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真相歡迎當事人提供第一手真實資料,洗刷冤屈,終結網路霸凌。

連戰查看源代码讨论查看历史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連戰,圖片來源:自由時報

連戰(1936年8月27日),字永平台灣政治人物,人稱連爺爺。出生於陝西西安,祖父為台南歷史學家連橫,父親為連震東。曾擔任副總統、行政院院長、國民黨主席、省主席。行政院長任內期間推行全民健保,對台灣醫保制度起了相當大的影響,造福百姓。

學歷

連戰就讀西安作秀小學(今西安市后宰門小學)一年級,翌年轉學到新街小學二年級,1944年因父親連震東轉調重慶,隨父親遷往重慶,就讀重慶南山小學4年級。1945年11月,台灣省行政長官陳儀委任連震東擔任台北州接收管理委員會首任主任委員,連震東先到台灣,1946年,10歲的連戰才隨母親搭船到台灣 。連戰到台灣之後,進入臺北市日新國小,初中就讀於臺北市成功中學初中部,高中就讀於師大附中

1953年,考入陸軍軍官學校,半年後轉學進入國立臺灣大學政治系[1],1957年取得台灣大學政治系學士學位,之後就讀美國芝加哥大學

家世背景

連震東去世短短六、七年間,連戰前副總統個人財產累計到200億元看看和珅抄家清單,這個貪官到底是多大的排場:連戰在台北的土地面積有兩萬多坪超過了10個標準足球場。宋楚瑜縱使有美國的五棟豪華別墅,恐怕也要自嘆弗如。1936年連戰的祖父連橫臨終時曾對連戰的父親連震東說:“餘無長物留汝”,意思是沒留下什麼財產給連震東。但是,如今連家財產總值據估計已達四百億元新台幣以上。短短四十餘年時間,連家怎麼從“無長物”搖身一變,成為台灣最富人家呢?真是非常諷刺。

事實上,連家從來台的第一代起就是台灣的有錢人,至多只是歷代有錢的程度不一,除第五代略遜以外,第六代又有復興。第六代家業的復興,除了自身因素外,與同當時台灣數一數二的大貿易商沈鴻傑沈德墨)結為親家—— 即沈鴻傑的女兒沈璈雲嫁給了連橫也有關係。沈鴻傑是《台灣通史》“貨殖列傳”上列名的人物,兩個有錢世家結為親家,對連家的經濟發跡有著很大影響。或許正因為有這樣的家業作為支撐,才有了連橫文史風流的生涯。他畢生讀書,和台灣當時的舊地主縉紳及文士階級詩酒唱酬。更值得注意的是1924年連橫被日本“常磐生命保險株式會社”給予特許經營台北代理店,等於今日的人壽保險公司,雖然連橫經營這家保險公司的業績並未見諸記錄,僅在他的《台灣詩匯》刊物上登過廣告,但由特許經營保險公司這件事來看,至少可以證明當時連家的經濟實力。可見,連橫並不是沒有給連震東留下遺產,只不過不是很豐厚而已。連家的真正發跡是從第八代連震東開始的。連震東、連戰兩代單傳都任公職,未曾經商。在任內運用公職上下其手不當取得房地產,令人汗顏。

一門官宦

連橫連震東再到連戰兩代都是單傳,所以財富的積累是一脈相承的。台灣新新聞》週刊1993年310期 “連戰到底有多少財產”一文中所指出的,“台灣連戰的資產非由祖傳,而由自己累計【賺得】,在連震東去世至今短短六七年間,連戰的財產累計到200億元,即使是靠點石成金,連戰夫婦拿著那根‘魔仗’四處點石,六、七年間要點出200億元,恐怕也要點得很累。” 民眾對於國民黨連戰不當取得財產情形,是相當厭惡的。

連震東一直在官場活動,曾任“民政廳長”、“內政部長”、“國策顧問”及“總統府”資政等顯赫的職位,當然不便於從事工商生財活動。連戰在《香港時報》發表文章時曾寫到的:“連家世居台南府寧南坊馬兵營(即台南法院舊址),日本割據台灣時,祖產就那麼一筆勾銷。” 由此可見,連戰的祖先雖然曾昆是台南府城的望族,但由於連戰的曾祖父連得政(連永昌)在日本佔領台灣前曾擔任籌餉抗日之職,因此,日本人割據台灣後將連家的家產全數充公。連橫雖然也想作生意,重振家業,但沒留下多少不動產。只有連震東、連戰倆,運用公職上下其手不當取得房地產並介入金融業,才是連家能迅速擴展財富的主要原因。

政商人脈

連家帳面上的地產就超過二百億元新台幣,在房地產方面,返台之初所住台北市南京西路的房屋是向市政府依法承租的,其後才購買一所新平房,因儲蓄存款不足,曾向“彰化商業銀行”貸款,並將新平房出租,並以租金分期償還貸款本息。該筆貸款還清後,又賣掉苗栗兩筆較無潛力的田地,並向彰化商業銀行再次貸款,在台北市南京西路買下一塊土地,“與友人黃烈火合建各分一半,所分得的一半,並即租與黃烈火經營之味全公司,因此取得可之租金,其後,並向黃烈火購得其另一半產權,而改租與台北區中小企業銀行。”(“連震東年譜”年載)

連震東夫婦之所以將房屋租給“北企”,並介入金融業,是有其原因的。早期,台灣金融保險業尚未開放,政府要開放給誰經營,全憑黨、政關係及地方士紳的派系脈絡。連家早期之所以能參予金融行業的投資,除了遠瞻的眼光之外,連震東的黨政力量更是不容忽視的因素。同樣,“北企”的董事長陳逢源連震東是台南老鄉,均是當地望族,更是連震東早年在任職台灣《民生報》時的同事,他們曾經合夥經營“台灣土地株式會社”未成功,會社解散後,連震東分得台北中山北路一筆一甲多的土地,後來被政府接收,連震東便將部分所得轉而投資“北企”。由於連震東的黨政關係良好,陳逢源當然也樂於讓連成為其原始股東之一。投資“北企”之後,趙蘭坤接著便擔任了“北企”的董監事,從此,連家便逐步涉及金融機構。據“北企”內部人員表示,“北企”當年由“合會儲蓄公司”轉制為銀行的過程中,時任內政部長的連震東確實幫了一些忙,不過如何幫忙的,該員則表示不便明說。“北企”銀行專向中小企業提供專業信用,目前共有8家總機構,235家分支機構。

“彰化銀行”董事長張聘山,是連震東在日本東京慶應大學讀書時的同窗好友,世交基篤,大約在1953年或1954年前後,張聘山經常勸說連震東,有錢就多買一些“彰化銀行”的股票。在張聘山的一再引介下,連震東大筆購進“彰化銀行”的股票,目前連家仍以“彰銀”的持股較多,獲利也相當可觀。

由上可見,連震東在內政部長任內藉金融與土地的“運作”積累了連家財富,一般而言,這種“運作”最需要的乃是“人脈”,而連家最具備的恰好就是“人脈”。向“彰化商業銀行”貸款買地,找人合建,合建後又出租,然後全數買回又出租北“北企銀行”,如此獨特的貸款與收租策略的施行,靠的就是“人脈”,連震東精明地將這種“人脈”關係運用為“財富”,從而在四十多年中創造了連家的“經濟奇跡”。

連震東1986年病故時,外界曾傳聞,連戰坐承了龐大的遺產,而未曾繳納分毫遺產稅,令人反感。後來,有議員也對此提出過質詢,連戰則以沉默來回答。

兩岸關係

2005年4月連戰時任國民黨主席,率團赴大陸展開「和平之旅」,和時任中共總書記胡錦濤進行歷史性會面,雙方共同發布「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作出「三點體認」,五個「促進工作」,希望在「九二共識」基礎上盡速恢復兩岸談判;促進終止敵對狀態達成和平協議;促進包括三通在內的經濟全面交流;促進協商台灣參與國際活動問題,並建立黨對黨定期溝通平台;雙方並強調,在恢復協商後將優先討論兩岸共同市場的問題。一直心繫兩岸和平與台灣未來的他,特別關心兩岸關係現況,期待再次赴陸,為兩岸與全體華人融合盡一份心力[2]

2018年7月國民黨前主席、兩岸和平發展基金會董事長連戰率團訪問北京,13日上午在人民大會堂與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會面,習近平以「好久不見的老朋友」來稱呼連戰。連戰則表示,現在劍拔弩張的朝鮮半島已露出曙光,但中華民族的兩岸卻陷入僵局。習近平在一開場時對連戰表示,早在2006年,就以浙江省委書記的身份接待當時的國民黨前主席連戰,由於兩人的交情久,一直用「老朋友」稱呼連戰。習近平指出,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之後,接待第一個來自寶島台灣的代表,就是連主席帶領的台灣各界人士,習近平稱讚連戰,身繫民族胸懷民族、心繫兩岸,可以說在推動兩岸和平發展、兩岸同胞福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做出重要貢獻。

視訊

連戰:我睡7小時吃兩餐怎權貴!

參考文獻

  1. 許世楷新書 連戰:總統要換咱台灣人做. 新頭殼. 2012-12-16 (中文(繁體)‎). 
  2. 朱真楷, 連戰84歲壽宴 盼為兩岸融合盡心中時電子報,2019-0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