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真相歡迎當事人提供第一手真實資料,洗刷冤屈,終結網路霸凌。

王勃查看源代码讨论查看历史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王勃
唐代诗人、初唐四杰之一
子安
籍貫 绛州龙门(今中国山西河津
出生 唐高宗永徽元年(650年)
逝世 上元三年(676年)
《王子安集》16卷

王勃(650年-676年[1]王勃之生卒年,尚無確考。一种说法根据《杨炯集》卷三《王子安集原序》载:“命不与我,有涯早谢,春秋二十八,皇唐上元三年秋八月。”说他於上元三年(676年)卒,年二十八岁。据此推断,王勃生於贞观二十三年(649年)。《旧唐书·文苑·王勃传》中载:“上元二年,勃往交趾省父,道出江中,为采莲赋以见意,其辞甚美。渡南海,堕水而卒,时年二十六。”據此則推得生年為贞观二十二年(648年)。另据王勃自撰《春思赋》:“咸亨二年,余春秋二十有二。”咸亨二年即671年。据此,则当生于唐高宗永徽元年(650年)。闻一多《唐诗大系》认为王勃生于649年,即太宗贞观二十三年。刘汝霖《王子安年譜》认为杨炯《王勃集序》记载有误,王勃应生於永徽元年(650年),至於王勃卒年,刘汝霖則取上元三年(676年)。岑仲勉《唐集质疑·王勃疑年》亦表示:“《旧传》之上元二年:系叙事揭起法,勃非必卒于是岁。” 綜合上述說法,似以王勃自述為確,即永徽元年(650年),字子安,絳州龍門(今山西省河津縣)人,生在一個書宦之家, 初唐时代的诗人。是隋煬帝时經學大儒王通的孙子[2],詩人王绩的侄孙。卒於上元三年(676年),得年二十六歲。</ref>)

生平

王勃小时候很聪慧,从小就能写诗作赋,天下目为神童。在先輩們文學素養的熏陶下,王勃兄弟六人,都能詩能文,為人稱道。其中王勃最有才氣。他聰敏穎悟,勤奮好學。6歲時就寫得一手好文章。9歲時,就能閱讀學者顏師古的《漢書注》。他發現顏氏的註釋有不少失誤之處,於是一一錄出,最後整理成《指瑕》十卷。顏氏的《漢書注》是有一定權威性的,王勃當時在文壇上尚是無名小卒,而敢於向他挑戰,已是很不簡單的了。王勃10歲的時候,就精通了《六經》。這時他的知識已經相當豐富了,寫了很多詩文。據史書記載,王勃寫文章時,開始並不認真構思,而是先磨很多的墨汁,然後便是盡情地喝酒,接著蒙頭大睡。睡醒後才寫,總是揮筆成篇,並且能做到一字不改。原來,他並沒有真睡,而是在被窩裡靜思苦想,對文章的結構、詞句反复推敲。爛熟於心,提起筆來,當然就似從胸中流出一般。人們把這稱為打“腹稿”。這就是“腹稿”這個詞的來歷。

王勃15歲時,右相劉祥道表薦於朝,拜為朝散郎。18歲被召為沛王府修撰。唐高宗上元二年(675年),王勃渡海時不幸溺死,年僅26歲。他的一生是短暫的,但卻留下了很多詩篇,千載以來傳誦不衰。“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這膾炙人口的詩句,至今還被人們作為贈別親友的勉勵之詞。人們把他與楊炯盧照鄰駱賓王稱譽為“初唐四傑”。四傑之中,王勃成就最高。鄭振鐸先生在評價王勃詩歌對後世的貢獻時,把他譽為盛唐詩歌的黎明女神。對此,王勃是當之無愧的。 [3]

現今越南乂安省宜祿縣(Nghi Lộc宜春鄉仍然有王勃墓。

风格

王勃的诗多描寫個人生活、抒发个人情志;也有一些抨击时弊,少数抒发政治感慨、隐寓对豪门贵族的不满之作;其中写离别怀乡之作较为著名。工於五律五绝,明代胡应麟《诗薮·内编》以其五律“兴象婉然,气骨苍然,实首启盛、中妙境。五言绝亦舒写悲凉,洗削流调。究其才力,自是唐人开山祖。”

他的文学主张崇尚实用,他在《上吏部裴侍郎启》认为“君子以立言见志。遗雅背训,孟子不为;劝百讽一,扬雄所耻。苟非可以甄明大义,矫正末流,俗化资以兴衰,家国由其轻重,古人未尝留心也。”对初唐文坛的风气转变起了很大作用。

著作

王勃的诗文集原有30卷,现仅存《王子安集》16卷,存诗80多首,文章90多篇。他最著名的作品是《滕王阁序》。關於〈滕王阁序〉的由來,唐末王定保的《唐摭言》有一段生动的记载,原來閻公本意是讓其婿孟学士作序以彰其名,不料在假意謙讓時,王勃卻提筆就作。閻公初憤然离席,至配室更衣,专会人伺其下笔。初聞“南昌故郡,洪都新府”,閻公覺得“亦是老生常谈”;接下來“台隍枕夷夏之交,賓主盡東南之美”,公闻之,沈吟不言;及至“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一句,乃大驚“此真天才,当垂不朽矣!”,出立於勃側而觀,遂亟请宴所,极欢而罢。

另有:

  • 《汉书指瑕》十卷
  • 《周易发挥》五卷
  • 《次论语》十卷
  • 《舟中纂序》五卷
  • 《大唐千岁历》若干卷
  • 《皇帝八十一难经注》若干卷
  • 《合论》十卷
  • 《玄经传》若干卷
  • 《续文中子书序诗续》若干篇

均已亡佚。

现存版本:

  • 明崇祯张燮编《王子安集》16卷
  • 清同治甲戌蒋清翊著《王子安集笺注》20卷
  • 杨守敬《日本访书志》著录卷子本古钞《王子安文》1卷,并抄录逸文13篇(实为12篇,其中6篇残缺)
  • 罗振玉《永丰乡人杂著续编》辑有《王子安集佚文》1册,共24篇,增杨氏所无者12篇,补足杨氏所录6篇残缺之文
  • 日本京都大学部影印唐钞本第1集有《王勃集残》2卷

另有清宣统三年刊姚大荣《惜道味斋集》有《王子安年谱》。

近年何林天根据辑自日本的一些佚文,点校整理了《重订新校王子安集》,由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詩文

滕王閣是我國古代遊覽勝地之一。它曾經屹立於南昌贛江之濱,與層巒積翠的西山相對。這閣是唐高祖李淵第二十二子元嬰任洪州(今江西省南昌市)都督期間營建的。因元嬰曾被封為滕王,因此稱此閣為滕王閣,古往今來,無數詩人遊客慕名至此,登臨觀覽,吟詩作賦,留下了大量詩篇,王勃的《滕王閣》詩是其中之一。而在以滕王閣為題的大量詩作中,王勃的這一首是屬於上乘的。明代著名的詩歌評論家胡應麟在《詩藪》中說:在唐代初年的短詩中,王勃的《滕王閣》是第一名。

王勃寫《滕王閣》詩的同時,還寫了一篇《秋日登洪府滕王閣錢別序》,後人為簡稱《滕王閣序》。它辭彩絢麗,對仗工整,氣勢奔放。在古代駢體文園地裡,是最受人推許的佳作。清代尚鎔的《憶滕王閣》中有這樣一聯:“倘非子安序,此閣成荒陬。”意謂如果不是子安(王勃字)的《滕王閣序》,這閣早就湮沒無聞,變成廢墟了。確實如此,滕王閣之所以成為譽貫古今的江南名勝,和王勃這一序一詩的遠近傳播,關係是很大的。[4]

《秋日登洪府滕王閣餞別序》

【原文】

南昌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軫,地接衡廬。襟三江而帶五湖,控蠻荊而引甌越。物華天寶,龍光射牛斗之墟;人傑地靈,徐孺下陳蕃之榻。雄州霧列,俊採星馳,台隍枕夷夏之交,賓主盡東南之美。都督閻公之雅望,棨戟遙臨;宇文新州之懿範,襜帷暫駐。十旬休假,勝友如雲;千里逢迎,高朋滿座。騰蛟起鳳,孟學士之詞宗;紫電青霜,王將軍之武庫。家君作宰,路出名區;童子何知,躬逢勝餞。

   時維九月,序屬三秋。潦水盡而寒潭清,煙光凝而暮山紫。儼驂騑於上路,訪風景於崇阿。臨帝子之長洲,得仙人之舊館。層台聳翠,上出重霄;飛閣流丹,下臨無地。鶴汀鳧渚,窮島嶼之縈迴;桂殿蘭宮,列岡巒之體勢。披繡闥,俯雕甍,山原曠其盈視,川澤盱其駭矚。閭閻撲地,鐘鳴鼎食之家;舸艦迷津,青雀黃龍之軸。虹銷雨霽,彩徹區明。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漁舟唱晚,響窮彭蠡之濱;雁陣驚寒,聲斷衡陽之浦。
   遙襟俯暢,逸興遄飛。爽籟發而清風生,纖歌凝而白雲遏。睢園綠竹,氣凌彭澤之樽;鄴水朱華,光照臨川之筆。四美具,二難並。窮睇眄於中天,極娛遊於暇日。
   天高地迥,覺宇宙之無窮;興盡悲來,識盈虛之有數。望長安於日下,指吳會於雲間。地勢極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遠。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盡是他鄉之客。懷帝閽而不見,奉宣室以何年?
   嗟乎!時運不濟,命運多舛。馮唐易老,李廣難封。屈賈誼於長沙,非無聖主;竄梁鴻於海曲,豈乏明時。所賴君子安貧,達人知命。老當益壯,寧移白首之心?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酌貪泉而覺爽,處涸轍以猶歡。北海雖賒,扶搖可接;東隅已逝,桑榆非晚。孟嘗高潔,空懷報國之心;阮藉猖狂,豈效窮途之哭!
   勃,三尺微命,一介書生。無路請纓,等終軍之弱冠;有懷投筆,慕宗懿之長風。舍簪笏於百齡,奉晨昏於萬里。非謝家之寶樹,接孟氏之芳鄰。他日趨庭,叨陪鯉對;今晨捧袂,喜托龍門。楊意不逢,撫凌雲而自惜;鐘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慚?
   鳴呼!勝地不常,盛筵難再。蘭亭已矣,梓澤丘墟。臨別贈言,幸承恩於偉餞;登高作賦,是所望於群公。敢竭鄙誠,恭疏短引。一言均賦,四韻俱成。請灑潘江,各傾陸海云爾!
    滕王高閣臨江渚
    佩玉鳴鸞罷歌舞
    畫棟朝飛南浦雲
    珠簾暮卷西山雨
    閒雲潭影日悠悠
    物換星移幾度秋
    閣中帝子今何在
    檻外長江空自流

【譯文】

  舊時的豫章郡,新設的洪都府,是天上翼、軫兩星的分野,地域和衡山、廬山相接。連接著長江圍繞著湖泊,控制著蠻荊(今湖南、湖北、四川、貴州)一帶,連接著甌越(今浙江南部及福建、廣東一帶)之地。物的光華煥發為天上的寶氣,寶劍的光輝直射鬥、牛之區;人才的俊傑是因為地有靈秀,高士徐孺子才能使陳蕃放下臥榻。洪州的房屋象雲霧一樣布列,俊傑人才象流星般赴宴。洪州的城池位於荊楚和揚州的交通要道,宴會的主人和客人都是東南傑出的人物。都督閻公享有崇高的聲望,在持戟的儀仗隊護衛下,遠遠地來到;新州的宇文剌史具有美好的風範,乘的車駕在這裡暫時停駐。恰逢十天一次的假日,好朋友雲集一處;千里之遠的賓客相逢在一起坐滿了高閣。(在座文士)的文采象蛟龍騰空,鳳凰起舞,都是孟學士那樣的文章大師;(在坐武將)身佩紫電青霜寶劍,是王將軍那樣的胸有韜略。家父在南方做縣令,我因探親路過這有名的地方,我這個年輕的晚輩知道什麼,竟然親身遇上這樣盛大的宴會。

   時間正是九月,晚秋之時。地上的積水已盡,而寒冽的贛江水十分清澈,遠晀西山峰巒雲煙凝集,山色青蒼欲滴。馬車在高高的道路上前進,到高大的山陵上尋訪名勝風景。來到滕王建閣的大州上,登上滕王所建的高閣。層層的樓台閃耀著青綠,高高聳入雲霄,飛聳的樓閣塗飾得鮮豔欲滴,向下看不見地面。白鶴野棲息的水岸沙洲,極盡島嶼的迂迴曲折,用桂樹和木蘭建造的宮殿,參差排列。打開雕花的閣門,俯視雕鏤華麗的屋脊,曠遠的山嶺平原盡收眼底,紆回的河流大澤令人看了驚異。房屋到處都是,有不少擊鐘列鼎而食的富貴人家;大船停滿了渡口,有許多雕畫著青雀、黃龍。彩虹消散,雨後新晴,燦爛的陽光照徹了天空。西落的晚霞與水邊的孤鶩一齊飛翔,碧綠的秋水同高遠的天空共一種顏色。晚上漁船上飄來的歌聲,一直傳到鄱陽湖畔;因天寒南飛的群雁,鳴聲停止在衡陽的水邊。
   廣闊的胸襟因登高而隨即舒暢,超逸豪邁的興致勃然而生。簫管聲如清風徐來,纖細的歌聲慢慢飄來使白雲為之停飛。綠竹掩映的睢園宴飲,豪氣超過陶淵明的酒量;鄴水公宴上的名詩,光彩照耀著謝靈運的文筆。良晨、美景、賞心、樂事四樣美好的事都具備了,賢主、佳賓難得歡聚一起。放眼縱觀天地間的美景,在休假的日子盡情娛樂嬉遊。天高地遠,感覺到宇宙的無窮無盡,興盡悲來,認識到成敗是由命運決定。遙望長安在太陽之下,指點吳會在彩雲中間。地勢盡於南而以南海為最深,天柱非常高而以北極星為最遠。關山難以逾越,誰來同情失意的人?浮萍水上相逢,都是異鄉的客人。懷念朝庭而不得召見,在朝廷侍奉皇帝要等到哪一年?唉!時運不好,命運不順。馮唐容易老去,李廣不得封候。委屈賈誼做長沙王大傅,不是沒有聖明的君王;驅逐梁鴻到海島去,難道沒有遇上清明的年代?所依賴的是君子安於貧賤,通達事理的知道命運。年紀越老,志氣越高,難道能在白頭時改變節操?處境窮困應當更堅強,不能喪失高尚的志氣。喝了貪泉的水反而覺得清爽,處在困境中仍然心情歡暢。北海雖然很遠,但乘著大風可以到達,早晨的時光已逝去,抓緊黃昏的時光還不算晚。孟嘗操行高潔,空懷著一腔報國的熱情,阮籍狂放不羈,難道能效仿他在無路可走時痛哭回頭?
   我地位低微,是一個微不足道的書生。我沒有門路向皇帝請纓報國,而年齡已和終軍二十多歲請纓報國時相等。我有心投筆從戎,羨慕宗愨乘長風破萬里浪的志氣。我只好捨棄簪笏不再做官,去萬里之外早晚侍奉父親。我不是謝玄那樣的好子弟,但榮幸地能和許多嘉賓接近。過些日子去接受父親的教導,要仿效孔鯉趨庭時的對答。今天在這裡作揖拜見閻公,高興得好像登上了龍門。我沒有碰上樂意推薦人才的楊得意,只能誦凌雲之賦而自己惋惜;已經遇上了鍾子期那樣的知音,奏一奏流水的曲子又有什麼羞愧?唉!風景勝地不能常有,盛大的宴會難以再遇,蘭亭已不知在何處,梓澤已成了廢墟。面臨分別之時,大家以言相贈,因為在這盛大的宴會上承受了主人的盛恩,登上高閣寫詩作賦,這就期望參與盛會的諸公。敢竭盡我鄙陋的誠意,恭恭敬敬地寫出這篇短短的序文;大家都要賦詩一首,要寫成四韻八句。請大家發揮出晉潘岳、陸機那如江似海的文才吧。
    滕王建的高閣面臨江渚,
    佩玉鳴鸞聲中散罷歌舞。
    畫棟之間飄浮南浦朝雲,
    朱簾之內捲進西山暮雨。
    三映深潭日子悠悠過去,
    物換星移經歷多少春秋。
    閣中的帝子如今在何處?
    檻外的長江水空自東流!

[5]


脚注

参考资料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