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主選單

求真百科


吳玠
出生 (1093-00-00) 1093年12月0日(929歲)
德順軍隴干(今甘肅省靜寧)
逝世 1139年12月0日(1139-12-00)(46歲)
國籍 中國
職業 將領
知名於 抗金名將

       

吳玠(1093年—1139年),字晉卿,生於德順軍隴干(今甘肅省靜寧),興國州永興(今湖北省陽新縣)人,南宋名將。吳玠少年時性格沉毅,知曉兵法善於騎射,早年從軍御邊,抗擊西夏建功。後領兵抗金,和尚原之戰中,大敗金兵兀朮部,破川陝路金兵進攻。高宗皇帝因為吳玠功高,授開府儀同三司,晉升為四川宣撫使。由於長期鞍馬之勞,病卒於防地仙人關,年僅47歲,諡號武安,作廟於仙人關,號思烈。淳熙中,追封涪王。是南宋朝一位頗有影響的人物。

目錄

人物經歷

初露鋒芒

吳玠原籍德順軍隴干縣,後因其父吳扆葬於水洛城(今甘肅省平涼市莊浪縣城),而遷居該地。少年時性格沉毅、崇尚氣節,通曉兵法且善於騎射,讀書時能通曉大義。北宋末年,尚未滿二十歲的吳玠以良家子身份在涇原路入伍從軍。 宋徽宗政和(1111年-1118年),西夏犯邊,吳玠率軍鏖戰,因其英勇晉升為進義副尉、權任隊將。宣和二年(1120年),又參與鎮壓方臘起義,「破其眾,擒酋長一人」,再破「河北賊」。累功至忠訓郎、權任涇原第十一正將(《宋史》作第十將)。靖康元年(1126年),西夏進攻懷德軍,吳玠率百餘騎兵追擊,斬首一百四十六級。以功補授秉義郎、涇原路第十二副將(《宋史》作第二副將)。憑藉這幾次戰役,吳玠在軍中初露鋒芒。

富平之戰

公元1128年(建炎二年),金兵西路軍出大慶關(今陝西大荔縣東),進犯陝西,直趨涇原。吳玠受陝西制置史曲端之命率軍迎擊,一鼓擊退金兵於青溪嶺,後又奉命東進,收復華州(今陝西華縣)。第二年,吳玠升遷為忠州刺史,曾奉命鎮壓宋江餘部起義軍,直擊首領史斌。宣撫處置史張浚督巡川陝,聽說吳氏兄弟勇略,十分器重,於是任命為統制。公元1130年(建炎四年)秋,金兵大舉進攻南宋,江淮形勢異常緊張,張浚為牽制金軍,以減輕東南之壓力,於是集結熙河路經略使劉錫秦鳳路經略使孫偓、涇原路經略使劉琦、環慶路經略使趙哲以及統制吳玠等「五路之師」於山西富平,令劉錫為統帥,欲與入陝金軍決戰。宋營方面對於如何應戰起了爭執,劉錫因眾將意見不合,尚在遲疑之際,兀朮卻親統金兵猝然而至,移土擔柴,填澤鋪路,很快泥淖被夷為平地,金騎縱轡而過,兀朮與金將婁恃分左右兩翼進攻宋營。吳玠、劉琦身先士卒,接戰左翼兀朮,奮勇衝殺,兀朮部眾雖經百戰,也不免有些膽怯。而戰於右翼的趙哲卻「擅離所部,將士望見塵起,驚遁,軍隊於是大潰。」這樣,右翼之敵乘隙援應兀朮,吳玠、劉琦因兩面被夾擊,腹背受敵而敗陣。[1]

鏖戰和尚原

 富平之戰後,吳玠被授為都統制,受命整編殘部。他率領殘兵數千退至鳳翔地區,與其弟吳璘扼守大散關以東的和尚原(今陝西寶雞西南),「積粟繕兵,列柵築壘」,意圖做死守的打算。有人勸吳玠退守漢中,但被他拒絕。鳳翔百姓聞知吳玠在和尚原後,感念他從前的恩惠,紛紛在夜間向宋軍輸送糧草。吳玠以銀、帛償還,百姓更加高興,越來越多的人加入輸送隊伍。金軍探知此事後大怒,伏兵在渭河襲殺運輸隊,又設「保伍」、「連坐」的法令,但百姓依然冒禁送糧長達數年。當時,和尚原上宋軍與外界音訊隔絕,士兵也都喪失鬥志,甚至有人企圖劫持吳玠兄弟降金。吳玠獲悉情況後,召集將士,以忠義之言勉勵他們,「將士皆感泣」,願意聽令。張浚根據吳玠的功勞,承制拜他為明州觀察使。不久後,吳玠因母親逝世而離職服喪,又被起復原職,兼任陝西諸路都統制。

紹興元年(1131年),金將沒立自鳳翔,烏魯折合自大散關率數萬騎南侵,兩路金軍會師於和尚原。吳玠僅以數千軍卒駐防和尚原上,敵眾我寡,而且軍儲匱乏。在這種情況下,吳玠仍選擇堅守。他慷慨激勵將士說:「我在此地,敵人絕不敢越過我們而從後進軍,保住陣地,方才能保蜀地無虞。」當時,烏魯、折合令強勁騎兵先期進至北山,吳玠利用有利地形,分軍兩隊,先率一隊與金兵鏖戰。到日中,雙方均已疲憊,吳玠便將休息的一隊生力軍投入戰鬥,宋軍如虎添翼,奮勇衝殺。金軍騎兵困于山谷地形,只得下馬交戰,結果大敗,退屯和尚原西南的黃牛堡。又遭逢惡劣的天氣,只得撤軍。後三日,沒立犯箭筈關,吳玠趁其不穩,又派軍將其擊敗。金軍兩部始終不能會師。 完顏宗弼驚聞敗報,震怒異常,親督十萬之眾,造浮橋跨越渭河,進抵寶雞一線,結連珠營,壘石為城,企圖打開入川門戶。大軍壓境,軍情險惡,吳玠恐其部下驚駭,於是召集將士,以忠義之言勉勵他們,「諸將感泣,歃血而誓,願效死力」。十月,金軍對扼守和尚原的宋軍發起攻擊。吳玠命諸將「選硬弓強弩與戰,分番迭射」,「弩如雨注」(即用床子弩)。同時又遣別將,從小道繞出敵後,斷敵糧道。再派遣吳璘引騎兵三千設伏於原北的神岔溝。果然不出吳玠所料,沒過幾天,金軍因糧道被襲,退軍至神岔溝,吳璘率兵夜襲,連破金營十餘座營寨,完顏宗弼身中流矢,「僅以身免,乘梯亟剔其須髯遁歸」於燕山,留完顏撒離喝留駐陝西,兵屯鳳翔,與吳玠相持。張浚根據吳玠的功勞,承制授他為鎮西軍節度使。[2]  

仙人關之戰

公元1132年(紹興二年),吳玠兼宣撫處置司都統制,節制興(陝西略陽)、文(甘肅文縣)、龍(四川平武)三州軍馬,命其弟璘固守和尚原,派遣熙河總管關師古收復熙河諸州,自率主力駐軍河池。其間,金將撒離喝「盡發五路叛卒,自商州侵入。 」派遣降將王彥琪移師秦州,威脅仙人關(今甘肅徽縣南,系入川要道),牽制吳玠,自率主力抄小道涉險東來,進襲金州(今陝西安康)。公元1133年(紹興三年)春,因防禦不力,金州失守,金軍乘勝進逼漢中。當時,劉子羽調知興元府(今陝西南鄭),聽說金州淪陷,即命田晟守饒鳳關,急召吳玠入援。玠即刻點兵自河池出發,連夜奔襲300里,至饒鳳關當即投入戰鬥。吳玠親自指揮軍兵,弓弩猛發,兼用大石推壓,堅守六晝夜,金兵屍積如山,關隘仍固如磐石。最後由於金將以重金召募死士五千人,環繞關後,輕兵夜襲,兩面夾攻,吳玠不得不退保西縣,劉子羽也火燒興元積貯,退屯三泉,後玠赴三泉會和劉子羽,知道他的兵馬不足300人,於是調撥千人給子羽,幫助其守三泉,而自己回軍仙人關。嗣後,吳、劉二將多次用游騎襲擾金營,金軍因遠離後方,餉運不濟,只得還軍。吳玠因功勳卓著,加封檢校少保。

公元1134年(紹興四年)秋,金帥兀朮與大將撒離喝等急於「圖蜀」,率師10萬長驅南下。吳玠為了防止金兵深入腹地,命弟吳璘放棄和尚原,退守仙人關,並於關右置寨紮營,分守要隘,互為犄角之勢。金兵鑿崖開道,循嶺東下,猛力攻關,激戰一整天,因宋軍拒險死守,始終不能破關。第二天,玠、璘兄弟乘金軍疲憊,揮師反擊,直搗敵營,金軍死者無數,大將韓常左目中箭,敵人不能支撐,於是領兵連夜逃遁。吳玠乘勝督軍奮擊,命統制官王浚引軍疾馳敵後,設伏河池,扼其歸路,又大敗金軍。金連年累戰,未能入蜀,反損兵折將,「遂還鳳翔,授甲士田,為久留計,自是不復輕動矣。」吳氏兄弟因屢勝金軍,聲威大震,名揚隴蜀,朝廷詔授吳玠為檢校少師,川陝宣撫副使,授吳璘為定國軍承宣使。[3]

英年早逝

吳玠與敵對壘數年,盡其畢生精力,率領秦隴、涇原、階、成諸州和家鄉德順軍子弟兵,長期扼守秦鳳要塞而牽制金人對東南的壓力,使金人始終不敢窺視蜀地。為了減輕民眾負擔,幾次淘汰冗員,緊縮開支,實行屯田,又調戌卒修治褒城(今勉縣)廢堰,開發水利,發展農業生產,深得隴蜀人民的擁戴。公元1139年(紹興九年), 高宗皇帝因為吳玠功高,授開府儀同三司,晉升為四川宣撫使。但由於長期鞍馬之勞,不久吳玠就病卒於防地仙人關,年僅47歲,諡號武安,[5]作廟於仙人關,號思烈。淳熙中,追封涪王。

逸聞趣事

喜讀史書

吳玠喜讀史書,每次看到從前可以學習的事時,都將其一一記錄,置於座右。時間一久,牆壁上都是吳玠記下的格言。

簡素愛民

吳玠素來不擺威儀,即使在擔任川陝宣撫副使後,也依舊不拘禮節。他常常背着手外出步行,和普通士兵站着談話。幕僚擔心有刺客威脅其安全,吳玠致謝道:「確實像您所說的。但我的意圖不在這裡。國家不清楚我吳玠不才,授我宣撫副使之職。我只擔心軍民有冤屈無處申訴,被門吏阻隔,無法表達自己的意思。」幕僚聽後,深為佩服。

義助劉子羽

吳玠兄弟受劉子羽舉薦,得以被宣撫處置使張浚委任。後來,劉子羽被貶為單州、白州等地,張浚謫居福州,吳玠不僅為張浚求情,還兩次請求用自己節度使的官職為劉子羽贖罪,使其最終被復職提舉江州太平觀。宋高宗因其「篤於風義(志行品德)」,特地下詔褒獎。士大夫也因此稱讚吳玠的義氣,嘆服劉子羽的知人之明。

家族成員

其弟吳璘,與兄長吳玠一起成為著名的抗金大將。官至宣撫使,兼任興元府地方官。病逝後孝宗贈他為太師,追封為信王。

吳玠有五個兒子:吳拱吳扶吳捴吳擴吳揔。吳拱(?一1176),吳玠長子。早年隨父從軍。紹興九年六月,吳玠死後,吳拱仍在右護軍從軍。曾任京襄府元帥,官至利州路安撫使、興元府知府、駐札御前諸軍都統制。後建節,領武康軍節度使。淳熙二年(1175)免職授宮觀閒差,次年出任侍衛馬軍都指揮使,不久去世,諡襄烈。

吳玠有12個侄子,載人《宋史》的有吳挺。吳挺是宋王朝重臣,官至太尉。吳挺生5子:吳璋吳曦吳曉吳日見吳踔。吳曦官至太尉、昭信軍節度使,宋寧宗時,吳曦和從弟吳睨及徐景望、趙富、米修之、董鎮一同謀反使得他眾叛親離,據《宋史·叛臣傳》記載,一天晚上,七十多人破門而入,斬其首裂其屍,他的黨羽和妻子、兩個兒子、叔父吳柄、弟吳睨、吳睥等都被處死。宋王朝還將吳磷後裔全部遷出四川,只有吳玠的子孫免於連坐。史料記載,吳曦叛變被平定後,宋王朝將吳瞵家族成員全部遷往湖廣和浙江一帶,從此,吳玠、吳瞵家族便從四川和西北遠徙東南地區。[4]

歷史評價

元·脫脫《宋史》:「等玠善讀史,凡往事可師者,錄置座右,積久,牆牖皆格言也。用兵本孫、吳,務遠略,不求小近利,故能保必勝。御下嚴而有恩,虛心詢受,雖身為大將,卒伍至下者得以情達,故士樂為之死。選用將佐,視勞能為高下先後,不以親故、權貴撓之。.......,晚節頗多嗜欲,使人漁色於成都,喜餌丹石,故得咯血疾以死。方富平之敗,秦鳳皆陷,金人一意睨蜀,東南之勢亦棘,微玠身當其沖,無蜀久矣。.....吳玠與弟璘智勇忠實,戮力協心,據險抗敵,卒保全蜀,以功名終,盛哉!.......然玠晚頗荒淫,璘多喪敗,豈狃於常勝,驕心侈歟!」

明·《草廬經略》:「吳玠用兵,本孫吳,務遠略不求近利,故能保必勝,而蜀賴以安。」[5]

廊廟墓碑

廊廟

至今陝隴川仍留有吳氏的廟祠二十餘處,戰地遺址、遺蹟三十餘處,共六十餘處,如莊浪吳王廟,天水名將廟,徽縣忠烈祠,寶雞吳公祠,鳳縣涪王祠、閬中錦屏山書刻等。

吳玠深知能控扼蜀口、固守東接梁洋水陸衝要,南系四川喉襟要害之地的興州,皆得益於嘉陵江漕運,故於紹興六年(1136)冬十月,奏封嘉陵江神為「善濟侯」。時為川陝副使吳玠言:「江自鳳州之梁泉,歷興、利、閬、果、合、恭以入江。正系餉軍,漕運水路,望加封爵。」後獲宋廷「從之」,正式允准,始建江神廟於興州。時吳玠正置司興州,親督建此廟。因而,江神廟供奉的原本就是嘉陵江神「善濟侯」和奏封嘉陵江神,並主持興建江神廟的吳玠,因此也稱吳王廟。[9]

墓碑

甘肅徽縣城關東北隅橫翠一山,古曰鐘樓山,今呼吳山。宋故將軍吳玠之墓及「宋故開府吳忠烈墓志銘碑」便座落在這裡。吳山原有墓葬封土壕兩座。一座已沒有了墓葬痕跡:另一座在碑之正東約九米處,狀呈圓形,高1.4米,底徑9.3米,底部用石塊築起約40厘米。

「宋故開府吳忠烈墓誌碑」座東朝西,高2.96米,寬1.53米,厚0.31米,碑額下面篆刻「宋故開府吳忠烈墓志銘」10個大字,正文楷書共20行,每行70餘字,大部已剝落不可辯。據碑文自敘:「吳玠卒歸葬於德順軍水洛城北原先榮之地」,但當時(紹興九年三月)宋金和議初成,六月玠卒,原準備歸葬故鄉就刻了墓碑。而八月金人失盟,次年四月大舉入寇。因此,吳玠末及歸葬故鄉而葬天河池。

解放初,墓區建築毀壞殆盡,僅存封土堆和墓碑,碑亦傾斜,無人管理。1963年2月11日,經甘肅省人民委員會公布為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劃定整個吳山及山上古柏皆在保護之列。1978年將墓碑復正,並建碑亭,加強了保護。1985年,由省文物局撥專款對碑亭進行了重修。[6]

參考文獻