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某個條目編寫得不錯?請至優質條目評選或是至提名區投票吧!

紫石英號事件檢視原始碼討論檢視歷史

事實揭露 揭密真相
前往: 導覽搜尋

紫石英號事件(Amethyst incident/Yangtze incident),又稱中英長江炮戰。是發生在1949年4月解放戰爭的渡江戰役期間,英國皇家海軍遠東艦隊紫石英號軍艦無視警告擅自闖入長江下游水域前線地區,從而引發與中國人民解放軍炮擊英國軍艦的軍事衝突。

基本信息

紫石英號事件
原圖鏈接
中英長江炮戰
標誌着列強時代在中國的終結
名稱: 紫石英號事件
又稱: 中英長江炮戰
英文名: Amethyst incident/Yangtze incident
時間: 1949年4月20日
時期: 國共第二次內戰
地點: 長江下游地區
參戰方: 中國人民解放軍;英國皇家海軍
結果: 中國人民解放軍獲勝
參戰方兵力: 解放軍第三野戰軍炮兵陣地;英國一重巡洋艦、三護衛艦
傷亡情況: 中國人民解放軍傷亡252人;英軍死45人、失蹤1人、傷93人
主要指揮官: 23軍軍長陶勇(後成為東海艦隊司令員)

簡介

  1949年4月,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正準備於次日在長江鎮江段發起渡江作戰。英國海軍遠東艦隊「紫石英」號護衛艦(HMS Amethyst, 又譯「紫水晶」號)無視人民解放軍公告4月20日外國艦船撤離長江的期限,闖入人民解放軍前線預定渡江江段,不聽從警告,遭人民解放軍炮擊,「紫石英」號隨即開炮還擊。在炮戰中,「紫石英」號重傷擱淺。20日下午至21日,人民解放軍炮兵又將先後趕來增援的英國海軍遠東艦隊「伴侶」號驅逐艦(HMS Consort)、「倫敦」號重巡洋艦(HMS London)、「黑天鵝」號護衛艦(HMS Black Swan)擊退。此後,雙方就事件責任及「紫石英」號被扣的問題展開接觸和談判,但一直未有結果。7月30日,「紫石英」號趁夜逃走,途中與人民解放軍炮兵再度交火。31日,「紫石英」號逃出長江口,有關談判隨之終止。

  在「紫石英」號事件中,中國人民解放軍傷亡252人,英國海軍死45人、失蹤1人、傷93人,「紫石英」號在出逃途中還造成平民的重大傷亡。這一事件表明了即將建立新中國的中國共產黨捍衛國家主權的堅定決心和強大勇氣。這次事件也標誌着英國等列強在中國「炮艦外交」的最後終結。

背景

  1949年4月,中國人民解放軍剛剛勝利結束了遼瀋、淮海、平津三大戰役,兵力聚集在長江北岸。共產黨方面共計120萬人與國民黨軍隊隔江對峙,即將實施渡江戰役。百萬雄師集結在西起九江、東至江陰一線。第二野戰軍3、4、5兵團組成西集團;第三野戰軍的7、9兵團組成中集團,8、10兵團組成東集團。第三野戰軍特種兵縱隊炮兵部隊已經在長江北岸進入陣地。其中東集團準備由長江的揚州三江營--鎮江張黃港段渡江。當時,美、法等西方國家眼見解放軍兵臨長江,渡江大戰爆發在即,都知趣地紛紛在戰前將自己軍艦撤出長江。隨着4月20日國共和平談判破裂,解放軍準備發起渡江戰役。在渡江戰役主要登陸地區出現的敵對方軍艦將對渡江作戰構成嚴重威脅,渡江戰役前解放軍即命令配屬的第三野戰軍特種兵縱隊的各炮兵團指定部分炮兵部隊用以執行封鎖長江的任務,並下令如果發現外國軍艦先警告,如不聽警告航行可開火射擊。

  1949年隨着國共內戰戰場形勢的發展,英國皇家海軍遠東艦隊在南京停泊一艘軍艦,準備在局勢混亂時為駐南京的英國使館人員以及僑民提供援助。儘管知曉國共談判的最後期限是4月20日並且也是解放軍公告中是外國軍艦撤離長江的最後期限,英國遠東艦隊仍然決定派遣紫石英號護衛艦(HMS Amethyst)上駛南京,替換此前在南京駐泊的伴侶號驅逐艦(HMS Consort)。英國遠東艦隊之所以在這樣一個緊張的局勢下無視警告派軍艦進入兩軍重兵對壘的長江水域是因為認為解放軍不敢向英國軍艦開炮。

過程

衝突

  • 炮擊「紫石英」號

  1949年4月20日拂曉,在江蘇泰興以南七圩港江面配屬解放軍第10兵團的特種兵縱隊炮兵第6團1營3連發現了由下游上駛的英國紫石英號軍艦。紫石英號在敏感時間的行為引發了世界矚目的紫石英號事件。

  8時30分,紫石英號駛近揚州以南三江營江面,這裡是解放軍第8兵團主要渡江作戰地段之一,部署在這裡的是特種兵縱隊炮兵第3團,接到通報的解放軍炮兵立即開炮警告,但紫石英號並未返航或停航,反而不顧警告繼續加速上駛,炮兵3團負責封鎖江面任務的兩個炮兵連的六門火炮隨即開火,紫石英號也開炮還擊。在歷時數分鐘炮戰中,紫石英號艦橋被直接命中,正、副艦長均負重傷,前主炮被擊毀,艦體被洞穿,船舵被卡死失去方向控制,紫石英號轉向南岸,隨後駛入一處淺灘擱淺。最後英艦掛起白旗,解放軍隨即停止炮擊。紫石英號17人陣亡,20人重傷,由於解放軍炮兵的榴彈炮缺乏穿甲彈,紫石英號雖多處中彈,但沒有致命損傷。雖然當晚紫石英號就脫離淺灘但一直停航未再移動。

  • 炮擊「伴侶」號

  紫石英號遭到炮擊並擱淺後,紫石英號原計劃去替換的「伴侶」號驅逐艦立即從南京出發支援。13時30分,「伴侶」號到達三江營江面企圖拖帶紫石英號,遭到解放軍炮兵炮擊,伴侶號雖然摧毀了解放軍的兩門野炮,但自身也被多發炮彈命中,艦橋中彈,艦長負傷,兩座前主炮被擊毀,伴侶號向下游駛去企圖脫離解放軍炮兵的射程,但又進入解放軍特種兵縱隊炮兵第1團火力範圍,遭到猛烈的炮擊,伴侶號高速向下游疾駛,逃往江陰。伴侶號10人陣亡,12人受傷。解放軍方面傷亡約40人。

  • 炮擊「倫敦」號

  4月20日國共談判破裂,18時解放軍第三野戰軍的7、9兵團組成中集團率先發起渡江作戰,渡江戰役正式展開。

  當晚英國海軍由香港駛來的倫敦號重巡洋艦(HMS London)與駐上海的黑天鵝號護衛艦(HMS Black Swan)與受傷的伴侶號匯合。英國海軍遠東艦隊副司令亞歷山大·梅登中將(Alaxander Madden)決定率領倫敦號與黑天鵝號接應紫石英號衝出解放軍控制區。在解放軍開始渡江戰役的同時,引發軍事衝突雙方尚未展開交涉予以平息的敏感時刻,這一行動顯然是一種挑釁行為。

  4月21日晨,倫敦號與黑天鵝號由江陰向上遊行駛,8時到達七圩港江面拋錨停泊。這裡是解放軍第三野戰軍10兵團23軍渡江作戰區域,部署了炮兵第6團,兩個炮兵連執行封鎖長江水面的任務,共八門榴彈炮。解放軍發現兩艘英國軍艦後逐級上報請示,英國軍艦也用廣播表明無意與解放軍為敵。

  由於英國軍艦鄰近23軍渡江的航道上,在等待上級命令的同時10兵團司令葉飛與23軍軍長陶勇決定先警告其離開,按照之前新華社的公告發射三發黃色信號彈表示最後警告,英艦開始起錨起航,在未接到上級命令的情況下,炮兵6團1營3連的2炮長梁學成眼看英艦駛離下令開火,英艦隨即開火還擊。解放軍部署在江堤上的火炮陣地很隱蔽,對長江江面上的軍艦可以進行直瞄射擊,而英艦認為解放軍炮兵陣地在江堤後面,所有炮彈都打到江堤後面,在江堤後準備渡江的步兵遭到重大傷亡,23軍202團團長鄧若波身亡。 倫敦號與黑天鵝號衝過炮兵6團陣地,進入炮兵1團負責封鎖江面的四門榴彈炮的火力範圍,倫敦號在炮戰中多處中彈,艦橋被擊中,艦長負傷。英艦放棄援救紫石英號的企圖掉頭返航。14時英艦返回經過炮6團陣地,雙方再次發生激烈的炮戰。倫敦號與黑天鵝號脫離解放軍炮兵火力範圍後匯合伴侶號返回上海。倫敦號15人陣亡,13人受傷;黑天鵝號7人受傷。解放軍方面傷亡252人。在紫石英號事件中這次炮戰是規模、影響最大的一次。

外交

  • 外交紛爭

  紫石英號事件的消息傳回英國,英國國內一片譁然,首相艾德禮聲稱:得到國民黨政府的許可,英國軍艦有合法在長江中行駛執行和平使命的權力。前首相丘吉爾則宣稱要求派航空母艦到遠東"實行武力報復"。也有議員指出:在解放軍強渡長江的軍事行動前派軍艦在長江內行駛,顯然容易激起正在待命渡江的解放軍的憤怒。有議員事後批評說:如果一艘親納粹國家的軍艦在諾曼底登陸日駛入英吉利海峽,我們難道不應該把它打得粉碎嗎……。 在英國遠東艦隊用軍事手段救援紫石英號的努力失敗以後,英國政府就通過各種渠道的尋求這一事件的外交解決。

  毛澤東以人民解放軍總部發言人李濤將軍名義發表聲明:人民解放軍有理由要求英國政府承認錯誤,並道歉和賠償,人民解放軍和人民政府願意考慮和各國在平等互利和互相尊重領土主權的獨立和完整的基礎上建立外交關係,首先是不能幫助國民黨反動派。

  中共方面當時最擔心的美國軍艦並沒有出現,卻與闖入前線的英國軍艦發生衝突。最初中共中央軍委認為英艦無意阻攔解放軍渡江,致電指示渡江戰役總前委:只要不妨礙渡江作戰亦不要攻擊。甚至明確表示可予以營救之便利。在與倫敦號發生炮戰後態度有了變化,新華社發表《抗議英艦暴行》的社論以及解放軍總部發布《為英國軍艦暴行發表的聲明》。但隨後中共中央軍委針對紫石英號電示前線部隊:可以不解除該艦武裝,不俘虜之。

  此時英國方面派遣駐南京使館武官克仁斯少校(John S.Kerans)接任紫石英號艦長。4月26日雙方展開了接觸以及非正式的對話。英艦允諾不再移動位置(此後三個月的錨泊地點)。解放軍方面批准紫石英號艦員可與當地居民交換食品。

  • 外交談判

  5月18日解放軍鎮江前線指揮部派遣炮兵3團政委康矛召作為雙方正式談判的代表。英國方面也尋求外交解決紫石英號的辦法。5月24日雙方開始談判,中共方面要求英方對未經解放軍許可闖入解放軍防區的行為認錯並賠償損失,英方認為並無過錯,談判多次不歡而散。

  6月鑑於解放軍向長江以南進軍,中共方面不希望在這種談判中長期僵持,做出了適當的讓步,6月20日中共方面建議英方承認未經許可闖入戰區的錯誤,中方可將認定責任與紫石英號放行分開處理。雖然雙方磋商有了實質性進展,但英國方面則堅持不認錯。至7月11日談判陷入僵持。

  解放軍方面談判代表康矛召撰寫回憶錄提到:我最高當局介於…我方在政治軍事上處於有利地位…我方不必與之糾纏,如紫石英號逃走,我沿江部隊可裝做不知,不予攔截。7月中旬中共方面同意了紫石英號補充燃料的申請。(沒有燃料紫石英號無法逃出長江)

  由於雙方缺乏直接交流的外交渠道,僵持到7月下旬,中共方面發現英艦在長江口活動,遂改變態度,中央軍委命令前線指揮部:此前對紫石英號如逃走不予攔截的命令作廢。隨着中共態度的強硬,7月28日英國遠東艦隊司令遞交的備忘錄也顯示了誠意的姿態,並授權紫石英號艦長克仁斯為正式談判的代表。由於此時間接近紫石英號逃走的時間,所以有人認為英國方面改變姿態是為紫石英號逃遁的緩兵之計。

「紫石英」號逃遁

  克仁斯接任紫石英號艦長後,一面寄希望於談判,一方面修復損傷,爭取逃出長江水域。7月30日一場颱風登陸過後,克仁斯決定利用江水上漲的機會突圍。

  當日21時,鎮江開往上海的江陵解放號客輪經過紫石英號時,克仁斯命令砍斷錨鏈起航,實施燈火管制,尾隨江陵解放號,利用客輪掩護紫石英號突圍。紫石英號剛起航就被解放軍監視哨發現,位於鎮江東南大港附近解放軍炮兵接到命令準備攔截,當天沒有月光,儘管沒有照明設施,解放軍炮兵還是辨認出尾隨江陵解放號的紫石英號,集中火力轟擊。紫石英號為逃避打擊,加速趕上江陵解放號,英艦躲在客輪左舷並排行駛,被當作盾牌的江陵解放號中彈起火、下沉。紫石英號雖然一度輪機熄火但最後還是排除故障加速逃出解放軍炮兵火力範圍。

  22時紫石英號到達江陰要塞時關閉輪機,順流而下,江陰要塞解放軍炮兵缺乏照明觀通設備,當解放軍發覺並開火時,為時已晚,紫石英號衝過江陰要塞。長江在出海口附近由崇明島南北兩側入海,駐長江南岸上海的第三野戰軍特種兵縱隊炮兵在24時接到命令嚴陣以待,但到天明均未發現紫石英號。而紫石英號在7月31日凌晨由崇明島北側水道駛出長江口,與接應的英國皇家海軍和諧號驅逐艦匯合。

  隨着紫石英號逃脫有關事件的談判也就此結束。紫石英號艦長在艦員大量缺編的情況下指揮軍艦逃出長江而獲優異服務勳章。

後續

  紫石英號逃出長江口後,由英國遠東艦隊的牙買加號、哥薩克號和旗艦貝爾法斯特號護送至當時的殖民地香港。

  1949年8月11日全體艦艇抵達維多利亞港,由當時的港督葛量洪迎接。

  紫石英號其中一名水兵因處理「揚子江事件」有功獲頒授MBE勛銜,此人就是其後出任英國駐華大使、香港總督的尤德。

  1950年1月5日,英國宣布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西方國家中是第一個。

  1954年6月17日,中英建立代辦級關係。

  1957年,紫石英號本色出演電影《紫石英號的故事》,再現了中英長江炮戰激烈的一幕,因電影拍攝完後艦體嚴重受損,不久後退役拆除。

  1972年3月13日,中英關係升為大使級(在西方主要國家中晚於法國加拿大意大利、早於日本德國美國)。

  1984年12月19號,中英簽訂《中英聯合聲明》、確定香港回歸。當時港督是1982年上任的尤德——這個尤德就是當年紫石英號上的一名水兵,而紫石英號逃走後目的地就是香港;尤德的去世也很有意思,1986年訪問北京時,計劃返回的12月5號凌晨因心臟病在英國駐華使館去世。

影響

  紫石英號事件,是中國與西方列強關係的一個轉折點,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從此,任何外國船隻再也不敢自行在中國內河、湖海航行了。外國軍艦徹底絕跡於中國內河、湖泊、港灣了。自1840年以來大英帝國在中國實行了百年的炮艦政策終於在紫石英號事件之後宣告結束。也標誌着列強時代在中國的終結。百年國恥,一百多年簽訂的各種不平等條約和在中國各地林立着「華人與狗不得入內的國中之國的租借」以及洋人的大兵肆意橫行在中國的大街小巷的歷史,真正在1949年,由毛主席、及毛主席領導的的共產黨、人民解放軍的大炮聲中予以廢除、終結了。

  紫石英號事件,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國共產黨堅決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堅強決心,也讓很多對中國共產黨還不怎麼了解的人們和國家知道了中國共產黨的態度,那就是在國家利益問題上,寸步不讓。而且以後看我們對外交往史也看的出來,無論是朝鮮戰爭、越南戰爭,還是對印和對越邊境衝突,還是堅決回擊赫魯曉夫的什麼聯合艦隊的建議,還是珍寶島衝突和以後的中英香港談判,我方的態度都是一如既往的強硬,哪怕付出相當大的代價也在所不惜。因為我們已經忍讓了太久、也被欺負了太久了,在很多時候我們的底線是絕不能被觸碰的,那就是中華民族的尊嚴和人格不容踐踏。[1]

相關圖片

更多圖片請點擊:紫石英號事件圖冊

解放軍炮兵團交火中使用的三種裝備

以上圖片來源:[14]

相關視頻

英艦逃脫原因

1、解放軍炮兵參戰的美制105mm榴彈炮只是少數,主力還是日制75mm和105mm火炮,無論是射速、射程、彈藥威力都無法跟美制105mm榴彈炮比,更不用說英國203mm艦炮了,而艦炮的火力密度和火力持續性、防護水平也是解放軍的岸炮無法相比的,解放軍火炮基本沒有穿甲彈,對英國軍艦的裝甲缺乏威脅;

2、解放軍的傷亡大部分是步兵,主要是因為解放軍的火炮陣地設在江堤上,且偽裝良好,英國軍艦在炮戰中沒有發現解放軍的火炮陣地,僅憑彈道判斷解放軍火炮架設在江堤後,於是主要打擊江堤後方,對江堤後集結準備渡江的解放軍步兵部隊造成重大殺傷;

3、解放軍渡江後曾派一個步兵排登上擱淺的「紫石英」號進行監視,但是該排缺乏基本的軍艦常識,沒有控制電訊室、輪機艙、駕駛艙等要害部位,且沒有保持高度警惕,英國人決定逃走後,襲擊該排,將該排解除武裝後關押,逃出長江口後把該排趕到一條漁船上放回;

4、「紫石英」號逃走過程中被解放軍巡邏炮艇發現,該炮艇只有小口徑火炮,無法對「紫石英」號造成威脅,「紫石英」號加速逃走,解放軍炮兵部隊開火攔截,「紫石英」號強行在「江陵解放」號客輪左舷並排行駛,以「江陵解放」號客輪為掩護,炮戰中,江陵解放號客輪沒有表明身份,反而關閉燈光試圖躲避,「江陵解放」號與「紫石英」號側影疊加在一起,被解放軍炮兵炮火擊中,很快起火沉沒,炮戰結束後在解放軍向上級匯報時稱「江陵解放」號被紫石英號撞沉。第三野戰軍隨即將此說法上報中共中央軍委。後來向客輪上被救起的倖存者調查,發現報告有誤,再於8月2日發電更正,此時新華社已於8月1日宣布紫石英號撞沉江陵解放號。為此事周恩來嚴厲批評了第三野戰軍方面。

5、在接近江陰要塞時,「紫石英」號輪機熄火嚴格燈火管制順江而下,解放軍炮兵陣地因颱風水漲正移往高處,江陰要塞也沒有發現英艦。該艦因故障在天生港附近停泊修理約2小時。7月31日凌晨利用江水上漲,避開封鎖崇明島南側航道的第三野戰軍炮兵,經崇明島北側水道以22節高速逃脫,並撞沉民船多隻,並導致多名平民傷亡。最可惜的就是這裡,如果江陰要塞發現了英國軍艦,以江陰要塞的火力配置,將英艦攔截也是大有可能的。不過考慮到江陰要塞剛剛起義,軍心未穩,沒有發揮作用也是可以理解的。

相關逸聞

  • 「梁前委」

  解放軍發現前來救援紫石英號的倫敦號與黑天鵝號兩艘英國軍艦後逐級上報請示,當中共中央軍委「……對我渡江在實際上無妨礙,則可置之不理……」的指示到達時,與英國軍艦的炮戰已經打過了。梁學成擅自開炮引發了與英艦的炮戰而被禁閉處分,此後還得了個「梁前委」的雅號。原因是解放軍前敵各級指揮部在如何處理的問題上都在等待渡江戰役前線最高指揮機關——總前委的指示,也就是說只有總前委才有權決定,梁學成一炮激起炮戰,權力等於是總前委委員之列。

  • 關於誰先開炮的謎團

  在解放軍炮兵與倫敦號與黑天鵝號發生炮戰後,上級追查誰先開炮,先有葉飛順口回答英國軍艦先開炮,後葉飛與陶勇隨即定下「攻守同盟」,一致宣稱是英國軍艦先開炮,此後宣傳根據兩人的回答稱是英國軍艦先開火,英國認定是解放軍先開火,在後來幾十年中誰先開炮成為一樁公案,直到葉飛將軍著書《葉飛回憶錄》中才披露解開了誰先開炮的謎團 — —炮兵排長梁學成擅自開炮。

  23軍軍長陶勇被毛澤東一句「那麼喜歡打軍艦,就去海軍吧」而調到海軍,任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東海艦隊司令。

  • 關於江陵解放號客輪

  江陵號客輪屬於招商局輪船公司,上海解放後更名為江陵解放號,執行上海至漢口間旅客運輸任務,被擊沉時正滿載旅客從南京下駛。

  最先發現逃遁的紫石英號的是解放軍的巡邏炮艇,炮艇開火射擊,炮艇的機關炮對紫石英號威脅不大,但驚動了江陵解放號客輪,此時江陵解放號沒有表明身份或返航躲避,反而關閉燈光,企圖儘快離開,釀成悲慘的命運。估計隨船沉江被溺死的中國旅客在500到1000人之間,但具體死亡人數官方從未公布,他們是紫石英事件中最大一群犧牲者,是英國人欠下中國人民的一大筆血債。

  炮戰結束後解放軍上報江陵解放號沉沒原因是被紫石英號撞沉,由於是夜間炮戰,一時沒搞清楚真實情況,第三野戰軍隨即就將撞沉說上報中央軍委,待到客輪上倖存者被救起後,三野進行調查發現報告有誤,再向中央軍委發電報更正,中央軍委收到電報已是8月2日,新華社已於8月1日廣播了紫石英號撞沉江陵解放號。就此周恩來對三野進行了嚴厲的批評。

  • 紫石英號上獲得勳章的貓

  紫石英號事件中有一隻名為「西蒙」的貓獲得了勳章,西蒙是一隻黑白相間的貓,1947年紫石英號在香港停靠補給時被船員帶上船。因為可以保護艦上的糧食免受老鼠的禍害,西蒙成為艦上的吉祥物。1949年4月20日的炮戰中西蒙受傷,紫石英被困在長江期間,艦上老鼠成災,西蒙康復後在艦上抓老鼠,鼓舞了艦員的士氣。

  紫石英號逃脫後經過艦長克仁斯的推薦被授予迪金獎章,迪金獎章是英國的瑪麗亞·迪金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設立的,用於授予英國軍隊中的動物在戰場上的出色行為。西蒙成為第一隻也是唯一一隻獲得該獎章的貓。1949年11月紫石英返回英國後,西蒙死去,下葬在一處寵物公墓。授予西蒙的迪金獎章被人收藏,1993年以23467英鎊的價格被一家電影公司收購收藏。

PS:因為英美部隊都有使用吉祥物並以綽號編入正式序列的習慣,西蒙在紫石英號上的綽號叫「西蒙將軍」,所以可以說西蒙是解放軍擊傷的英國海軍最高將領(玩笑)

  • 紫石英號事件中陣亡英軍官兵的墓地

  紫石英事件中,除了部分紫石英號的死亡官兵因軍艦受困於長江而進行海葬儀式外,有23名陣亡艦員(紫石英號1名、伴侶號10、倫敦號12名)下葬在上海的虹橋公墓。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陣亡官兵家屬多年來一直希望有機會來上海掃墓。虹橋公墓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毀,據推測其位置現在位於上海徐匯區的番禺綠地。2005年,時隔56年,番禺綠地迎來了第一批紫石英號事件中陣亡官兵的憑弔者。

  1999年英國皇家海軍「拳師」號護衛艦訪問上海時,曾在長江中撒下花環以紀念紫石英號事件中陣亡者。

  • 紫石英號擔當電影道具

  中國關於紫石英號的一般記述為:狼狽的逃出長江。而英國方面,尤其是紫石英號逃脫之後發電「已在吳淞附近重返艦隊,天佑我王」,則被視為英勇之舉。紫石英號1952年退役以後,1956年在英國拍攝電影《揚子江事件》中作為道具艦,但在拍攝爆炸場面的過程中受到嚴重損傷,不得不終止拍攝,1957年被解體。

英方軍艦資料

  • 「紫石英」號(HMS Amethyst):改進型黑天鵝級輕型護衛艦,由斯蒂芬斯船廠建造,1943年11月2日建成,二戰中舷號為U16,戰後舷號改為F116。該艦排水量1475噸,長91.3米,寬11.6米,吃水2.9米,主機功率4300馬力,航速20節,艦員192名。武器裝備為雙聯102毫米高平兩用炮3座、雙聯20毫米厄利孔機炮4座、單管20毫米厄利孔機炮4座、深彈投擲器8座。該艦於1957年退役解體。
  • 「伴侶」號(HMS Consort):CO級驅逐艦,由斯蒂芬斯船廠建造,1946年建成,舷號為R76,後改為D76。該艦排水量2530噸,長110.5米,寬10.9米,吃水3米,主機功率40000馬力,航速36.7節,艦員230名。武備為單管114毫米炮4座、雙聯40毫米博福斯機炮1座、單管40毫米博福斯機炮4座、單管20毫米厄利孔機炮2座、四聯533毫米魚雷發射管2座、深彈投擲器4座。該艦於1961年退役解體。
  • 「黑天鵝」號(HMS Black Swan):黑天鵝級輕型護衛艦 ,由亞羅船廠建造,1940年1月27日建成,二戰中舷號為U57,戰後舷號改為F57。該艦排水量1300噸,長91.3米,寬11.6米,吃水2.6米,主機功率3300馬力,航速19.25節,艦員180名。武器裝備為雙聯102毫米防空炮3座、雙聯20毫米厄利孔機炮2座、單管20毫米厄利孔機炮2座、深彈投擲器8座。該艦於1956年退役解體。
  • 「倫敦」號(HMS London):郡級重巡洋艦,由普次茅斯船廠建造,1929年1月31日建成,1939年至1941年進行大規模改造,所有郡級重巡洋艦中只有「倫敦」號接受了這樣的改造,改造後的外觀接近於斐濟級輕巡洋艦,與原來差別甚大。改造後排水量9750噸,長192米,寬20.8米,吃水5米,主機功率80000馬力,航速31.5節,艦員685名。武備為雙聯203毫米炮4座、雙聯102毫米炮4座、八聯2磅乒乓炮2座、單管20毫米厄利孔機炮10座,可載水上飛機1架。該艦戰後舷號為C69,於1950年退役解體。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