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某個條目編寫得不錯?請至優質條目區提名或是至評選區投票吧!

王淋查看源代码讨论查看历史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王淋
摄影师
国籍 中國
知名于 空姐私密照事件

王淋,女,爱好摄影的空姐。

原图链接王淋:爱好摄影的空姐。

人物事迹

原图链接王淋摄影艺术欣赏。
原图链接王淋:王淋在民航和摄影领域都小有名气。

王淋在民航和摄影领域都小有名气,有网友将她的作品编成“空姐私密照视频”上传。此后,王淋所在的奥凯航空公司以影响公司形象为由,对她停飞9个月。

个人履历

航空公司乘务员,摄影爱好者,摄影师。19岁开始就职于新华航空公司(2000年被海航兼并),工作之余在天津工业大学读成人教育的服装设计。

2001年辞职到中央美术学院摄影于数码媒体研究生同等学历班学习。2004年底就职于奥凯航空公司。空姐私密照视频曝光后,空姐王淋所在的奥凯航空有限公司认为该视频事件影响恶劣,对她停飞9个月,继而不再续约。[1]

原图链接王淋:王淋起诉航空公司,索赔31万元。

相关事件

  1、2011年9月,网友盗用她拍摄的空姐照片编辑成视频,加上不负责任的文字说明“空姐夜生活”“空姐隐私窥探”之类,引爆网络点击。疯狂的转播、网友随意的评论,被拍摄者不能承受围观的压力,因此闹出了很多风波。[2]

  2、公司领导权衡利弊,要与她解除劳动合同。目前,虽然王淋的劳动合同还有好几个月才到期,但两个月前已被公司强迫停飞,她说空乘人员停飞都要下发一个书面通告,还要说明空乘人员所犯的错误和停飞的原因,可是她并没收到任何书面通知就被停飞,于是她的收入迅速从六七千元降到一千多元,生活顿时没了着落。[3]

  3、网络流传的所谓《空姐辛酸日记遭外泄》,其实是王淋的摄影作品《浅春》:浅总带着朦胧的魅力,生命中无论工作还是感情最初时犹如雾里看花,美丽的不可方物。“空姐”这和蓝天最接近的工作,更是让人产生无限美好的憧憬!初次穿起空乘制服仿佛自己成为了所有人目光的焦点。

4、王淋拍同事私密照遭停飞 起诉公司索赔30余万。2012年2月12日,王淋和奥凯航空关于劳动纠纷的诉讼在顺义法院开审,双方就公司是否应支付王淋停飞损失等问题激烈辩论。法庭未当庭宣判。[4]

2015年底,《阳光/月色》获得了一个摄影网站的奖项。2016年初,中国的知名网站腾讯将其推到了首页。

几天内,网民们留下了18000多条的评论,他们并不关心王淋所试图展示的刻板印象背后真实的空姐生活,他们在乎的是空姐漂亮与否。

绝大多数的留言都是侮辱、攻击或者挑逗性的:对于图中漂亮的空姐表示要据为己有,对于长相一般的就是各种贬低嘲笑。

“我自己也是女人,当然不希望被别人说我丑或者身材不好,我就觉得像一根针在扎你,让我感同身受。”王淋对此忿忿不平,这些女性被网络的语言暴力所“吞噬”。

王淋承认以貌取人仍是普遍性的情况,她无法忍受的是网民们因为匿名状态,就对他人的容貌发表肆无忌惮的极端评论,而没有基本的尊重。她选择用装置艺术进行反抗。她将18000多条留言截屏、打印、逐条用大头针刺入照片中的空姐,直至人物完全被留言刺满、覆盖。

摄影轨迹

19岁被航空公司录用,在职其间就读于天津工业大学成人教育服装设计专业

2001年,辞职到中央美术学院就读摄影与数码媒体高研班。[5]

2002年9月,第一次在平遥参加影展。

2002年,“井盖”系列作品被学校推荐参加上海双年展,学生展区的展览。

2005年3月,新应聘的航空公司开航,开始拍摄“空乘生活”。

2005年,平遥国际摄影节<碰撞,交融>六人展。

2005年10月,开始拍摄“国内最有影响力的国画家黑白肖像”系列。

2006年,平遥国际摄影节<黑白肖像-摄影师镜头下的画家>个人展。

2007年3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写影,写意”画家肖像展。同时出版画册。[6]

2010年9月,因网友盗用空乘生活系列作品制作视频上网传播而被停飞。[7]

视频

空姐自拍私密照被停飞 状告公司索赔31万 娱乐—视..._优酷

王淋 爱好摄影的空姐

作品介绍

  因为咱们大家平常看到的都是穿着制服光鲜亮丽的,而且给别人印象,乘务员都是拿着高薪可以全国各地甚至全世界的到处飞的一个特别好的职业,没有人体会到我们这种辛苦。所以我就想通过我的照片来让大家了解一下我们的另外一面,我们有辛苦的一面,有不容易的一面。当时就抱着这样一种心理,我想真实呈现出乘务员的生活。

  摄影作品集展览将于2011年元旦期间在北京798艺术工厂的映画廊开幕,将会展出她五年来精心拍摄的100幅反映空姐生活的摄影作品。

作品:

  《空姐视觉日记》——(皎月)。

  《空姐视觉日记》——(冬暖)。

  《空姐视觉日记》——(秋雨)。

  《空姐视觉日记》——(白夜)。

  《空姐视觉日记》——(冷夏)。[8]

评价

尽管她的作品和社会的刻板印象之间产生了强烈的张力,但王淋本身并非一个热切的对抗者,她也无法确定自己是否是个女性主义者。“可能这和我自己的性格有关,(业界的评论)也说我拍的画面不够很。我的性格里缺少这个狠劲,也不会主动去挑战什么。”

即便如此,她所拍摄下的有关空姐的真实和普通,确实在消解着这个男权社会对女性(空姐)的统治和消费。

精英男性乘客喜好漂亮的空姐,航空公司维护空姐的美好形象,网民对空姐的外貌进行苛求。没有对抗意识的王淋却屡屡被裹挟进了纷争,一次次的冲突让她反抗的愿望觉醒。

最新的例子是她愈发不能忍受在男性摄影师占绝对多数的采风活动中被符号化为“美女”。“他们可能也是好意,总是不叫我的名字,叫我美女。……我背的摄影包和你们男的一样重,走的路一样多,交的作品一样多,不比你们少任何东西,为什么就叫我美女美女的啊。”

王淋的经历反映了当代中国许多女性的觉醒:在与男权社会的不断冲突中,焕发女性的主体意识,打破刻板印象,争取自己的权利。

参考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