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真相歡迎當事人提供第一手真實資料,洗刷冤屈,終結網路霸凌。

網絡紅人檢視原始碼討論檢視歷史

事實揭露 揭密真相
前往: 導覽搜尋

網絡紅人(Influencer)是指在現實或者網絡生活中因為某個事件或者某個行為而被網民關注從而走紅的人或長期持續輸出專業知識而走紅的人。他們的走紅皆因為自身的某種特質在網絡作用下被放大,與網民的審美、審丑、娛樂、刺激、偷窺、臆想、品味以及看客等心理相契合,有意或無意間受到網絡世界的追捧,成為「網絡紅人」。因此,「網絡紅人」的產生不是自發的,而是網絡媒介環境下,網絡紅人、網絡推手傳統媒體以及受眾心理需求等利益共同體綜合作用下的結果。[1]

簡介

如今的文化圈,特別是大眾文化圈,已經不再單純。電影電視文學音樂傳統藝術,這些領域中再精彩的節目也不可能如十幾二十年前的「前輩」一樣,幾成所有中國人的集體記憶,而平民狂歡造就的網絡紅人更被許多人視為「一種喧囂的泡沫」。這是多元的時代使然,並非人力可以扭轉。在這片繁花似錦中,有人看厭了中傷和爭吵而倍感失望,也有人因為有數不清的自由選擇而如魚得水。那麼,網絡紅人和傳統名人有什麼不同,歸根到底只是成名的平台不同。

網絡紅人分成三代:一、文字時代的網絡紅人;二、圖文時代的網絡紅人;三、寬頻時代的網絡紅人。

成名原因

藝術才華成名

這一類的網絡紅人主要是依靠自己的藝術才華獲得廣大網民的追捧。他們大都數地處草根,一般不是科班出生,沒有接受所謂「正規」的訓練,往往是依託其非同一般的天賦和在興趣支配下的自我學習,從而在某個藝術領域形成了自己獨特的風格或者技巧。他們通過把自己的作品傳到個人網站或者某些較有影響力的專業網站上吸引人氣,由於他們在藝術上不同於主流的獨特的品味,所以能逐漸積累起來不錯的人氣,從而擁有某個固定的粉絲群。

搞怪作秀成名

這一類型的網絡紅人通過在網絡上發布視頻或者圖片的「自我展示」(包括自我暴露)而引起廣大網名關注,進而走紅。他們的「自我展示」往往具有譁眾取寵的特點,他們的言論和行為通常借「出位」 引起大眾的關注。他們的行為帶有很強的目的性,包含一定的商業目的,與明星的炒作本質上並沒有區別,都是為了引起大家的主意。

意外成名

這一類型的網絡紅人與第二類相對,他們主觀並沒有要刻意的炒作自己,而是自己不經意間的某一行為被網友通過照片或者視頻傳上網絡,因為他們的身份與其表現同社會的一般印象具有較大的反差從而迅速引起廣大網民的注意,成為「網絡紅人」。他們因為與其身份不符的「前衛」 而具有一兩個閃光點,從而被某些眼觀獨到的網民所發現並傳諸網絡,大眾在獵奇心理的驅動下給予關注,覺得新鮮有趣,作為消遣。但是他們自身往往並不知道自己在某一時刻已經成為了網絡的焦點。

網絡推手成名

這一類型的網絡紅人是通過精心策劃,他們背後往往有一個團隊,經過精心的策劃,一般選擇在某個大眾關注度很高的場合通過某些舉動刻意彰顯他們自身,給大眾留下一個較深的印象,然後會組織大量的人力物力來進行推動,在全國的各個人氣論壇發帖討論,造成一個很熱的假象從而引起更多的網民關注。

發展

文字時代的網絡紅人

最早的網絡紅人,在互聯網的56k時代甚至更早,那是屬於文字激揚的時代,培育在那一代的網絡紅人,他們共同的特點是以文字安身立命並走紅。

圖文時代的網絡紅人

當互聯網已經進入高速的圖文時代,這時候的紅人開始如時尚雜誌絢麗多彩起來,在這樣的時代,網絡女性占盡優勢,以圖載文載人。如果要問為什麼,原因就是這時候的互聯網更有讀圖時代的味道。

寬頻時代的網絡紅人

當互聯網越來越寬,進入了寬頻時代,網絡歌曲的流行也是寬頻時代紅人到來的顯著特徵。

社會評價

「網紅」的名號不是作惡的擋箭牌,而應代表責任與擔當。請大家共同努力,別讓「網紅」把社會價值觀帶偏。[2](千龍網評)

中國網絡直播亂象整治工作取得了顯著成果,但由於直播行業的違規成本太低,監管成本過高,因此還會有「漏網之魚」。針對目前存在的打「擦邊球」和低俗行為,可採取列舉式將法律禁止直播的內容、行為等具體化,從而提升法律的可操作性。同時,應構建信息共享的黑名單體系,防止違規網紅換個「馬甲」再次出現。業內人士認為,網絡直播不是主播關起門來自娛自樂,而是面向大眾的表演。直播平台也不是僅僅提供一個平台而無須承擔任何責任那麼簡單。應當建立起預先防範機制,提升相關從業人員的素質,建立直播主體資質審查機制或職業主播培訓機制。相關部門也必須綜合運用多種監管措施,共同發力,既封停拉黑違規賬號,又沒收違法所得,甚至可以關閉違規直播網站,避免直播平台淪為滋養違規網紅的溫床。[3](人民網評)

參考文獻

  1. 知乎網. 網絡紅人. 
  2. 別讓「網紅」把社會價值觀帶偏. 千龍網2018-09-14. 
  3. 人民網. 違規網紅換"馬甲"博眼球 網絡直播亂象咋這麼"頑強"?. 2019年06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