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真相歡迎當事人提供第一手真實資料,洗刷冤屈,終結網路霸凌。

淘金查看源代码讨论查看历史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淘金
圖片來自ebc

淘金指的是利用帶網眼的或其他東西,從河底的中淘出塊或金沙的行為。[1]

起源

十九世纪初,美国展开一场向西部扩张的西进运动,一批批冒险家纷纷向太平洋东岸推进。加利福尼亚发现金矿的消息被证实后,引发另一波的移民潮,人们放下手边的工作涌向圣弗朗西斯科,试图一圆淘金的梦想。

十九世纪初,美国开始了势不可当的西进运动,使美国的边疆从密西西比河不断向太平洋西岸推进。一八四八年,前进到加利福尼亚的人们在这里发现了金矿,立刻引起世界的轰动,迅速形成规模空前的淘金热,并对西进运动和美国西部的开发产生了极大的刺激。淘金热是西进运动的一个重要内容,犹如是一幅壮丽画卷上一个亮丽的片段。

美国西进运动

加利福尼亚淘金热与美国历史上的西进运动有着不解之缘。它直接起源于西进运动中人们的一系列活动:首先,一八四八年在加利福尼亚发现的金矿位于新赫尔维蒂亚的萨特社区,这里地处萨克拉门托河与美利坚河的交会处,是太平洋沿岸两个最大的美国移民早期殖民地之一,由美国移民萨特在一八四八年开始修建;其次,金矿的发现者马歇尔正是那些征服太平洋沿岸的美国移民,他出生于资本主义发达的新泽西,在一八四四年踏上了「西进」的征途,从密苏里迁入俄勒冈,次年定居萨特社区;复次,金矿发现点处于马歇尔与萨特合营的锯木场的水车引水沟,淘金热爆发时,这里的木材加工立即解决了淘金者在生产和生活上的燃眉之急。

其实,在这以前,在太平洋沿岸已多次发现金矿。据记载,较大的金矿发现是一八四一年在洛杉矶附近和一八四二年在南加利福尼亚。这两次都没有引起震撼性影响,尽管一八四二年的那次金矿发现也吸引了几百位淘金者,但很快就无声无息了。这是因为在一八四八年以前的几次发现均发生于印第安人的区域,印第安人的社会还处于相当原始的状态,他们并不懂得黄金的经济价值。再者,当时这里的移民很少,商品经济的发展程度较低,与外界的联系也很有限,以致发现金矿的消息传播不出去。

然而,时至一八四八年,情况则因西进运动而大为改观。随着移民的不断进入、经济生产的持续发展以及与外界交往的愈加密切,使得发现金矿之类的事情不会再「始终是地方性的」。一八四八年一月二十四日,金矿被发现;三月十五日,圣弗朗西斯科的《加利福尼亚人报》首先刊登这一消息;五月十二日,商人布兰纳带着金沙样品从金矿区来到圣弗朗西斯科,使发现金矿的消息得到证实;八月十九日,一封描述这次发现的信件在美国东部纽约的《先驱报》上刊载,消息随之几乎传遍了全世界。淘金热由此开始。

西进运动不仅仅是意味着美国领土面积的扩大,更为深刻的是使商品经济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北美得以广泛的传播和移植。一八四○年代,美国人在加利福尼亚的发展以及他们的思维方式、行为规范、人际关系构成了淘金热得以如火如荼的文化背景。上述提及的锯木场就是按照现代的经营方式运行的。根据合同,萨特为锯木场提供必要的资金,而负责经营的马歇尔则以四分之一的产品作为报酬,人员管理实行雇佣劳动方式。而使金矿发现的消息「最终扩大到全世界」的布兰纳是一个「冒险商人、操纵者和土地投机家」,他在加利福尼亚创办有一系列企业,并在萨特社区设有一家「总店」。

一八四八年三月,这个总店的老顾客们开始提出用黄金支付威士忌和其他商品的价钱,布兰纳马上领悟到这次发现的意义。于是,意识到将有无限商机来临的他立即千方百计地去筹集货源,以满足顾客们对其商品的需求,进而换取大量金沙。这三人的活动与关系是当时的一个社会缩影,反映出淘金热的兴起与市场经济的刺激和调剂是相联系的。而这种联系是西进运动造就的。

加利福尼亚淘金热的「爆发」和进行还直接受到美国政府的推动。从大局来看,美国政府十分重视西进运动,一向全力支持美国的牛仔们向西部披荆斩棘;具体而言,美国政府在淘金热兴起前后正在准备正式兼并加利福尼亚。当时,美国刚刚打完以实现「天定命运」为目的的墨西哥战争,把加利福尼亚变成美国国旗上的又一颗星的设想已是大势所趋。政府正需要有美国人能大量进入加利福尼亚,使这地区的人口能达到以州的名义申请加入联邦的法定数额规定。一八四八年六月,美国驻加利福尼亚总督梅森专门向总统波尔克送交了一份报告,称金矿的价值「足以支付几百倍以上的墨西哥战争的费用」。

十二月五日,波尔克在致国会的咨文中正式公布了这份报告,证实加利福尼亚金矿的发现。许多原本半信半疑的美国东部人恍然大悟,立即西进,涌向加利福尼亚。当淘金热导致人口剧增,进而影响商品匮乏时,美国政府又想方设法调剂和统筹商品货源,甚至还派遣了一个代表团到中国,要求中国商人能直接将商品运到加利福尼亚。这些都体现出了政府的作用与影响。

深远影响

从一八五四年起,加利福尼亚的淘金热出现降温的趋势,黄金的产值降至六千万美元,次年又降到五千五百万美元。但是,整个采金业则开始向深度和广度发展,采金范围遍及整个西部地区,在内华达、亚利桑那、科罗拉多、爱达荷、蒙大拿、怀俄明、犹他、新墨西哥等地都发现并建立了大大小小的金矿区,使新的采金高潮在一八五九年前后再度兴起,并持续到七○年代末。可见,淘金热不仅推动了西进运动,而且有力促进了美国西部的建设和发展。

同样重要的是,采掘矿种由采金发展到采银等多种矿物。位于内华达华绍地区的康斯托克,距离加利福尼亚东部边境仅二十英里,此地不仅金矿资源丰富,而且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丰富的银矿蕴藏地」。这新一轮的淘金热持续到一八七六年,大大小小的矿区几乎遍布西部各州。正是由于这些新的发展,使美国作为世界最大的产金国的地位一直保持到一八九八年。

据统计,从一八四八年至一九三一年,在美国西部,共产金四十二亿美元,产银三十一亿美元。此外,还有大量其他矿物被开采,例如,蒙大拿的铜产量在一八八二年达到九百万磅,十年的产量则又增长了十七倍。 然而,十九世纪后半期采金业的大发展并非是重复前一时期淘金的轰轰烈烈,而是在深度上有所深化,广度上有所扩大,即采金业的进一步资本化。前一时期的淘金主要表现为群众性的浅层采金,矿工及伙伴或家人利用简陋的机械,甚至是手工,就能进行采掘;而金矿采掘转入深层开发,需要更多的设备和更复杂的技术,这是矿工个人或群体所无能为力的。

于是,商人、工业家和银行家纷纷组成采矿公司,并逐步控制了西部的包括采金在内的采矿区。亚利桑那的希拉和图森矿区,就是由一个名叫「亚利桑那采矿和贸易公司」投资和控制的,该公司由圣弗朗西斯科商人所组成。又如,康斯托克矿区的主要投资者是一个名叫罗尔斯顿的人,这里使用的机器、木材等设备是他从加利福尼亚运进的。后来,罗尔斯顿还同他人一起组成「联合工业和采矿公司」,并控制了这一带的富矿区。在西部采矿业资本化的过程中,外国资本也发挥了不小的作用。据估计,从一八六○一九○一年,英国在美国西部采矿业中的资本,大约在五千万英镑左右。

在十九世纪美国西进运动和西部开发中,就发展速度和创造价值而言,难有哪个生产部门能和由淘金热带动起来的采矿业相匹敌,或媲美。因此,采矿业在美国历史上,特别在西部开发中,具有不可估量的作用。首先,采金业的发展使社会财富增长迅速,不仅使西部的社会面貌发生变化,而且为其他产业的发展积累和提供了资金;其次,采矿业带动了加利福尼亚等西部地区的相关工业的形成与发展,如木材加工、机械制造、冶金铸造等等;第三,大量人员的拥入,刺激了西部农业和畜牧业的发展。

为了满足人们的需要,加利福尼亚的耕地从一八五二年的十一万多英亩增加到一八五五年的四十六万多英亩,这使粮食供应从供不应求,变为绰绰有余;第四,采矿业带动西部交通运输业的发展,以矿区为中心和联系各矿区的交通运输线从加利福尼亚逐步向外扩展,进而形成西部的交通网络,从而加快了西进运动的最终完成和西部的深入开发。美国历史学家格雷斯利写道:「采矿业是西部定居的重要因素」,它「有助于西部贸易中心的创立,广大的交通运输的完成和为农产品提供市场」。

參考文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