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真百科歡迎當事人提供第一手真實資料,洗刷冤屈,終結網路霸凌。

錢瑗檢視原始碼討論檢視歷史

事實揭露 揭密真相
前往: 導覽搜尋
錢瑗
出生 (1937-05-00) 1937年5月0日(85歲)
英國牛津
國籍 中國
別名 圓圓
職業 北京師範大學英語系教授
知名作品 編寫《實用英語文體學》英文版教程

錢媛,1937年5月生於英國牛津,是錢鍾書楊絳的女兒,北京師範大學英語系教授。 1997年3月4日,錢瑗因患脊椎癌去世。[1]

個人生平

錢媛,1959年畢業於北京師範大學俄語系,並留校任教。1966年從事英語教學,1978年公派至英國蘭開斯托大學進修英語及語言學,1980年回國。1986年晉升教授。1993年被聘為外語系英語語言文學博士生導師。1997年3月4日病逝,終年60歲。

錢瑗生前是北京師範大學英語系教授,也是中國學界德高望重的錢鍾書和楊絳夫婦的女兒。她治學嚴謹,開創了英語「文體學」;她關懷學生,為人剛正。逝世後得到許多學生、同事、同學、好友的緬懷。他們說:「我們不會忘記錢瑗。」這話並非虛言,錢瑗離世8年,錢瑗的兩位香港學生回北師大,一位捐款一百萬港幣,設立了「錢瑗教育基金」,另一位在《香港文學》上刊出了《紀念錢瑗專輯》,錢瑗的同事、好友和學生聞訊後,紛紛寫文章以紀念錢瑗。

個人生活

母親

錢瑗的母親、錢鍾書夫人楊絳於2016年5月25日1時10分去世,享年105歲。

婚姻

第一任丈夫王德一:

兒時的錢瑗
王德一的大學同學黎虎在《我們的錢瑗》中,專門撰文對媒體上曾經刊登的有關錢瑗與王德一婚姻的不實描述進行了補正。黎虎說,錢瑗與王德一是在北京師範大學讀書時認識的,當時兩人都是學校美工隊的成員,負責畫畫,並且都非常有才情。畢業後,兩人又同時留校做了老師,文革初期,在錢瑗的主動示意下兩人確定了戀愛關係。1968年初,兩人結婚並搬入了歷史系單身教師宿舍。婚後錢瑗夫婦倆的婚姻生活非常幸福,王德一與錢鍾書、楊絳夫婦的關係也非常親密,楊絳還親手幫王德一理過發。可文革時期,王德一卻被安上了「炮打林副統帥」的罪名,不斷地遭到批鬥,最終不堪其辱在自己的隔離室北面窗戶的暖氣管上自殺身亡。王德一去世後,錢瑗便搬出了北師大歷史系的集體宿舍,回到了娘家與父母住在一起。

第二任丈夫楊偉成。

母親楊絳著書《我們的錢瑗》
王德一去世後幾年,錢瑗一直過着單身生活。直到1974年,錢瑗才與第二任丈夫楊偉成組建了新的家庭。而此時,楊偉成與前妻的兒子已經18歲了,當上了繼母的錢瑗用自己的愛心贏得了楊偉成兩個孩子的愛。在《我們的錢瑗》中,她的繼女、繼子分別撰文深情回憶了與母親錢瑗在一起度過的二十多年的幸福生活。兩人在文章中同時回憶了在錢瑗生病前的「溫馨周末」,那時候每到周六,錢瑗都會從北師大到燈市口一路買好吃的東西給他們吃,除了涼麵、上好牛肉、大塊羊肉串、牛肉餡餅等傳統小吃外,在國外生活學習過的錢瑗還會專門為他們去買那時候很稀罕的西式點心。為了不跟子女們產生代溝,每當沒時間看電視時,錢瑗就會提前看好電視報,然後「一本正經」地與子女們討論電視劇情節。

教育基金

錢瑗教授是原北師大外語系(現外國語言文學學院)教師,錢瑗在北師大執教36年,為外語學科的建設和發展傾注了畢生的心血 。為紀念錢瑗教授,北師大外語系69屆畢業生、現任北師大香港校友會會長、香港第一海域有限公司董事長張仁強捐資100萬港幣於今年5月設立錢瑗教育基金,旨在支持和鼓勵更多優秀教師為教書育人作出突出貢獻。

人物評價

錢瑗和她父母一樣,志氣不大。她考上了北京師範大學,立志要當教師的尖兵。尖兵,我原以為是女兒創的新鮮詞兒,料想是一名小兵而又是好兵,反正不是什麼將領或官長。她畢業後留校當教師,就盡心竭力地當尖兵。錢瑗是怎麼樣的尖兵,她的同學、同事和學生准比我更了解。
錢瑗堅強不屈,正直不阿。北師大曾和英國合作培養「英語教學」研究生。錢瑗常和英方管事人爭執,怪他們派來的專家英語水平不高,不合北師大英語研究生的要求。結果英國大使請她晚宴,向她道歉,同時也請她說說她的計劃和要求。錢瑗的回答頭頭是道,英大使聽了點頭稱善。我聽她講了,也明白她是在建立一項有用的學科。
有一天,北師大將招待英國文化委員會派來的一位監管人。校內的英國專家聽說這人已視察過許多中國的大學,脾氣很大,總使人難堪,所以事先和錢瑗打招呼,說那人的嚴厲是「衝着我們」,叫錢瑗別介意。錢瑗不免也擺足了戰鬥的姿態。不料這位客人和錢瑗談話之後非常和氣,表示十二分地滿意,說「全中國就是北師大一校把這個合作的項目辦成功了」,接下來慨嘆說:「你們中國人太浪費,有了好成績,不知推廣。」錢瑗因為這項工作獲得學校頒發的一份獎狀。她住進醫院之前,交給媽媽三份獎狀。我想她該是一名好的小兵,稱得上尖兵。
錢瑗愛教書,也愛學生。她講完課晚上回家,得擠車,半路還得倒車,到家該是很累了。可是往往到家來不及坐定,就會有人來電話問這問那,電話還很長。有時晚飯後也有學生來找。錢瑗告訴我,她班上的研究生問題最多,沒結婚的要結婚,結了婚的要離婚。婚姻問題對學習影響很大,她得認真對待。所以學生找她談一切問題,她都耐心而又細心地一一解答,從不厭倦。
錢瑗教的文體學是一門繁重而枯燥的課,但她善用例句來解釋問題,而選擇的例句非常精彩,就把文體學教得生動有趣了。她常上新北大(舊燕京)的圖書館去借書還書。她把借的書讀完一批又讀一批,讀了許多英國文學作品,這為她選擇例句提供了豐富的資料。-------楊絳 錢瑗去英國進修的兩年,學習非常刻苦,她說,導師指定閱讀某一詩歌作品,開始怎麼也讀不懂,非常着急,於是她找了許多同時期的其他詩歌作品來讀,進而研究詩歌的韻律。待她讀了足夠多的書,再回頭來讀導師指定的詩歌。她在病床上不能動彈,就一個勁兒看書,她重讀許多外國原版名著,說:「這下有時間精讀了,還真又讀出不少心得來。」病中仍不釋卷,勤于思考。--------錢碧湘 樂觀,堅強: 面對病痛的折磨,不肯認輸。
一般人總喜歡說自己的病,但錢瑗可不那樣,她始終熱情的關心別人.------錢青 在「文化大革命」中,面對坎坷的境遇和受到的打擊,她沒倒下。她鎮定,堅毅,還是堅韌不拔的繼續做學問。
淡薄名利,謙虛: 去英國進修,名額有限,她不去爭,臨到資格考試,有人退縮,她才被公推出去應考。
她從不以家庭背景驕人,只是非常感激父母給她的不言之教。
脫俗: 錢瑗是個忙人,從來不參加游山逛水的活動。她在開會前常常去當地的師範學校開會或講學。會議結束時,她要不馬上回到北京學校,要不就在旅館裡看書備課,很少跟我們大家出去玩。
她永遠把別人放在前面,從來不考慮自己。
有的人你跟他打了一輩子交道,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回事,有的人你見他一面,就把他看出個八九不離十,錢瑗屬於後一種人。-------葉坦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