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真相歡迎當事人提供第一手真實資料,洗刷冤屈,終結網路霸凌。
这是优良条目,点此获取更多信息。

伊藤詩織查看源代码讨论查看历史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伊藤詩織
原圖鏈接

伊藤詩織(Ito Shior)日本自由記者,出生於日本神奈川縣,短大畢業後赴紐約留學主修新聞及攝影,曾於路透社實習,及後以獨立記者身份旅居英國[1]。2017年指控一名知名電視台分社社長山口敬之對其性侵轟動日本海內外。

  • 2015年4月3日TBS華盛頓分社社長山口敬之以談論工作機會知名邀餐敘後性侵。
  • 對山口敬之提起性侵刑事訴訟,原本已經發出逮捕令至機場抓人,疑似政治干預被阻止。
  • 2017年5月29日現身召開記者會公開性侵過程,成為日本第一位公布自己長相和名字的性侵受害人。
  • 親身經歷出版《黑箱》:性暴力受害者的真實告白一書。
  • 引起國際關注,BBC專訪製作59分紀錄片《日本之恥》(JAPAN'S SCERET SHAME}。
  • 帶動日本國內#METOO運動。
  • 影響日本110年來的首次修改性侵相關法律。

性侵夢靨

性侵醜聞的山口敬之
原圖鏈接  

於紐約攻讀新聞的伊藤詩織2013年在打工的酒吧認識主掌TBS華盛頓分社的山口敬之,在紐約跟山口一共見過2次面。山口告訴她TBS在尋找相關的人才,若有需要可以與他聯絡。2015年回到日本的伊藤與山口聯繫上,很快地安排了見面討論工作簽證的辦理。見面的地點是高級壽司料理,伊騰卻越來越疑惑,不是來談工作簽證嗎,怎麼一直沒提到這件事?席間他們點了小杯清酒,幾杯之後,伊藤突然覺得異常暈眩,她走到廁所休息,把頭靠在洗手台上,這是她當晚記得的最後一件事。當伊藤醒過來發現自己竟是全裸躺在飯店的床上,而山口正壓在她身上,伊藤懷疑山口對她下藥並作出強姦。他兩天後才敢跟朋友提起此事,5天後決定向警方報案[2][3]

訴訟過程

伊藤的親身經歷 黑箱
[2]  

一開始警方跟伊藤說這種事件很常見,要查太難了。後來提出飯店調閱監視器的重要證據時,警方特意提醒她「你要告的是知名電視台的人喔,你確定要告嗎?一旦告下去,你就不可能再在日本當記者了喔」。2015年4月即對山口敬之提出「準強姦罪的刑事指控」,警方蒐集了酒店閉路電視畫面、計程車司機證詞、山口當日遺落在伊藤內衣上的 DNA 等證據並於6月發出逮捕令到機場抓人,但最後一刻卻不知何原因緊急叫停。據日本媒體週刊新潮指出,逮捕行動喊停是因為擔任警視廳刑事部長中村格的下令。東京地方檢察廳於2016年遂以證據不足理由不予起訴而這起性侵事件在日本當時並未被討論與報導。

資深記者山口敬之同時也是安倍首相御用的傳記作者,他曾貼身與安倍共同進出,陪打高爾夫、參與各式活動,在日本新聞界極具影響[3],在此時卻仍在原職位大發議論,寫專欄,上節目。2017年5月伊藤項起訴審查委員會提出申訴並且同時於5月29日召開新聞發表會,現身露面指控山口敬之,讓公眾知道她自己的故事。但9月東京第六檢察審查會依舊做出了「不起訴適當」的決議,這也代表伊藤詩織不能就性侵一事再對山口敬之提出刑事訴訟,而司法單位並沒有完整揭露不起訴的原因。伊藤轉而以「因未獲同意的性行爲受到精神痛苦」為由,對山口敬之提起損害賠償的民事訴訟,並且對其求償1100萬日圓,相關的證據直到進行民事程序才有機會在法庭上公開展示。伊藤於10月將自身經歷寫成《黑箱》(Black Box)一書,並且在日本同時以英語召開一場國際記者會[4][5]

記者會上伊藤講述性侵遭遇 黑箱
[3]  

纏訟2年的性侵案終於由東京地方法院在2019年12月18日判決應伊藤詩織勝訴,裁決山口敬之必須賠償伊藤詩織 330萬日圓(折台幣約 92萬元)。也判決山口敬之要求伊藤詩織賠償 1億3,000萬日圓的妨礙名譽不成立。

山口敬之態度

當天伊藤離開飯店後立刻到婦產科拿了事後避孕藥,然後發了電子郵件告訴山口自己是在意識不清的情況下跟對方發生了關係。讓詩織感到更加恥辱的,是山口最後說的那句話:「很好,你通過了」。山口的態度與回覆讓伊藤非常不滿認為這根本是性侵,山口卻說「性侵是什麼意思,想告就去告」。

2016年山口敬之能躲過一劫是因為安倍晉三「貼身記者」身分,還幫安倍寫過傳記。而下令停止逮捕動作的中村格又是曾經擔任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的秘書。此舉動被認為是安倍政權對此案直接施壓。 山口這邊至始至終從不否認自己跟伊藤詩織發生性關係,甚至還上節目談論「伊藤說的好像是我下藥一樣」、「根本是她自己喝醉的」、「害我還要照顧她、帶她回我工作下榻的飯店休息」、「酒醒了她還在房間跪著跟我道歉」、「總不能把酒醉的女人放在車站」、「一切都是伊藤自願的」。他認為自己完全沒有違法,甚至控告伊藤詩織妨害名譽,令其損失工作機會要求賠償1億3千萬日圓、及登報道歉[1][4]

針對2019年12月18日法院裁判必須賠償伊藤330萬日幣的山口敬之則高調召開了「不服判決記者會」。山口表示:「自己沒有做非法的事,不可能接受法院不合理的賠償決定!」 辯護律師北口說,昨天的判決是錯誤的,山口絕對不是性侵犯。同時強調已準備好上訴,「全案絕不會就此結束!」[6]

日本司法體系對性侵倖存者的不公

JAPAN SECRET'S SHAME
[4]  


伊藤首度到警局報案時當班員警告無視她派女警協助調查的要求,而且在後來的調查當中被要求當著男警面前,使用假人示範她的遭遇。羞辱般的調查與蒐證如同二度性侵。



日本社會存在一種現象,女性把未經雙方一致同意的性行為說成是強姦的可能性遠低於西方女性,日本的強姦法沒有提到「同意」。因為缺乏「同意」的概念,人們對性侵的認知還停留在「被陌生人侵犯」。約會強姦本質上是一個陌生的概念,如果是兩個熟識的人,很難被理解為性侵。警方和法院傾向於狹隘地定義強姦,通常只在同時出現了強制暴力和自衛的跡象下才會追查案件,而且,如果施暴方或受害者喝過酒,他們便不鼓勵受害者起訴。[2]

日本社會認為性暴力並不是一個多麼嚴重的社會問題。法律上強姦罪法定最低刑期,甚至短於盜竊罪[7][3]

畸形男性主義的日本社會

「拒絕和同意」這兩個在截然不同的意義在日本是同義字,在影視漫畫情節都將女性的拒絕行為描繪為欲拒還迎的表現。伊藤被性侵後召開的記者會在事後收到了大量的恐嚇及謾罵。民眾、網友指責她在記者會上沒有把襯衫扣子扣好,以蕩婦名稱污辱她,有人以此攻擊詆毀她的家人,也有人批評她想藉著出名「獲利了結」還有保守人士在談話節目公開表示是陪睡求職失利才胡亂指控,例如國會議員杉田水脈在一部講述伊藤詩織遭遇名為《日本之恥》(Japan's Secret Shame)BBC紀錄片中指責她「身為一名女性,竟然在男性面前喝了那麼多酒、還失去了記憶。在這樣的社會上工作,本來就必須拿捏分寸,拒絕是必要的技能甚至召開了記者會,做出了錯誤的指控,讓山口及其家人不勝其擾」。以及在女權受到極度壓抑的日本,伊藤的家人也不贊成這麼做,總之種種批評聲浪如排山倒海般的來臨。根據《紐約時報》報導,日本女記者望月衣塑子原本要深入報導這起事件,竟然在男性同事與長官的反對下遭到撤稿[4][3]

引起國際關注

伊藤遭受性侵事件因為她的具名現身指控在國際輿論間造成轟動,因為這件事情撼動了日本百年司法。2017年12月29日紐約時報刊登了一張巨幅照片:一個日本女孩站在黑暗中,撐著纖弱的透明傘抵擋冷雨,標題這樣寫:She Broke Japan's Silence On Rape (她打破日本對性侵的沉默)。紐約時報東京分社長 Motoko Rich 針對此案展開長達六個月的調查[3]。英國BBC更以《日本之恥》為名,製作成時長59分鐘的短紀錄片[8]


對日本社會及法律的影響

在日本只有百分之四的性侵受害者會選擇報警,百分之九十六的人甚至都不能去尋求公道。有人對伊藤說:如果你把它講出來,它就會毀了你的生活。但是她還是勇敢地挺身而出,她說:假如我選擇沉 默,我就沒法活到今天[9]

由於伊藤的現身指控,媒體及社會輿論壓力下,日本眾議院終於通過法案,決議修改自 1907 年以來未曾更動的性侵法律。該法案內容將歷史遺跡般的「強姦罪」改名為「強制性交罪」,加重刑責由最重的3年改為5年。伊藤憑一己之力撼動日本110年來的首次修改性侵相關法律。安倍晉三政府允諾日本政府在各地增設了41間性侵危機中心,民間則成立了第一個支援性侵受害者的基金會[4][3]。 但是暴力與脅迫依舊被列為犯罪成立的條件之內[10]

遲來的正義

伊藤詩織接獲勝訴判決
原圖鏈接  

2017年10月再以英語召開國際記者會的同一時間歐美捲起#METOO運動,伊藤的媒體報導得到了國際間的關注,她儼然成為日本#METOO運動代表人物。才能以家醜之姿回到日本獲得國內正視性侵問題。直到2019年12月18日東京地方法院判伊藤勝訴,山口須賠償330萬日圓(折合約23.5萬港元)[1]。在日本性犯罪極少被公開討論,伊藤挺身而出逼使社會必須創造「說的空間」,她要追索正義的對象不是山口個人,而是袒護性犯罪的制度與系統[3]。她同時也表示勝訴並不表示她所受的傷害就會沒有了!

近況

2017年召開記者會後伊藤離開日本在英國擔任獨立記者。由她擔任導演的紀錄片《亞洲的孤獨死》(Undercover Asia: Lonely Deaths),她擔任攝影的紀錄片《目擊者:古柯鹼山谷裡的競賽》(Witness - Racing in Cocaine Valley)都在在紐約廣告節(New York Festivals)獲得銀牌獎的肯定[4]

視頻

歷時四年!日本被性侵女性記者伊藤詩織勝訴 施暴者為資深記者曾為安倍晉三寫自傳
打破黑箱! 日本女記者伊藤詩織遭性侵最終勝訴獲賠330萬

參考來源

  1. 1.0 1.1 1.2 晚報:日本記者伊藤詩織指控「安倍御用記者」山口敬之強姦,民事索償勝訴. 端傳媒Initium Media. 2019-12-18 [2019-12-19] (中文). 
  2. 2.0 2.1 Motoko Rich. 她打破了日本對性侵話題的沉默. 紐約時報. 2018-01-08 [2019-12-19] (中文). 
  3.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婉昀 Wanyun. #METOO轉訪伊藤詩織 打破日本性侵沉默,我賭的是誰會相信我. 性別力GENDER POWER. 2018-10-26 [2019-12-19] (中文). 
  4. 4.0 4.1 4.2 4.3 4.4 李忠謙. 李忠謙專欄日本第一位公開長相與真名、勇敢挺身指控性侵的女性伊藤詩織的勝訴與她的故事P. 風傳媒. 2018-12-18 [2019-12-19] (中文). 
  5. 伊藤詩織(Ito Shiori)的背景,教育背景和Wiki個人資料!與山口紀之的審判過程. Channai Channel. 2019-12-19 [2019-12-22] (JP). 
  6. 李忠謙. 鏡頭背後/日本版 #MeToo 勝訴:不再黑箱的「伊藤詩織性侵案」. UDN轉角國際. 2019-12-18 [2019-12-22] (中文). 
  7. 「在男人面前喝那麼多酒,她才有問題。」日本女孩被高官性侵、被網友羞辱,卻憑一己之力改變了日本法. 雪花新聞. [2019-12-19] (中文). 
  8. 此片只有59分鐘,卻把日本這個「奇葩」國度,剖白得淋漓盡致. 每日頭條. 2019-01-11 [2019-12-20] (中文). 
  9. 專訪伊藤詩織. 新京報. 2019-7-25 [2019-12-22] (中文). 
  10. 陳姿樺. 揭日本女權黑箱!第1位實名指控職場性侵的女性──伊藤詩織:因為我知道,不談永遠不會改變. cheers雜誌. 2019-12-19 [2019-12-20] (中文). 
  11. 泥仔. 「雖然贏了,但不是結束」 民事訴訟勝訴!日本女記者指控新聞界大老性侵. 地球圖輯隊. 2019-12-19 [2019-12-22]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