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真相歡迎當事人提供第一手真實資料,洗刷冤屈,終結網路霸凌。

彭定康查看源代码讨论查看历史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彭定康男爵 ,CH, PC(英語:Christopher Francis Patten, Baron Patten of Barnes,1944年5月12日-),香港第28任港督,一直至1997年6月30日英國對香港行使主權的最後一日為止。[1]

早年事蹟

彭定康生於蘭開夏郡波爾頓(Bolton),父親早年是爵士樂鼓手,後來成為音樂書籍出版商。彭定康年少時就讀區內小學。隨後獲得獎學金,入讀位於倫敦西部伊令(Ealing)的天主教聖本篤學校。完成中學課程後,獲牛津大學貝利奧爾學院取錄,主修現代歷史,並於1965年取得“柯立芝旅遊獎學金”,負笈美國升學。

1966年,彭定康加入保守黨研究部工作,到1970年加入內閣辦公室,並自1972年至1974年,分別成為卡靈頓勳爵和威廉•懷特勞(兩人先後出任保守黨主席)的私人助理兼政治秘書。

在1974年,他以30歲之齡,破天荒地被委任為保守黨研究部的主管,而後來1979年大選的不少競選宣言,都是出自他的手筆。

香港總督

約翰•梅傑的安排下,彭定康在1992年7月9日正式出任第28任港督,一直至1997年6月30日英國對香港行使主權的最後一日為止。

與以往港督不同的是,彭定康是唯一一位信奉天主教的港督,也是少有不是出身自外交部,而是出身自國會的港督。彭定康上任前未有接受任何勳銜,就職時亦沒有穿上傳統的殖民地官服。由於他的身形略為較胖,中文譯名又十分中國化,故上任後坊間以至傳媒都昵稱他為“肥彭”。

港英時期,不少港督都會取一個中文名,而他們的配偶亦不例外。香港本土研究社翻查英國國家檔案館資料,發現原來香港最後一任港督彭定康夫人林穎彤(Lavender Thornton),在更改中文名時曾經有三個選擇,港督夫人可能叫呂蕙婷,而不是林穎彤。

根據相關解密文件,彭定康的私人秘書賀理(Richard Hoare)在1992年曾去信英國外交及聯邦事務部香港事務科,表示希望為當時仍被稱為港督夫人的Lavender Thronton取一個正式的中文名字,指在某些情況下,例如代表她簽署文件或發放信息時,有需要使用中文名。當時中文專員(Commissioner for Chinese Language)曾經提出三個候選名字予港督夫人,包括林穎彤和呂蕙婷,而最後一個中文名字在該份文件中未能找到。[2]

文件附有候選名字的詳細資料,包括廣東話(中文電碼和劉式拼法,劉式拼法是用以教外國人學粵語)及普通話(漢語拼音)讀音,以及每個漢字代表的意思。

候選排名第一的林穎彤,中文專員指「穎」有出色(outstanding)、卓越(eminent)及聰穎(intelligent)的意思,而「彤」則代表紅色及象徵美貌(red and symbolise beauty)。文件的最後更寫名林穎彤共31筆劃,是屬於吉祥(auspicious)。

至於另一個選擇呂蕙婷,中文專員就指「蕙」作為名詞時就指芳香的蘭花,象徵著純潔(purity)、美麗(beauty)及香氣(fragrance),而作為形容詞則代表優雅(refined)和美麗(beautiful)。而「婷」的意思是優美(graceful)和淑女(ladylike)。最後當然少不了計算筆劃的數目,是35劃,同樣屬於吉祥。眾所周知,最後港督夫人當然是選擇了林穎彤。

不僅如此,賀理對更改中文名字十分瞭解,指出在香港普遍的女士婚後仍會繼續使用原來的姓氏,所以建議以「Lavender」,即林穎彤的名作為起點,又舉例指當時前任港督衛奕信夫人黎丹霞的中文名字,亦是來自其名Natasha。

文件還提及,當時為林穎彤的三個候選名字準備了三種不同的書法的印章,細心看的話仍可以見到文件上的少許痕跡。

堪輿學家李丞責表示漢字31及35劃雖然在堪輿角度屬吉,但指出31筆劃屬木,35筆劃屬土,仍需視乎更改姓名的人的出生八字與命盤元素是否與木及土相沖。他又表示,外國人都有出生日期及時間,所以會受五行屬性所限

榮譽

  • 樞密院顧問官 (1989年)
  • 名譽勳位 (1998年)
  • K.St.J.

視頻

港督彭定康 宣誓就職儀式 (1992年)
1997年 港督彭定康 - 告別港督府 - 降旗儀式 (TVB直播)

參考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