我不是這國土裡的人,你硬拉我去,是沒有道理的呀!」

皇帝聽了這話,說道,豈有此理!無論如何定要拉她出來。他叫鑾輿開過來,想把輝夜姬拉到這車子裡去。真奇怪,忽然輝夜姬的身體消失,影跡全無了!皇帝想:啊呀,這便完了!原來真如竹取翁所說,這不是一個普通的人。於是說道:「好,好,我不在想帶你去了。你快回復原形,讓我再看一看,我就回去了。」輝夜姬就現在現出原形。

皇帝看了輝夜姬的原形,戀情愈加熱烈,不能自制。然而無論戀情如何熱烈,現在已經毫無辦法了。他便向竹取翁道謝,說竹取翁能讓他看到輝夜姬,他很高興,應予褒獎。翁也很感謝,拿出酒食來招待皇帝的隨從。

皇帝離開了輝夜姬回去,心裡實在戀戀不捨,懷着鬱鬱不樂的情緒上了車。臨行作詩一首送給輝夜姬,詩曰:

「空歸鑾駕愁無限,

只為姬君不肯來。」

輝夜姬回答他一首詩:

「蓬門茅舍經年住,

金殿玉樓不要居。」

皇帝看了這首詩,實在不想回去了。他的心掉落在這裡,似乎覺得有人在後面拉住他的頭髮。然而,在這裡宿一夜,到底不行。無可奈何,只得回駕。

自此以後,皇帝覺得經常在他身邊侍奉的女子們,和輝夜姬一比,竟是雲泥之差。以前所稱為美人的,同輝夜姬比較起來,完全不足道了。

皇帝的心中,經常有輝夜姬的幻影留存着。他每天只是獨自一人鬱鬱不樂地過日子。他意志消沉,不再走進皇后和女官們的房中去,只是寫信給輝夜姬,訴說衷情。輝夜姬也寫優美的回信給他。自此以後,皇帝隨着四季的移變,吟詠關於種種美麗的花卉草木的詩歌,寄給輝夜姬。

天之羽衣

輝夜姬和皇帝通信,互相慰情,不覺過了三年。又一個早春之夜,輝夜姬仰望月色甚美,忽然異常地哀愁起來,耽入沉思了。從前有人說過,注視月亮的臉是不好的。因此家人都勸輝夜姬不要看月亮。但輝夜姬不聽,乘人不見,便又去看月亮,並且吞聲飲泣。

七月十五日滿月之夜,輝夜姬來到檐前,望着月亮沉思冥想。家人看見了,便去對竹取翁說:「輝夜姬常常對着月亮悲嘆。近來樣子愈加特殊了。大概她心中有深切的悲慟吧。要好好地注意呢!」

竹取翁便去對輝夜姬說:「你到底有什麼心事,要如此憂愁地眺望月亮?你的生活很美滿,並沒有什麼不自由呢。」

輝夜姬答道:「不,我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憂愁和悲哀,只是一看到這月亮,便無端地感到這世間可唉,因而心情不快。」

竹取翁一時放心了。以後有一天,他走進輝夜姬的房間裡,看見她還是愁眉不展地沉思冥想。老翁着急了,問她:「女兒啊!你到底在想什麼?你所想的到底是怎樣的事呢?」輝夜姬的回答仍然是:「沒有,我並沒有想什麼,只是無端地心情不快。」老翁就勸她:「喏,所以我勸你不要看月亮呀!你為什麼看了月亮就這樣地默想呢?」輝夜姬答道:「不過,我難道可以不看月亮麼?」她還是照舊,月亮一出,她就到檐前去端坐着,沉思冥想。

所可怪者,凡是沒有月亮的晚上,輝夜姬並不沉思默想。有月亮的晚上,她總是嘆氣,沉思,終於哭泣。僕人們看到了,就低聲地議論,說姑娘又在沉思默想了。兩老和全家的人,都毫無辦法。

將近八月十五的一天晚上,月亮很好,輝夜姬走到檐前,放聲大哭起來。這是從來不曾有過的事,她竟不顧旁人,哭倒在地。老公公和老婆婆嚇壞了,連聲問她為了何事,輝夜姬啼啼哭哭地答道:

「實在,我老早就想告訴你們的。只恐兩老傷心,因此直到今天沒有說出。然而不能永遠不說出來。到了今天此刻,不得不把全部情況告訴你們了。我這個身體,其實並不是這世間的人。我是月亮世界裡的人,由於前世某種因緣,被派遣到這世間來。現在已經是該要回去的時候了。這個月的十五日,我的故國的人們將要來迎接我。這是非去不可的。使你們愁嘆,我覺得可悲,因此從今年春天起,我獨自煩惱。」說罷,哭泣在地。

竹取翁聽了這番話,說道:「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你原來是我從竹子裡找來的。那時你真不過像菜秧那麼大。現在怎樣?現在養得和我一樣高了。到底誰要來迎接你?不行不行,這是斷然不可以的!」

接着,他大聲號哭,叫道:「要是這樣,還是讓我去死了吧!」這情景實在悲痛不堪。

但輝夜姬說:「我是月亮世界的人,在那裡有我父母親。我到這國土來,本來說是極短時間的。但終於住了這麼長的年月。現在,我對月亮世界裡的父母親,並不怎樣想念,倒是覺得此地馴熟可親得多。我回到月亮世界去,一點也不覺得高興,只是覺得悲哀。所以,並不是我有什麼變心,實在是無可奈何,不得不去呀。」

於是輝夜姬和老翁一同哭泣。幾個女僕長時間隨伴着輝夜姬,回想這位姑娘,人品實在高尚優美,令人真心敬愛,現在聽說要分別了,大家悲傷不堪,滴水也不入口,只是相對哀嘆。

皇帝聞到了這消息,就派使者到竹取翁家來問訊。老翁出來迎接使者,話也說不出來,只是號啕大哭。老翁過度悲哀,頭髮忽然白了,腰也彎了,眼睛腫爛了。他今年只有五十歲(前文言七十歲,疑為作者筆誤),由於傷心,忽然變老了。

使者向老翁傳達皇帝的話:「聽說輝夜姬近來常常憂愁悲嘆,是真的麼?」

老翁哭哭啼啼地答道:「多承皇帝掛念,實在很不敢當!本月十五日,月亮世界裡要派人來迎接輝夜姬。我想請皇帝派一大隊兵馬來。如果月亮里那些傢伙來了,就把他們抓住。不知可不可以?」

使者回宮,把老翁的情況和他的話全部奏告了皇帝。皇帝說:「我只見輝夜姬一面,尚且至今不忘。何況老翁朝夕看到她。如果這輝夜姬被人接去,教他情何以堪呢!」

到了這個月的十五日,皇帝命令御林軍,選出六個大軍,共二千人,命一個叫高野大國的中將擔任欽差,領兵來到竹取翁家。

大軍一到竹取翁家,便分派一千人站在土牆上,一千人站在屋頂上。命令家中所有的男僕,分別看守每一個角落。這些男僕都手持弓箭。正屋之中,排列着許多宮女,叫她們用心看守。老婆婆緊緊抱着輝夜姬,躲在庫房裡。老翁把庫房門鎖好,站在門前看守。

老翁說:「這樣守護,難道還會輸給天上的人群麼?」又對屋頂上的兵士說:「你們如果看見空中有物飛行,即使是很小的東西,也立刻把它射死。」兵士們說:「我們有這麼多看守,即使有一隻蝙蝠在空中飛,也立刻把它射死,叫它變成乾貨。」老翁聽了這話,確信無疑,心中非常高興。

但輝夜姬說:「無論關閉得怎樣嚴,無論怎樣準備作戰,但戰爭對那國土裡的人是無用的。第一,用弓箭射他們,他們是不受的。再則,即使這樣鎖閉,但那國土裡的人一到,鎖自然會立刻開脫。這裡的人無論怎樣勇武地準備戰爭,但那國土裡的人一到,個個都沒有勇氣了。」

老翁聽了這話,怒氣沖沖地說:「好,等那些人來了,我就用我的長指挖他們的眼球。還要抓住他們的頭髮,把他們的身體甩轉來。然後剝下他們的褲子,教他們在這裡的許多人面前出醜!」

輝夜姬說:「唉,你不要大聲說話。被屋頂上的武士們聽到了,不是很難為情的麼?我辜負了你們長時間的養育之恩而貿然歸去,實在抱歉得很。今後我倘能長久地住在這裡,多麼高興!然而做不到,不久我就非走不可了。這是可悲的事。我因為想起雙親養育之恩未報,歸途中一定不堪痛苦,所以最近幾個月來,每逢月亮出來,我就到檐前去請願,希望在這裡再住一年,至少住到年底。然而不得許可,所以我如此愁嘆。使得你們為我擔心,實在是非常抱歉的。月亮世界裡的人非常美麗,而且不會衰老,又是毫無痛苦的。我現在將要到這樣好的地方去,然而我一點也不覺得快樂。倒是要我離開你們兩個衰老的人,我覺得非常悲慟,戀戀不捨呢。」說罷嚶嚶啜泣。

老翁說:「唉,不要說這傷心的話了。無論怎樣美麗的人來迎接你,都不要擔心。」他怨恨月亮世界裡的人。

這樣那樣地過了一會,已經將近夜半子時。忽然竹取翁家的四周發出光輝,比白晝更亮。這光輝比滿月的光要亮十倍,照得人們的毛孔都看得清楚。這時候,天上的人乘雲下降,離地五尺光景,排列在空中。竹取翁家裡的人,不論在屋外或屋內的,看到了這光景,都好像被魔鬼迷住,茫然失卻知覺,全無戰鬥的勇氣了。有幾個人略有感覺,知道這樣不行,勉強拿起弓箭來發射。然而手臂無力,立刻軟下去。其中有幾個特別強硬的人,提起精神,把箭射了出去,然而方向完全錯誤。因此,誰也不能戰鬥,但覺神志昏迷,只得相互顧視,默默無言。

這時候,但見離地五尺排列在空中的人們,相貌和服裝非常美麗,令人吃驚。他們帶來一輛飛車。這車子能夠在空中飛行,車頂上張着薄稠的蓋。這些天人之中有一個大將模樣的人,走出來叫道:「造麻呂,到這裡來!」

剛才神氣活現的竹取翁,現在好象喝醉了酒,匍行而前,拜倒在地。天人對他說道:「你好愚蠢啊!因為略有功德,所以我暫時叫輝夜姬降生在你家。至今已有很長時間,而且你又獲得了許多金子。你的境遇不是已經大大地好轉,和以前判若兩人了麼?這輝夜姬,由於犯了一點罪,所以暫時叫他寄身在你這下賤的地方。現在她的罪已經消除,我來迎接她回去。所以你不須哭泣悲哀。來,快快把輝夜姬還出來吧!」

老翁答道:「你說暫時叫輝夜姬降生在我家。可是我將她撫養成長,至今已有二十多年。大概你所說的輝夜姬,一定是降生在別處的另一個輝夜姬吧。」

他又說:「我這裡的輝夜姬,現在患着重病,躺在那裡,決不能出門。」

天人不回答他,卻把那飛車拉在老翁家的屋頂上,叫道:「來!輝夜姬啊!不要只管住在這種污穢的地方了!」

這時候,以前關閉的門戶,都自動打開,窗子也都自己敞開了。被老婆婆緊緊抱着的輝夜姬,此時翩然地走出來。老婆婆想拉住她,無論如何也拉不住,只得仰望而哭泣。老翁無可奈何,只是伏地號啕。 輝夜姬走近老翁身旁,對他說道:「我即使不想回去,也必須回去。現在請您歡送我升天吧。」

老翁說:「我這樣悲慟,怎麼還能歡送?你拋撇了我這老人而升天,叫我怎麼辦呢?還是請你帶了我同去罷。」說罷哭倒在地。輝夜姬煩惱之極,不知怎樣才好。

後來她對老翁說:「那麼,讓我寫一封信吧。你想念我的時候,就請拿出這封信看看。」說罷,便一面啜泣,一面寫信。她的信上寫道:

「我如果是同普通人一樣地生長在這國土裡的人,我一定侍奉雙親直到百年終老,便不會有今日的悲慟。然而我不是這樣的人,必須和你們別離,實在萬分遺憾!現在把我脫下來的衣服留在這裡,作為我的紀念物。此後每逢有月亮的晚上,請你們看看月亮。唉!我現在捨棄了你們而升天,心情就象落地一樣。」

於是有一個天人拿了一隻箱子來,箱子裡盛着天的羽衣。另外有一隻箱子,裡面盛着不死的靈藥。這天人說:「這壺中的藥送給輝夜姬吃。因為她吃了許多地上的穢物,心情定然不快,吃了這藥可以解除。」 便把藥送給輝夜姬。輝夜姬略吃了一點,把餘下的塞進她脫下來的衣服中,想送給老翁。但那天人阻止她,立刻取出那件羽衣來,想給她穿上。

輝夜姬叫道:「請稍等一會!」又說:「穿上了這件衣服,心情也會完全變更。現在我還有些話要呢。」她就拿起筆來寫信。天人等得不耐煩了,說道:「時候不早了!」輝夜姬答道:「不要說不顧人情的話呀!」便從容不迫地寫信給皇帝。信上寫道:

「承蒙皇帝派遣許多人來挽留我的升天,但是天心不許人意,定要迎接我去,實在無可奈何。我非常悔恨,非常悲慟。以前皇帝要我入宮,我不答應,就因為我身有此複雜情節之故,所以不顧皇帝掃興,堅決拒絕。實屬無禮之極,今日回思,不勝惶恐之至。」末了附詩曰:

「羽衣着得升天去,

回憶君王事可哀。」

她在信中添加壺中不死之藥,將交與欽差中將。一個天人拿去送給中將。中將領受了。同時,這天人把天上的羽衣披在輝夜姬身上。輝夜姬一穿上這件羽衣,便不再想起老翁和悲哀等事。因為穿了這件羽衣能忘記一切憂患。輝夜姬立刻坐上飛車,約有一百個天人拉了這車子,就此升天去了。這裡只留下老公公和老婆婆,悲嘆號哭,然而毫無辦法了。旁人把輝夜姬留下的信讀給老翁聽。他說:「我為什麼還要愛惜這條命呢?我們還為誰活在世間呢?」他生病了,不肯服藥,就此一病不起。

中將率領一班人回到皇宮,把不能對天上人作戰和不能挽留輝夜姬的情況詳細奏明,並把不死之藥的壺和輝夜姬的信一併呈上。皇帝看了信,非常悲慟,從此飲食不進,廢止歌舞管弦。

有一天,他召集公爵大臣,問他們:」哪一個山最接近天?「有人答道:」駿河國的山,離京都最近,而且最接近天。」皇帝便寫一首詩:

「不能再見輝夜姬,

安用不死之靈藥。」

他把這首詩放在輝夜姬送給他的不死之藥的壺中,交給一個使者。這使者名叫月岩笠。皇帝叫他拿了詩和壺走到駿河國的那個山的頂上去。並且吩咐他:到了頂上,把這首御著的詩和輝夜姬送給他的不死之藥的壺一併燒毀。月岩笠奉了皇命,帶領大隊人馬,登上山頂,依照吩咐辦事。從此之後,這個山就叫做「不死山」,即「富士山」。這山頂上吐出來的煙,直到現在還上升到雲中,到月亮的世界裡。古來的傳說如此。

名稱由來

由「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竹取老人」開始的竹取物語,是日本最早的物語文學作品。

竹取物語中向竹取公主求婚的年輕人有五人,據說都是以現實人物為藍本創造出來的。這些現實人物,在作為竹取物語舞台的奈良時代,都是身居高位且家財萬貫的人。竹取物語則是表現了竹取老人貧困但頑強的生活,以及竹取公主對財富和權力進行懲罰的權利批判故事。也有說實際人物的登場,更真實地表現了貧困者的心情。但是,也有竹取老人也是一村之長的說法,還有說竹取暗含「寧娶竹不嫁花」的態度,因此竹取物語真正的意義還並未為人所知。

改編真人電影

分別有於1979年和1987年上映的電影作品。

1979年版「竹取物語」

監督:Mayumi Amakusa
腳本:Mayumi Amakusa
原作:Mayumi Amakusa
生產:黑川文雄
拍照:Masaaki Mori

1987年版「竹取物語」

監督:市川崑
出演:澤口靖子中井貴一三船敏郎若尾文子春風亭小朝
製作:田中友幸羽佐間重彰
腳本:菊島隆三石上三登志日高真也市川崑

視頻

電影 竹取物語

相關書籍

以竹取物語為題材之作品

小說

電影

漫畫

動畫

遊戲

音樂

參見

外部連結

參考文獻

  1. 竹取物語 (豆瓣)_豆瓣讀書 圖書竹取物語 介紹、書評、論壇及推薦... 物語文學是日本古典文學的一種體裁,產生於平安時代(794-1185年)前期。這本書收有《竹取物語》、《落窪物語》、《雨月物...
  2. 漢語詞彙「赫奕」. 
  3. 竹取物語Taketori monogatari(1987)_1905電影網 2019年12月6日 - 竹取物語 (1987) 6.7 Taketori monogatari 1987-09-14(美國)| 冒險 奇幻 歷史|2小時1分鐘 市川昆 導演 三船敏郎 飾Taketor... 若尾文子 飾Tayoshi...
  4. 竹取物語-電影---愛奇藝 竹取物語是由市川昆導演,中井貴一,三船敏郎,若尾文子等主演的科幻電影。電影簡介:來自太空的女主角,是人類恆久已來所擁有的幻想與渴望的化身.導演以現代的特別...

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