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某個條目編寫得不錯?請至優質條目區提名或是至評選區投票吧!

紫石英号事件查看源代码讨论查看历史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紫石英号事件(Amethyst incident/Yangtze incident),又称中英长江炮战。是发生在1949年4月解放战争的渡江战役期间,英国皇家海军远东舰队紫石英号军舰无视警告擅自闯入长江下游水域前线地区,从而引发与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击英国军舰的军事冲突。

基本信息

紫石英号事件
原图链接
中英长江炮战
标志着列强时代在中国的终结
名称: 紫石英号事件
又称: 中英长江炮战
英文名: Amethyst incident/Yangtze incident
时间: 1949年4月20日
时期: 国共第二次内战
地点: 长江下游地区
参战方: 中国人民解放军;英国皇家海军
结果: 中国人民解放军获胜
参战方兵力: 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炮兵阵地;英国一重巡洋舰、三护卫舰
伤亡情况: 中国人民解放军伤亡252人;英军死45人、失踪1人、伤93人
主要指挥官: 23军军长陶勇(后成为东海舰队司令员)

简介

  1949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正准备于次日在长江镇江段发起渡江作战。英国海军远东舰队“紫石英”号护卫舰(HMS Amethyst, 又译“紫水晶”号)无视人民解放军公告4月20日外国舰船撤离长江的期限,闯入人民解放军前线预定渡江江段,不听从警告,遭人民解放军炮击,“紫石英”号随即开炮还击。在炮战中,“紫石英”号重伤搁浅。20日下午至21日,人民解放军炮兵又将先后赶来增援的英国海军远东舰队“伴侣”号驱逐舰(HMS Consort)、“伦敦”号重巡洋舰(HMS London)、“黑天鹅”号护卫舰(HMS Black Swan)击退。此后,双方就事件责任及“紫石英”号被扣的问题展开接触和谈判,但一直未有结果。7月30日,“紫石英”号趁夜逃走,途中与人民解放军炮兵再度交火。31日,“紫石英”号逃出长江口,有关谈判随之终止。

  在“紫石英”号事件中,中国人民解放军伤亡252人,英国海军死45人、失踪1人、伤93人,“紫石英”号在出逃途中还造成平民的重大伤亡。这一事件表明了即将建立新中国的中国共产党捍卫国家主权的坚定决心和强大勇气。这次事件也标志着英国等列强在中国“炮舰外交”的最后终结。

背景

  1949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刚刚胜利结束了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兵力聚集在长江北岸。共产党方面共计120万人与国民党军队隔江对峙,即将实施渡江战役。百万雄师集结在西起九江、东至江阴一线。第二野战军3、4、5兵团组成西集团;第三野战军的7、9兵团组成中集团,8、10兵团组成东集团。第三野战军特种兵纵队炮兵部队已经在长江北岸进入阵地。其中东集团准备由长江的扬州三江营--镇江张黄港段渡江。当时,美、法等西方国家眼见解放军兵临长江,渡江大战爆发在即,都知趣地纷纷在战前将自己军舰撤出长江。随着4月20日国共和平谈判破裂,解放军准备发起渡江战役。在渡江战役主要登陆地区出现的敌对方军舰将对渡江作战构成严重威胁,渡江战役前解放军即命令配属的第三野战军特种兵纵队的各炮兵团指定部分炮兵部队用以执行封锁长江的任务,并下令如果发现外国军舰先警告,如不听警告航行可开火射击。

  1949年随着国共内战战场形势的发展,英国皇家海军远东舰队在南京停泊一艘军舰,准备在局势混乱时为驻南京的英国使馆人员以及侨民提供援助。尽管知晓国共谈判的最后期限是4月20日并且也是解放军公告中是外国军舰撤离长江的最后期限,英国远东舰队仍然决定派遣紫石英号护卫舰(HMS Amethyst)上驶南京,替换此前在南京驻泊的伴侣号驱逐舰(HMS Consort)。英国远东舰队之所以在这样一个紧张的局势下无视警告派军舰进入两军重兵对垒的长江水域是因为认为解放军不敢向英国军舰开炮。

过程

冲突

  • 炮击“紫石英”号

  1949年4月20日拂晓,在江苏泰兴以南七圩港江面配属解放军第10兵团的特种兵纵队炮兵第6团1营3连发现了由下游上驶的英国紫石英号军舰。紫石英号在敏感时间的行为引发了世界瞩目的紫石英号事件。

  8时30分,紫石英号驶近扬州以南三江营江面,这里是解放军第8兵团主要渡江作战地段之一,部署在这里的是特种兵纵队炮兵第3团,接到通报的解放军炮兵立即开炮警告,但紫石英号并未返航或停航,反而不顾警告继续加速上驶,炮兵3团负责封锁江面任务的两个炮兵连的六门火炮随即开火,紫石英号也开炮还击。在历时数分钟炮战中,紫石英号舰桥被直接命中,正、副舰长均负重伤,前主炮被击毁,舰体被洞穿,船舵被卡死失去方向控制,紫石英号转向南岸,随后驶入一处浅滩搁浅。最后英舰挂起白旗,解放军随即停止炮击。紫石英号17人阵亡,20人重伤,由于解放军炮兵的榴弹炮缺乏穿甲弹,紫石英号虽多处中弹,但没有致命损伤。虽然当晚紫石英号就脱离浅滩但一直停航未再移动。

  • 炮击“伴侣”号

  紫石英号遭到炮击并搁浅后,紫石英号原计划去替换的“伴侣”号驱逐舰立即从南京出发支援。13时30分,“伴侣”号到达三江营江面企图拖带紫石英号,遭到解放军炮兵炮击,伴侣号虽然摧毁了解放军的两门野炮,但自身也被多发炮弹命中,舰桥中弹,舰长负伤,两座前主炮被击毁,伴侣号向下游驶去企图脱离解放军炮兵的射程,但又进入解放军特种兵纵队炮兵第1团火力范围,遭到猛烈的炮击,伴侣号高速向下游疾驶,逃往江阴。伴侣号10人阵亡,12人受伤。解放军方面伤亡约40人。

  • 炮击“伦敦”号

  4月20日国共谈判破裂,18时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的7、9兵团组成中集团率先发起渡江作战,渡江战役正式展开。

  当晚英国海军由香港驶来的伦敦号重巡洋舰(HMS London)与驻上海的黑天鹅号护卫舰(HMS Black Swan)与受伤的伴侣号汇合。英国海军远东舰队副司令亚历山大·梅登中将(Alaxander Madden)决定率领伦敦号与黑天鹅号接应紫石英号冲出解放军控制区。在解放军开始渡江战役的同时,引发军事冲突双方尚未展开交涉予以平息的敏感时刻,这一行动显然是一种挑衅行为。

  4月21日晨,伦敦号与黑天鹅号由江阴向上游行驶,8时到达七圩港江面抛锚停泊。这里是解放军第三野战军10兵团23军渡江作战区域,部署了炮兵第6团,两个炮兵连执行封锁长江水面的任务,共八门榴弹炮。解放军发现两艘英国军舰后逐级上报请示,英国军舰也用广播表明无意与解放军为敌。

  由于英国军舰邻近23军渡江的航道上,在等待上级命令的同时10兵团司令叶飞与23军军长陶勇决定先警告其离开,按照之前新华社的公告发射三发黄色信号弹表示最后警告,英舰开始起锚起航,在未接到上级命令的情况下,炮兵6团1营3连的2炮长梁学成眼看英舰驶离下令开火,英舰随即开火还击。解放军部署在江堤上的火炮阵地很隐蔽,对长江江面上的军舰可以进行直瞄射击,而英舰认为解放军炮兵阵地在江堤后面,所有炮弹都打到江堤后面,在江堤后准备渡江的步兵遭到重大伤亡,23军202团团长邓若波身亡。 伦敦号与黑天鹅号冲过炮兵6团阵地,进入炮兵1团负责封锁江面的四门榴弹炮的火力范围,伦敦号在炮战中多处中弹,舰桥被击中,舰长负伤。英舰放弃援救紫石英号的企图掉头返航。14时英舰返回经过炮6团阵地,双方再次发生激烈的炮战。伦敦号与黑天鹅号脱离解放军炮兵火力范围后汇合伴侣号返回上海。伦敦号15人阵亡,13人受伤;黑天鹅号7人受伤。解放军方面伤亡252人。在紫石英号事件中这次炮战是规模、影响最大的一次。

外交

  • 外交纷争

  紫石英号事件的消息传回英国,英国国内一片哗然,首相艾德礼声称:得到国民党政府的许可,英国军舰有合法在长江中行驶执行和平使命的权力。前首相丘吉尔则宣称要求派航空母舰到远东"实行武力报复"。也有议员指出:在解放军强渡长江的军事行动前派军舰在长江内行驶,显然容易激起正在待命渡江的解放军的愤怒。有议员事后批评说:如果一艘亲纳粹国家的军舰在诺曼底登陆日驶入英吉利海峡,我们难道不应该把它打得粉碎吗……。 在英国远东舰队用军事手段救援紫石英号的努力失败以后,英国政府就通过各种渠道的寻求这一事件的外交解决。

  毛泽东以人民解放军总部发言人李涛将军名义发表声明:人民解放军有理由要求英国政府承认错误,并道歉和赔偿,人民解放军和人民政府愿意考虑和各国在平等互利和互相尊重领土主权的独立和完整的基础上建立外交关系,首先是不能帮助国民党反动派。

  中共方面当时最担心的美国军舰并没有出现,却与闯入前线的英国军舰发生冲突。最初中共中央军委认为英舰无意阻拦解放军渡江,致电指示渡江战役总前委:只要不妨碍渡江作战亦不要攻击。甚至明确表示可予以营救之便利。在与伦敦号发生炮战后态度有了变化,新华社发表《抗议英舰暴行》的社论以及解放军总部发布《为英国军舰暴行发表的声明》。但随后中共中央军委针对紫石英号电示前线部队:可以不解除该舰武装,不俘虏之。

  此时英国方面派遣驻南京使馆武官克仁斯少校(John S.Kerans)接任紫石英号舰长。4月26日双方展开了接触以及非正式的对话。英舰允诺不再移动位置(此后三个月的锚泊地点)。解放军方面批准紫石英号舰员可与当地居民交换食品。

  • 外交谈判

  5月18日解放军镇江前线指挥部派遣炮兵3团政委康矛召作为双方正式谈判的代表。英国方面也寻求外交解决紫石英号的办法。5月24日双方开始谈判,中共方面要求英方对未经解放军许可闯入解放军防区的行为认错并赔偿损失,英方认为并无过错,谈判多次不欢而散。

  6月鉴于解放军向长江以南进军,中共方面不希望在这种谈判中长期僵持,做出了适当的让步,6月20日中共方面建议英方承认未经许可闯入战区的错误,中方可将认定责任与紫石英号放行分开处理。虽然双方磋商有了实质性进展,但英国方面则坚持不认错。至7月11日谈判陷入僵持。

  解放军方面谈判代表康矛召撰写回忆录提到:我最高当局介于…我方在政治军事上处于有利地位…我方不必与之纠缠,如紫石英号逃走,我沿江部队可装做不知,不予拦截。7月中旬中共方面同意了紫石英号补充燃料的申请。(没有燃料紫石英号无法逃出长江)

  由于双方缺乏直接交流的外交渠道,僵持到7月下旬,中共方面发现英舰在长江口活动,遂改变态度,中央军委命令前线指挥部:此前对紫石英号如逃走不予拦截的命令作废。随着中共态度的强硬,7月28日英国远东舰队司令递交的备忘录也显示了诚意的姿态,并授权紫石英号舰长克仁斯为正式谈判的代表。由于此时间接近紫石英号逃走的时间,所以有人认为英国方面改变姿态是为紫石英号逃遁的缓兵之计。

“紫石英”号逃遁

  克仁斯接任紫石英号舰长后,一面寄希望于谈判,一方面修复损伤,争取逃出长江水域。7月30日一场台风登陆过后,克仁斯决定利用江水上涨的机会突围。

  当日21时,镇江开往上海的江陵解放号客轮经过紫石英号时,克仁斯命令砍断锚链起航,实施灯火管制,尾随江陵解放号,利用客轮掩护紫石英号突围。紫石英号刚起航就被解放军监视哨发现,位于镇江东南大港附近解放军炮兵接到命令准备拦截,当天没有月光,尽管没有照明设施,解放军炮兵还是辨认出尾随江陵解放号的紫石英号,集中火力轰击。紫石英号为逃避打击,加速赶上江陵解放号,英舰躲在客轮左舷并排行驶,被当作盾牌的江陵解放号中弹起火、下沉。紫石英号虽然一度轮机熄火但最后还是排除故障加速逃出解放军炮兵火力范围。

  22时紫石英号到达江阴要塞时关闭轮机,顺流而下,江阴要塞解放军炮兵缺乏照明观通设备,当解放军发觉并开火时,为时已晚,紫石英号冲过江阴要塞。长江在出海口附近由崇明岛南北两侧入海,驻长江南岸上海的第三野战军特种兵纵队炮兵在24时接到命令严阵以待,但到天明均未发现紫石英号。而紫石英号在7月31日凌晨由崇明岛北侧水道驶出长江口,与接应的英国皇家海军和谐号驱逐舰汇合。

  随着紫石英号逃脱有关事件的谈判也就此结束。紫石英号舰长在舰员大量缺编的情况下指挥军舰逃出长江而获优异服务勋章。

后续

  紫石英号逃出长江口后,由英国远东舰队的牙买加号、哥萨克号和旗舰贝尔法斯特号护送至当时的殖民地香港。

  1949年8月11日全体舰艇抵达维多利亚港,由当时的港督葛量洪迎接。

  紫石英号其中一名水兵因处理“扬子江事件”有功获颁授MBE勋衔,此人就是其后出任英国驻华大使、香港总督的尤德。

  1950年1月5日,英国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西方国家中是第一个。

  1954年6月17日,中英建立代办级关系。

  1957年,紫石英号本色出演电影《紫石英号的故事》,再现了中英长江炮战激烈的一幕,因电影拍摄完后舰体严重受损,不久后退役拆除。

  1972年3月13日,中英关系升为大使级(在西方主要国家中晚于法国加拿大意大利、早于日本德国美国)。

  1984年12月19号,中英签订《中英联合声明》、确定香港回归。当时港督是1982年上任的尤德——这个尤德就是当年紫石英号上的一名水兵,而紫石英号逃走后目的地就是香港;尤德的去世也很有意思,1986年访问北京时,计划返回的12月5号凌晨因心脏病在英国驻华使馆去世。

影响

  紫石英号事件,是中国与西方列强关系的一个转折点,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从此,任何外国船只再也不敢自行在中国内河、湖海航行了。外国军舰彻底绝迹于中国内河、湖泊、港湾了。自1840年以来大英帝国在中国实行了百年的炮舰政策终于在紫石英号事件之后宣告结束。也标志着列强时代在中国的终结。百年国耻,一百多年签订的各种不平等条约和在中国各地林立着“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国中之国的租借”以及洋人的大兵肆意横行在中国的大街小巷的历史,真正在1949年,由毛主席、及毛主席领导的的共产党、人民解放军的大炮声中予以废除、终结了。

  紫石英号事件,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国共产党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坚强决心,也让很多对中国共产党还不怎么了解的人们和国家知道了中国共产党的态度,那就是在国家利益问题上,寸步不让。而且以后看我们对外交往史也看的出来,无论是朝鲜战争、越南战争,还是对印和对越边境冲突,还是坚决回击赫鲁晓夫的什么联合舰队的建议,还是珍宝岛冲突和以后的中英香港谈判,我方的态度都是一如既往的强硬,哪怕付出相当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因为我们已经忍让了太久、也被欺负了太久了,在很多时候我们的底线是绝不能被触碰的,那就是中华民族的尊严和人格不容践踏。[1]

相关图片

更多图片请点击:紫石英号事件图册

解放军炮兵团交火中使用的三种装备

以上图片来源:[14]

相关视频

英舰逃脱原因

1、解放军炮兵参战的美制105mm榴弹炮只是少数,主力还是日制75mm和105mm火炮,无论是射速、射程、弹药威力都无法跟美制105mm榴弹炮比,更不用说英国203mm舰炮了,而舰炮的火力密度和火力持续性、防护水平也是解放军的岸炮无法相比的,解放军火炮基本没有穿甲弹,对英国军舰的装甲缺乏威胁;

2、解放军的伤亡大部分是步兵,主要是因为解放军的火炮阵地设在江堤上,且伪装良好,英国军舰在炮战中没有发现解放军的火炮阵地,仅凭弹道判断解放军火炮架设在江堤后,于是主要打击江堤后方,对江堤后集结准备渡江的解放军步兵部队造成重大杀伤;

3、解放军渡江后曾派一个步兵排登上搁浅的“紫石英”号进行监视,但是该排缺乏基本的军舰常识,没有控制电讯室、轮机舱、驾驶舱等要害部位,且没有保持高度警惕,英国人决定逃走后,袭击该排,将该排解除武装后关押,逃出长江口后把该排赶到一条渔船上放回;

4、“紫石英”号逃走过程中被解放军巡逻炮艇发现,该炮艇只有小口径火炮,无法对“紫石英”号造成威胁,“紫石英”号加速逃走,解放军炮兵部队开火拦截,“紫石英”号强行在“江陵解放”号客轮左舷并排行驶,以“江陵解放”号客轮为掩护,炮战中,江陵解放号客轮没有表明身份,反而关闭灯光试图躲避,“江陵解放”号与“紫石英”号侧影叠加在一起,被解放军炮兵炮火击中,很快起火沉没,炮战结束后在解放军向上级汇报时称“江陵解放”号被紫石英号撞沉。第三野战军随即将此说法上报中共中央军委。后来向客轮上被救起的幸存者调查,发现报告有误,再于8月2日发电更正,此时新华社已于8月1日宣布紫石英号撞沉江陵解放号。为此事周恩来严厉批评了第三野战军方面。

5、在接近江阴要塞时,“紫石英”号轮机熄火严格灯火管制顺江而下,解放军炮兵阵地因台风水涨正移往高处,江阴要塞也没有发现英舰。该舰因故障在天生港附近停泊修理约2小时。7月31日凌晨利用江水上涨,避开封锁崇明岛南侧航道的第三野战军炮兵,经崇明岛北侧水道以22节高速逃脱,并撞沉民船多只,并导致多名平民伤亡。最可惜的就是这里,如果江阴要塞发现了英国军舰,以江阴要塞的火力配置,将英舰拦截也是大有可能的。不过考虑到江阴要塞刚刚起义,军心未稳,没有发挥作用也是可以理解的。

相关逸闻

  • “梁前委”

  解放军发现前来救援紫石英号的伦敦号与黑天鹅号两艘英国军舰后逐级上报请示,当中共中央军委“……对我渡江在实际上无妨碍,则可置之不理……”的指示到达时,与英国军舰的炮战已经打过了。梁学成擅自开炮引发了与英舰的炮战而被禁闭处分,此后还得了个“梁前委”的雅号。原因是解放军前敌各级指挥部在如何处理的问题上都在等待渡江战役前线最高指挥机关——总前委的指示,也就是说只有总前委才有权决定,梁学成一炮激起炮战,权力等于是总前委委员之列。

  • 关于谁先开炮的谜团

  在解放军炮兵与伦敦号与黑天鹅号发生炮战后,上级追查谁先开炮,先有叶飞顺口回答英国军舰先开炮,后叶飞与陶勇随即定下“攻守同盟”,一致宣称是英国军舰先开炮,此后宣传根据两人的回答称是英国军舰先开火,英国认定是解放军先开火,在后来几十年中谁先开炮成为一桩公案,直到叶飞将军著书《叶飞回忆录》中才披露解开了谁先开炮的谜团 — —炮兵排长梁学成擅自开炮。

  23军军长陶勇被毛泽东一句“那么喜欢打军舰,就去海军吧”而调到海军,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东海舰队司令。

  • 关于江陵解放号客轮

  江陵号客轮属于招商局轮船公司,上海解放后更名为江陵解放号,执行上海至汉口间旅客运输任务,被击沉时正满载旅客从南京下驶。

  最先发现逃遁的紫石英号的是解放军的巡逻炮艇,炮艇开火射击,炮艇的机关炮对紫石英号威胁不大,但惊动了江陵解放号客轮,此时江陵解放号没有表明身份或返航躲避,反而关闭灯光,企图尽快离开,酿成悲惨的命运。估计随船沉江被溺死的中国旅客在500到1000人之间,但具体死亡人数官方从未公布,他们是紫石英事件中最大一群牺牲者,是英国人欠下中国人民的一大笔血债。

  炮战结束后解放军上报江陵解放号沉没原因是被紫石英号撞沉,由于是夜间炮战,一时没搞清楚真实情况,第三野战军随即就将撞沉说上报中央军委,待到客轮上幸存者被救起后,三野进行调查发现报告有误,再向中央军委发电报更正,中央军委收到电报已是8月2日,新华社已于8月1日广播了紫石英号撞沉江陵解放号。就此周恩来对三野进行了严厉的批评。

  • 紫石英号上获得勋章的猫

  紫石英号事件中有一只名为“西蒙”的猫获得了勋章,西蒙是一只黑白相间的猫,1947年紫石英号在香港停靠补给时被船员带上船。因为可以保护舰上的粮食免受老鼠的祸害,西蒙成为舰上的吉祥物。1949年4月20日的炮战中西蒙受伤,紫石英被困在长江期间,舰上老鼠成灾,西蒙康复后在舰上抓老鼠,鼓舞了舰员的士气。

  紫石英号逃脱后经过舰长克仁斯的推荐被授予迪金奖章,迪金奖章是英国的玛丽亚·迪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设立的,用于授予英国军队中的动物在战场上的出色行为。西蒙成为第一只也是唯一一只获得该奖章的猫。1949年11月紫石英返回英国后,西蒙死去,下葬在一处宠物公墓。授予西蒙的迪金奖章被人收藏,1993年以23467英镑的价格被一家电影公司收购收藏。

PS:因为英美部队都有使用吉祥物并以绰号编入正式序列的习惯,西蒙在紫石英号上的绰号叫“西蒙将军”,所以可以说西蒙是解放军击伤的英国海军最高将领(玩笑)

  • 紫石英号事件中阵亡英军官兵的墓地

  紫石英事件中,除了部分紫石英号的死亡官兵因军舰受困于长江而进行海葬仪式外,有23名阵亡舰员(紫石英号1名、伴侣号10、伦敦号12名)下葬在上海的虹桥公墓。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阵亡官兵家属多年来一直希望有机会来上海扫墓。虹桥公墓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毁,据推测其位置现在位于上海徐汇区的番禺绿地。2005年,时隔56年,番禺绿地迎来了第一批紫石英号事件中阵亡官兵的凭吊者。

  1999年英国皇家海军“拳师”号护卫舰访问上海时,曾在长江中撒下花环以纪念紫石英号事件中阵亡者。

  • 紫石英号担当电影道具

  中国关于紫石英号的一般记述为:狼狈的逃出长江。而英国方面,尤其是紫石英号逃脱之后发电“已在吴淞附近重返舰队,天佑我王”,则被视为英勇之举。紫石英号1952年退役以后,1956年在英国拍摄电影《扬子江事件》中作为道具舰,但在拍摄爆炸场面的过程中受到严重损伤,不得不终止拍摄,1957年被解体。

英方军舰资料

  • “紫石英”号(HMS Amethyst):改进型黑天鹅级轻型护卫舰,由斯蒂芬斯船厂建造,1943年11月2日建成,二战中舷号为U16,战后舷号改为F116。该舰排水量1475吨,长91.3米,宽11.6米,吃水2.9米,主机功率4300马力,航速20节,舰员192名。武器装备为双联102毫米高平两用炮3座、双联20毫米厄利孔机炮4座、单管20毫米厄利孔机炮4座、深弹投掷器8座。该舰于1957年退役解体。
  • “伴侣”号(HMS Consort):CO级驱逐舰,由斯蒂芬斯船厂建造,1946年建成,舷号为R76,后改为D76。该舰排水量2530吨,长110.5米,宽10.9米,吃水3米,主机功率40000马力,航速36.7节,舰员230名。武备为单管114毫米炮4座、双联40毫米博福斯机炮1座、单管40毫米博福斯机炮4座、单管20毫米厄利孔机炮2座、四联533毫米鱼雷发射管2座、深弹投掷器4座。该舰于1961年退役解体。
  • “黑天鹅”号(HMS Black Swan):黑天鹅级轻型护卫舰 ,由亚罗船厂建造,1940年1月27日建成,二战中舷号为U57,战后舷号改为F57。该舰排水量1300吨,长91.3米,宽11.6米,吃水2.6米,主机功率3300马力,航速19.25节,舰员180名。武器装备为双联102毫米防空炮3座、双联20毫米厄利孔机炮2座、单管20毫米厄利孔机炮2座、深弹投掷器8座。该舰于1956年退役解体。
  • “伦敦”号(HMS London):郡级重巡洋舰,由普次茅斯船厂建造,1929年1月31日建成,1939年至1941年进行大规模改造,所有郡级重巡洋舰中只有“伦敦”号接受了这样的改造,改造后的外观接近于斐济级轻巡洋舰,与原来差别甚大。改造后排水量9750吨,长192米,宽20.8米,吃水5米,主机功率80000马力,航速31.5节,舰员685名。武备为双联203毫米炮4座、双联102毫米炮4座、八联2磅乒乓炮2座、单管20毫米厄利孔机炮10座,可载水上飞机1架。该舰战后舷号为C69,于1950年退役解体。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